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毛脚道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鬼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峰名字很美,也不是村名,是指芙蓉山对面的一座大山。『Δ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 G这里植被被保护得很好,常年有野物出现,是乡下打山人(猎人)常来的地方。

    最近何建平打山瘾犯了,纠集了两个玩伴,以他姑姑家为据点,准备在仙峰弄点野味。说到他姑姑,不得不提一个有意思的说法,这也是何建平他父亲大人奚落他时说的。就是以前嫁女的时候,女孩子看人家父母也是有些标准的,第一对方最好是靠山,靠山斤有柴烧,生活就不用愁。第二呢,要看南方家是不是挂有草鞋,有草鞋说明这家人不是好吃懒作的人家,往后日子有保障。如果再有箱担的话,那就是上选了,有箱担那就是有手艺的人,这可是一辈子衣食不愁的风向标。

    秉着这一理念,何建平的姑姑被他爷爷强行嫁到了仙峰山上。何建平一直觉得自己的打山瘾,自己姑姑有推卸不了的干系。毕竟小时候,别人家孩子还拿弹弓打麻雀的时候,他姑姑家的表哥就带他打下了半斤重的斑鸠。

    早上6点出门,十点多终于到了姑姑家,其它两个也各自去自己亲戚家落脚了。何建平来到姑姑家,东西一丢,也不要姑姑招呼,端起一盆花生窝在睡椅上就不动了。他可没有和自己姑姑讲客气的习惯。小时候,姑姑可疼他了,有事没事经常偷爷爷的鸡蛋煨给自己吃。虽然也会连坐挨揍,可是煨鸡蛋的香味毕竟不是挨打可以阻挡得了的。

    何建平其实心里挺佩服姑姑的,自己姑父是木匠,在表哥还只有几岁时,因为做工时多喝了几杯,回家时摔了一跤,早早见马克思了。姑姑一个人养家,把孩子养大成人。在仙峰地界,别人都叫她穆桂英。

    “哎呦,混江龙来了啊。”何建平正吃着花生,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斌哥啊,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要一见面就混江龙啊。”何建平也不抬头,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自己表哥。因为这个外号是他表哥对他的专属称呼。只因小时候自己扮演神仙的时候,飞行失败,掉入粪坑,从此表哥一见他必定先叫一声混江龙以示亲切。

    “斌哥,下午带我去放夹子啊。”何建平一副太爷的样子,懒懒的说道。

    “不去!”表哥平时话并不多,也只是跟何建平才会开几句玩笑。何建平一直怀疑名字决定性格,表哥的名字很文静范,叫沈斌斌。

    对于表哥简短而指意明确的回答,何建平习以为常,调侃说道:“不去就不去,反正仙峰我比你还熟了。”

    “切”表哥回答的只是一个字。

    这时,一阵笛声传来,何建平虽然不懂音律,但是听到这个笛声总是觉得很舒服,婉转而悠扬,似有万千情愫扑面而来。他表哥对于乐器可真正称得上行家里手。

    不知不觉,何建平听着笛声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何建平被姑姑的喊声惊醒。“只有你们两兄弟,黄天白日的都能睡着。快点来吃饭。”

    何建平这才发现,午饭时间都快过了,神奇的是,表哥居然也睡了。当他坐到桌边开始扒饭的时候,表哥才从房间出来,何建平正要调侃,可是看向表哥的时候,他心里却充满了惊讶。

    沈斌斌之前的身材算不上胖,但也是标准的强壮。可是此时,却是一副清瘦的样子。眼神之中也少了很多的灵动。

    “斌哥,你怎么这样了?”何建平惊声问道。

    沈斌斌只是笑笑,没有说话,旁边的姑姑却搭话了:“也不知道这孩子最近怎么了,一天比一天瘦。也不爱动,大白天的都是窝在床上睡觉,这样下去怎么行咯。”

    何建平把视线转到了他表哥的脸上,只见他眉间有着一股明显的阴气。但是却看不到鬼怪缠身的痕迹。虽然他心中生疑,但也没有多问。

    吃完饭,何建平要出去放夹子了,出门前,他递给了沈斌斌一张随身携带的黄符。也没说功效,只是要求他带在身上。沈斌斌随口附和了一句,就继续去睡了。

    何建平一出门,就是一整夜,早上回来时,肩上搭着几只野兔和野鸡。

    “姑姑,我先补下觉。别叫我吃饭了。”他和姑姑打了个招呼,就爬床上睡了。

    晚上,匆匆扒了几大碗饭后,何建平就匆匆出门了。大约晚上九点左右,他们几个放的夹子居然夹到了一头野猪,只是他们虽然带着猎枪,可是没有带钢钉,普通的猎枪打野猪可是不行的。没办法,何建平只好要其它两人赶着野猪,自己回姑姑家接东西。

