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价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跃走上来,毫不客气的坐在桌边,伸手抓过一只猪脚大嚼起来,边吃边顶着白川的目光,含糊道,“我洗漱过了,衣裳也换了,筷子筷子在哪里?”

    旁边下人递上筷子,被他粗暴的一把抢过,“你们这帮废物,看见本大爷坐下来了都不懂递筷子吗,你是没脑子还是没手,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砍了你。『Δ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 G”

    递筷子的是个十来岁的小孩,见周跃大吼大叫,吓得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不知所措,旁边的一个年纪较大的男人跑过来说好话求情,被他一脚踹开,对旁边的几个下人挥了挥手,“扔出去。”

    下人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将地上的小孩拎起来,准备往楼梯下去。

    “等等,”周跃咬着筷子,顺着几人出去的方向转过头,食物碎屑随着他说话一抖一抖的小胡子簌簌往下掉,“你们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拉着小孩子的人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望着他。

    周跃将筷子放下,手里的食物被扔到桌上,他嗤笑着拍了拍手上的东西,“我说的是扔出去。”说罢扬起下巴指了指窗户。

    阁楼虽是二楼,但一楼宽敞高大,离地不近,而且阁楼下就是青石板,若是摔下去,凡体非死即残。对于本就艰难的人来说,几乎等于断送一切,几个下人一怔,小孩子被吓得站不稳,颤抖着瘦小的身板往下蹲,忍不住张嘴要哭,被刚刚给他求情的男人迅速捂住了嘴。

    “不愿意?”周跃抿起他那张泛青的嘴,作势要起身,“那你们就跟他一起跳下去吧,或者,本大爷送你们一程。”

    几人又是一哆嗦,周跃依旧咄咄逼人,旁边的胡胖子充耳不闻,自顾自的张口大嚼,乔玲玲放下筷子,笑眯眯的在周跃和几个下人之间饶有兴致的来回扫视,戏看得很开心。

    “你有病吧,他们挖你家祖坟了,脾气这么大,小孩那么小,摔残了你照顾?”应九陌朝缩成一团闷不做声的几人挥了挥手,“你们去吧,有事会叫你们,这个人要是找你们麻烦,尽管来找我,老子亲手打得他满地找牙。”

    “应九陌,别以为老子不敢打你!”周跃恨恨的瞪着他。

    应九陌笑了,“谁说你不敢,你只是打不过罢。”

    “你”

    “吃饭。”清冷的声音,简单明了的话,结束了清晨的争吵。

    初生太阳金黄色的日辉变成上午耀眼的白光,阁楼二层,几个下人正在清理桌面上的残羹剩饭,他们拿出几个粗布袋子,把桌面上还能吃的肉、馒头、点心分类放进袋子里,这是秋水芙蓉阁老板默许的事,客人饭桌上剩下的东西,他们可以带走,小小的袋子里,是沾了别人口水的垃圾,然而却是他们的命。

    刚刚快被吓哭的小孩,悄悄的塞了块糖在嘴里,半边腮帮子鼓着朝年纪有些大的男人傻笑,男人眼睛谨慎的扫了扫楼梯口,半嗔半怒的拍了下他的头。他们有条不紊的收拾房间,想着今天结束后会有一顿还不错的饱饭,心里洋溢着喜悦,即使楼下坐着些喜怒无常,随时能捏死他们的人。

    一楼,白川和张老板隔着一张矮桌并排而坐,应九陌挨着白川坐在下方,随时防备乔玲玲朝他扑过来。胡胖子吃饱喝足,斜靠在柱子旁极不雅观的开始剔牙,周跃坐在应九陌对面,伸着耳朵听白川和张老板谈任务的报酬,时不时打断张老板的话往上加价,免疫力极强的弹开白川警告的眼神。

    “上尊,实不相瞒,这些年在外行走,寻找到的五行石基本上都给弟兄们修炼去了,这些,都是我花高价买的,一年的收入加起来,只能买三颗,还得在承云军的眼皮子地下偷偷摸摸的,您知道,五行石这东西是修行者必备,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卖。”张老板压低声音,掏出手帕抹了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珠。

    一个做工精致的锦囊被放到桌上,“这里一共四十颗,算下来,等于你们保护一个人得到两颗左右,到达林阳城后,在下再奉上五十个金币,这是我能出价格的极限了,还请上尊考虑”

    白川组建的队伍,在南部一片永乐州之间赫赫有名,多次成为小道消息的焦点,接的任务都是普通队伍根本不去考虑的,太危险,不过,报酬也是一般队伍不可想的,即便如此,也没有超过二十颗五行石,五行石不是普通石头,并不是人人都能随意在山沟里去捡的。

    而一个金币,可以让凡体衣食无忧的过一年,是衣食无忧,不用辛苦耕作,更不用等待承云军的救济,吃饱、喝足、穿暖的过一年。

    张老板说是他的极限,没有说谎,这一次任务,可能会耗费他超过一半的家底,但他没有犹豫,爱女出嫁,必须轰轰烈烈,十里红妆,让只是凡体的女儿享受一次只有灵体才能体会到的别人发狂的羡慕和嫉妒。

    白川正要开口,周跃一脚搭在旁边的凳子上,有些轻蔑的望着张老板,“四十颗,我们五个人怎么分?”

    “这确实已经是在下的极限了,在下修为虽然只在凝气五层,但也在外行走多年,只要过了那片森林,路上多多少少也能帮上点忙的。”

    “哼,你真看得起你自己。”

    张老板脸色有些苍白,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的一股闷气,别扭的挤出苦涩的笑容看着白川。

    “说来儿女成亲本就是大事,你能如此有心,我们又为何不能成人之美,你们呢?”

