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恐怖游戏里捡垃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7.第 77 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价值一亿!

    禾乐顿时有种做梦的感觉, 早知道这样,游戏开局直接融了拐杖拿出戒指不就好了, 他用得着兜这么大一个圈, 来森林寻宝吗!

    还没等他吐槽完, 戒指就发出强烈的红光,瞬间将那三个女丧尸笼罩住了, 她们发出凄惨的悲鸣, 四肢开始坚硬,再也无法对禾乐发起进攻。『 』Ww%W.ㄟKe Wai Shu .O R %G

    总算不用被追着打了,禾乐操控着戒指, 打算就此解决掉她们。

    但就在此刻, 守护天使发话了, “等一下。”

    禾乐疑惑地回头, 望向站在远处的天使。

    守护天使皱眉,“信物果然在你身上……但我希望你别杀她们,让她们恢复自由好吗?我以神格担保,她们绝对不会再伤害你。”

    禾乐皱眉, “你刚刚还见死不救,现在又想我放了她们?”如果不是有神器在手, 死的必定是自己, 而且他凭什么要听对方的话。

    女人露出难过的神情,“我和她们一样被魔力困在这个城堡, 其实她们并不想伤害你, 只是希望重获自由……我知道你已经不信任我了, 可是只要有信物的存在,我就必须听命于你,所以你大可放心。”

    守护天使说完后,半空浮现出一个选项:

    这应该是个重要选项,极大可能决定了剧情后续走向和最终结局。

    然而题目很明确的说了那三个是堕天使了,禾乐自然不肯放走她们,这种放虎归山的做法,完全是找死啊喂!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点下了。

    “唔啊!”而被红光笼罩着三位天使发出凄惨的哀嚎,戒指散发出来的魔力实在太强大了,就连禾乐都隐约感觉到它的恐怖,他紧紧地握着手里微微发烫的魔戒,抬头望着那三只天使。

    堕天使最终在红光中化作了灰烬。

    身后的守护天使也没再开口,禾乐索性收起戒指,往城堡的大门走去。

    然而禾乐并不知道守护天使正盯着自己,甚至露出了怨恨的表情。

    贪婪自私的人类,没关系,不管你作出哪种选择……

    想到这里女人咧开嘴巴阴沉沉地笑了,即便她周身围绕着淡金色的圣光,却仍给人一种阴森的邪恶感。

    禾乐一口气跑到了城堡的大门,刚触及厚重的铁门,身后就传来了“呜呜”的低鸣声,冷风从四周向他涌来,卷起残留在地面上的枯枝败叶。

    弯月被乌云笼盖住,古堡的宁静不复存咋。

    这份不寻常的感觉,让禾乐越发想逃离此地,他加大了推门的力气,却在下一刻被门上滚烫的气息给逼退了。

    紧接门上的玄铁由黑变红,散发出骇人的高温,四周的空气都被烤的变形,哀鸣声源源不断地从四周传来。紧接着禾乐看到了一群如鬼魂般的白雾,他们源源不断地往铁门涌去,却被烧红的铁栏烤焦,最终化成烟雾消散在夜空中。

    那些眼熟的服饰,绝望的面孔,令禾乐的灵魂深深受到冲击,他站在鬼魂之中紧锁双眉,这些鬼魂莫非都是……

    “对,他们都是曾经在城堡里工作的人类。”

    守护天使向他走来,金色的碎发遮住了她的眼眉,周身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越看越不详,一副要黑化的模样。

    禾乐背对着城堡的出口,时刻注意着对方的举动,“所以?”

    “呵,这都是雪丽的错,不然你以为城堡为何会变成这样,”她的语气悲恸,“它是恶魔,它囚禁这里所以的人,它也一直欺骗着你……”

    随后,守护天使开始诉说起前因后果,将雪丽所犯的罪名,一条一条的列举在他面前。

    “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她抬起头,原本还璀璨的金眸,现已经变得灰暗无比,“我原本想求你放过我们,却没想到你拒绝了我刚刚的请求。”

    她话音刚落,禾乐就发现身边的鬼魂停了下来,他们纷纷地望向自己,哀嚎声也随之消失,整个古堡一片死寂,冷意从他的脚底往上窜。

    这是杀气!

    源源不断的杀意,是那些数以千计的鬼魂散发出来的。

    禾乐在心中大喊不妙,鬼魂们显然是听懂了守护天使的话,并且对自己产生了极大的恨意,他的血条仅剩20了,如果再受到攻击绝逼会吃便当。

    禾乐为自己辩解,“等等,这些无辜的鬼魂和那三个堕天使不能混为一谈,你不能这样曲解我的想法。”

    “果然,在你眼里我和那三个天使都是罪有应得?”接着禾乐惊恐地发现守护天使哭了,她的表情变得极为幽怨,“贪婪无厌的人类,只怪我当初太善良,许下了那个承诺!”

