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恐怖游戏里捡垃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0.第 80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少年的面容十分普通, 普普通通的黑色短发, 唯有那双狭长的眼睛算得上出彩, 但所有五官结合在一起后,完全变成了一张大众脸, 简直是那种丢到人群中就要泯于众人的感觉。『 』Ww%W.ㄟKe Wai Shu .O R %G

    “期间你必须确保他的安全, 事成之后, 我们会给予你家人丰厚的报酬让他们在外面过上优渥的生活, ”被特殊处理后的男音, 听上去十分低沉。

    通过虚拟屏, 禾乐总算弄清了自己在游戏里的身份, 在没进禁城之前“他”曾是一名现役的星**人, 因此也拥有忧于常人的体格和反应能力。

    “他”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母仅是在职工人,只有一个独子,自己被押送到禁城的这件事足以压垮这一对普通夫妇,也彻底让他们在邻里间抬不起头。

    在未犯罪前,“他”常年忙于军部下达的任务,与家人团聚十分少, 当时“他”有个正在热恋期的女友,已经计划好年初结婚。

    可就婚礼的前一个月,“禾乐”又接到了一个特级任务而不得不离开母星, 那是个异星侦查任务, 但却十分危险, “他”偷偷听闻上级首长的谈话, 得知以往参加过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他”辗转反侧多夜,不想就这样送死,于是偷偷篡改了自己光脑里的任务条,换了装备伪装成其他工作人员躲在军舰飞船里。

    可惜,最终被飞船自带的高等ai查了出来,“禾乐”因此被星际军部告上了军事法庭,战时逃兵,从古到今都是重罪。

    最终“他”被流放到了禁城,虽然暂时保住了命,却要终身囚禁在这个地方。

    结果在“他”被押送的前一晚,有人找了上门,对方开出了诱人的条件,即便不能明确对方的身份,“禾乐”也笃定他们在联邦政府内拥有很高的限权,说不定是内阁中的某位议员。

    目前,星国的话语权掌握在两类人手里,内阁里的议员和星国的国王。国家的政治体质有点类似于古时候的世袭制,但可怕的是没有人发动革命去推翻它。

    至于那场交谈,直接在“禾乐”的同意下收尾,双方也因此达成了合作关系。

    短短不到两分钟的录像,进度条很快就走到了尾,随后虚拟屏出现了龟裂,裂痕逐渐蔓延开来,在黑暗的巷子里发出淡淡的蓝光。

    禾乐张开手,屏幕随之裂成了蓝色的碎片,它们像气体般随风蒸发的一干二净。

    禾乐自身的背景并非以画面和记忆的方式呈现,而是用苍白的文字叙述,所以并不细致,很多地方仅是一笔带过。

    青年皱了皱眉。

    那场特殊绝不像文字描写的那么简单,不然原身没必要冒着巨大风险篡改自己的任务条。

    “嗡嗡”

    虚拟屏消失后,手机就收到了新的短信,青年划开看了一眼。

    新短信:

    任务通关条件:找到他,保护他,帮助他逃离禁城。ps:保护对象一旦死亡,任务当场失败。

    乍一看是一个任务,但细数下来完全是三个任务。

    这人该从哪里找?

    禾乐头疼地挠挠头,收起手机走出了巷子。

    “你可真磨蹭,等会儿千万别被其他警卫发现,不然我和你都得完蛋,”胖警卫看到他出来后,催促他赶紧跟上,“走快点,我现在带你去住处。”

    禾乐加快步伐,压低声尾随其后,“禁城到底有多大?我要怎么才能找到那个人?”

    胖警卫压了压帽子,“哈,这可不是我考虑的,不过这里绝对比你想象的还要大,整个禁城一共分了11个区域,不过你放心,上面既然把你送到6区来,那个人肯定也在6区。”

    禾乐点点头,“他会出来和我碰头吗?难道连你也不知道他是谁?”

    “嗨,我当然不可能知道,那个录像有个人识别系统,只能让你一个人观看,”胖警卫误会了,以往禾乐在怀疑自己偷看了影像,“至于目标人会不会知道,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一番对话下来,禾乐最终知道了眼前这个胖警卫叫亚尔曼,同时也明白了对方知道或许还没自己多,于是渐渐失去了攀谈的**。

    一路走来,禾乐几次听到街角传来的斗殴声,时而还掺杂着女人哭喊的尖叫,然而看不到任何人上去制止。

    期间,胖警卫咒骂了几句,“狗屎,那群垃圾就不能安静点吗?真是群该死的杂种人,”他显然是见惯不惯了,虽然警卫有管理这些斗殴的职责,但只要不闹得太大,总部是不会出动警卫去制止的。

    禾乐毕竟是个正根苗红的正常人,有好几次他都想上去制止,还好最终都忍了下来。他庆幸这里是游戏世界,如果在现实看到这样的场面,肯定没办法这么快调整好心态。

    他跟着胖警卫前脚刚离开这条街道,背后就传来了几声男性的吼叫声,禾乐偷偷回头瞄了一眼,便看到了一名被人压在身下玩弄的女人,她的面容被长发遮盖住了,身上的衣服被撕扯得乱七八糟的,两条白花花的长腿被那些男人强硬地拉开按在地上。

    即便禾乐再没经验,也立刻明白了那群人在干什么,他吓得缩了缩自己的菊花,黑着脸转回头,庆幸这场游戏的系统给了自己一个不错的身体,让现在他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亚尔曼把人带到了一片住宅区,最终走进了一栋黑漆漆的筒子楼,楼内的每个房间门上都设有编号,走道和楼梯都十分昏暗,连一盏路灯都没有,墙体上布满黑色颗粒状的污迹。

    “住的地方不够,能分配到这里算不错了,你别太嫌弃,”亚尔曼走到编号0523的门前,他推开破旧的房门,朝禾乐示意到了,“以后有事再联系我,那么祝你好运,”说完,胖警卫就转身走了。

    禾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肌肉,深吸了口气,走进了房间。

    房间很小,两张旧床,一个狭窄的卫生间,如果能忽略掉那张堆满杂物的床,那整个房间还算得上整洁。他的床位堆积着吃完的食物包装、断掉的牙刷、带着血迹的碎布,垃圾的种类真是应有尽有。

    杂物堆上摆着禾乐的洗漱品和换洗的衣物,而他的狱友则斜躺在另一张床上,翻着手里的杂志,“新人?”

