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毛脚道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鬼迷心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家榨油坊这几日生意火爆,今年的茶籽产量不错,挤满了来榨茶油的人。『『课 外书『W?w W.『Ke Wai Shu .O &R G何建平和榨油坊林老板关系不错,他打山这门手艺,也是林老板的老爹带出来的。一大早,何建平就托林老板开了个后门,排在了最前面榨油。

    “林叔,最近林阿公有出去打山吗?想吃麂子肉了。”何建平对林老板寒暄道。

    “最近他没打山,几十岁人了,不要他出去了,只是这几天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又开始吵起来了。”林老板回道。

    “他就是那性格,老了难免嘴巴有点多,你别介意咯。”对他们两父子何建平也是很不解,自记事以来他们总是吵架。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何建平也不好多说什么。

    “你林叔也是近50岁人了。我都不知道我两口子到底有哪些让他不满意,你说他那性格,脾气大,嘴巴又臭,还动不动就打人,有时候我真的受不了。”林老板说起他父亲,就总是忍不住诉苦。“这几天,总是找各种理由来刁蛮我,就昨天,我把饭端到他面前,他居然说进门我没给他打招呼,拿起凳子就砸我,要我不是他崽,我硬要饿死他。饭都不会做,还要尽啰嗦,他也不想下,我不理他,他东西都没得吃。”林老板的怨气好像很重。

    何建平也早就看见,林老板的头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包。“家和万事兴呢,林叔,实在不行,你要燕子姐姐招呼林阿公咯。”

    “不敢要她去呢,你是不知道,这几天他一直背着他那杆鸟秤(一种简单的猎枪),说要打死我们。”林叔说道。

    “那倒不会咯,他肯定只是说说的。”

    “唉,哪里不得咯,他那人讲得出就做得到,碰哒鬼的样。”

    “对了,平伢子啊,请问下你看,”林老板好像记起什么事一样“这几天,我家那两只打山狗整夜不停的叫,我总觉得我爷老子那边有响动,是不是真的我家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咯?”

    何建平想了下说道:“也不是没可能,林叔,晚上狗叫的时候,你不出门,超狗叫的方向看看咯,看见有不干净的东西,你就泼尿咯。”

    “要得,我看看咯。要是有鬼敢来害我屋里,我要它有时背的咯。”

    “要是看见鬼,你喊我咯。”何建平半打趣的说道。

    和林老板聊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茶油榨完后,何建平告别了林老板,并且特意叮嘱了下,要是真有鬼,气势千万别弱,鬼也是欺软怕硬的。

    当夜十点十分,何建平还在帮着家里人收拾茶油,突然就听到了一声枪响,何建平以为是有人夜里打鸟,想去看看,可是被他父亲大人拽住了。

    第二天早上,何建平就听见邻居在那里议论,说什么林老板被他爷老子打了一鸟秤,现在送到医院去了。何建平听到这些,心中一紧。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何建平来到了林家,可是大门紧闭。他想探个究竟,现在也只能等了。

    又过了一天,邻居阿婆带来了一个重磅消息。

    “林阿公想喝甲胺磷(一种农药)呢。”阿婆对围着的众人说道“昨天白天八阿公去看他了,没进门就从窗户里看见林阿公正好拿一**甲胺磷要喝,要不是八阿公手脚快,怕是做不赢呢。”

    “他怕是晓得拿枪打崽不对,怕以后日子过不得,想寻短路咯。”旁人议论。

    “怕是的,八阿公抢走他甲胺磷后,讲林阿公话都不讲哒呢。”

    “八阿公讲林阿公眼睛都没光,怕是还会寻短路,现在他女一屋准备轮流守他。”

    听到这些,何建平心中感慨:“好好的一个家,怎么会闹成这样咯。”

    五六天后,林老板从医院回来了。何建平买了些东西去看了他一次,林老板没什么大事,鸟秤威力不大,子弹全在肉里(鸟秤都是很多铁子和在火药里面),没伤到关键部位和内脏。只是以后每年要去取一回子弹。何建平去看他时,林老板都行动自如了。