    接着一段回忆杀灌入了禾乐脑海。

    原来守护天使名叫菲恩,三百年前她用自己一半的神力化成了一枚戒指,随后将其送给了一个人类,并承诺永远守护他。

    白光一闪,禾乐来到了另一个场景,他漂浮在空中,却能将下方的所以事物尽收眼底。

    树冠上坐着一名金发天使,她斜斜地靠在粗壮的木干上,周身散发着令人舒心的圣光,绿叶成了她的陪衬,金色的长发挂着翠绿的树杈上,她身着洁白无瑕的衣裙,银色的发箍和手环在阳光下反射出纯粹的光泽。

    虽然是一模一样的容貌,但给禾乐的感觉完全不同,那时候的菲恩很有朝气。

    “菲恩,菲恩,你在吗?”清脆的童音在森林间回荡。

    菲恩微微皱了一下眉毛,接着禾乐就听到了她内心的吐槽:烦人的小鬼又来了,还是躲起来算了。

    她抬手掐了魔法,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男孩赶来后,果真没找到菲恩的身影,禾乐看着他在菲恩栖息的大树旁来来回回的找了几遍,却没有任何收获。

    就当禾乐以为他要无功而返时,男孩却挨着树根坐了下来,他看上去只要六七岁,穿着不合身的衣裳,显然是一个不富裕家庭的孩子。

    “菲恩难道走了?”男孩数着地上的蚂蚁,自言自语道:“不会的,我一定要等她回来。”

    金发天使听到这句话后,不悦地撇了下嘴,她很是嫌弃直接转身睡倒在树干上。

    午后的阳光,温暖得令人发困。

    男孩静静地坐在树根上,乖巧得令人心疼。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变暗了,火红的余霞铺满了整个天际,微风抚过,引得树叶沙沙作响,金发天使终于睡醒了,她缓缓睁开双眼,却先是往树下看了一眼。

    那个孩子还在,小小的他不知疲倦地拾捡着落叶,而树根旁已经被堆满了枯叶。

    菲恩微微皱了一下眉。

    这么晚了,是时候该赶小鬼回去了。

    “喂,你在干嘛?”她直接从树干跳下,白色的衣袍和金色的长发在风中蹁跹,如一只美丽的蝴蝶轻盈得落在男孩面前。

    “菲恩!你回来了,”男孩开心极了,想上前摸摸她,却又胆怯地收住了手脚,“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所以一直在这等你。”

    菲恩看着一旁的枯叶,“那你捡那么多枯叶干嘛?”

    “科莫森林晚上太冷了,这些给你起火用的,”他笑着摸摸脑袋。

    守护天使拥有真理之眼,自然感受到了男孩的这份善意,她瞥眼干咳了一声,“知道了,不过现在天快黑了,我送你回家吧。”

    男孩高兴的点头,“好呀。”

    …………

    ……

    禾乐在一旁看着他们相识,相处。

    人类男孩每一天都会来找菲恩,菲恩也从一开始的嫌弃,到最终的在意。

    男孩在渐渐长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少年到成年男人,菲恩始终陪伴在他身边,给他带来庇护和好运。

    男孩年少妄言想娶菲恩为妻,天使当即恼怒了,至此他再也没提过这件事。

    他们的变化,禾乐一点一滴的看在眼里,这十几年改变了菲恩,如果从一开始她只想报那一命之恩,那么之后取出一半的神力,绝对是出于自己的私情。

    长久的陪伴令她对男孩产生了说不清的情绪,可她是天使,如果有了私欲爱上了人类,必定会成为堕落,因此她不肯面对也始终不愿承认。

    那日,男人碰上了军队的征兵,他必须离家而去,菲恩也收到了天界的召唤,她在意他的安危,所以在临走的前一晚,取出自己一半的神力化成了这枚戒指。

    “带上它,我会永远保护这个戒指的主人。”

    “好的,菲恩。”

    战争结束,男人活了下来,加官进爵。

    禾乐不知道男人是否还爱着菲恩,但看到了他美丽的妻子,那位新娘有着和菲恩一样的金发。

    在他们的婚礼上,新年头戴着花环,身着白纱,笑得十分幸福。

    而菲恩,她只是站在远处,冷冷地观望着这场婚礼。

    …………

    ……

    意思回笼前,禾乐又听到了一顿对话。

    少年特有的嗓音,“费恩。”

    清冷的女声,“恩?”

