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古至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霸天星辰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枫看着天魔半魂被光束吸入宝塔,神色间满是疑惑。Δ课 外书Ω   W?w*W.┡Ke Wai Shu .O R G*

    “我先进去看看。”灵魂飞入宝塔,他倒想看看,这忽然出现在识海的宝塔,到底是什么,对他又是福是祸?

    宝塔最下层空间不大,和江枫居住的简陋房屋差不多大小,而且同样家徒四壁,除了正中挂着一幅画卷便再无一物。

    准确的说,那不能称之为画卷,因为上面只是简单勾画了几道线条而已。

    江枫准备继续向上,但当他接触第二层入口之际,一股无形的压力如山岳压来,让得他灵魂震颤。

    “封印的力量!”江枫震惊,这宝塔中竟还有封印之力,如今的他,还无法踏足第二层。

    无奈之下,江枫只好停留在最底层,观察唯一的画卷。

    就在这时,一道道光束自画卷上蔓延而出,吞没江枫灵魂,随即轰隆炸开来,江枫只感觉识海震痛,灵魂被震出宝塔,而与此同时,宝塔的光芒开始暗淡,逐渐消失,再也无法感应到。

    灵魂归位,江枫感觉脑袋刺痛无比。

    下一刻,江枫豁然抬头,眸中精芒大盛。

    “霸天星辰体,这,这是记忆功法,那宝塔中竟还有功法,感应到我的灵魂,直接烙印在我记忆中。”江枫心脏噗通直跳。

    从他得到的记忆来看,霸天星辰体,是一套炼体功法,武道一途,淬体为先,将身体淬炼到极致,然后感应天地灵气,修炼武技,威力无穷。

    然而这霸天星辰体并非是为了淬体,而是一套真正的至强炼体之术。

    武者修炼武技,绽放出强大的威力,然而武技却是由人所创,在那古远的时代,并没有武技,武者,又如何修炼,如何战斗?

    答案不言而喻。

    炼体之术,肉身强绝,可无视一切武技功法。

    江枫被这记忆功法深深震撼了,这些记忆,开阔了他对武道的认知。

    他仔细领悟,心中怦然悸动,甚至开始期待,那十层宝塔,是否每一层都有对应的记忆功法。

    他按照法诀尝试修炼,双腿自由屈下,身躯开始弯曲,随即腰间猛然向后弹开,如同张弓满月,刹那间,一股特别的气息自他身上流淌出来。

    “啊!”

    一股极为可怕的疼痛从全身传入脑海,如同万箭入体,使得江枫脸色大变,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外弹出去,一**坐在地上。

    “好变态的功法,入门第一步就这般痛苦,感觉全身都要被撕成碎片。”江枫感叹,但心下却十分欣喜,越是变态,越说明这炼体术的强大。

    江枫没有注意到的是,天魔的半魂正注视着他,那虚幻的神色,说不出的复杂。

    “那光束竟能净化他灵魂中的嗜血魔性。”天魔喃喃自语,他能感觉到江枫的嗜血魔性消散了不少,这一刻,他想了很多。

    以他的身份阅历,竟也看**那宝塔的神秘,同时,他也在想自己残魂为何未灭,反而出现在江枫体内,这似乎不应该啊。

    还有,江枫的灵魂,竟然显现魂影,这更不应该。

    看来,这小娃娃的身上,也有太多秘密,他的身份,怕是不简单。

    “小子,这地方可不安全。”天魔开口,他的命运已经和江枫捆绑在一起,既答应为其护道三十年,他自然也要为江枫考虑。

    更何况,江枫如此神秘,他也想看个究竟,这小子到底有何身份,又能走到何等高度。

    “嗯。”江枫收敛心神,他刚杀了皇城之人,如果对方没有回去复命,难保对方不会继续派人查探,这地方,的确不安全了。

    江枫抱起爷爷的身体,一步步朝着山坡走去。

    山坡上,江枫砍伐了几颗大树,做了一副棺材,准备安葬他爷爷。

    “爷爷,枫儿成为武者了,您一定很高兴吧。”

    江枫跪在棺木前,神色悲痛,“虽然枫儿入了魔道,但爷爷放心,魔亦有道,枫儿不会让您失望,这一生,定会顶天立地。”

    “还有那些皇城来人,我定要他们血债血偿!”江枫话锋一转,一股阴冷之气豁然绽放,弥漫着一股嗜血气息。

    “虽说入土为安,然仇敌未死,想必爷爷也不会心安。”

    忽然,江枫脸上闪过一道肃然,他连磕三头,道:“爷爷,原谅孙儿不孝,仇敌一日不死,我无颜为爷爷下葬,我想您在我身边,见证我复仇。”

    或许,江枫舍不得爷爷,他决定带着棺木,直到复仇后,再下葬。

    “唉!”天魔轻轻叹息,道:“小子,你复仇执念容易点燃你的嗜血魔性,我传你一篇《血魔清心咒》,你多多领悟,消磨嗜血魔性,先稳定自己道心。”

    “还不是你这老**用魔功乱我心神,想趁机夺舍我。”江枫骂咧一声,开始感应血魔清心咒。

    “咳咳。”天魔尴尬的轻咳一声,道:“你初入魔道,道心不稳,不适合修炼魔道功法,不过本尊可以传你一套保命功法,名为《影杀》”

