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恐怖游戏里捡垃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9.第 79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颜渊, 他怎么会来这里?

    按道理来说, 颜渊和陆元嘉互不相识, 没有理由来探病。『课 外书┡W?w W.ΔKe Wai Shu .O R? G

    病房内只他们两个人,陆元嘉的家属不知道去了哪里。

    禾乐想推门进去, 却发现颜渊先有了动作。

    只见他走到病床边, 但因角度问题, 禾乐只能看到颜渊的背影, 那人像是在观察病床上的陆元嘉, 他按了按男人的肌肉, 从脖颈到脚踝没有一处放过。

    颜渊在干什么?

    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约莫几分钟, 病房里的人便结束了按压的动作, 眼看颜渊转身要出来了。

    禾乐立刻往后退,闪身躲到柱子后,他小心翼翼地看着那人从病房走出,不知道为何不敢上前询问。

    还是不要让颜渊知道他存在为好。

    禾乐心底闪过这个念头。

    他便这样静静地躲在柱子之后,等到颜渊彻底走进电梯后,才探身出来。

    “你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突然, 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从禾乐身后传来,吓得禾乐连忙回头。

    是位穿着讲究的妇女,年约四十出头, 眉眼和陆元嘉长得有些相像, 然而她眼底的乌青深得用粉底也遮盖不去。

    好眼熟, 她不会是……

    禾乐试探道:“你是陆元嘉的妈妈?”

    女人楞了一下 , 随后点头,“对,我是他母亲,”接着她便看到了禾乐杵着的拐杖,神情诧异了几分,“你是那日和他一起出事的同学?”

    禾乐苦笑着点了点头,“对……刚好,我今天课不多想着来看看他。”

    “我记得你的名字,禾乐对吧,我们先进去坐,”陆妈妈显然是对那起事故有所耳闻,一下子就联想到了禾乐的身份。

    “好的好的,”禾乐跟着陆妈妈进了病房。

    单人病房,四面皆是冰冷的白,房间里堆放着医疗仪器,一名俊秀年轻的男人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才过了几日,他的脸色就呈现出一股暗黄,看上去不如以前精神。

    亲眼所见后,禾乐才彻底感觉到游戏规则的残酷,轻而易举地令一个正常人变成植物人……

    “同学,喝点水,”陆妈妈将纸杯递给他,打断了他的思绪。

    “谢谢,”他点头接过凉白开,灌了几口。

    只要不出意外,最多再过两天,陆元嘉就能醒过来了,禾乐放下纸杯,可是颜渊,他为什么会过来?

    禾乐抬头看了看病床上的同学,一时半会儿找不出问题。

    然而禾乐这幅若有所思的样子却被陆妈妈尽收眼底,女人始终要比男人细致些,更何况是她们这些大妈级别的女人,那更是人精。

    “同学?”

    “啊?阿姨,你叫我名字就行。”

    陆妈妈点头,“行……你能给阿姨说说那天发生的事吗?”说完又像是怕禾乐介意,便补了一句,“我也是可怜我儿,年纪轻轻莫名其妙地就成了植物人,我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他开车上学了,”说着说着,眼底就泛起了泪花。

    她这一哭,让禾乐也跟着心酸,连忙给陆妈妈递纸,“阿姨你别哭,哭多了伤身。那天,事故发生的太快了,我刚转身就被车撞晕了过去,”他只能大致地描述下被撞的情景,若实话实说,怕是会被关进精神病院,“醒来后,我的腿就成这样了,可是医生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对对对,元嘉也是这样,明明身上什么伤都没有,怎么就成植物人了,”陆妈妈顿了一下,接着喃喃道:“就和撞邪似的。”

    禾乐的心跟着抖了一下,确实像撞邪,他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纸杯,“既然什么伤都没有,我便一直坚信自己的脚会好起来,所以陆元嘉也一定醒过来的,”至少他此时此刻是这样坚信的。

    “好孩子,苦了你,哎,”女人满面愁容地叹了口气,“你的腿也是怪他,让你遭罪了,禾乐,阿姨希望你别怨恨他……他也算得了报应,现在吃喝拉撒都只能躺在床上,”她的眼框发红,看上去十分憔悴。

    这话让禾乐良心受谴,“阿姨,你别这么说,我怎么会怨恨他,”这乱七八糟的一切,都tm是自己的错!

