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雨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磅礴的大雨从中午一直下到晚上,浓黑的云层覆盖整个天空,洒下永远也挤不尽的雨滴。课外书阅读网街上的人行色匆匆,除了一些必须在外求生活的穷苦凡体外,几乎看不到其他人。他们佝偻着身躯,拖动不知名的沉重物件,朝不知名的方向踽踽而行。

    整个清水城被包裹在暗青色的雨雾中,透着一股阴冷的寂静。

    应九陌被白川赶出秋水芙蓉阁,让他多在外面感受世间的烟火气,不要在被窝里缩成一团。这会儿,他爬到清水城最高的阁楼上,站在上面四处张望。清水城中央区域,是张老板之类的富商居所、秋水芙蓉阁之类的风月之地,房屋高大气派,四周的地面铺着青石板。

    再往远处,逐渐变成了低矮的茅草屋隐没在深色的雾气中,看不真切。靠近永乐州边界的地方,模糊的有几个较大的建筑,安静的蛰伏在永乐州的四方,是承云军的驻地,他们负责州内安稳,定期从州外运送粮食。

    几个凡体在青石板路面上来回穿梭,围捕一只老鼠。那老鼠油光水滑,从某座豪宅探头探脑跑出,嘴里还叼着块东西,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从墙角一个不显眼的洞口钻出,肚子吃得圆滚滚的贴到地上。

    围在洞口的人一拥而上,朝它扑过去,黑色豆豆眼的老鼠扔下口中的肉就开始逃窜,应九陌看到有人一边堵住了它来时的路,一边捡起地上的肉,熟练的放入口中,又加入了抓捕的队伍。

    老鼠疯狂四处逃窜,几个人围追堵截,双方都是为了生存。

    雨下得更大了,站在屋顶上的应九陌纵身一跃,下落过程中身上腾起一阵白雾,体内的火之力烘烤着被雨水浸透的身体,轻轻踩到地面时,全身已经清爽,透着暖烘烘的热气。

    乔玲玲本想跟着应九陌一起出去,被白川留下为送亲任务做最后的准备,等她做完,应九陌已经跑得没影了,加上他故意隐藏了身上的气息,修为不及的乔玲玲探查不出,只能百无聊赖的在街上晃荡。

    眼前的一座环形的楼吸引了她,灰色的外墙,四周没有窗户,从外面什么也看不见,倒并不是楼的形状吸引了她,而是里面传出的声音。野兽的狂吠,人的呐喊,有调笑,有声嘶力竭,低贱、罪恶、肮脏、恐惧、无助,一切灰暗的情绪从里面飘出,**着她的神经,让她兴奋得微微颤抖。

    花了不菲的价格,乔玲玲走近灰楼,楼里没有窗户,只在顶上空了一个环形的天窗,有光从上面打下来,照在一层宽阔的平台上。灰楼一共有三层,越往上视线越宽阔,越能看清平台上正厮杀到一起的生物。

    走廊因为照不到光,为了方便行走,镶嵌着些发光的石头,照得整个走廊散发着不真实的光,穿过走廊,前方豁然开朗,乔玲玲站在三层观览台上,冷眼望向楼下,刚刚结束了一场厮杀,下人正在清扫地上的残肢血迹,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观览台上的人,眼中还留有兴奋,和周边的人讨论刚才的战局,讨论撕咬的方式和鲜血喷溅的地方。另外的人手中捏着钱财,或垂头丧气,或两眼发光,垂头丧气的人咬咬牙,决定再赌一把,两眼发光的人觉得今日财星高照,也决定再赌一把。

    当带着面具的主持人宣布新的一局再开时,兴奋的狂吼再度响起,从楼顶缺口洒下的微光,照在平台上。观览台上的人从不真实的光中探出身子,看着台上真实微光中的人。

    一楼平台上,几个人推上来一个笼子,一头似狗非狗,双眼泛绿的四脚怪物流着口水低低怒吼,望着对面中等身材,身上仅穿了一块粗布短裤的男人。

    乔玲玲挥挥手,招过旁边侍应的下人,扔了两块金币在他盘子里,扬了扬下巴,“买狗赢。”

