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永乐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水城的雨下了一夜,早上,在秋水芙蓉阁门口等了一宿的张老板哆哆嗦嗦从马车上下来,一脚踩在被雨水打落一地的残花上。()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张老板是清水城有名的富商,除了城里的几个无法比较的势力以外,他几乎可以算是清水城的首富。清水城东南西北都有他家大铺子,四通八达的生意路子,有时候一天的流水都是平民一年的开销。

    随行小厮见他出来,颠颠的跑过去,扶着他下马车。

    张老板从掀开的帘子下跨步走出,将坐了一宿皱成褶子的长袍拍了拍,马车里时常备着几件上好的袍子,但他不准备换下,这褶皱,是他等候的诚意和证明。

    一阵风吹过,草木的湿气扑面而来,沿街的铺面陆续打开,房间里闷了一夜的各种味道随着打开的门散发出来,卖馒头的小贩揭开笼屉腾起的白色蒸汽,冲散了午夜阴冷寂静的气氛,街道上开始弥漫着活泛的烟火气。

    张老板搓搓手,目光越过马车看向远处若隐若现的阳光,心里不禁有了一丝喜气,缠缠绵绵的雨下了快三个月,终于放晴了,而他的女儿也找到了门当户对的郎君。世交之子,年轻有为,家境殷实,两人从小青梅竹马,在他眼中,两人成亲,简直是天命所归,所有形容夫妻和睦的词用在他们身上都不够。

    所有的一切都趋近完美,唯一的瑕疵就是女儿的夫家在临州,而州与州之间,并不是**凡胎的普通人能通过的。

    在一个所有人都无法回忆起的几千年前,谁也不知道原因,天地还是原来的天地,却在其中充斥了难以预测的灾难,魔族、猛兽、妖物为乱人世,人如蝼蚁一般束手无策。而最最致命的,是在天地间弥漫的一股气息,看不见摸不着,从呼吸间进入人体,变成无药可解的剧毒。

    所有人都认为,诸神抛弃了世界。

    所幸希望还是有的,悬挂在启天殿内的混沌珠,如神留下的最后一道圣光,在被毒物充斥的天地间生生分出八十一块净土,有无毒的空气,有平静的河流,有草木覆盖的山峦,有少量的鸟兽虫鱼,但是,没有自由。

    大概是出于心理安慰,人们把分出来的八十一块净土,称作永乐州,相比充斥着危险的世界,永乐州是唯一能让他们笑得出来的地方,而他们,也只能被永远困在这个地方。

    然而永乐州并没有禁锢所有人,五行之力散落人间,得之则为灵体,体内灵根便是希望,灵体修为越高,在州外停留时间越久,直至畅行无阻,抗灾害、战邪物,争取自由。

    张老板今天要去见的,就是能够在州外行走的人。

    整晚灯火通明的秋水芙蓉阁,才在不久前安静下来,东倒西歪的人带着一脸宿醉的苍白摇摇晃晃走出来,被升起的太阳照得眯起双眼,却也掩藏不住心中的欣喜,一手遮在眼前,仰头看天,喃喃自语,“哟,天晴了。”顺便打了个隔夜的酒嗝。

    张老板走到有些睡眼惺忪的女子面前,递过了一块金币和一张纸,女子将金币装进腰间的口袋里,引张老板从另一入口走进秋水芙蓉阁,仪态风尘却不轻佻,张老板虽不是这里的常客,却是清水城数一数二的人物,终年和钱打交道的人,什么样的她们都喜欢。

    穿过蜿蜒的走廊,艳丽装潢、充满调笑和脂粉气的阁楼逐渐淡出视野,面前的是一个雅致的小院,小院被几堵矮墙围在中间,里里外外种着些花木,风吹草动,影影绰绰,颇有几分幽静。

    从小院一道菱形院门进去,进入一间普通的客室,窗明几净,桌椅板凳错落有致,墙上挂着几幅简单的字画,窗边摆着花**,斜插着几枝不知名的白色小花,整个房间透着一股灵气。

    待张老板在客室坐定,女子挥手吩咐婢女斟茶,随后坐在桌边,拿出刚刚接过的纸条,细细看了一阵,将纸条啪一声拍到桌上:“小道消息那帮狗崽子,这些人昨天下午才到,他们就知道了。”

    说完又看了一眼喝茶的张老板,继续道:“不瞒您说,是有这么几个人在我这里,不过看那性子都是千奇百怪不好伺候,倒还真不敢贸然带您去。”

    张老板用茶水润了润干涸的嗓子,将茶杯轻轻放下,“我昨夜在门口等了一夜,他们肯定早就有所觉察,你只管带我去,剩下了,我来说,绝不给你秋水芙蓉阁惹麻烦。”

    女子见他这句保证说出,手中的纸折了两折,递回他面前,狭长的狐狸眼中盛满笑容,“如此便带您碰碰运气吧。”

    绕出小院,沿着小路来到秋水芙蓉阁深处,途经一栋栋两层小阁楼,到第五个的时候,女子停了下来,扬起下巴对着阁楼努了努嘴,“喏,昨晚上他们包了这栋阁楼,叫了几个女子作陪,还要了一大堆吃了,玩了一晚上,这会儿估计还在睡觉呢,你确定要进去?”

