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众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坐在张老板对面的男子倒出壶中所剩不多的隔夜茶水,杯中的茶叶泡了一夜,死气沉沉的贴在杯底。『课 外 书?Ww W.Ke Wai Shu .O ?R ?G男子拿着茶杯晃了晃,皱了皱眉放回原处,“张老板家的事,我们进清水城的时候就有所耳闻,在此先恭喜了。”

    “哈哈,确实是我们张家的大喜事,多谢上尊。”既然知道,那便不用再多做解释,要谈的就简单明了很多。

    “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不瞒上尊,在下福薄,这么多年妻妾也娶了好几房,却仍然只得一女,小女一直被视作掌上明珠,衣食住行都是上上之选,此番嫁去邻州,更是不想马虎。”

    “爱女出嫁,无可厚非。不过永乐州之间有空间操纵者开辟的空间隧道,能迅速的到达邻州,没有任何风险,虽然价格一般人难以承受,但就张老板的情况来看,绝对不成问题。”

    “上尊说的是,在下也考虑过,空间隧道眨眼间便能将整个送亲队伍送到邻州,但送亲的气氛没有了,不怕您笑话,我这么多年做生意四处奔波,在大多数眼中也算是小有积蓄,却无法让女儿以正常的十里红妆之礼嫁出,实在是”

    “那依你的意思“

    “送亲队伍一共二十人,有灵根的十二人,修为最高凝气四层,其余都是跟凡体没有多大区别的下阶,小女没有灵根,就是个普通的凡体,这次是想请诸位护送迎亲队安全到达邻州。“

    张老板一口气说完,他知道这件事情困难到几乎难以完成,州与州之间路途崎岖,安危难测,不论是突发的灾害,凶猛的变异禽兽,还是神出鬼没的魔族,都让人难以招架,更不用说其中有一段路弥漫的瘴气,对修为在凝气六层以下的人来说,踏入其中几乎等于自杀。

    “想必张老板在做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就想到了其中的艰难吧,且不说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险,你从哪里找来的二十人甘愿拿命去送亲。”

    “普通修者凝气到九层才有机会转为丹境,而上尊修为天生就在丹境,在永乐州之间来去自如,自然不知道凡体和下层灵体对永乐州外世界的渴望,况且在下也不愿意他们因此殒命,才来求助上尊和诸位修者。”

    男子用手敲着桌面,发出闷闷的响声,似在思考。

    张老板深知此行的难度,他作为凝气六层的灵体,为生意上的事在州与州之间来回穿梭,也经常去永乐州之外的地方捕猎野兽,外面的世界危险到他偶尔午夜梦回都会被所经历的事吓出一身冷汗。

    “不是还有承云军吗?”男子视线放在手上,低低的问。

    “上尊说笑,承云军虽然维持永乐州安定,为弱者提供帮助,但那是为公,他们不插手私人俗世,在下又怎敢去请求他们护送。”

    “在下还有一个疑问,希望张老板解惑。”

    “上尊请讲。”

    “清水城也算是这个永乐州的一座繁华城市,每日来往的修行队伍那么多,你何必专程到秋水芙蓉阁外等一宿,将这个任务给我们呢?”

    张老板面色似带有一丝苦涩,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唉,做生意的时候,其实和很多修行队伍打交道,也找过很多修者,但一听说是保护送亲队,都不愿意接,修为低的觉得太危险,修为高的觉得修行是纵横天地,小儿女的事情,他们不屑。”

    “那在张老板眼中,我们属于哪一类呢?”

    “上尊莫要生气,你们的故事,在小道消息的绘本中早已成为传奇,在下没有轻慢的意思,找上尊帮忙,一是因你们修为,二是因上尊您。”

    男子微微挑了挑眉,“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上清之人天生丹境,自有修炼之地,五行石可有可无,之所以和普通修者一起寻找五行石,是为了历练,所以一般不会去当修行队伍的核心,而您所在的队是个例外。”

    “那又怎样?”