    事情往往到现在这步是不会完的,几天后,在那些妇人即将把茶余饭后的话题转到别处时,林家又传出了新闻。林老板在晚上,把林阿公脚打断了。

    这一件接一件的,连何建平都有一种听故事的感觉。他觉得事情可能有些麻烦了。赶忙来到了林家。

    这时候,林家围满了人,林阿公的双脚都绑着石膏,不断的把进房看他的人骂出来。林老板这边也是不断咒骂着,旁边的几个妇人在不断的哽咽着。

    何建平悄悄的观察着,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突然感觉有人拉他的衣袖。他偏头一看,是林老板的女儿燕子。

    “建平,你跟我来下。”说完,就带他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燕子姐姐,怎么了?”何建平问道。

    “建平,我家有鬼。”燕子声音一向都很轻柔,这是更是压低声音说道:“爸爸出院回家后第一晚,我起床撒尿,看见我爸爸床边站着一个白影,我很害怕,就躲回了床上。”说到这个,燕子好像还心有余悸。

    “第二天晚上,我明明看见一个白影又飞到了我爸爸的房间里。也是那天开始,我爸爸开始去骂我阿公了。那个鬼这几天每天都会来,可是我妈妈他们都没看到。我也不敢说。现在爸爸变这样了,我想你帮帮我家。”说完,她又开始哭了起来。

    “燕子姐姐,你确定那是鬼吗?”

    “我很确定,绝对不会错。”

    “那好,燕子姐姐,我下午来找你,我回去准备下。”

    和燕子交代了几句后,何建平终于证实了心中的猜想。马上回家和家里人打了个招呼后,就开始准备东西。

    下午接近晚饭时分,何建平和燕子商量了一下,就趁着人多,躲进了燕子的房间里,燕子也按照他的吩咐,在房子旁边悄悄放下了一些东西。

    天色慢慢变晚了,天上的星光渐渐亮起。一直等到了晚上十点多,林家的人群终于走了,林家人也相继睡去。何建平要燕子把门窗都关紧了,两人都喝下了何建平事先准备好的灵符水。在漆黑的房间里慢慢等待着,燕子看起来很紧张,身体有些控住不住的颤抖。何建平不敢安慰他,只是把目光全部都放在了手中的罗盘上。

    又过了很久,罗盘都一直安静着。燕子的神情变得更加不安起来。突然,罗盘剧烈的动了起来,何建平马上碰了燕子,燕子的神色变成了惊恐,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何建平法眼大开,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林阿公的房间飞出,来到了林老板的房间里面。见到这一幕,何建平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不安感。

    只是他此时也不敢去验证,把一些符纸交给燕子后,悄悄摸出门,燕子紧紧跟在他身后。

    来到林老板的房间前,他给燕子打了一个手势,燕子会意,把一张张符纸贴在了门上和窗户上。房里的鬼影,也没发现。

    何建平给了燕子一个鼓励的眼神,突然就一脚踹在了林老板房间的门上,门应声而开,鬼影这才发现何建平,林老板也是坐起身来。

    鬼影瞬间就往窗户急速飘去,可是在它碰到墙那下,直接被弹了回来,反复飞快地试了几个方位,都被弹了回来。

    “还想跑?”何建平此时已经在林老板胸前贴上了一张符纸。依旧挡在了门口。

    恶鬼见状,突然尖锐的笑了起来。突然,何建平只觉得身后一冷,一双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身前的鬼影也是迅速,飞来要来咬他。

    何建平被身后的手掐得喘不过气来,但是他也不慌,手上结了一个法印,一指就迎上了身前鬼掌。

    碰到何建平的手指,那鬼影嘶吼一声,就被点飞了出去。何建平手上动作不停,左手抓住身后掐住他脖子的手,身体一晃,右手往后一拍。顿时身后之物就被拍飞。何建平看到被他拍飞的鬼影,正是林阿公的样子。

    “啊。。。。”突然,几声尖叫传出。原来这里的响动,已经吵醒了林家的人。燕子手中的符纸已经没了,正好也来到了这里。由于打斗,两鬼自然显形了。众人的尖叫也许是惊,也许是怕,也许是两者兼具。