    “嗯,”禾乐偷偷打量着自己的室友,那人的脸轮廓分明,褐色的瞳孔,暗红色的头发,小麦色的肌肤,身材十分健壮,露出的两个胳膊布满了肌肉,左肩带了一些伤疤,看上去不太好对付,武力值说不定要比自己高。禾乐默默将堆在床上的垃圾整理出去,把床铺打扫干净,垫上统一下发的床单。

    红发男子扔开手里的杂志,坐起身后,褐眸轻蔑地盯着禾乐,“真麻烦,我一点都不喜欢和人同居,”同居两字被他重重强调了一番。

    禾乐摸不准对方的意思,停下手里的动作,望向男人。

    两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在狭窄的房间对视了几秒,没人愿意率先移开视线,因为谁也不想先败下阵来。

    红发男子的眼神和他本人那股玩世不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锐利且冰冷,带着十足十的杀意,禾乐刚与其对上头皮就被震的发麻,如果非要比喻,那绝对是动物界肉食者该拥有的眼神。

    相比之下他的眼神完全不够看,不到五秒,禾乐便默默移开了视线,他的脸色依旧,整个人维持着最初的镇定,但只有他心里清楚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那个家伙难道想杀了自己?

    禾乐拿起干燥的抹布,时刻注意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红发男子眯了眯眼,“眼神不错,但愿你能在这多活几天,”说完,竟直接握拳向着青年的脸招呼过来。

    好快!

    男人挥出的拳头完全是残影的,手臂上紧绷的肌肉包含了巨大的力量。

    重拳落在他的脸颊上,迅速肿起一块,痛觉从肌肉蔓延开来渗入骨血中。

    好在禾乐的这具身体也不是吃素的,再被偷袭了一拳后,立刻进入了状态,把对方接下来打出的重拳都格挡了下来。

    红发男子的攻击无孔不入,招式很多,一看就是拥有丰富的格斗经验,禾乐被他逼得连连后退,只能顾着防守,毫无还手的余地。

    怎么会这样。

    身体的素质明明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却因为他本人缺乏格斗经验而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实力,这种感觉令禾乐十分憋屈。

    红发男子眯眼不屑道:“还手啊,你在犹豫什么?”

    草!根本办不到。

    禾乐刚刚停顿了一下,就被对方的快拳打乱了手脚,最终腹部连吃了两下铁拳,彻底失去了战斗的能力,他痛得弓身倒地。

    黑发青年像虾米一样紧紧抱着自己的腹部,他布满冷汗的额头被黑色的碎发遮去,强硬地睁开一只眼睛紧盯着红发男子,像一只败犬咬牙忍痛吞下喉咙中的□□。

    红发男子垂眼俯视着他,勾唇笑了笑,“军方的走狗也不过如此,嘛,真让人失望,”他踩着黑色的高筒皮鞋往铁床走去,包裹在布料下的大腿看上去笔直且充满了爆发力。

    痛死了。

    禾乐垂下眼,忍痛从地上坐起,现在的他唯恐一开口就是□□,同时也惊讶对方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底细。

    约莫过了会儿,痛觉渐渐褪去,他才从肮脏的水泥地爬起,囚衣沾了些污垢,禾乐嫌弃地把上衣脱掉,腹部果然青了一大块。

    红发男子冲他吹了一声口哨,“身材不错,可惜我不好这一口。”

    有病。

    禾乐背着他骂了一句。

    “你怎么不说话,”男人不悦道。

    “说什么?”禾乐扭头瞪了他一眼。

    “哈哈,在禁城就是这样,用实力说话,我只是让你提前适应了一下,”红发男子笑笑,“编号080223姓名禾乐……你如果不服气,我可是随时奉陪的。”

    禾乐皱眉,“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和这疯子交换过姓名。

    “哈,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犯了什么罪,以前是干什么的,”红发男子靠在床上,笔直的长腿随意搭在禾乐刚刚整理好的床铺上,咧唇笑了笑,带着一股道不明的邪气。

    禾乐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只能忍气吞声,“所以?”

    “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错的份上,给你点忠告,要不就变得足够强大,要不就用**寻找庇护……对了,据我所知加尔那家伙很喜欢你这种类型,”他坏笑地盯着禾乐的**,不断说着令对方恶心的话。

    禾乐转身,躲开对方的视线,“那你呢?你很强吗?”

    他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露出耳背纹着的小蝎子,“你觉得呢?”

    该死的,又来了,一股说不清楚的寒意从四周灌入他的毛孔,这个红毛一点都不简单。

    禾乐沉默了片刻,垂眸,“蛮强吧。”

    红发男子噗嗤地笑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来历了,也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他歪歪头,“西里特。”

    随着西里特的话音落下,禾乐裤兜里的手机传来了震动,他掏出看了一眼。

    新短信:

    姓名:西里特

    身份:6区南区的老大

    性别:男

    好感:10

    禾乐诧异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嚼着泡泡糖的男人。这家伙竟然是个老大,比起他们自己的力量是这么弱,这样下去别说在禁城里找人了,连立足都会是个问题。*************************************************************************************************************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