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毛脚道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河灯送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7月鬼节这个词相信大家都不陌生。Δ课 外书Ω   W?w*W.┡Ke Wai Shu .O R G*但在我们湖南有些地方,7月半指7月初十到7月15,可不是指中元节这一天。在这几天里,我们还有接客的习俗,接客不单是指接鬼,还得接人,老人都会把后人们叫回家吃顿饭,一起祭祖。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7月半这段时间。

    7月本是农忙时节,虽然五口之家也就2亩多责任田,但是由于队上(以前按生产队划分的,一直沿用至今)过了一个老人,帮忙料理了几天丧事,导致农活压在了一起。田里忙一天,全身酸痛,他洗完澡就搬张凳子坐在屋外的树下吃着西瓜乘凉!

    可是啊,这凳子还没坐热,就被一阵急促的呼喊声叫了起来!

    “建平啊,救命呢,不得了呢,快救命呢……”

    何建平赶紧起身,认出来人是家对面新屋湾的姜尚兵。

    姜尚兵满头大汗,不等何建平说话气喘吁吁的说道:“建平啊,快救救我崽伢子呢,晚饭之前还好好的,刚才突然望着我屋旁边的水库蠢笑,一个劲只往水库跑。要不是我看见他不对劲,在岸边追上了他,这会只怕已经淹死了。”

    换了一口气,姜尚兵继续说道:“我把他抱回来,刚放下他又跑向水库,这会我哥哥帮我看着他,要劳累你跑一趟,帮他收个僵呢!”

    听到这里,何建平顿时知道了怎么回事,这孩子怕是碰到水鬼了。只是他心里却觉得不对劲,姜尚兵屋旁边的水库,他隔几天就会路过一次,从没看见过什么水鬼。这突然冒出来的水鬼,怕是另有蹊跷。

    只是何建平也没多的时间猜测,进屋拿上朱砂黄纸和相干法器,就跟着姜尚兵出了门。

    来到姜尚兵家门口,何建平顿时发现他家阴气逼人,这让何建平心中的疑虑更重了几分。

    这时,突然看见姜尚兵的孩子飞快的从屋里跑了出来,直向水库冲去。何建平几个大人,几乎都快抓不住他。转眼间就到了水库旁边,姜尚兵这时才赶上,死死地把他儿子压在了身下。

    趁这个机会,何建平马上拿出黄纸,直接用手指点上朱砂就草草划了几笔,直接塞进了姜尚兵孩子的口中。朱砂再点,在孩子眼睛上横扫而过。孩子眼神顿时不再那么迟钝!

    何建平也不再看孩子,而是拿起另外一张黄纸,划上了了更复杂的符文!划好后,直接点上三根香,用黄符抱住,直接就往水库的某一个方向扔去。只见黄符落下,突然就烧了起来,冒出了一股青烟!

    何建平在自己眉间一点,然后开口说道:“清安祖师座下弟子何建平要保这个孩子,牛鬼蛇神还不退开?”话音刚落,那青烟就散了。

    青烟一散,姜尚兵的孩子口中无缘无故就咳出一口浊水来!浊水一出,孩子立马大哭起来。

    抱着孩子回到家中后,何建平给孩子划了一碗符水收僵,并特意为孩子在佛祖那求了一根僵带戴在手上。

    做完这些后,何建平把姜尚兵拉到一旁说道:“尚兵哥,我有些话不得不说下。”他看着姜尚兵,眼中满是凝重。

    “今天孩子这事太蹊跷了,这个水库不应该有水鬼的,我刚才也可以确定,那个水鬼是别的地方来的,偏偏盯上了你的孩子,这里面有问题。”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孩子这事应该只是一个开始,我看你家现在阴气缭绕,你眉间也有股黑气,我估计问题的根本在你这里啊!”

    姜尚兵眉头一锁,开口说道:“我姜尚兵虽说没做过多少善事,但是为非作歹的恶事我也是做不出来的,我也没得罪过什么神灵,应该不可能啊……”

    “那这样子吧,你这几天打发你堂客带着孩子去她娘家住几天,没事最好,有事也别祸及妻儿。你如果碰到什么奇怪的事,记得马上来找我!”何建平沉声说道!

    “要得!”姜尚兵欣然接受了这个建议。

    何建平还是不放心,划了一张符纸放在了姜尚兵的床边。

    第二天清早,姜尚兵就按照何建平说的,要自己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了。自己还是和往常一样忙着农活。本来这几天就是七月半,但是因为闹出了水鬼的事,姜尚兵也没打算接客。忙了一天,像往常一样早早回家睡了。

    第二日清晨6点,何建平就被姜尚兵从床上扯了起来。只见姜尚兵眼睛水肿得圆鼓鼓的,眼睛中全是血丝,脸色异常的苍白。

    “建平啊,你说准了。”姜尚兵疲惫的说道:“昨晚我不知道怎么过来的,不知道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的。”

    “你梦到了些什么?”何建平揉着睡眼,边穿衣服边问。

    “我反正一闭上眼睛就看见我爷老子(已亡故)喊我想办法快跑,一直喊。我就跑咯。但是怎么也跑不动。我好像被吓醒了,但是又好像没醒,因为我看到窗外面,六娭毑喊我,要我带她走。。。。”

    “六娭毑?前几天去世的六娭毑?”何建平好像抓到了什么,打断了姜尚兵的说话,接着又问道:“六娭毑去世那几天,你做什么了事??”