    见白川发话,应九陌第一个点头同意,他喜欢热闹,以前在某个永乐州的时候,他看到过成亲的场面,虽然两个凡体都很穷,婚礼一应摆设都异常简陋,但吹吹打打的场景总是让他觉得开心。

    如今张老板的女儿出嫁,场面势必更宏大,婚礼也会更热闹,还有这集合着喜庆与凶险的路程,怎么想,都觉得有意思。

    “不过张老板,到了之后不知有没有幸能喝一杯你女儿的喜酒啊?”

    “能,能,修士能来,在下荣幸之至。”张老板高兴地连连点头,眼睛眯成一条细缝。

    “陌陌同意,我也同意。”

    “嗝,我也嗝同意。”

    周跃有些忿忿不平的耸耸肩,“好,既然你们都同意,我也不好不答应,既然张老板无意再出价,那我就勉勉强强的走一段把。”

    张老板原本松了一口气的身体又提了起来,笑容僵在脸上,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他不敢保证这个人在半路上会出什么幺蛾子。

    他咬咬牙,似又作出决定,“修士说得有理,这样,我再加十颗五行石,还望修士在送亲路途中全力保护小女,若是再加,在下确实没有那个能力,就只能另谋它法了。”

    “啧,就你可怜。”周跃脸偏向一边,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如此,张老板就回去准备,你女儿出嫁前一天提前通知我们,我保证,一定把送亲队伍安全送到,让此次婚礼成为她最大的骄傲。”

    “哈哈哈,承上尊吉言,那我就先告辞回去准备,恭候诸位大驾。”

    付出了极大代价的张老板,终于谈妥了一桩大事,虽然商定的酬金仿佛挖了他一大块肉一样疼,但是,一想到整片地域都没有谁能像他一样如此大手笔的嫁女儿,心中又是满满的膨胀,这是他爱女儿的方式,而他的女儿也因此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

    张老板出去后,白川把众人集合到一张圆桌上,拿出一块玉片地图,输入灵力后,一张地图出现在众人面前。在地图上指了两点,画出一条红色的线,“路程大概这么长,出清水城五里后进入有瘴气的森里,大概要走七里,快一点的话半个时辰不到,出森林后再走四里到达林阳城的大门。”

    “森林里的七里,凝气六层以下的人根本无法踏入,怎么办?”

    “他既然没有让我们考虑这个,想必已有万全之策,”白川用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上清倒是有法子,难道他又是在小道消息买的消息?”

    “什么,”应九陌身子前倾,半个身子趴到桌面,伸出头问。

    白川笑着把他的头按回去,“上清后山深谷中有林间水,平时丹鼎宗炼丹时取用,因为蕴含灵力,能保凡体在一个时辰之内不被瘴气入侵。”

    “你们上清离这里可不近哦。”乔玲玲把头发在手上绕成一圈一圈,又拿着一撮头发尖去挠应九陌的脸。

    “那有什么,小道消息一出消息,想办法找黑市买,再由空间操纵者传送,应该可以。”胡胖子一边打嗝一边喷出一串带着酒肉气息的话。

    “你说得轻巧,这几步,又不知道得花上他多少钱。”

    “又不是你付钱,用得着你操心?”

    “行了,看着,出嫁那天,粗略算二十个送亲的,加上张老板一个,他女儿一个,除我们之外一共有二十二个人,刚刚我问过了,为了节省时间,他女儿的花轿换成马车,他自己乘一辆马车,嫁妆由马驮,每匹马有一个牵马人,还有几个骑马的护卫。”

    “那我们怎么分?”

    “送亲队伍太过声势浩大,难免不会被别人盯上,小陌伪装成车夫,驾驶新娘子的马车。”

    “老大,我不太会驾马车。”

    “不难,拉住缰绳,要它往左就拉左边,要它往右就拉右边。”胡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渗了一层手汗在他衣裳上。

    “滚。”

    “周跃和乔玲玲骑马,跟着同行的护卫。”

    “没意见。”

    “诶,人家不太想跟陌陌离那么远嘛。”

    白川看了她一眼,接着说,“胡胖子混进运送嫁妆的队伍里,随时感知地面的动静,我跟张老板在后方,遇到变动通知你们改变计划。”

    “好。”

    “你们的玉片地图都拿出来,我把此次的路线给你们一份,还有,储物玉片里的镇魂符拿出来贴到后背,预防偷袭。”

    门外淅淅沥沥的又开始下雨,潮湿的空气随风飘散进来,雨滴浸润窗边的帷幔,吹到窗外的湿湿的贴在墙上,收拾房间的下人早已出去,他们几个商量完之后无事可做,胡胖子郁闷的靠到角落的柱子上,因为白川不让他喝酒。

    应九陌拿出被包裹起来的剑,掀开黑布仔细拭擦剑身,这是他在某次任务后得到的报酬,他没要五行石,就要了这把剑,由云家铸出的剑。云家剑,分凡品玄铁剑和上品云端剑,玄铁剑价格昂贵,只供云家子弟和承云上清,至于云端剑更是有价无市,他手上这把云端剑,也不知道是前主人辗转了多少路子得来的。

    周跃一直对这把剑虎视眈眈,无奈打不过应九陌。只能忿忿的看着他拿着剑大杀四方。

    晚饭掌灯时分,一个家丁打扮的人来到秋水芙蓉阁,向白川递上了一封红色的信,白川拆开细看,是张老板寄过来的送亲时间和详细安排,日子就定在了两天后的早上。

    白川收起信封,回话打发走护卫,走到窗边,外面的雨下得愈发猛烈。线珠一样的雨水沿着屋檐往下流,天边一块乌云遮住了不久之前还光芒四射的太阳,仿佛早上的艳阳天根本没出现过。

    “也不知道两天后是晴是雨,这天,太难捉摸了。”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