    胡胖子坐在他们包的阁楼里,把一桌子饭菜使劲往肚子里塞,那三个人都出去了,白川到楼上打坐,他不敢去打扰,又被禁止喝酒,只能闷闷的坐在下面,食不知味。

    刚刚他在外面,掘了一个蚂蚁窝,看里面的蚂蚁慌慌张张四处逃窜,仍不忘衔着蚂蚁卵,驮着他们的蚁后,他突然生出一股没来由的气愤,一种既不想把蚂蚁全部踩死,又不想放过他们的气愤。

    周跃走在路上,目光扫过蹲在屋檐下瑟瑟发抖躲雨的人,眼中满含轻蔑。这些一生注定无法走出永乐州的人,吃着他们剩下的食物,或拿着破碗蹒跚向承云军的讨粥,穿着只能蔽体的粗布衣物,在有限的地域讨生活,拼尽全力可能也得不到安稳。即使能侥幸得到好的一餐半食,也能被轻易剥夺,被他这样的人剥夺。

    降落的雨滴被周跃周身的灵力弹开,他的身上没有沾上一丝雨水和污泥,纤尘不染。踽踽而行的凡体见他经过,不顾身上的重物挪到边上,脸上挂着谦卑的笑容。周跃目不斜视,高傲的扬起下巴,俯瞰众生。

    脚下青石板铺就的大路变成了泥泞的羊肠小道,宽阔的街面变成了逼仄的小巷,青砖小楼变成了茅草小屋,周跃转过一个又一个巷子,来到了一个小屋前。

    小屋看起来比周边随风飘摇的茅草屋好一些,虽然屋顶也是厚厚的茅草,但四面墙都是完好的,墙上有一个小窗户,透出一窗暖黄色的光。虚掩的大门外是一个小院,用篱笆细细分成几小块,种着些长势不太好的蔬菜,瘦瘦小小的,跟今天上午他在秋水芙蓉阁看到的几个下人一样。

    一片粉红色的蔷薇斜靠在小院的矮墙上,半开不开,被雨水打得**的,周跃走过去,闭眼站在花墙面前,蔷薇花突然像活动的小蛇一样,爬满整个墙头,粉色的花朵点缀其间,迅速绽放。周跃歪头看了一会儿,眯缝的泡泡眼闪过恶毒的光,“这花,不够红啊。”

    站在那个小小的窗户边,茅草屋内的摆设一览无余,靠墙边砌出一个方形的土堆,放了一张床板,上面堆着一层的草,打满布丁的一床被子盖在上面。

    床的前面,有一张矮桌,桌旁坐了几个人,桌上摆的东西还算丰盛,都是他们早上吃剩下了,周跃嗤笑一声,因为中间的盘子里,还放着早上他随手扔下不要了的半个猪脚。

    床上坐着的男人一边分筷子,一边招呼还在另一边火灶边忙碌的干瘦妇女,“孩子他娘,累了一天了,快来吃饭,今天我们伺候的那桌客人剩了好多东西。”

    “来了,我把剩下的肉煮一煮,明早上还能就这汤熬点粥,有肉的粥经饿。”

    “娘,今早上的客人还要了糖,剩了好多,我吃了一颗,又香又甜,剩的都留给你,快来尝尝。”

    “好,好,那得谢谢那几位客人了。”女人抬起头,炉火中的火照在她脸上,不知是笑容暖,还是灶间的火暖。

    “嫂子,你不知道,今天遇到一个特别凶的人,硬是要把小宝扔到阁楼下,唉,那个人啊”

    “行了,不准再提这件事,那些修者不是我们能议论的,吃饭。“

    一道闪电劈过,照亮了已经有些黑的窗外,男人习惯性的往窗外看了一眼,雷声随着闪电滚滚而来,他像僵住了一般,手中的馒头掉下来,咕噜噜滚到地上。

    “爹,不要浪费。”小孩跳下凳子,钻到桌下去捡馒头,正从桌下抬起头时,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双黑色的鞋跨进门,尽管外面下着大雨,尽管回家的路全是泥泞小道,但这双鞋子仍旧纤尘不染。