    可是他刚跑到姑姑家,就见到了奇怪的一幕,只见表哥偷偷地从门缝里挤了出来,蹑手蹑脚的朝山中跑了。何建平慌忙跟了上去,可是没跟多远,表哥就不见了。何建平心中疑惑,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等表哥回来再问问了。

    又折腾了一晚上,回家后照常倒头大睡,一直睡到晚上才醒来。

    “平伢子,你终于醒了,你快帮我看看斌伢子,今天睡了一天了,一直没起床,叫他也不答应。”

    这时候何建平才发现姑姑此时泪眼婆娑的站在他床边。听到这个,他心里一惊,顿时想起了昨晚的画面。他慌忙跑到沈斌斌的床边。只见此时的沈斌斌眼睛闭着,要不是还有呼吸,完全和死了没什么差别。

    何建平法眼一开,只见沈斌斌体内七魄尤在,三魂却不见了。

    “糟糕”何建平心中暗惊。他怕姑姑担心,也没多说,只是找个理由把姑姑指使出去。他掏出随身携带的黄符,点燃三根香就尝试招魂,可是明显感觉他三魂未散,却怎么也招不回来。

    趁着姑姑还没进来,他在沈斌斌头上拔下了几根头发,用黄符包上,放在了口袋里面。

    “姑姑,你别担心,斌哥只是受了风寒,等下我去找点草药。你别担心了!”何建平找了个借口,悄悄拿起了他的罗盘等东西就出门了。

    出了门,何建平把包有沈斌斌头发的黄符放在罗盘上,口中念了法令后,罗盘就开始转起来,然后指了一个方向。

    跟着罗盘的指向,何建平走到了深山之中。来到一处幽静之处后,何建平的罗盘指向了一颗长在山泉边上的老槐树之上。何建平法眼打开,只见槐树内一男子怀中包着一个女子,男子身形虚幻,但一眼就可看出那就是表哥未归的三魂。而表哥怀中的女子正对着表哥说着什么,眼中也是柔情万种。

    何建平看到这幕,觉得自己脑袋顿时大了起来。这让他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招魂之法没有作用了。表哥自己不愿回来,再怎么招也是没用的。

    “冤孽啊!”何建平叹息着,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树内两人听到了这个声音,顿时双双飞了出来。

    “建平”沈斌斌的三魂十分清醒,见到何建平后,有一丝惊讶,更多的则是恐惧。那女子本就是鬼体,她一眼就看出何建平的道体。心中十分恐惧,紧紧地蜷缩在沈斌斌的身后,身体瑟瑟发抖。

    “大胆鬼物,不入轮回在这魅惑凡人,你是想魂飞魄散吗?”何建平这句话明显是对那女鬼说的。

    “不不不,法师开恩,我从未做恶,请法师明鉴。”女鬼慌忙解释道。

    “建平不要,蓉蓉从未害过人。我也不是被她魅惑。你应该能看得出来的”沈斌斌也帮忙推脱道。

    “沈斌斌,你闭嘴,你知不知道,三魂离体,几日后你七魄无根,你就会死你知道吗?”何建平怒道:“你个女鬼,还敢巧言令色,你还说没有为恶,沈斌斌的阳气已经被你吸得即将殆尽,你还在这装无辜。”

    “法师,天地可鉴,我没有吸过斌哥一口阳气。”女鬼有些惊慌,眼中带有不解看向了何建平。

    见到女鬼惊恐的模样,沈斌斌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小声的安慰着。

    何建平心中也知道,女鬼对自己表哥确实没有恶意。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叫蓉蓉是吧?你知不知道,你不杀伯仁,伯仁却会因你而死。”

    “我知道!”沈斌斌说道:“可是。。。。。”

    “可是你个头啊。你想过姑姑吗?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何建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建平,你误会了,,这些我懂,我不是色迷心窍,只是今天是蓉蓉的忌日,所以我要蓉蓉帮我分出了三魂,来陪陪她。”

    “糊涂”何建平气愤的说道。

    “法师”女鬼说道:“我也劝了斌哥,人鬼殊途我也知道的。可是。。。。我真的说不过他,这里面可能也有我的小心思在里面,我很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哪怕明天魂飞魄散,我也不在乎。”

    “你也糊涂,你没修鬼体,但凡我哥一死,你的三灾九劫怎么躲?”