    “据小道消息称,这支修行队伍是您组建的,您也是修行队伍的核心,足以左右其他修者的意见,所以”张老板手肘撑到桌上,身体前倾,声音压得低低的,“在下赌的是上清为众生排忧解难的心。”

    男子喝了一口隔夜茶,苦涩的味道让他深深的皱了一下眉头,“我一直都很好奇小道消息的这些消息从哪里来的,还有,这众生从你口中说出来怎么这么别扭。”

    “哈哈,上尊说笑,且不论小道消息,说到众生,我们既是众生又不是众生,若是那二十个人在永乐州外陷入绝境,便是你们口中所说的众生了。”

    男子沉默半晌,饶有兴致的回味着他的话,窗外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伴随着林间的鸟叫声,隔绝了贫穷、肮脏、困顿、迷惑、绝望,永乐州的意义,在这里得到了真正的诠释。

    楼下传来了晨起伸懒腰的声音,接着是****罐罐碰倒在一起的声音,脚步声啪塔啪塔从楼梯间传来,沉重又拖沓,不用看人都能想象出一张睡眼惺忪的脸。

    很快,一个乱蓬蓬的头从楼梯口冒出来,右半边脸上还留着地毯的褶皱,扎在脑后的头发左右乱翘,上面残留了些瓜子壳。张老板定睛一看,是进来时睡在矮几旁边的少年。

    只见他迷迷瞪瞪的走进来,还没有完全清醒,整个身子爬上来之后,还扭头左右找人,曾经放在盘子里抓食物的左手上,还捏着那团变形的食物。他一边找人,一边随意的把左手的食物塞到嘴里,整个人看起来异常邋遢。

    “白川?”似不适应楼上的光线,少年眯起了眼睛,用手挡住了照过来的光线。

    叫白川的男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朝他挥手,“小陌,这边。”

    应九陌顺着声音走过去,坐在桌边,将手上的最后一点食物塞进嘴里,从桌上翻过一个杯子,往里面倒茶,待喝了一口被苦得皱起了眉头后,才看到白川对面坐着的张老板。

    “早。”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他会来一样,应九陌对张老板的到来没有一丝意外,转头问白川,“谈得怎么样了?”

    “应修士早。”张老板笑容可掬的和应九陌打招呼,从小道消息拿到的消息,这个少年和白川一样,也是天生丹境,一套火系剑法出神入化,是这个队伍里的主要战斗力之一。

    “他们几个醒了吗?”见少年皱着眉头灌下了隔夜的茶水,白川终于拉了拉墙上的铃铛,这是秋水芙蓉阁的侍应铃,告知候在阁外的下人,可以开始准备早上的茶点了。

    少年把茶杯放在桌上,咂嘴叹了口气,“起了,乔玲玲去梳洗打扮了,胡胖子宿醉正在头疼,不过他昨天喝得比较爽,正在跟陪他喝酒的女人合计再喝一轮,至于周跃,那小子纵欲过度,还瘫在床上。”

    “让他们不要喝了,准备接任务。”

    张老板听白川这么说,心知此行已成功了大半,态度愈发恭敬,笑容也更灿烂。

    少年跑到楼梯口,随手将还有半碗茶水的杯子扔下去,砸出闷闷的肉声,一个粗哑的声音响起来,“妈的应九陌,你个死小子,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揍扁扔到水井里去。”

    “吵什么,老大说了,接任务,不准喝酒了。”说罢右手捂在嘴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呀,小陌陌,你怎么就上去了,昨晚睡得好吗?”一个看起来跟应九陌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从另一边颠颠的跑过来,画着跟她年纪极不相符的妖艳浓妆,敞开口子的衣裳包裹着她丰满的身材。

    还没等应九陌回答,女子跑上楼抱住他,勒得他有些气闷,他伸出手抵住她的肩膀往外推,两人扭作一团。

    “滚滚滚滚滚”,应九陌有些嫌弃的喘着气,躲避女子无处安放的热情,终于挣开后跑到白川身边坐下。

    乔玲玲收起对应九陌的热情,慢慢的走到白川旁边坐下,理了理两边的头发,正了正衣领,又站起来朝窗户边往下望,恶狠狠道,“你们几个,早上的茶点赶紧送上来,小心本姑娘把你们身上戳几个洞钉到对面树上去。”