    “那就好,那就好,他这一出事,我和他爸都很难受,心里泛苦,觉也睡不好……”陆妈妈叨叨絮絮地说了很多。

    禾乐是个好听众,安安静静地听着陆母念叨。

    都说儿女是父母的债,这话还真不假。

    直到太阳快下山,天空泛起红霞时,禾乐才起身准备回去。

    “小乐,你不如留下吃个便饭吧,他爸等会儿也要来,你一会儿再走,”陆妈妈跟着他走到了病房门口,出言挽留。

    “谢谢阿姨,不过今晚我还有事,下回吧,等我有空肯定还会来看元嘉的,”为了今晚的晋级游戏,禾乐拒绝了陆妈妈的好意。

    陆母 “……那好,路上注意安全。”

    禾乐笑了笑,杵着拐杖走了一步后,随后就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问了句,“阿姨,今天除了我,还有别的同学探望元嘉吗?”

    陆妈妈疑惑,“没有,怎么这么问,我没看到别的人来呀,难道还有别的同学?”

    “哦,我就问问,那我先走啦,打扰了,”禾乐得到答案后,立刻赶回学校。

    一路上,禾乐的眉头都紧锁着。

    颜渊那人是不是对他隐瞒了什么?

    他几次划开手机,却始终没有拨通对方的号码。

    再看看吧,或许是他多虑了……

    待禾乐走出地铁,外面竟下起了大雨,空气中弥漫着湿冷的水汽,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这样的天气实在让人难受,他还没走到几歩,鞋头已经被打湿了,走在拥挤的人群中,时而还会被别人的雨伞擦到。

    又冷又饿,禾乐跟着人群走走停停,从这个站出来的几乎都是大学城的学生。

    然而就是如此巧合,眼前出现了一个熟人。

    玫红色的雨伞,一席乌发,那个背影他看过百次,绝对不会认错,是区敏。

    他在心里反复嚼着那人的名字,却只能令他的心越发苦闷。

    自己落魄成这幅模样,实在不敢上前去搭讪,禾乐姗姗地越走越慢,想拉开两人的距离。

    怎知区敏像是感应到什么,往后望了一眼。

    大雨中,四目相对,令禾乐楞住了,他只感觉到无尽的窘迫,一息间他便在脑海里构思了无数个措辞。

    女生看到他,有点惊讶,随后微微点了点头,便扭头走了,全程没说一句话。

    这让禾乐松了口气,同时也让他有点失落。

    明眼的人都看得出区敏不喜欢他,禾乐又怎么会蠢得感觉不到,他握紧了手里的拐杖,觉得整个胸腔都无比沉闷。当初为什么就鬼迷了心窍,不仅坑了自己,还坑了陆元嘉……

    但如果现在问他还喜欢区敏吗?

    答案是肯定的,只是感情变得沉重了很多,简直是犯贱般的自找没趣,禾乐时常安慰自己,或许时间久了他就忘了对方,走出这段卑微的暗恋。

    禾乐提着外卖回到宿舍,膝盖以下的裤子已经湿透了,紧紧地贴附在小腿肚上。

    “都快八点了,怎么才回来,”教主听到动静,从上铺探出头来。

    这一看,禾乐才发现宿舍竟然神奇般的齐人。

    禾乐纳闷,“你们怎么没去图书馆?”

    “下雨啊,倒是你跑哪去了?”老大一边玩着游戏一边问他。

    禾乐觉得这家伙多半是为了他的游戏大业,“下午去了一趟医院,”他实话实说,脱掉裤子换上睡裤,“探望了下陆元嘉。”

    郭涵星问了句,“他……真成植物人了?”