    张老板眉头一皱,摸着下巴呐呐自语,“小道消息称,这五个中有一位是上清的修者,向来作息时间规律,鸡鸣即起,其他说不准,上清,我还是有点把握的。”

    女子双手抱在胸前,用脚把地上的一片叶子碾进石板缝,狠狠道,“我一直很好奇小道消息到底是从那里打听到这些东西的。”

    “人总要靠着某样吃得开的手艺生存,能把招牌做大,定有他的过人之处,常人又怎么能随意想到呢。”

    “是是是,您说得对,”女子朝张老板施施然一礼,笑道,“愿您此番得偿所愿,我在客室备些小菜,张老板若不嫌弃,谈完事后吃了再走。”

    待女子离去,张老板深吸一口气,理了理衣领,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扯了扯长袍上的褶子,昂头向阁楼大门走去。

    正欲敲门的手,还没来得及叩一下,门吱呀一声开了,昨夜似乎没有锁门,不过对来得起秋水芙蓉阁深处包场的人来说,锁不锁门区别不大,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来这里溜门撬锁,除非他想被扔到永乐州外死无全尸。

    阁楼内用动物皮毛铺了厚厚一层,是清水城最好的野兽皮,张老板很清楚,因为这是他的铺子卖出去的一批,不论成色、质量,还是价格,都远非一般人能够想象,踩在上面如云端漫步,若脱了鞋子,脚底直接接触更是无上的享受,可惜现在他不敢,他要见的人,容不得他在礼节上出一点瑕疵。

    四周的窗户边上,有一些遮光的帷幔,窗外的光半遮半掩的透进来,地面有些狼藉,酒罐子到处都是,一阵阵鼾声从左侧阴影里传出来,光线太暗,只见到一个如小山般的人随着鼾声上下起伏,偶尔传来咂嘴的声音。那人不远处有一女子,抱着酒坛子斜靠在柱子上,睡得不省人事。

    正中间的矮几旁睡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矮几上放着一堆吃的,从残余来看都是些难得的美味,不过现在上面已经是杯盘狼藉,少年一只手还放在盘子里,抓着一大把捏得已经有些变形的食物,大概是晚上有些冷,铺在地上的兽皮一角松松的被他裹在身上。

    他身后睡着一个女子,头顶在他腰上,两人睡成一个“t”字,女子手里抱着一个枕头,脸睡得红红的,几缕头发贴在脸上,看不清楚样貌。

    再靠里面,黑黑的看不清,只有沿途四处散落的衣物发出禁止靠近的无声警告。

    二楼上传来琴声,不知是刚进来就有,还是一直都有,人进入不熟悉的环境总是习惯先注意眼睛看到的东西,之后才是其他感官慢慢苏醒。

    拾级而上,楼上跟楼下仿佛两个世界,雅致得像个精心布置的书房,他甚至觉得,自家用的书房摆设跟这个地方比起来也不过如此。

    仍旧是厚厚的兽皮铺地,柔软的触感,飘摇的帷幔,书架、书桌、笔架以及各种精致又恰到好处的摆设,看起来根本联想不到这是一个喝酒玩乐的地方。一个男子在窗边拨动琴弦,窗外,初生的太阳破云而出,金黄的光照在他浅色的外衣上,仿佛神仙降世。

    一位女子跪坐在他旁边虔诚聆听,张老板轻手轻脚的挪到一边,跪坐下来,生怕惊扰了这位。悠悠扬扬的琴声响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直至金黄的阳光从他身上移到了旁边的衣架上,铺开在随意搭在上面的一件外套上。

    琴声停,男子似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张老板一样,对跪坐的女子道,“琴声即心声,昨夜听姑娘琴音,似有心结,不知这一曲,可能稍稍纾解。”

    女子对着男子恭敬一拜,“能听得上尊弹奏,几世之福,凡体囿于永乐州,尚思秉烛夜游,吾辈忧愁无异浪费光阴,今后,山川河湖,能饱览一番,也是幸事。”

    男子拍拍她的肩膀,“好了,你回去吧。”

    女子笑了,望着越来越明朗的天空,“天晴了,是个好兆头。”说罢将琴收起,退出了房间。

    手撑着窗沿望着外面放晴的天空好半天,男子似乎才注意到张老板,起身走到桌前,示意张老板坐下,拎着茶水壶晃了晃,又把它放下。

    “我去让他们沏一壶热茶来”说罢转身准备下楼。

    “不用了,张老板,坐。”

    张老板微微怔了一下,不想去讨论对方为什么认识自己,脸上挂着笑容开始直奔主题,“既然上尊知道我,便也能猜到我此番前来的目的吧。”

    “有所耳闻,昨夜你在秋水芙蓉阁外等了整整一夜,若我不见你,岂不是辜负了你的诚意。”

    “若能请到诸位帮忙,便是我,还有小女的福气。”张老板一边说,一边无意识的用手摩挲长袍上的褶皱。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