    他窘迫,“我……我想……”

    “想什么?”

    少年像是深吸了一口气,“长大后,我能娶你为妻吗?”

    …………

    ……

    寂静,禾乐回到了阴森的古堡,他睁开眼睛,遥遥地望着站在远处的菲恩,他很想问问她,是否后悔了。

    但最终,禾乐只是叹气道:“不是的,基恩并不贪婪,”基恩就是那个男孩的名字,也是这个家族的名字。

    天使的表情瞬间变了,她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你知道了什么?!”

    禾乐没有理会她,继续道:“他从来没有要求你庇护他的后代,唯一的请求,大概就是想和你在一……”

    “够了!”菲恩露出痛苦的神情,“求求你,别再说下去了……我不知到你为何能看到那些东西。”

    “因为你没有忘记……那些记忆很清晰。”

    她疲惫地合上眼,“是的,我竟然无法忘记他。”

    “所以你用这种自虐的方法来麻痹自己,一边怨恨着基恩家族,一边又不愿意忘记他,”禾乐喃喃道:“为什么不去找他,你明明拥有真理之眼,你一定能再找他的。”

    然而菲恩的反应非常大,她大叫道:“不!我不能喜欢他,我不想堕落,我们根本没有未来,我该恨恶他,忘记他。”

    “可是你没有办法……”

    “闭嘴,”她冷冷地望着禾乐,“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乖乖交出戒指,它是属于我的。”

    禾乐摇头,立刻将戒指戴在手指上,“不,属于你的那枚戒指早就不存在了,这个的戒指是由雪丽的魔力合成的,我不会交给你的,”道具的备注很清晰写了戒指是由雪丽的魔力合成的,至于菲恩的那枚戒指,他也不清楚去哪了。

    “不可能!”菲恩露出吃惊的表情,显然是不信禾乐的话。

    禾乐懒得和她费口舌,直接从包裹取出回血的食物,一口气将血条回满,往城堡的大门冲去。

    接着那群鬼魂像是突然活了过来一般,前仆后继地向他涌来。

    hp-1

    hp-1

    hp-1

    鬼魂的攻击力很低,每次只减一点血,可是这架不住它们庞大的数量,禾乐只能一边啃苹果一边往大门跑去。

    “轰隆!”乌云翻滚着,禾乐扭头便看见菲恩在施咒,她掐出一个十分复杂的指法。

    接着就看到她启唇道:“天罚。”

    **!

    禾乐根本来不急躲避,眨眼间,一条粗壮的闪电从天而降,直直地向他劈来。

    雷光照亮了四周,刺得他不得不合上双眼。

    心跳在这一刻飙升到极致,禾乐的脑海一片空白,死亡离他是如此的近,浑身的肌肉在这一刻都脱力了。

    “咔嚓——”清脆的破碎声在禾乐的耳边响起,剧烈的疼痛感并没有如期而至的到来,待白光消失后,他才恍惚地睁开眼睛。

    四周一片狼藉,那些白色的鬼魂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禾乐小心地摸遍了全身,却惊奇地发现自己毫发无伤。

    “咳咳,”菲恩咳出一口血,她捂住胸口沙哑道:“它真在乎你,居然连这一击都能挡下来。”

    禾乐看到手中的古镜,镜面裂成了两半,微蓝的光斑从缝隙间飞出,这让他想起了一周目死亡的场景,那时镜子也是先碎了……

    他不由自主的跟着光斑往前走,而先前烧红的大门也恢复了原貌,禾乐毫不犹豫推开大门,欲往外去。

    “等等。”

    禾乐扭头等她开口,如今的菲恩已经虚弱的无法动弹了,自己自然不用再畏惧她了。

    “你进入的镜子世界其实就是幻境,是它做出来的幻境,是用来试探你的,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禾乐低下头,看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其实我已经隐约猜到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是雪丽的试探,我会努力证明给他看的,”因为他全心全意地喜欢着雪丽,所以天使的话并不能令他愤怒。

    菲恩楞了几下,“你竟然这么想,呵呵,”她笑了,“是我低估了你。”

    谈话结束,禾乐头也不回地跟着蓝光冲出了城堡,他在森林里奔跑,想尽快回到家里。

    太阳渐渐升起,朝阳的光辉打在树梢上,万物露出生机勃勃的样子。

    他微微喘气,扶着树干,终于看到了远处的房子。

    禾乐抹去额头的汗珠,朝院子走去,然而在他踏入院门那一刻,心底却升起一股怪异感。

    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恶臭味,他微微皱眉,向屋子走去。

    “咔咔,”推开木门,屋内十分昏暗,令禾乐迟疑了几秒。

    不应该快到结局了吗?