    “六娭毑和我们又不是一个队的,我打完道场(丧事随礼叫打道场)就回家做事了啊,饭都没有去吃啊。”姜尚兵说道。

    “灵堂内,你没做什么吗??”

    “没有,我都没进灵堂啊,他们收书(收随礼钱的叫法)在厢房,我上了情就走了。我记着回家担粪啊!”

    “不对!”何建平说:“你梦里,六娭毑要你带她走,那肯定是你动了她什么东西,害她魂魄没办法去地府报到。她要你带她走,那是要你死后,跟着你的魂一路进地府。她找不到路。”

    “难怪你崽无缘无故被水鬼缠,你家里任何人死,六娭毑阴魂都可以跟着走,你害了一路轮回,所以天理不会帮你,孤魂野鬼,牛鬼蛇神都可以来找你和你家人。”何建平一语道破了缘由。

    这句话可把姜尚兵吓得不轻,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我真的没做什么啊,我打了道场就回来担粪了,就是他么拜庙(风俗,拜庙王菩萨)的时候看了一会。。。”姜尚兵突然一顿,好像想到了什么:“难道。”

    “什么?”何建平马上追问道。

    “那天拜庙的时候,我正好在河边洗东西,那盏河灯,不晓得为什么,停在那回水的地方,我当时没留意,好像在我洗东西的时候,被我弄灭了。”

    “你洗的是什么?”何建平问道。

    “尿桶”

    “这就对了,本来你弄翻河灯没什么的,因为在庙王菩萨那已经交过通关文牒,标注了姓名,河灯自然会带着他命魂先去地府报道。但是你洗的是小浴,污了魂灯,坏了法术,命魂也就被你逼回来了。”

    姜尚兵一下惊出了一身冷汗,看着何建平只是张嘴说不出话来。

    “不过你运气还算好”姜尚兵接着说道:“最近七月半,他家应该是接客,给她烧了香火,保持她命魂不散,不然命魂一散变成厉鬼,那你现在恐怕就不是站着和我说话了。”

    “建平,你帮我想想办法。。。”姜尚兵带着哭腔眼巴巴的看着何建平。

    “别担心,七月半,地府门大开,这也为方便送鬼,现在你回去,房门紧闭,多买点纸钱香烛,烧给六娭毑。晚上我帮你点河灯送她一程。”

    “对了,你最好准备一些血食,下午我去你家帮你念念安魂经”

    姜尚兵自然不敢含糊,一切程序照做不表。

    入夜时分,何建平叫姜尚兵跪在他旁边,他们前面摆着一个灵台,灵台上摆着诸多供品香烛,还有一盏桐油灯随风摇动着。

    姜尚兵低头跪着,动都不敢动的样子。何建平看了看罗盘,口念经文,往自己天眼一点。蓦然看见,六娭毑的亡魂,此时就立在灵台之上。

    何建平顿时心中一安,然后拿出卦片,点上一张纸钱点上说道:“六娭毑,前几日姜尚兵无意惊了您的圣驾,现在姜尚兵特意准备香烛血食,来补偿您老的亡魂。先在我想对您问上几卦,要劳您降卦。”

    说着卦片随手一丢,一个阴卦便出现了。何建平脸上露出了笑意。朝着灵台一拜,继续说道:“六娭毑,您老还是通情达理,现在姜尚兵请小的我,为您重新开路,不知您愿不愿意呢?”说着卦片再次丢下,可是这次的卦却是阳卦。

    “六娭毑,您老大人不计小过,姜尚兵确实是有心补救,也望您老海涵。”卦片落地,却是圣卦。

    “哦,小的明白了,您老是担心没按期入地府,怕神仙怪罪吗?”说着卦片一丢,阴卦再显。

    “六娭毑,您放心,小子虽然不才,但愿为您重新向地府递交文牒,姜尚兵也会为您准备纸钱,方便您到那边的打点。”卦片一丢,阴卦再现。

    顿时何建平再次拜下,然后点燃一张符纸,朝桐油灯一指。“六娭毑,那请入长生灯。”说完,长明灯顿时亮了些许。

    何建平转身朝门外一拜,口念经文,手中烧纸,问了几卦之后,点燃事先准备的一张油纸,油纸上写着六娭毑的生辰八字,及一些看不懂的内容。纸烧完后。何建平转身拿起桐油灯说道“六娭毑,通关文牒已经送到,请顺水道而下,不要停留。”

    一群人来到河边,何建平将桐油灯放在一条纸船上。放下河灯,手黄符一张接着一张点着,姜尚兵在一样把一堆的纸钱放入火中。

    河灯看不见以后,何建平站起身来对姜尚兵说道:“尚兵哥,亡魂送走了,你的危机也解除了,但是因为你损了六道,阴德已亏,日后多多礼佛拜神,多做善事,方可补救。此后一年之内,但逢香火,记得烧一份给六娭毑。”

    自此之后,姜尚兵全家便恢复了安宁,姜尚兵也是初一十五,香火不断,日常谨慎万分,善事大小不论,积极为之。广受乡里邻里广赞誉。

    各位看官,望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