    禾乐沉默地点头。

    “……可惜了,”众人惋惜地摇摇头。

    …………

    ……

    夜晚,宿友还开着灯温习时,禾乐已经躺上自己的床铺,他看了一眼时间。

    11:22

    如果是往常的自己,根本不可能这个点睡觉,但现在的他无心去玩乐学习,心很沉重,他恨不得放空大脑,什么也不去想。

    可惜根本控制不住。

    青年带上耳塞,合上双眼,静静地等待入睡。

    噗咚,噗咚,他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意识渐渐涣散了。

    “轰隆!”银色的闪电撕开了漆黑的夜空,打亮了寝室的阳台。

    郭涵星放下笔,起身关上阳台的门,他望着窗外骤大的雨势,心里泛起嘀咕。

    这时,“嗡嗡,”躺在禾乐身旁的手机亮了。

    新短信:

    禾乐同学,您已申请成功,开启晋级游戏,请您保持最佳状态进入游戏——《禁城》类型:恐怖冒险,难度:★★★☆☆。

    “到了,你该下去,”耳畔尽是吵杂的声音,很不友善的语气。

    禾乐刚恢复意识,就被一股蛮力给扯下了飞船,他踉跄了半步才稳住身型,这才看清眼前这个荒瘠且杂乱的世界。

    深黑色的土壤,没有一丁点的植被,残旧的金属建筑群,密密麻麻的一片,灰白色的天空星星零零漂浮着几艘飞船,而他的身后正停着一艘军用飞船,深褐色的外漆,船身绘着他看不懂的文字和国徽。

    “愣在这里干嘛,快跟上,”禾乐还未观察完,就被押送员用武器顶了一下,那人像是很不满自己,眼神里写满了厌恶和警惕。

    “这里是……”

    “砰!”禾乐刚开口,脸颊就被枪托给打偏了,他身形不稳险些倒在地上,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两个手腕上带着黑环,限制了双手的行动。

    这是手铐?

    不同于现实世界的手铐,这明显是两个黑色的铁环,上头看不到任何相接的东西,却无形地限制着禾乐双手的距离。

    “咳咳,”青年直起身子,感觉自己的左脸肿了,他这次不敢再乱问东西,乖乖等跟在押送员往前走。

    这到底是一场什么游戏?

    怎么没有一点提示?

    禾乐怀着满心的疑问,被几名押送员带到了一个宛如堡垒的城市。

    黑铁一般的高墙,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凹陷下去的沟壑时而闪过蓝光,这个庞然大物看上去非比寻常的结实,外墙建有特殊的房屋。

    禾乐被押送了进去后,里面的警卫和那几位押送员穿着相似的服饰,只不过警卫服的颜色更深,近似于玄黑色。

    “辛苦了,接下来的就交给我们,”黑衣警卫向那几人打了声招呼,随后粗鲁地把禾乐赶进了一个密闭的房间,“滚进去把衣服**,你这个垃圾!”

    随着警卫的话音落下,空中浮现出熟悉的提示词。

    然而这并不能令禾乐感到一丁点的喜悦。

    这里居然是监狱……

    “没听到我的话吗?”警卫一把拽住禾乐的头发,扯得他吃痛地□□了一声。

    “听到了,我立刻脱,”听到他服软的话后,头发终于被松开了。

    青年屈辱地脱下了自己的衣裤。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监狱里的警卫一般都不把囚犯当人看,如果不乖乖听话肯定会遭到毒打的。

    “嗯?”警卫拿着虚拟屏,看了他一眼,“继续,我说过是**。”

    内/裤也要。

    禾乐咬牙,虽然是虚拟世界,但对方那真实到快能化为实质的眼神,实在令他不好受。

    他弯腰将其脱下,偏过头让自己忽视警卫的视线。

    警卫猥琐地笑了笑,拿电棍顶了他一下,“转过去,趴在墙上。”

    禾乐听从命令,双手贴在那冰凉的墙壁上。

    “咔嚓,”一个黑色的颈环扣上了他的脖子,青年诧异地低头,只见那东西闪着微弱的蓝光。

    警卫低吼一声,“我有说过你能动了吗!”

