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复明165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章 南下干部(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看山睡的比王启年早,醒的也比王启年早。ΔW?w*W.┡Ke Wai Shu .O R G?他醒来时,王启年嘴里还嘟囔着梦话---内容却是小册子上的。

    见一个粗鄙武夫都如此好学,刘看山不禁感到惭愧,也拿出自己领取到的各种小册子认真越多起来,但却也只是目光落在小册子上而已,思绪却早已经飞进了阿瓦城。

    小村子里每个星期都有手抄或者活字印的邸报,虽然上面只有几百字,但对他已经极为新奇。在这份一周一刊的邸报上,刘看山对缅人的国都有了些粗浅的了解:“方圆数十里,户口万余,人口十万有余…”

    刘看山自从下了乡,就觉得数千人口,方圆几里的中兴城已经是大城了。那阿瓦城人口数十倍于中兴,那该有多大啊?那么大的城市,里面又该有多少自己没见过的东西呢?

    他虽然为吏数月,但毕竟还是个半大孩子,少年心性使得他忍不住望着头顶的木板遐想起来。

    “砰!”刘看山耳畔传来了重物落水的声音。

    “许是有匪人了。”王启年条件反射一样的去摸枕头后面,发现是空的才想起来自己已经退役了。“吾听驿卒说每两三趟船都会碰到一次匪人。不过,基本上都被打跑了。”

    在外侧护卫客船的明军炮手紧张的调整炮管角度,用两眼测距大概计算出了匪帮和炮船的距离。

    “看着点,以后操炮你们也要来!”一个学了几个月的“老炮手”招呼着身边的菜鸟:“装二号药包,开花弹!”

    在朱由榔的推动下,用旧丝绸做的定装火药包和开花弹普及到了明军炮兵中来,明国本就盛产丝绸,用陈旧发黄的生丝做的药包也在明军的接受范围之内。而开花弹则聊胜于无---只有五成的概率落地能够爆炸。没有雷汞,是做不出一碰就炸的炮弹的。

    几颗炮弹先后冲出炮膛。有的飞到一半就爆炸了,还有的则压根没炸---这轮的引线点的不好。

    “哐”的一声,一颗大铁球击中了头船的左舷,木屑四散飞溅起来。

    “不得了了,岸上的匪人用的是铜炮!”经验丰富的大副惊叫起来。之前明军也曾经碰到过用炮攻击船队的匪类,可前几天组织了步兵上去清剿,却发现这些“土匪”用的是木头加铜箍做的炮,这种炮就如同后世pla人手一个的火箭筒,发射一次就得丢弃。

    四散飞溅的木屑扎进了一名倒霉的水手,他痛苦的倒在了甲板上。立刻就有人把他抬进船舱包扎。

    不幸中的万幸,这颗铁球只是命中了水线以上的部分。所以明军还能够各司其职。为了提高射速,也由于缅人没有什么像样的火炮,船上的火炮都是仿制的佛郎机,重新装填了子铳,点燃火门,炮声又隆隆响起。

    这一次,明军没敢再用不太稳定的开花弹,打出去的都是铁球。四颗铁球先后滚入岸边的草丛,立时便远远地传来惨叫声。

    “嗖…”一枚火箭猛地跃起,在空中做了一个布朗运动的轨迹落到岸上。火箭里装的是极其易燃的油料,一落地就点燃了四周的草丛,岸上的叫声更加激烈了。

    过了一会儿,服侍人的小厮进来,对刘看山告知外面发生的事情:“官爷,外面刚刚有些土匪,已经被官军打跑了。”

    “打跑了就好。”刘看山心中方定,转头问道:“王哥,阿瓦城都拿下来了,那些残余匪类还能忠于谁?难道莽达有子弟跑出了阿瓦么?”

    “刘弟弟却是拿我开玩笑了,吾一个刚刚脱下战袄的武夫怎的知道这些?”嘴上谦虚,王启年倒是继续说:“不过,吾觉得把,有没有缅王的子弟,其实都不重要。吾曾听过陛下训话吾等,那时候陛下说,天下什么都是为利…”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啊对,就是这句,这些匪类,若是没有两岸的大户支持他们,他们又不上江,就是沉了我们的船,他又能抢到个甚?瞎子都看得出来,背后肯定有大户给他们提供武器,粮食。就说刚刚外面的大炮,这是土匪能够铸造出来的?”

    刘看山听来觉得很有道理:“王哥说的是啊,土匪无非就是为了抢钱,软柿子不捏却要和官军硬拼。不过,两岸的大户人家又为何忤逆陛下?王师连缅人之军都能打败,那些人家不过有些家丁,又能做什么?”

    “这个吾就不清楚了,不过,吾也觉得他们是自寻死路。”

    两人对缅甸都无甚了解,话题很快转移到了熟悉的事情上。“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谈到那些莫名其妙就发文要求落实的婆婆们,两人都不住的吐槽起来。

    “呔!吾最开始到的时候,户部就派了人过来下任务,要吾的村子当时就交几百石粮食。乖乖!那时候又不是夏收,又不是秋收,交你个蛋蛋的粮食啊?而且,那户部派的人不是官员就算了,连个和咱们一样的小吏都不是!竟然是一个八品芝麻官的家仆?吾在行伍里时,官长常常教我们要尊敬朝廷官员,是,朝廷官员是皇帝派的,这不错。可吾等流血流汗保护他们,他们就这么对咱么?”

    “那后来呢?”

    “后来啊,皇上下了圣旨,不让户部乱搞,而且给那个芝麻官革职了。”

    刘看山朝着南方拜道:“陛下真圣天子也!”

    “是啊,皇上做的都是善事,照顾吾等让吾等为吏,不至于老无所依,杀了横征暴敛的缅甸土官,把娃子们救出来…可那些宽袍大袖的大人们又是什么玩意儿?吾未见过朝廷也能感到,有些人就是要捣乱,明明是好事,偏要搅黄他去!”

    “是啊,吾在村里也有此感受,可这次到阿瓦,吾等多半要去听这些大人们差遣,切莫被听到啊。”

    “吾自省得。”

    “那吾便放心了,陛下想必是内中有什么难处,不好换掉这些捣乱的大人们罢。你我都知道的事情,陛下想必也是清楚的。”

    “那是自然。就连不懂汉话的缅人,都有些在家里供奉陛下画像的。吾曾听缅人说:皇上乃真龙转世,大人乃蠢虫转世。”

    “礼失而求诸野啊…”刘看山莫名发了一句感慨。“那缅人议论吾等了么?”

    “议论吾等倒是没有,不过有,也许是好的。咱们一来,原本这些人要交一半还多的租子,现在只要交四成。原本吃不饱的人能吃饱了,骂我们是吃撑了么?”

    对自己的口碑刘看山也同样有着自信,二人一同开怀大笑。

    今天可能还有一更。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