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复明165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不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巍峨的群山中,一条红色的长龙朝着北方缓缓的蠕动着。课 外 书W?wんW.Ke Wai Shu .O R +G如果无视掉那些指挥用的旗帜,和士兵们手中的武器,谁也无法将这些人同一支军队联系起来----反而更容易被认为,这是一群叫花子。

    在这条长龙的后方,一位外裹棉衣,内穿丝绸披风的中年男子骑在一匹一人高的马上,周围一圈最少也有一米七的武士簇拥着他,一把黄色的斧钺被高高举起,宣示着马上男子尊贵的地位-----在大明,能够持有“假黄钺”的人只有一人,那就是后世的民族英雄,晋王李定国。

    李定国拈着胡须,在颠簸的马上凝视远方,不知是在哀叹军队的士气,还是在哀叹大明的国运。或许,这两个问题,本来就是一个问题。要不然,为什么原先在大明不堪一战的官军,投了鞑子就战斗力爆棚?现在正在追击自己的逆贼吴三桂,明明在烈皇时期只能缩在辽西堡垒里面,可是投了鞑子,却从山海关一路打穿了整个地图?

    即使李定国不是后世的历史学家,并不知道辽西将门同东虏那些肮脏交易,但这也并不影响李定国的事实判断:投靠鞑子的军队,战斗力好像都会上升一样。

    一阵马蹄声打断了李定国不知飞到哪儿去的思路,一匹瘦马沿着大路飞奔而来,骑手背上的黄旗宣示着他的身份:携带圣旨的中官。

    “圣旨到!晋王接旨!”马上之人远远地张大嘴巴喊道,洪亮的声音简直就不像一个应该有着公鸭嗓子的太监,而像是水浒传中那个花和尚。听到声音的士兵纷纷往路旁避开,为天使让开一条道路。

    听到是一名太监,李定国周围的人都流露出鄙夷的神情。倒不是因为和士大夫们一样歧视阉人,而是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永历乱做决定,给他们拖后腿都是因为永历周围的人瞎bb----毕竟,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皇帝永远是对的,如果皇帝做错了,那就是**臣作祟。”

    李定国翻身下马跪在地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不悦的神情,谨守着一名忠臣的本分:“臣李定国恭迎圣旨!”

    周围的人跟着李定国齐刷刷的低头跪在地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决定不入缅甸,同晋王一道抗击东虏。命晋王原地扎营等候车驾,钦此。”

    “臣领旨。”李定国晕晕乎乎的接下了丝绸做的圣旨,心中满腹狐疑。正要让人拿个荷包打赏天使,却见那中官走过来说:“陛下有一密旨,只给晋王一人知道。”说完便掏出背后一个竹筒,打开火漆封印取出一卷丝绸塞到了李定国手里:“皇上让咱家嘱咐晋王,此事万万不可让其他人知道。”说完,也没要那个荷包就急匆匆的沿着来路回去了。

    李定国让掌旗官挥动旗帜,万人左右的军队逐渐停了下来。士兵们从牲口拖着的大车上卸下帐篷和大锅,支起帐篷,埋锅做饭。

    李定国则钻进了帐篷,让亲兵守着四周,取出那团丝绸仔细阅读。

    “闻太仆寺少卿卢桂生行为异常,有图谋不轨之举,请晋王速速抓来搜查其书信等物,若有证据,公之于众,斩之,若无证据,制造证据,斩之,此人必须死。阅后即焚。”短短的几列字左侧,则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红色篆体字。

    李定国把那团丝绸揉成一团,丢进帐内熊熊燃烧的火盆中,丝绸瞬间就被火苗吞噬了。把抓人的事情分付下去,其他的事情自有下面的人去做,李定国便独自坐在帐篷里望着火苗出神。

    “今天的事情,实在是不符合常理。以往的圣旨都由大臣润色,写的花团锦簇,四六对应,以至于自己需要幕僚才能完全看懂。可今天的圣旨却用的全是白话,如果说是假的吧,可这位传旨中官可不止来过一次…”

    想着想着,李定国有点不放心,让幕僚拿来了以前接到的圣旨,对比了一下发现印迹完全一致-----这并不是伪造圣旨。

    既然圣旨是真的,那么这或许意味着一件好事----原本那个优柔寡断的天子,终于被残酷的现实打击的务实起来。虽然在这种时候才转变有些晚,但也比一直给自己拖后腿好。想到这儿,李定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帐外冒出了食物的香气,好久没有吃过热饭的士兵们围坐在土灶旁,拿着木碗吃着大锅乱炖的糙米和加了盐的各种蔬菜。虽然味道很差,但总比吃干粮强。和水差不多的热汤也在一月的寒冷中温暖了他们的身体,刚刚吃完,很多人就想着钻进帐篷睡个好觉了。

    李定国端着一碗糊糊一样的食物走出帐篷边走边吃,简单的巡视了一圈附近的营地。士兵们看到李定国都放下饭碗,高喊着“晋王万胜”欢呼起来。

    李定国对着他们咧开嘴大笑,对他们嘘寒问暖,拉拢人心。士兵们对他的拥戴是真的,可身上的疲惫,补给的缺乏同样是真的。不知为什么,李定国实在是不忍看下去他们缺衣少食的样子,挥了挥手走进了大帐。

    “传令下去,午饭过后,全军开始休息。”说完,李定国自己就钻进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有马骑的他当然不至于和士兵们一样疲惫,只是躺下想着心事罢了。“粮食本就一省再省,支持不了多久,等天子来了以后,手下的这些兵该吃什么啊。”

    他忍不住想要爬起来召开军议,可理智告诉他,粮食没有就是没有,在这望山跑死马的鬼地方,征集粮食可要比中原和江南困难多了,何况云南的土司还算有点忠诚度,如果逼着他们拿出粮食,可能会让他们投了鞑子。

    “晋王,这是我们查到的卢桂生的书信,请晋王过目。”一名小校走了进来。

    李定国一骨碌爬起来,接过一沓写满字的黄纸,没看几眼就气的丢到一边。“卢桂生那个**小人现在在何处?”

    “已经被关在附近的帐篷里了。”

    “好,把他腿打断,别让他跑了。等陛下车驾一到,就斩了这个叛徒!**小人真以为大明要亡了吗?”李定国气的七窍生烟。

    “遵命!”

    远处隐约传来“呜呜”的叫声,李定国就在这种悦耳的声音中沉沉睡去。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