    凳子摩擦在地上的声音响起,他的父亲和几个人慌慌张张的站起来,望着门边,他看到早上那个要把他扔下阁楼的男人,正看似悠闲的走进来,扫视他们几个,然后踱步到灶边,望了一眼锅里还在冒热气的汤,又转身站在屋内,嘴角上翘,不发一言,脸上挂着阴冷的笑容。

    “这位修者您”

    还没等男人说完,地面冒出一棵棵蔷薇,狰狞扭曲,带刺的藤蔓迅速蔓延,裹挟着惊恐的几人,尖叫声变成惨叫,夹杂着藤蔓簌簌生长的声音,最后,在小男孩惊恐的双眼中,刚刚欢声笑语的人已经在疯长的藤蔓中变成了一堆扭曲的血肉,藤蔓间绽放出粉色的蔷薇,被滴下的血染成刺目的鲜红。

    时间仿佛静止,只有鲜血滴落在花藤间的声音,周跃慢慢走过去,一脸平静,微笑着,来自地狱般沙哑的声音响起,“你不愿死,自然有人替你去死。”

    藤蔓悄悄爬上他的腿,蜿蜒着扎入他的膝盖,小男孩跌在地上,蜷成一团,嘶哑又绝望的哭泣声响起,被外面的雷雨之声掩盖。

    周跃从茅草屋走出,天已经完全黑了。倾盆大雨冲刷着他,将他身上的血腥味洗刷干净。

    秋水芙蓉阁里,正在二楼打坐的白川睁开眼睛,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了,雨打在屋顶、打在树梢、打在青石板上,只有雨声,他叹了一口气,但不知是因为什么。

    应九陌回去的时候,胡胖子正靠在桌边剔牙,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样子极不雅观,见他进来,将刚从嘴里抠出的一块肉从指甲里弹出去,“吃了不,再来点?”

    指甲里的碎肉呈一条弧线,弹到了桌上的碗里,应九陌有些反胃,刚刚在回来的路上,正巧看到那几个抓老鼠的人,在一座破旧的亭子里准备生火,其中一人手中捏着那只油光水滑的老鼠,黑色的脏水从老鼠的皮毛里渗出,顺着粗大的尾巴流到他手腕上,不过他丝毫不在意,正在熟练的为这只老鼠剥皮。

    他走到一边,坐在另一个小桌上,倒出温热的茶水灌了一口,呼出一口浊气,将杯子重重的放到桌上。

    胡胖子正准备问他怎么了,乔玲玲气哼哼的走起来,看了一眼胡胖子面前狼藉的桌面,毫不犹豫的坐到应九陌那边,啪的一声把短剑放到桌上。

    “你又怎么了。”胡胖子有些好笑,今天这两个人,都不正常。

    乔玲玲很生气,明明那狗已经把那人的胳膊咬下来一只了,为什么那人在濒死关头还像回光返照一样狂吼着就把狗打死了,虽然最后双方都血肉模糊,但那人偏偏就是最后一个倒下,害她输掉了两个金币。

    乔玲玲倒出温热的茶水,一口灌下,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

    周跃浑身湿透的走进来,滴滴答答的,在昂贵的兽皮地毯上一踩一个印子,胡胖子没有再问,得,三个都不正常了。

    拉了门口的侍应铃,一个下人颠颠的跑过来,躬身等待吩咐。

    “打桶热水,爷泡澡。”

    下人去了,周跃打了个喷嚏,坐在桌边,倒出温热的茶水,一口灌下,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胡胖子正要笑,被他狠狠的瞪了一眼。

    白川从楼上走下来,看着神色各异的几人,面上情绪一闪而过,胡胖子看他下来,拉了侍应铃叫来几个下人收拾桌面。

    “明天就不要出去了,好好休息,整理储物玉片里的装备,这次任务之后,有件事要跟大家说。”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