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地何妨入我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三章 击筑高歌易水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校的路上,我们班六个男生在一起边走边聊,柱子和老四显得心不在焉,不时地看看落在后面的女生队伍。Δ 课 外书ΩW?wㄟW.『Ke Wai Shu .O? R G

    这时,走在我们前面的杨家维忽然停住,回过头扫了一眼柱子,然后面向我们说:

    “我提议我们两个班的男生打一场篮球赛,怎样?”

    这话一出口,我们立即便闷声不语了,要知道我们班男生平时很少摸篮球,本来也就九个男生,根本组织不齐一场完整的篮球赛。这些人里,就只有李铁的篮球打得稍好一些,他是班上的体育委员,但那也只是相对本班而言。所以我接口说:

    “一定要打篮球吗?咱们也可以玩玩别的,比如下象棋,还比如玩网游。实在这些你们都不爱玩的话,我们还可以比一比睡觉,看谁睡得时间长。”

    这时,后面的女生跟了上来,看我们站着,也都围了过来。林若曦问我:

    “怎么不走了?”

    “哦,他说要和我们班打一场篮球友谊赛,我建议玩别的。”

    林若曦说:“那就和他们打嘛,我还从来没见过你打篮球呢。”

    我挠挠头,说:“我哪会打篮球啊,乒乓球还马马虎虎。”

    “没意思!不敢就算了。”杨家维撂下这句话,抬腿就走。

    “等等,什么叫不敢?比就比!”柱子突然应声。他向来是不肯认怂的人,何况现在姜娟在场。

    “那好,我们都先回宿舍准备下,一个小时后4号楼前球场见。”杨家维说完,嘴角撇了一下,像是在冷笑。

    我问柱子:“咱们行不行啊?”

    柱子斩钉截铁道:“不行也得行!别人都上门叫阵了。”

    我说:“可是你看我们这几个人,有谁天天摸篮球啊,就李铁好些。”

    李铁咳了一声:“我看确实够呛。刚这个人我知道,他是我们系队的主力,校队的替补。不过也难说,篮球打得是配合,一个人打得再好,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凯子忽然幽幽道:“可是我们有配合吗?我们几个人有在一起打过球吗?反正我不上。”

    我说:“我也不上,我连规则都不怎么懂。”

    记得高中的时候,班里面组织过几场比赛,我每次都因犯规次数太多被罚下。

    柱子怒了:“你不上他不上,那还打个屁呀!我们现在总共就六个人,少了两个怎么打?再说,他不也就只是个替补吗,怕个球呀!”

    李铁说:“你可别小瞧校队的替补,那都是各系的尖子。我们校队的水平在全国的大学生里那可是数一数二的,cuba知道吗?我们校队拿过四连冠!”

    宋魏说:“说这些干什么,不就是打场球赛嘛,输了也没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知道我班团支部为什么很少组织活动吗?不是我不想啊,究其原因还是我班同学的集体荣誉感不强。当然,我们班委的凝聚力不强也是一个原因。”

    宋魏是我班团支书,别说,书记说话就是高屋建瓴。

    沈晶冰也挤过来:“就是,输了又不会掉块肉,你们振作起来,我把班上女生都叫来给你们加油,也让大家都看看我班男生的飒爽英姿。”

    我心里只有苦笑,人家可是cuba冠军队的替补啊!口袋里随时都带着创可贴的,随时都准备着冲锋陷阵、流血牺牲的。

    柱子说:“那就这么定了,凯子和欢子你们轮流上,其他人全给我顶住。咦,老四,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老四苦笑:“我说话能改变什么?这就叫做,卒子过了河,只能进不能退。如果是下棋,我敢单挑他们全班。”

    这点我相信,下象棋他确实有这个把握。但是打篮球,我看着他一米六不到的个头,心想也真是难为他了。他能义不容辞去打这场几乎没有悬念的比赛,估计有着和柱子相似的心理吧。

    回到宿舍后,我们边换衣服边商量着战略战术。宋魏把眼镜摘了,洗完手后换上了隐形眼镜。

    李铁是我们的核心主力,他组织中场兼配合前锋进攻。柱子又高又壮,宋魏比较灵活,这二人担任前锋主攻。老四、我和凯子负责后卫。不知道他们班除了杨家维,其他人打得怎么样?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防守的重点是杨家维,一个人不够两个人,两个人不够三个人,把他盯死了就减少了他们的得分机会。

    我们的原则是以守为攻。

    我们的宗旨是不求胜,只求不要败得太惨。哎,说起来都觉得悲壮。

    还有,我们要采取穿插协防的战术,我们要根据场上的形势及时改变战术,我们要------

    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这些都只是纸上谈兵。如果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这些战术根本就不堪一击。

    我们在走出宿舍,走向球场的路上,心里都在为自己击筑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4号楼前的露天篮球场上,我们的学弟球员们正在热身,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三步上篮,身姿矫健,青春飞扬。