    话音落下,天魔灵魂也隐匿起来,再也感应不到。

    江枫感应了下影杀,心下顿时大喜。

    影杀,瞬移功法,修炼着可在一定范围内瞬间移动,境界越高,修炼越深,可瞬移的范围越广。

    试想一下,战斗之时,遇到不可避免的强大攻击,若是能够瞬移,的确可以保命,甚至主动出击的时候,也会有出奇制胜的效果。

    这老魔头不愧是天魔强者,虽然只剩一缕残魂,但记忆仍在,看来,以后得想办法撬点好东西出来。

    江枫先领悟了一会影杀,然后便修炼血魔清心咒,先化解嗜血魔性,稳定道心。

    ……

    “听说了吗?牧家小姐牧蓉雪,昨夜感应到灵气,突破到淬体七重境,成为了一名武者。”

    “何止如此,听说牧蓉雪还是特殊体质,将来成就不可**。”

    “对,好像是什么太阴之体。成为武者,还身怀特殊体质,将来必是秦国风云人物。”

    “可不是,听说皇城左军元帅府都和牧家联姻了,将牧蓉雪接去皇城,参加天英学府十日后考核,这是要全力培养牧蓉雪的节奏啊。”

    “天英学府可是皇室建立,乃是秦国最好的学院,牧蓉雪注定要成为上流人物了,还有牧家,都说母凭子贵,牧远山,可是沾了女儿的光,从此牧家,也能成为皇城家族,一跃成为贵族了。”

    清晨,一名黑衣少年走在南陵城街道上,听着四周人群的交谈,嘴角泛着淡淡的苦笑。

    这少年一肩缠着绑带,一肩扛着一具棺木,他衣衫漆黑,黑发飞扬,就连一双眼睛,都黑的深邃,但比之昨夜,已是好了太多。

    此人正是江枫,修炼一晚血魔清心咒后,他的魔性消散许多,魔气,也已经淡化,现在,他已经能够克制嗜血的冲动,除了衣衫和长发依旧漆黑无比外,其他都已经没有明显的魔性特征。

    “难怪牧远山会如此,原来攀上了皇城左军元帅府。”

    江枫冷笑一声,他在想,如果将他此刻的情形告诉牧远山,对方会不会改变态度。

    当然,江枫没有那么卑微,看清了一个人的本质,便足够了,如今,他唯一还在乎的,便是相识五年,帮助对方修炼的牧蓉雪,是何态度。

    是如牧远山一般,还是被逼无奈。

    还有,牧家,是否参与昨夜之事。

    “嗯?你个废物,还敢来牧府?”就在江枫思索的时候,一道怒喝声忽然传来,他抬头一看,原来不知不觉,他还是来到了牧府外。

    此刻,陈星正指着他辱骂,他本以为皇城来人,对他也是一种机遇,但今天一早,皇城来人只带了牧远山和牧蓉雪离去,他,依旧走不出南陵城。

    这让他很是郁闷,此刻看见江枫,自然想出出气。

    “小人如鬼。”江枫神色冷漠,这让陈星几人神色微凝,随即嘴角咧开,露出残忍的笑容,“以为换一种打扮就能吓住我们?真是可笑,哥几个,让这废物清醒清醒,看看现实的残酷。”

    说话间,他率先冲出,抡着拳头便朝着江枫脑袋上招呼,拳风赫赫。

    江枫突破淬体七重,修炼魔道力量,面对皇城八重武者都能击杀,虽然对方有胆颤怯战的因素,但对方的实力也绝不会弱于陈星。

    而陈星本就轻视江枫,以为江枫可以随意欺辱,所以这随意出招,看似强大,但在江枫的感知下,却是破绽百出。

    江枫眸光骤冷,轻轻放下棺木。

    当陈星的攻击到来之际,他身体微侧,避开拳风,随后膝盖上顶,狠狠的撞在对方小腹上,瞬间,陈星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震裂,痛苦的倒在地上。

    “队长?”后面几名护卫目光一凝,随即勃然大怒。

    “废物,竟敢偷袭陈队长。”几名护卫可不会想到江枫已经变强,还认为是陈星大意,被江枫偷袭成功,一个个怒然不已,挥舞着拳头冲向江枫。

    这一次,江枫没有躲闪,双拳紧握,笔直的挥出,如同两柄刚硬有力的铁锤,狠狠的砸在那几名护卫的拳尖上。

    刹那间,咔嚓的声音响起,那几名护卫手臂直接被震断,还不待他们惨叫出声,江枫连挥数拳,将他们另一条手臂全部废掉。

    “啊!”杀猪般的惨叫瞬间响起,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眼中的废物,竟能废掉他们?

    做完这些,江枫朝着陈星走去。

    陈星卷缩在地上,嘴角不断吐血,完全丧失了战斗力,用惊恐的眼光看着江枫,还有浓浓的不敢置信。

    他不明白,一个废物,为何忽然如此厉害。

    “你,你敢伤我,皇城那边一定会要你狗命。”

    “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江枫上前扯住陈星衣领,冷声道:“你曾说我是废物,没有自知之明,可现在,你的命就掌握在我这没有自知之明的废物手中,你,有何感想?”

    “其实你说的没错,做人就该有自知之明,你,只是一条看门狗而已,你以为,牧府还有皇城那边,真会在乎你?”

    “你曾羞辱我,吐我唾沫,那么这张嘴,就永远闭上吧。”

    陈星大惊,惊恐的眼神中布满哀求,还没来得及求饶,江枫的拳头便轰在了他的嘴上,打落他满足牙齿,甚至脸部都已经变形。

    废了,彻底废了。

    陈星等人痛苦的满地打滚,内心,已是悔恨万千。

    “十日后,皇城。”

    江枫未多看他们一眼,目光眺望远方,很冷。

    有些话,要当面问,有些仇,必须报。*************************************************************************************************************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