    说罢,又乖乖的坐回桌边,望着白川眯眼一笑,双手撑着下巴继续盯着应九陌,露出让他背脊发凉的微笑。

    张老板把消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乔玲玲,面不善心也恶,容貌三分,恶毒十分,喜欢跟随强者,两年前加入白川一队,凝气七层修为,队中最弱,目前对应九陌比较中意。

    楼下院子里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匆忙的脚步声响起,想来是下人开始收拾房间,准备早上的茶点。恭敬的问候声响起,还能从里面听出忐忑和小心翼翼,胡胖子嘱咐他们先不要收拾周跃的房间,然后和姑娘调笑道别,约定下次继续喝一场。

    随后,就是一尊沉重的**上楼的声音,身子露出一半时又转头对楼下的人道,“早饭抬上来吃。”

    楼下响起了应诺的声音,随着胡胖子上楼,领头的下人弯腰向白川行礼,后面的几人弯腰躬身,连头都不敢抬。桌面很宽,但早上的茶点却是满满一桌,各种或清淡或重口的小食摆了上来,菜式风格各不相同,看样子应该是几人早就定好的。

    张老板扫了一眼桌上的小食,永乐州外各地的特色都占了一点,价值不菲,很多都是住在永乐州里的凡体一辈子都吃不上的东西。

    永乐州土地有限,凡体永生无法离开,衣食住行都从上面来是绝对不够的,他们一年的辛苦劳作,只能够支撑他们半年生活,剩下的,都由承云军供给,有时候承云军难免照顾不到,他们就只能忍饥挨饿,或者做些低贱的营生,在饥饿穷困疾病面前,空谈尊严没有任何意义。

    因此,有灵根的修者,修为越高,越有希望脱离饥饿穷困疾病,凡体们卑微的羡慕灵者,直至嫉妒到发狂,最后绝望的化为谦卑。凡体和灵体,虽在同一片天地间,但上天给予的命运却有天壤之别,一个结局没入尘土,一个有望凌驾众生。

    胡胖子笑嘻嘻的走过来,跟三人打招呼,顺便把手指从鼻孔里拿出来,在桌子下面抹了抹,被乔玲玲瞪了一眼,应九陌嫌弃的从旁边拿了块毛巾扔到他头上。

    “昨晚喝了一宿,老子早就饿了,来来来,开吃。”说完就把手伸向桌上的食物。

    “洗漱,换衣服,还有,用筷子。”白川凉凉的说。旁边的应九陌和乔玲玲很合时宜的扇了扇鼻子,以示嫌弃。

    “哈哈哈哈哈老大,你们上清的人真讲究”还没说完,白川的一记眼刀飞过来,胡胖子立马闭嘴,乖乖的跑去洗漱。

    张老板见早点上桌,准备站起来,白川道,“张老板不必客气,你昨晚上等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水米未进,坐下来一起用吧。”

    “这实在是”

    “客气什么,你边吃边和我们说,节省时间,吃完饭,能谈妥不是更好,难道你还要再约时间,我听说你女儿的婚期就在三天后了。”应九陌毫不含糊的塞了块肉在嘴里,鼓着腮帮子道,眼睛没有从桌上离开。

    “是,是,那在下就僭越了。”

    白川递出一双筷子,张老板点头接下,有些拘谨的和他们边吃边聊。

    “对了,你女儿出嫁准备走哪条路?”

    “从这个永乐州清水城南门出发,朝西北方向,到达邻州林阳城,总共二十里,永乐州外路程大概十六里,正常情况两个时辰以内能走完。”

    白川拿起桌上的双皮奶慢慢的喝了一口,“张老板,你做生意的,不可能不知道这路上要经过什么吧。”

    “自然,途径一片森林,里面保不准会跑出些凶恶的野兽,森林里的瘴气凝气六层以下的修者无法通过,穿过森林,最后快到林阳城的地方,可能还会遇到魔族”

    “张老板很清楚嘛。”楼梯口声音响起,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走过来,佝偻着肩膀,眯缝的泡泡眼,大鼻头,有些泛青的嘴唇,组合在尖瘦的脸上,常年行走在外的张老板直觉这个人不好相处。

    周跃,凝气八层修为,为人尖酸,做事阴险,**旺盛,常年顶着一张纵欲过度的脸,爱占小便宜,属于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中的小人一类,张老板想起小道消息的记载。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