    “我不怕,我的魂是斌哥帮我聚的,如果我害死了她,我也没脸留在三界中了。”

    “你们。。。。”何建平气结,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建平弟,容我这样叫你一句”女鬼接话说道:“我本是民国年间一个财主家的丫鬟。那年战乱,我在逃难中路过此地,只因受了风寒,走不了路,被财主丢在了这里,我死后,因为找不到路,入不了地府,魂魄一份依附在这颗老槐树上,一份依附在那边石壁里面,一份就在尸身旁边。魂魄不聚,本应该消散于天地间的,只是此地引起很盛,倒也保住了我的残魂,也躲过了鬼怪的三灾九劫。直到前段时间,斌哥来到此地,把我所剩不多的尸骨聚在了一起,埋了起来,并且还烧了些香火给我。”说到这里,女鬼嘴边露出了一丝微笑。何建平这也注意到,女鬼的样貌十分清秀,尤其是笑起来,真的很美。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魂魄在尸骨埋好以后,汇聚到了一起”女鬼温柔的看着沈斌斌,接着说道,“只是当时我魂魄初聚,无意识的,我就跟在斌哥身边。斌哥是个大好人,看见我后,有些害怕,但是却不忍心伤害我。而且每天为我提供一些香火。我神志恢复后,斌哥也不嫌弃我,没有赶我走,每晚都会吹笛子给我听。他的笛子声真的很好听。我很喜欢在他身边,那是一种安全感,我从生到死都没有过的安全感。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斌哥身体瘦了很多,我这才意识到,我的鬼体对他是有伤害的,于是我回到了老槐树这里,准备等机会再入轮回。可是晚上,斌哥却来找我了。。。”

    “是的,我当晚总觉得身边少了什么,我心神不宁,我发现我爱上了一个女鬼,我知道你肯定只能回这里,所以我来了。”沈斌斌结果女鬼蓉蓉的话说道,而且看向她的眼神,满是爱恋。“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太久,可是我真的舍不得她。蓉蓉心地善良,不愿意害人,所以我很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时光。”

    何建平听了这些,心中满是无奈。开口说道:“斌哥,你知道吗?如果再和她在一起,即便你三魂归位,半月之内,你必死无疑。”

    “不”听到这句话,女鬼顿时紧张异常。“建平弟,你快带他回去,我发誓,我再也不见他了,你救救他。”说着,居然流出眼泪出来。鬼是无法流泪的,流的是鬼魂精魄。

    何建平见到鬼泪,眼中顿时一亮,只见他手印一掐,鬼泪瞬间飘到了他眼前,然后没入了罗盘之中。

    眼泪到手,何建平高兴的喊道:“有救了,有救了。”

    看到眼前两个的脸上的喜色,他接着说道:“我说的有救了,是斌哥眼前有救了。鬼是阴体,鬼泪却是至情至性的阳物,阴极而阳生。这个可以滋养斌哥受损的神魂。只是。。。。”

    “只是什么?”女鬼紧张的问道。

    “只是你们不能再接触了,不然神仙也没办法了。”

    “建平弟,你带他走吧,我即便是魂飞魄散,也不会再见他。”女鬼决绝的说道。

    “蓉蓉。。。。。”

    “蓉你个头啊!”何建平打断沈斌斌要说的话,接着说道:“不要这么沮丧,你们人鬼相遇,冥冥中也是有些姻缘,此生不聚,来世定会重逢。蓉蓉你不必在阳间长留,我送你入地府,错过了轮回,在地府肯定有些责罚,但你罪孽不重,应该责罚也不会重。等斌哥百年之后,你们重逢,便是你们姻缘再续之时。”

    “你说的是真的吗?”二人同时问道。

    “不信你们俩都得死,一个死得干干静静,一个遁入轮回,那就真的没有再见了。”何建平气结怒道。

    “建平弟,谢谢你,请送我入轮回道吧,我信你”蓉蓉说道。说着,拉着沈斌斌的三魂走开了。

    何建平没有跟着,也不去看他们。

    过了一会,女鬼走了过来,看着何建平点了点头。

    何建平二话不说,把沈斌斌的三魂收入了罗盘,明灯点亮,香烛燃气。口中法令地府门瞬间打开。蓉蓉走入门口,正要回头说什么。何建平急忙说道:“往前走,莫回头。黄泉路上回头是忌讳。”

    蓉蓉犹豫了下,说道:“帮我告诉斌哥,人世间该做的孝事,要他一件不落的完成,否则,即便下次相遇,我也不再见他。”说完迈入了黄泉路。。。。。。。

    第二日,沈斌斌从床上起来,起色明显红润了很多。何建平背着姑姑,悄悄来到他身边说道:“斌哥,我可是破例帮她在地府求了情的,所以她在地府那边不用担心,倒是她说的那句话,你可要仔细斟酌哦,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我知道,你放心”沈斌斌情绪明显有些低落。

    “还有,以后再叫我混江龙,我就把昨晚的事说出去”何建平说道。

    “你给我弹开”沈斌斌有了一丝笑意。

    “快起床,吃饭了,野猪肉,给你补补。快点。。。。”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