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复明165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粮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莽达的宠臣伊瓦苦恼极了。『Δ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 G

    原本以为安排明国皇帝入缅是个美差,明国人本就喜好面子,即使不主动勒索他也能弄到不少财物,虽说他们是逃难来的,但至少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只要按照莽达的吩咐让他们放下武器,那些武器他自己的私人武装也可以拿走一些,加强自己的实力----缅甸这种落后国家连炼铁都炼不好,一个领主手上多出来几百把铁制兵器,哪怕政局有变谁又能无视他?

    为了“两全其美”,伊瓦还专门派人给据说是那个逃难皇帝的宠臣马吉翔送了不少东西,马吉翔也答应了自己。可就当他美滋滋的等着雁过拔毛的时候,在这座边境的小城下明军竟然……开始列阵了?

    不是说好的全部放下武器的吗?不是说好让那个逃难皇帝给“赏赐”的嘛?

    不是说那个皇帝懦弱无能,对马吉翔言听计从的吗?

    伊瓦被身边的亲随叫上了城看了看城下,顿时吓的差点晕过去---数千人的大军摆开阵型,长矛和鸟铳在雨后的阳光下闪闪发亮。这倒也就算了,缅甸还没有穷到造不出长矛,同葡萄牙人的贸易也得到了不少鸟铳----明军同样装备的是葡萄牙式鸟铳居多。可底下那几门正对着城门的大炮就是另一回事了。

    “嗖”的一声,一只绑着书信的羽箭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射入城内。

    伊瓦的亲随连忙命人捡来。

    “拿去找通事。”

    不一会儿,亲随慌张的跑了回来,差点在墙上摔了个狗啃泥:“外面的明人说,今天天黑之前交出来两百石粮食,要不然就炸开城门自取。”

    “什么?落毛的凤凰还不如鸡呢?这帮丧家之犬还能从我们嘴里抢吃的?”伊瓦大怒,“把那个狗皇帝给我抓来,我要把他送到陛下面前让他屈膝投降!”

    仿佛是听懂了上面的人叽里呱啦的缅语一样,下面的火炮可不高兴了,三门佛郎机几乎同时发射,飞出来的铁球把城门扎了个透心凉。

    伊瓦吓得直接倒在了地上,连裤子都湿了一片。

    这时,伊瓦的亲随识趣的凑了上来:“大人,还是暂避锋芒,等明人被鞑靼人打败了,我们还有机会报仇。”

    “哼,就依你所言,先让人在城内征收两百石粮食送出去。将来我一定要报这个仇!”伊瓦完全是一副口嫌体直的态度。

    城门吱呀着被打开。或许是为了安抚明军,伊瓦的亲随命令把能搜集到的都先送出去。一袋又一袋的粮食被独轮车给推出来,堆在城下的空地上,很快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陛下不可啊!以身犯险,万一龙体出了什么闪失,臣万死难辞其罪!”沐天波紧紧的拽着朱由榔的手,不让他再往城下走去。

    “有何不可?朕的江山都已经不知出了多少次闪失,朕还爱惜身体干什么?朕若是为了爱惜身体,还不如直接投鞑呢?”

    听到“投鞑”二字,沐天波不敢接话了。可他仍然死死的拽着朱由榔,“若没有了陛下,天下人心谁还向我大明?”

    李国泰使劲的朝沐天波使眼色:你这不是作死么,谁都知道逃难队伍里有个吉王,要是陛下说传位给吉王,吉王如何自处,咱家又如何自处?

    “朕能够得登大宝,全赖瞿式耜瞿卿等拥立之功,大明皇室到崇祯年间,何止数十万人?”朱由榔说的沐天波哑口无言。

    不过,朱由榔一个人还是拗不过一群人,最后,他只得坐在军阵后方,支起皇帝的黄色伞盖。士兵们看到皇帝亲临,纷纷欢呼起来。

    “这明国皇帝不是说懦弱不堪吗,怎么敢亲临战场?”伊瓦甚至有种把下面那个黄伞盖里的人抓来的,大声问问“你怎么不怂了”的冲动,不过想了想被打的呼呼漏风的城门,还是忍住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城外一片肃杀,城内则是一片鬼哭狼嚎。

    对于这个时代的军队来说,不随便杀人就是军纪严明,缅人当然不可能和后世社区居委会大妈一样和气的挨家挨户借粮食,对穷者则破门而入,对富者则踹门放箭,逼迫其敞开大门。虽说征集粮食的军队都是伊瓦带来的人,但伊瓦也不想太过于得罪城内的缅人大户---谁知道他们的亲族在阿瓦城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明人就不一样了,众所周知,明人是最好欺负的。

    “里面的明狗开门,再不开,就把房子点了!明”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小的缅人士兵说着鸟语一样的话,高举着火把威胁。

    “明狗要的粮食,就让明狗来出,原汤化原食!”

    “快,快开门!”这家的主人催促道。

    看门的老仆刚一开门,几个拿着长矛的缅军就冲了进来,一脚把还想阻拦一下的老仆直接踹飞:“给我搜,这家人是不是通了明国?”

    缅甸没有和明国交战,甚至名义上是明国的属国,而伊瓦也没有和明国为敌的意思。主人当然知道那是缅军瞎编的,可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商人遇到了兵又怎么说得清呢?

    当下,几个青面獠牙,满身臭气的缅人就到处翻箱倒柜,搜走了这家人的每一粒粮食。顺带还顺走了不少铜钱----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主人一家畏畏缩缩的躲在床底下发抖,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头儿,你看,这有个姑娘好白呀。”一个瘦小的缅兵冲进了女眷所在的厢房,发现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废话,明国人哪有不白的?”头儿一面斥骂手下没见识,一面狞笑着扑了上去。

    听到自己妹妹的哭声,床下的少年忍不住要出去,却被父亲死死按住:“你傻了啊,你现在出去不就是个死字嘛?何况你妹妹死了,咱家还少一个赔钱货呢!”

    少年终究不敢大声,只是在床底紧紧地握着拳头。“明人就在外面,为何还要在城内遭受缅人屈辱?”

    “唉…”父亲无奈叹道:“大明一向对蛮夷仁厚,怕不是城外的明军是被人假扮的。就算是真的,明国也不会管我们这些海外弃民。我听得人说,万历皇爷的时候,佛郎机人的吕宋杀了数万华人,结果万历皇爷还赏了他们银子。”

    少年眼神中的怒火逐渐黯淡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悲愤。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