    “啪!”臀部被对方粗糙的手掌拍了一下。

    草!他咬牙忍下。

    对方的力道很大,**辣的感觉,禾乐断定自己的**一定红了。

    羞辱性的话语伴随着热气敲打在他的耳廓,“呵,**还蛮翘的,但愿你不会被里面的人**开花。”

    青年惊恐地睁大了双眼,显然是想象到了那些恐怖的场景。

    “检查完毕,**把你的衣服穿上,”警卫用言语调戏他。

    禾乐自动屏蔽掉对方的鬼话,穿戴完毕,走出房间后,正式进入了。

    禁城是高墙内的世界。

    残旧的大楼,破旧的马路,街道旁站着些犯人,有男有女,他们的年纪各不相等。

    竟然是个像城市般的监狱,在这里没有比警卫长更大的存在,这里没有秩序,没有道德,是个充满了暴力的世界。

    “你,带他去住的地方,”看门的警卫将他交给了别的人后,便转身走了。

    “是,长官,”胖警卫拿起武器对禾乐说:“喂,跟上。”

    禾乐这才发现禁城里的人多为白种人和黑种人,像自己这样的黄种人竟然是稀缺的存在。进入游戏后,他的身材比现实强壮高大了不少,身上布满了结实的肌肉,个头也高了十几公分,武力值应该不低,看上去是个好迹象。

    “嗡嗡”

    突然,口袋传来一阵熟悉的震动,果不其然,禾乐从裤袋摸出了一个黑色的手机。

    这场游戏有手机了。

    他点开未读短信,一目十行的开始阅读这个游戏的世界背景。

    这是个类似于未来科幻般的世界,这里的人类文明和科技要比现实世界高级数十倍,国家开始以星域为单位。

    这里的人类找到了新的的居住星球,成立了一个类似于联盟般的星国,而原本的地球因环境污染变成了禾乐如今见到的模样,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离开了这里。

    于是联邦便将星国最庞大的监狱建立在地球,也算发挥了它的作用。

    禁城,外面的人从来不清楚这里面的生活,而里面也从未有人能活着出去,高度发达的星国已经废弃了死刑,因此这里关押的都是死刑犯。

    然而联盟星际曾颁布了一条法律,给予禁城里的犯人一次机会,只要参加星际颁布的特殊任务,积累够一百点贡献值,就能重获自由。

    距这项法律颁布起已有两百年的历史了,却仍未听说过有人成功离开禁城,看来这些特殊活动的贡献值并不好拿。

    特殊任务,顾名思义有着极高的死亡率,即便有的犯人不愿参加,一旦被这项任务抽中也会强制进行。

    一百点贡献,极高的死亡率,这场晋级游戏一点都不简单,居然好意思只标注三颗星,简直是诈骗!禾乐收起手机,开始思考如何能凑齐那100点贡献值。

    或许是想的太入迷了,走了几分钟后,他才开始隐隐发觉不对,眼前的这个家伙显然是在把他往人少的地方带。

    这时,胖警卫再次钻进一个小巷子,青年顿了一下,皱眉没再跟上。

    这老东西想把他往哪带啊!

    胖警卫走了几步后,感觉人没跟上,回头道:“喂,快跟上啊。”

    禾乐咬咬牙,没动作。

    “傻了吗?没听到我的话?”胖警卫叨叨絮絮,显得十分急迫,“真是难搞,快点跟上,时间有限。”

    “什么?”禾乐疑惑,最终还是跟上了那人的脚步。

    待两人走进一个昏暗的地方时,胖警卫总算停下了脚步,他向四周看了一圈像是在确认什么。

    期间,禾乐脑海里闪过之前的警卫说的话,这家伙不会是想走他的旱路吧!

    想到那些哲学画面,禾乐的拳头就不由自主捏紧了,他时刻警惕着对方,一旦胖警卫有做出什么不当的行为,他的拳头会立刻招呼在对方的脑袋上。

    “180223号,是你没错,”胖警卫压低声音,从衣服里掏出一个虚拟屏交给他,“拿好,这是上面交给你的任务,播放结束后它会自动销毁,在这看完我再带你去住处”说完,他便自动自觉走开了,给禾乐留出一个私人空间。

    禾乐狐疑地划开虚拟屏,接着影像开始播放,率先出现的是一张少年的正面照,“你的任务是找到他,帮助他离开禁城。”*************************************************************************************************************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