    为什么会这么诡异……

    他深吸了口气,走了进去。

    “喵呜!”令人发寒的猫叫。

    “面包?是你吗?”

    然而却没人回应,禾乐看不清屋内的情况,只能抹黑继续往前走。

    腐臭味越来越浓,禾乐的心也越收越紧,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家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不寻常。

    突然。

    “禾乐,”低沉的声音从屋子的深处传来,“你回来了。”

    “雪丽!”他望着黑漆漆的前方,不顾一切地快步向前冲去。

    不知跑了多久,跑到禾乐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屋子时,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小片的亮光。

    一名灰发的男人侧身坐在床上,小桌上放着一盏微弱的油灯,长发遮住了它的脸庞,令整个人的身形都显得很单薄。

    雪丽。

    禾乐停下奔跑的步子,向他走去。

    “喵,”一只腐烂的黑猫从床上跳了下来,把禾乐吓了一跳。

    “面包,那!”他吃惊至极,快步走上前按住男人的肩膀。

    那人微微动了一下,禾乐缓缓撩开它的长发,这才看清了它的面容。

    青灰色的脸,腐烂的身体,不断散发出恶臭味。

    禾乐惊讶地捂住了嘴巴。

    雪丽看到他这样,垂下眼眸,“是不是很失望,其实你可以不用回来……”

    结果话还没说完,它就被禾乐紧紧地抱住了,少年的眼泪浸湿了它的后背的衣物,雪丽诧异地抬起头,却听到了细微哽咽声。

    恶魔顿时慌了,这和它预想的所有结果都不同,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禾乐开口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雪丽愣愣地看着他眼泪,“你很伤心?”

    禾乐生气,“废话!”

    雪丽握住他的手腕,慢慢道:“那你是不是很在乎我。”

    禾乐看着它,看到雪丽都有点不适时,才开口,“我不是在乎你。”

    雪丽瞬间握紧了他的手腕,眯起了金色的眼眸。

    接着禾乐又说:“我是喜欢你。”

    这个回答令恶魔愣住了,“喜欢?”

    禾乐低头承认,“嗯。”

    “你喜欢我?”雪丽像个无知的孩童一般,不断追问他。

    禾乐顿时脸红了,他后悔在这样的气氛下告白,却只能一边点头一边问:“那么你该告诉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

    雪丽乖乖地回答:“我将魔力给了你,所以无法维持这个**。”

    禾乐狐疑,“那这个家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故意想吓我,”明知道他胆子不大,还弄这一出。

    “我……”

    一看它这结巴的样子,禾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把戒指拿回去恢复身体,”他想将宝石戒指取下,却被雪丽阻止了。

    “你真要还给我?”

    这句话令禾乐楞了一下,如果将戒指还回去,他所收集的道具就不够一个亿了……

    禾乐看着手上的戒指,又看了看雪丽残破的身躯。

    接着他笑了,对方从开局就把魔力分给自己,从一开始就在保护自己,他如何能狠下心呢?

    禾乐最终咬牙点下了。

    罢了,大不了读档回去把城堡里的宝藏找出来,他默默地心里想。

    达成结局,开始进入支线。

    终于到结局了,但禾乐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一旦结束,他就再也见不到雪丽了。

    雪丽拿到戒指后,迅速恢复了正常,就连一旁的面包变回了原貌。

    “你怎么又哭了,”它的指尖捻过禾乐脸上的泪水。

    “我哭了吗?”他慌张地擦干脸上的泪水,勉强地笑了笑,“没事,我没事,你变回来了,真好。”

    雪丽笑了,“你肯回来,我已经觉得很开心了,”说完它抱住了禾乐,倾身向他靠近。

    恶魔俊美的脸越靠越近,禾乐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接着,它的唇附了上来,那温暖且柔软的触觉,雪丽吻住了他。

    禾乐脸颊开始发烫,这个吻令他浑身僵硬,仅仅是两唇相贴,就再无下一步动作了。

    雪丽的吻很青涩,它和自己一样紧张,甚至忘记了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分开了,禾乐看见它眼底的水光,接着吃惊地发现戒指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这!”

    “我本来就是要把它送给你,你知道菲恩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神力化成一个红宝石戒指吗?”

    “为什么?”

    “因为基恩。”

    “她喜欢基恩。”

    “是。”

    “那你呢?也同样?”

    “也同样。”

    “所以你……”

    “嗯。”

    达成结局。*************************************************************************************************************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