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鱼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天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揽月楼雅座内,李灵窍心神不定。Δ 『Δ』课 外书ΔWw┡W.*Ke Wai Shu .^O R G

    并不是被姚师姐一番话给说得动了心,而是她生就一副玲珑心肝,知道若是向那心仪的儒雅先生袒露心扉,只怕以后连远远观望的机会都一并没有了。那位儒雅先生,心中好像只有那位已经过世的发妻,再也容不下其他人的位置了。

    李灵窍终究是个女子,虽然也会郁闷气苦,却也懂得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

    姚婼眼神促狭道:“师妹,不如就让我这师姐当回月老,将那儒雅先生给五花大绑,送入你闺房,今夜便把该做的事儿都做了,生米煮成熟饭,明日名正言顺地成亲,岂不美哉快哉?”

    李灵窍粉脸发烫,嚅嚅喏喏,她虽然执掌明月阁多年,见多了腌臜龌龊的丑事,却一直是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这时听闻师姐言辞**放肆,不由得心旌神摇泛起旖念,直接将整张俏脸涨得通红,更显娇艳欲滴。

    “姑娘这点微末道行,恐怕绑不住那位先生。”又有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同时打断姚婼的促狭笑容和李灵窍的心中旖念。

    这句话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震得两位美人儿相顾骇然,因为以她们如今修为,竟是一点儿都没察觉到这人的分毫气机,就仿佛走路走得好好的,却突然从天而降一道天听。

    只见一位身穿霞袖大襟黄袍的俊雅道士,施施然走入雅座,在两位佳人的惊诧目光中,坐了下来。姚婼心中凛然,这道士俊逸出尘,绝不像刚才那位郑小侯爷那般好打发的了。

    俊雅道士坐定,开门见山道:“贫道天师府段帛琉,两位姑娘请勿怪我不请自来,贫道没有恶意的。”

    姚婼压抑气机,化为俊俏书生的模样,却被这道士一语道破天机,兀自脸色阴晴不定,此刻一听这道士自报家门,霎时惊诧难言,看向对面的李灵窍,也是一脸讶异。

    她俩自幼在烙云道宗修行之时,便已经听说过大名鼎鼎的邙山天师府有位道法通玄的掌教大天师,烙云道宗虽然始终被禅宗稳压一头,但是在大蓟也算得上可以排上名号的仙家府邸,然而比起道统正宗的青荫观和天师府,却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当然,假若禅道两宗能够如五百年前那般合二为一,并为整宗,实力定然可以跃上好几个台阶,成为大蓟屈指可数的仙家大门派。两宗合一,这也是李灵窍那位师叔祖的毕生夙愿。

    天师府掌教大天师段帛琉,那可是真正的神仙人物啊,就连她们的师叔祖,也得毕恭毕敬礼遇有加不可,却不知这位神仙般的大天师,突然出现在此,有何目的?

    姚婼收敛笑意,冷静问道:“段掌教,您老人家此次大驾光临,可是要来镇压奴家这个世人眼中的吃心女魔头?”

    段帛琉轻轻看了她一眼,这位自称“吃心女魔头”的女子顿时心神巨震,气海翻滚,一股窒闷气息自心口扩散到四肢百骸,难受至极,几乎忍不住要现出女子真身。道法可通玄,天师修法眼,管你是妖孽鬼怪,还是什么山魈魔头,只消这么轻轻一瞥,便能以威严无比的玄妙气机进行大道压制。

    段帛琉收回视线,姚婼顿时心神一松,气海重新恢复平静,这位昔日曾是道宗仙子的女魔头如释重负,再也不敢出言讽刺。

    “贫道昔年曾与贵宗的开宗老祖有过一段善缘,那时贵宗还未分化为二,贫道也曾一步步见证贵宗崛起之路,”段帛琉微微一笑,嗓音清淡,“两位姑娘身具慧根气运,实属不俗,贫道只是不愿二位在这明城蹚这趟浑水,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段帛琉看向姚婼,这次没有再用“法眼”震慑,“姚姑娘自称吃心魔头,实则这些年所除掉的,都是些穷凶极恶、丧尽天良之辈,担当魔头恶名,实际上却是行替天行道之举,正所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贫道虽然修的是缥缈天道,却又不是那食古不化善恶不分的所谓正教人士,为何要对姑娘进行镇压?”

