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复明165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通事,你去和你的母国人交接粮食把。ΔW?w*W.┡Ke Wai Shu .O R G?”伊瓦没好气的对自己脚下瑟瑟发抖的通事说。

    “不可,不可啊。倘若那永历优柔寡断,我去了也还能回来,可这永历却和那万历皇爷一样,万历皇爷对我等海外弃民,那可是谁杀了就有赏的啊。”

    “谁要听你这些废话!城里总得有人去吧?”

    “那好办,大人不是看着城内的明人不顺眼吗,抓一个去当通事就行了。”

    于是很不幸地,刚刚被洗劫的那户人家又“迎来”了那几个裤子还没提起来的缅兵,“你们家里,有谁会读书认字的?”那头儿用缅语问。

    少年的脑子转的飞快:既然是来要读书人,自然不会是用来杀或者做苦力,而要的又是明人,自然是和外面的明军…既然这样,说不定自己妹妹的屈辱还有机会复仇。少年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一个敢于炮轰这个土围子的末路君主,会真的残害自己这些“天朝弃民”。

    踌躇片刻,少年假装若无其事,一脸傻白甜的答道:“我会!”

    “你这个逆子,你要出去送死吗?”沉浸在悲痛中的父亲哭嚎着说,“咱家,就你一个独苗!”

    “好了,跟我走!”头儿理都不理他的父亲,伸手一招呼,两个缅兵就把他架了出去。

    “我自己走!”少年试图挺直了腰杆,表现出平日读书时看到的“浩然之气”,可那几个缅兵哪由得他慢慢走,连滚带爬的把他拖了出来。

    少年被拖到了一栋大宅子门口等着。宅子的侧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衣服华贵的缅人。只见那缅人对少年说道:“等会我说什么,你就用汉话说什么,明白没?”

    “知道了。”少年低着头,两腿瑟瑟发抖,假装出一副未见过世面的恐惧样子。

    “哼,果然是胆小如鼠的明狗,赚来的钱还不是都归了咱。”那缅人翻身上马。

    一路上,少年都在盘算着如何“调动”外面的明军给自己报仇。脸上浮现出心事重重的样子。幸好押送他的缅兵都是粗人,而那马上的缅人根本就懒得看他,这才没有露出破绽来。

    到了城门口,马上的缅人翻身下马,领着少年走向明军。

    “在下乃伊瓦大人的亲随,特来同王师查验粮食。”那缅人面对明军的刀枪倒是不敢再说出什么轻蔑的话语,即使知道自己口出恶言对方也多半听不懂,却反而有点忌惮边上这个刚刚还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少年---毕竟,这个少年和对面的明军同属一族一国。

    “翻!”

    “我…我。”少年假装结结巴巴的。

    “干什么,快翻。”那缅人一脸不悦。

    “是。”少年回过头看了缅人一眼,总算组织好了语言,张嘴大吼:“这两百石粮食就当我大缅甸帝国赏给你猪头明国,若再乞讨粮食,大缅甸帝国就屠尽城中明狗!”

    少年的声音在空旷的城外如同长了飞毛腿一样,迅速传到了在军队后方休息朱由榔耳中。

    “什么?”虽然那少年说的是西南官话,但朱由榔前世和今世的记忆足够他听懂大多数词语。他有点难以置信,城内的缅人是疯了吗?一边给粮食一边出言不逊?

    朱由榔抓起面前的木杯子就往地上摔,杯子里的水洒了一地,发出沉闷的声音---从滇都逃跑的时候很多人家小都跑丢了,哪儿来的瓷杯子呢?

    想到自己的身体曾经在历史上受到过多少屈辱,闹出多少笑话,可这些却要自己来承受,朱由榔更加恼怒了,他一个箭步走出帐篷,随手抓来最近的一个小太监:“给朕传旨,现在,立刻,马上,炸平这个不知死活的土围子,朕要让这个地方从地图上永远消失!永远!”

    小太监被吓的够呛,急急忙忙的跑去传旨了。

    紧接着,明军携带的六门佛郎机反复轰炸着这个写作城池读作土围子的堡垒。一轮射击过后,不到六米高的土墙就被轰开了一个大口子,四周则出现了几道长长的裂缝。数百名明军就举着长矛冲了进去,直扑这座土围子的中心。

    战斗的过程自然是一边倒。毫无防备的缅人根本就没想到明军会突然来这一出,面对如林的长矛和一排排攒射过来的铅子,试图螳臂当车抵抗明军的缅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到两刻钟,上午还在城墙上骂着明狗的伊瓦自己和一条死狗一样被拖到了朱由榔面前。

    对这条死狗朱由榔毫无兴趣,只是看了看就挥挥手让人斩了。因为再过两年,缅甸现在的国王莽达就会被他的弟弟莽白杀死,所以朱由榔根本不怕惹怒那个“阿瓦城的主人”。

    不过,朱由榔却对那个嗓门自带扩音器的挑衅者挺感兴趣,便命人将其带来。

    于是,那位倒了血霉的缅人就和少年一起被拖了过来。

    “大胆逆贼,见到天子还不下跪!”两人一齐被按着跪了下来。

    朱由榔没有开口,而是仔细观察着两人的面部表情,缅人的脸上还有血迹,两边脸都红肿了---显然是被士兵们认为嘴贱打肿的,而少年或许是因为说了什么,身上并没有明显伤痕。

    不等朱由榔明白两人中的异样之处到底是什么,少年却先开口了:“草民叩见皇上!草民死罪!”

    “噢?朕倒是想听听,你说你死罪,是为什么?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何况你只是个通事,论罪也论不到你头上。”

    “其实,那缅人开始并没有说那些,那些没有冒犯大明天威的话。是草民自己为了复仇,瞎编的。”少年虽然读过书,见识超过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同龄人,但面对一位哪怕是落难的皇帝,说话也有些不利索。

    “你不必紧张,既然你能冒着被朕怪罪和被缅人杀掉的双重风险做这件事,那就一定有你的理由。你应该也听说过城内缅人说朕软弱无能之内的话把?”

    “草民不敢!”少年吓的脸色苍白,连连叩头。

    “无事,朕不杀你,你继续说。”

    “缅人在城内征收粮食,本来我明人就素来受缅人欺负,自然这次受欺负的又是我们…”说到这里,少年又停了下来,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朱由榔。

    “然后呢?为何不说了?”朱由榔用威严的声音问。

    “草民,草民听说,大明对出,出外之人视为弃民…”

    唉…朱由榔在心中长叹道:都说西方大航海时代后开始对外殖民,可难道中国人就没有自发对外殖民过吗?东南亚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规模不小的华人族群,东南亚华人甚至还在清朝成立了自己的国家---兰芳共和国,可由于明清两代朝廷的反对,没有国家力量支持的华人在各国受尽屈辱,被那些土人巧取豪夺,任意欺辱。

    在后世,每当看到关于“马尼拉大屠杀”之类关于海外华人的历史资料,柳菁都忍不住为自己无法改变这段悲惨的历史而叹息不已。想到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已经从历史变成了现实,朱由榔又一次的发怒了。

    “就连烈皇都说过贼亦朕赤字,难道那些迫于生计出洋的华夏儿女,在朕眼里,还比不上那些杀官造反的贼人吗?朕连以前的西贼和顺贼都既往不咎,到底是什么人居心叵测,散布谣言?汝且放心,只有率兽食人的东虏才能对华夏儿女不闻不问!”

    发泄了一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情绪后,朱由榔感到自己全身充满了力气:“你且继续讲。”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