    他们穿着统一的黄色球服,背上印着号码。我看见杨家维穿的是8号,还有的是33号。叶小广也在,他是16号。

    我一直搞不懂,同一个球队的号码为什么不是12345这样连续的,为什么要跳来跳去,这样让人看得多眼花缭乱。对于篮球,我只记得一个巨星的名字——迈克尔乔丹,也只记得他一个人的球衣号——23号。他这个号码,在中国怕是很少有人敢穿吧。

    再来看看我们的‘球衣’吧。颜色不统一,款式不统一。五花八门,多姿多彩。

    我穿的是蓝色t恤,灰色沙滩裤(其实它本来是黑色的,洗多了掉色),发黄的白色回力鞋。

    柱子是白背心、白短裤、白阿迪达斯。

    宋魏是黄色立领t恤,白短裤,蓝耐克。

    李铁是红背心、红短裤、白匹克。

    老四是蓝t恤、黑短裤、蓝白特步。

    凯子是灰t恤、半截牛仔裤(他几乎不上体育课)、不知名的黄色运动鞋。

    简直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场外的观众大部分是参加过野炊的女生,也有小部分别系的学生。

    进场之前,李铁把我们聚在一起,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第一,尽量少犯规,因为我们本来就实力弱,要再被罚下一、二个,那绝对会死得很难看。

    第二,拿到球后,如果突破不了对方的防守,就尽可能把球传给队友,不要逞个人英雄主义。

    第三,攻篮时,逮住机会不要犹豫,角度、视线不好的时候,就多倒几次球。篮板球丢失后,要迅速回防。

    还有,球要尽可能多传给他。

    其它就按前面制定的战术执行。

    我听得云山雾罩的,估计他们也差不多,大伙儿只知道不停地点头,也没人去问为什么,气氛无比凝重。因为有一点大家心里都清楚,那就是:说起来是一回事,打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我们进场了,带着一股肃杀之气。风云为之而变色,草木为之而含悲------呃,一言以蔽之:我们是一群悲壮的燕赵死士。

    进场后,也许是为了让我们活动开手脚,杨家维友好地朝我们抛过来一个篮球。我双手去接,球滑不溜秋的没接住,它砸中我脑袋后顺着我前身滑落在地,滴溜溜朝前滚去。滚到场外时,一个女生把球朝我踢了过来。我甩了甩头发,弯腰小跑一路追着球,把它捡起来后出手就往篮筐里扔。

    我的队友们,仰起的头随着球的飞行轨迹一起转动。

    嘭!球不动了,卡在了篮板与篮筐之间。

    我感到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紧接着是山呼海啸般的笑声响起。

    我面红耳赤地走到篮下,仰脸看着头顶那还没开工就罢工的篮球,满眼的幽怨。

    柱子从场外找来了半块砖头,吩咐我们都离远点。看到我们都退到了安全地带,他扬手把砖头扔向篮球。还挺准的,砖头砸中篮球后弹落到地上摔得粉碎,只是篮球并没有随之掉落,倒像是卡得更紧了。

    我在一片笑声中郁闷之极。对方正练得热火朝天,我们却对着篮球素面朝天,球赛还没开始,我们的信心却将消磨殆尽。

    我狠狠地脱下一只球鞋,朝篮球用力砸了过去。球鞋砸在篮球上部,弹得老高,然后直直地落在了篮筐和篮板相接的那一小块悬空的铁板上。我只好金鸡独立地站在原地,眼看着球卡得又紧了些。

    观众的笑声像**炸药一样轰然炸响,巨大的声浪冲击得我耳膜又痛又痒。对方球员也都停了下来,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这边。

    柱子在篮筐下蹦蹦跳跳,就是够不着篮球,作为个头最高的他都无能为力,其他人更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我看到杨家维朝这边走了过来。论身高,他和柱子差不多。论身材,柱子却比他粗壮得多。他膝盖上绑着雪白的护膝,手腕上戴着雪白的护腕,丰神潇洒,体态翩翩。

    他拍拍还在作势欲跳起的柱子的肩膀,低着头挥了下手,示意我们都让开,我赶紧单脚跳开了。

    就在他正要腾身跃起的时候,一根木棍挡在了他面前。我一看,林若曦正举着拖把头说:

    “我来。”

    说着,她三两下就把篮球和我的鞋子捅了下来。

    我一边穿鞋一边问:“哪来的拖把?”

    她说:“4号楼拿的啊。”

    “嗯,还是你聪明。”

    “你也不错啊,投得那么准,还用得着担心不进球吗。”

    我脸又红了,心想这丫头也有不厚道的时候。

    因为这件事耽搁了不少时间,所以在我们每人投了一个球后,比赛就要开始了。

    我们商定好了,上半场我先上,凯子在场外候补。*************************************************************************************************************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