    他又看向李灵窍,眼神愈发柔和,“至于李姑娘,更是未曾做过丝毫恶事,身处江湖浮沉,却能保持澄澈本心,更为难得。只是贫道需得提点你一句,稍稍提防一下贵宗那位师叔祖。”

    段帛琉说完,洒然一笑,站起身来衣袖一挥,瞬间消失不见。

    这位掌教大天师在气机完全消散之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贫道与贵宗那位老祖的昔日善缘,今日也算余馈尽赠,言尽于此,二位姑娘可听,可不听,一切有缘法。”

    终于彻底销声匿迹。

    雅座内的姚婼与李灵窍面面相觑,良久无言。

    这位段掌教的一番话,显然对她们二人的生平了若指掌,所透露的天机也着实不小,李灵窍想起仍然坐镇明月阁的师叔祖,一丝阴霾悄然攀上心头。

    仍是俊俏书生模样的姚婼终于开口道:“这位段大天师的话,咱们姑且放在一边。师妹,我这次以秘术传音叫你出来,正是想问你,道宗这次在这荒僻的明城经营了一座明月阁,更是将你放入其中掌事,究竟意欲何为?若不是我追踪郎君一路至此,倒是真的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师妹,人生聚散,当真出乎意料。”

    李灵窍满脸苦涩,摇头道:“抱歉,师姐,不可说,不能说。”

    姚婼俏脸泛起一丝怒意,猛然一拍桌子,酒菜尽皆震得一颤,“好!你不说,我难道不会自己查吗?哼,师妹,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姚婼拿起桌上折扇,再也不看李灵窍一眼,拂袖而去。

    飘逸背影,美不胜收。

    ——

    游侠儿刘文乐百无聊赖坐在自家屋檐下,看着漫天大雪,怔怔出神,那把漆黑古朴的压胜刀则横在膝上,轻若无物。在屋子里织布的王婆婆偶尔停下手中活计,抬头看看儿子,眼神中充满慈爱。眼睛能看见东西了,织起布来更加得心应手,而且漂泊在外的儿子此刻也就在身边,实在是双喜临门,吃了一辈子苦的老太太扪心自问,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老天爷已经给她太多福气了,真的知足了。

    独自看雪的刘文乐发了会儿呆,不知不觉又想起了那个阴魂不散的女魔头。

    当时他正在一路游历,赶回明城的路上,在一家茶肆碰到那位单瞧长相其实算得上国色天香的魔头,只是一时没管住眼睛,多瞧了几眼,那魔头便言笑晏晏地连续问他三个问题,姓甚名谁、师出何门、赶往何处,他只回答了前两个问题,加起来一共七个字——烙云禅宗刘文乐,结果那女魔头竟像当场得了失心疯似的,拍案而起,就向他扑杀过来。

    刘文乐再怎么怜香惜玉,也不会让自己白白送死,当场就和那女魔头缠斗不休,结果以他伫体叶境的修为,竟是丝毫奈何不得那女魔头。

    要知道他这叶境,是实打实在禅宗内七年吃尽了苦头打磨出来的巅峰境界,禅宗有独特的修行吐纳法门,正符合其“禅定明灭,万法可期”的宗旨,故而刘文乐熬出来的气机底子,比起其他同为伫体叶境的修士更为雄浑充沛。

    修行路上,就算同处于一种境界的修士,因修习法门、各自气运有高有低,修为也就有高有低,这也是为什么同为叶境的果毅都尉淳于寓,却远远不是刘文乐对手的原因。

    称得上巅峰叶境的刘文乐,却仍然不是那女魔头的对手,被猫捉耗子般戏耍半天,那面容妩媚俏丽实则暗藏杀机的女魔头时不时还以言语调戏,说是要他乖乖做她郎君,顺便吃了他心肝,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为一对名副其实的鸳鸯眷侣。

    当时刘文乐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心肝都给你这神经疯婆娘吃了,还当个屁的郎君,成个卵的鸳鸯眷侣?那女魔头俏脸含煞,当场翻脸,攻势一波接一波,越来越凶,直打得刘文乐屁滚尿流,抱头鼠窜,差点没被真的掏出心肝。游侠儿叫苦不迭,真是女人心海底针,翻脸比翻书还快。

    跟那疯婆娘整整耗了两旬时光,刘文乐这才堪堪摆脱追杀,狼狈逃回明城。其中艰辛,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刘文乐摇了摇头,将那阴魂不散的疯婆娘面容从脑中驱赶出去,转头对屋里的娘亲说道:“娘,我出去散散步,顺便把门关上了。”

    王婆婆笑着叮嘱道:“风大雪大,早点回来。”

    刘文乐点点头,轻轻关上门后,提起压胜刀纵身一跃,在鹅毛大雪中身影穿行,随即飘逸落到墙头上。游侠儿本意是想看一看隔壁院子那株垂丝海棠的雅致景色,驱散心中积郁,不料却一眼看到站在屋檐下默默打拳的袁诫之。

    昨夜沈先生喝得尽兴,稍稍有些上头,一张老脸通红无比,比起率先醉倒的刘文乐好不了多少,老人走时步伐踉跄,少年便赶紧扶着他,一路搀扶小心送回清风斋。

    准备返程时,沈先生告诉少年明天要好好在清风斋修养一天,让袁诫之就在家里呆着,不用过来了。袁诫之哭笑不得,奈何师命难违,只得行礼后独自回家。

    所以今天老头子照常去学塾后,袁诫之更加百无聊赖,只好留在家中练习观海拳。

    一边赏雪,一边练拳,这感觉其实不赖。*************************************************************************************************************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