    何建平没工夫解释,一张符纸贴在了倒在地上的林阿公魂魄身上,顿时符纸燃起,何建从身上背着的布袋里面掏出一盏油灯,朝符纸一指,油灯瞬间点亮。

    之前那道鬼影趁这个间隙,朝刚才发出尖叫的众人飞去,几人又是一声尖叫,下意识就躲开了。只是那鬼意图不在几人身上,从被打开的门口飞了出去。

    何建平轻蔑一笑,把油灯递给燕子:“拿着它,别灭了。”又朝着已经吓呆的几人说道:“快去看住林阿公尸首,以免尸变。”说完把几张符纸递给了林阿公的女婿。“贴在林阿公尸首身上和床上。”说完就朝着鬼影方向追了出去。

    此时,那鬼影躺在地上,口中发出了不甘的哮声。

    这也是何建平并不急的原因,在白天,他要燕子埋的东西,是他按照罗汉伏魔阵的布置埋的。就是防止鬼会趁机逃走。那鬼飞出那一刻,何建平就已经念出法令,开启了阵法。那鬼只是迷惑人心智上很厉害,法力却并不高深。一碰到罗汉伏魔阵,自然就爬不起来。

    何建平掏出一张符纸,对那鬼说道:“你个孽畜,害得人家破人亡,实该天诛地灭,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暂且把你交给地府。但是去地府之前,先替佛祖惩罚你下,以平此处的怨气。”说完,手中符纸飞出,瞬间那鬼身上天火顿起,无比凄厉的声音从那鬼口中发出。

    这时,林阿公的房间也传出了哭喊声。何建平也不怕那鬼跑掉。来到了林阿公的房里。只见林阿公胸口插着一把尖刀。双手还握在尖刀柄上。流出的血早已凝固,想是自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林阿公想必也是被屋外那鬼迷了心窍,才会开枪打林叔。连自杀也肯定是那鬼蛊惑的。”何建平说道:“幸好燕子姐姐看见了那鬼,不然今晚死的估计还有林叔,林叔被伤,心里肯定有了恨意,才会着了那鬼的道。”

    “现在这里已经被我用法术遮掩住了,你们快收拾好林阿公的尸首,免得被人笑话。燕子姐姐,你跟我一起去林叔那里,先帮他恢复心智再说。”燕子忍住悲伤,跟在何建平身后。

    何建平先到屋外收了那被天火烧得死去活来的恶鬼。然后来到林老板房里,何建平把一张符纸烧化放在一碗水里,口中细细念了一段经文后,被符纸贴着的林老板眼睛瞬间闭上。何建平马上把符水灌在了他嘴里。接着又念起经文来。

    突然林老板眼睛缓缓睁开,发了一会呆后,放声大哭起来。哭了几句,飞快爬起床,跑向他父亲的房间。

    看到自己父亲的尸首,立马跪下,只是他此时的哭声已经发不出来了,只是张着嘴流泪。

    何建平带着燕子也过来了,这样的惨剧,他心里也非常难受,只是他还有事要做!

    “林阿公因被鬼迷惑而死,所以他的魂魄只能先送入地府,过了判官才会清明。所以我先送林阿公魂归地府,各位叔婶跪送吧?”

    说完就开始准备灵台法器,念经作法。林阿公的家人都恭敬跪下后,何建平说道:“心存善念,鬼怪便不会近身,今天的惨剧是你们被鬼抓住了恶念,所以希望这事到此为止!林阿公的身后事要办好,多要法师念念经,减减林阿公的罪孽。你们日后也必须一心向善,为自己多积阴德。不然百年之后,地府那关你们怕是很难过去!”

    “好了,我说的话听不听在你们,现在恭送林阿公!”说完就作起法来!几人都恭身拜下,留下了忏悔的眼泪。

    送完林阿公,轮到了那生事的恶鬼。何建平做法,让在场几人一人一杖,将那恶鬼打入了地府。

    怨气终散,可死去的人却终究回不来了!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