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们的手机弱爆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重头再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出了山,走上了公路,此时已经临近午夜,公路上的车流变得很少了,尤其是城郊,半天才能遇上一个。Δ┡W/w W.Ke Wai Shu .O R G

    安隆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在路上,月光如水,他却不感觉冷,可能跟心情有关吧。

    这时候道路的尽头出现两道光束,一辆出租车行驶了过来,安隆摸了摸口袋,出门的时候钱包没带,他的所有家当都留在了出租屋里,遂打消了打车的念头。

    出租车看样没客人,在快接近安隆的时候速度慢了下来,可等到了近前,车灯照向了安隆,那司机突然猛打方向盘转了个圈,嘭地一声撞向了路边的护栏,擦着边滑行出了十几米,一路呲着火花跌跌撞撞地往前开。

    安隆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司机突发疾病了还是着魔了,好心的他快步朝出租车跑去,想去搭把手。

    结果他这一追车,那出租车里就传来一声尖叫“鬼啊!”车子猛地蹿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安隆一脸懵逼地杵在原地,手下意识地一拉衣服,又潮又粘,低头一看,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身前一大片血迹,就像刚从凶案现场逃出来的一样,难怪别人把他当成鬼了,自己看到都会吓一跳好么?

    幸好这是在城郊人少,要是这样走在大街上,非把警察引来不可,一想到这里,安隆有些犯难了,自己出来自杀,又没打算活着回去,肯定不会带换洗的衣服,这可怎么办?

    这时候前面又来车了,安隆可不想再惹事了,惹了祸他都赔不起钱,情急之下干脆把衣服脱了,只穿着一条短裤在街上走。

    钱都没有了,还要脸干什么?

    这又是一辆出租车,司机慢了下来,探头看了安隆一眼,骂了句神经病就走了。

    安隆无语,不过神经病总比鬼强,他得尽快找个地方安身,再这么晃下去不光被当成神经病,还有可能冻死。

    孤儿院这个时间早关门了,除了李超之外他也没有要好的朋友,思来想去,安隆只有一个人可以找了,那就是蓝小溪。

    那天安隆放了蓝小溪的鸽子,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她拉黑了,安隆欠她一个解释,他正好借此机会见她一面。

    蓝小溪家住在老城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建的老楼,里面的住户搬得差不多了,没有小区没有门卫,安隆很容易就摸进去了。

    安隆追求蓝小溪的时候送她回家过一次,凭借着良好的记忆,安隆来到了安小溪的家门前,稍微犹豫了一下,轻轻叩响了房门。

    大半夜来打扰,安隆很不好意思,但他没别人可找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敲。

    良久,安隆听到了屋内传来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了,里面传出了蓝小溪慵懒沙哑的甜美声音。

    “大半夜的,谁啊?”

    “是我,安隆。”安隆小心翼翼地环顾了下四周,悄声说道。

    听到安隆的声音,蓝小溪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你来干什么?”语气有点冷,安隆打了个哆嗦。

    “我是来跟你解释的,我其实……”

    “你别说了,我们又没什么关系,你跟我解释什么?你走吧。”

    显然蓝小溪还在生安隆的气,也难怪她这样,看到公司群里安隆和别人的**片,换谁也不会再想和安隆来往了。

    安隆当然不会走,他知道蓝小溪在听着,于是简短地把他被李超坑,又被逼债的事跟蓝小溪说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们认识这么久,难道你对我一点都不了解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吱呀一声,门开了。

    安隆高兴地迎了上去,伸手去扒门,蓝小溪看到安隆只穿着一条短裤的样子,吓得一声惊叫,嘭地一声又关上了门,还把安隆的手给夹了。

    “你……你干什么?!”蓝小溪又急又气,隔着门大叫。

    安隆捏着手疼得直跳脚,不敢叫出声来,憋了半天他才说话:“我……”

    我了半天,安隆才意识到,这他妈该怎么解释?说自己跳崖弄了一身血却没死,为了不吓到人才脱的衣服?这一听就是在胡诌啊。

    “这都是逼债的干的好事,我也没办法啊,我被房东赶出来了,什么都没带。”安隆灵机一动,马上想到了一个合理到无法反驳的理由。

    “行吧,就这样,你的解释我听完了,你可以走了吧?”蓝小溪没好气地说道。

    “呃……我其实还有件事想求你帮忙。”安隆不可能就这么走了,外面这么冷,他可不想睡大街。

    “什么事?”

    “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在你家住一晚?”安隆小心翼翼地问道。

    嘭!门直接被推开了,安隆一喜心道有戏,结果看到的却是蓝小溪愤怒的脸。

    “臭流氓,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啊?以后别再来烦我了!”蓝小溪说完,嘭地一声关上了门,又急又重的脚步声走远了。

    得!白忙活了,一棍子又打回原形了。

    安隆叹了口气,转身欲走,结果脚步声又回来了,安隆一喜转头,门又开了,他以为蓝小溪回心转意了,谁知蓝小溪却递给了安隆五百元钱。

    “去买身衣服,再找个店吧,以后别来找我了。”她把钱往安隆手里一塞,再次关上了门。

    安隆拿着钱,心里不是滋味,突然特别特别恨李超,他不仅毁了自己的生活,连感情都毁了。

    安隆抹了把脸,把五百元钱顺着门缝又塞了回去,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他心中暗暗发誓,如果不还清债务,绝不会再来找蓝小溪了。

    在秋夜寒冷的大街上游荡,光溜溜的安隆换来了超高的回头率,饥寒交迫的他已经没有心思去顾及旁人的目光了,他现在想的只有一个问题——今晚住哪?

    实在太冷了,安隆找了个墙根蹲了下来,努力地缩紧身子,可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孩子,外面太冷了,进屋暖和暖和吧。”

    一个慈祥的声音响起,安隆抬眼,看到一个笑眯眯的圆脸小老太太俯身看着他,伸出了干枯的手。

    两人眼神交汇的一刹那,那老太太突然一惊,一脸的不可置信,呢喃了一个名字,不过安隆没有听清。

    安隆以为老太太被自己的样子吓到了,有些窘迫地挠了挠头,歪头看去,发现他蹲在一个面馆的旁边,他侧头往面馆里看了一眼,屋里还有个老头子,一边擦桌子一边探头看着他,见安隆看他,那老头竟然揉了揉眼睛扔下手中的抹布跑了出来。

    “可……可以吗?”安隆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这个样子已经吓到老人家了。

    “当然可以了,快进来,别再冻坏了。”老太太拉着安隆就往屋里走,一进门,老头子就递过来一条毛毯给安隆披上了,搞得安隆突然好想哭。

    “你坐那等下哈,我给你煮碗面去,马上就好!”老太太扎起围裙,也不管安隆吃不吃,急匆匆地跑去后厨煮面了。

    老太太走后,老头子一直盯着安隆看,一脸的欣喜,这种夸张的热情让安隆有点受宠若惊。

    不多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飘着香气的牛肉面就端上来了,上面盖了厚厚的一层肉块,看起来又滑又嫩,安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却没动筷子。

    “我……我没有钱。”安隆摸了摸光滑滑的身上,有点窘迫。

    “不收钱,你运气好,今天剩的牛肉多,都给你放里了,快吃吧。”老太太又把碗推了回来,笑眯眯地说道,一脸宠溺。

    安隆点点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面,好吃得他都流泪了。

    吃面的时候,老两口你一言我一语轮番轰炸,把安隆的生平翻了个底朝天,当听到安隆是个孤儿的时候,两口子还挺高兴,把安隆都整无语了。

    “阿姨,等我找了工作就把钱还您。”

    “你现在还没有工作呀,那正好,你要是不嫌我们店小的话,留下来帮忙吧,行不行?”老太太一把抓住安隆的手,欢天喜地地叫道。

    “真……真的吗?那太好了,第一个月我不要钱,只要能吃你煮的面就成了,这面太香了!”安隆有点被这老太太吓到了,在这个人情冷漠的社会,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那怎么成?钱还是要给的,吃吧,我去给你收拾房间,你以后就住店里吧。”老太太捣腾着小脚,笑呵呵地上了楼去收拾了。

    安隆一边吃面一边跟老大爷聊天,把他这两天的发生的事全说了,当然了除了跳崖的事之外。

    安隆之所以说这些,是不想给这对善良的老人家找麻烦,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他还是感谢他们今晚的收留,可令安隆感动的是,老大爷并不在意这些。

    “陈叔,你和阿姨就这么把我收留了,就不怕我是坏人?”对于老两口的不设防,安隆也是很惊讶的,忍不住问道。

    “我们俩都这么大年纪了,开店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打眼一看你这孩子白净又文气就是个老实孩子,弄成这样肯定是遇上事了,以后啊,交朋友还要擦亮眼睛啊,吃一堑长一智,欠钱不怕,还就是了,只要人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嗯,谢谢陈叔!”老大爷的话说得安隆心里暖和和的,甚至有点感谢系统把他复活了,果然这个世界还是挺美好的。

    吃饱喝足,安隆躺在干净舒服的被窝里,心里暖暖的,感觉生活又有了希望。

    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不给两个老人添麻烦,安隆也要尽快赚钱还债,于是他搓了把脸,又拿出了手机,再次进入了任务。*************************************************************************************************************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