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鱼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不孝与暖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年游侠儿再次将压胜刀搭在肩头,笑眯眯看向面色惨白的谢岂,懒洋洋道:“白脸小子,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你亲自上阵了?”

    带来的所谓精兵悍卒尽数躺倒在地,就连打头的果毅都尉,现在也像根木头桩子似的杵在原地,小侯爷谢岂哪里还敢答话,嚅嚅喏喏,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www.kewaishu.info

    淳于寓脸色阴晴不定,伫立良久,终于收刀入鞘,沉声道:“阁下刀法精湛,却不伤人性命,实在有大侠风范,在下自愧不如!”

    游侠儿嗤笑出声:“什么狗屁大侠小侠,老子早就说过,手里这把刀,只诛妖魔,不杀人。可不是因为你们这帮家伙有什么特权,所以才手下留情。”

    脸色微黑的青年游侠儿重新跳上墙头,蹲下身来,毫无高手风范。

    他拿下唇边的稗草,捻在手中晃来晃去,“我看你战意尽失,再接着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所以还是别浪费时间了,带着你的手下还有那白脸小子赶紧滚蛋罢!那白脸小子真是越看越讨厌,老子真怕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个忍不住就把他给宰了,到时候坏了规矩,你们这些王八蛋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走了!”

    淳于寓抱拳行礼,不再多话,命地上的袍泽互相搀扶起身,他则拉着谢岂的手臂,大步走出院子。今日之行,虽然颜面尽失,但是好歹见识到了比他更胜数筹的刀法,一山更有一山高,他淳于寓不是那种吃不得亏的汉子,也算不枉此行。

    走出院子后,小侯爷谢岂就狠狠甩开淳于寓的手掌,接连在这少年身上吃了大亏,不是父王突然呵斥,就是有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高手相助,谢岂实在是气苦难言,但是那懒洋洋的游侠儿真真是让他既惊且惧,手段层出不穷,临出门前那一番话,说得谢岂就连一点儿想要报复的心思都烟消云散,好死不如赖活着,小侯爷可不想下次再见到那人时,话都来不及说,直接就给一刀劈成两半。

    不,最好是再也不见了……谢岂狠狠瞪了一眼淳于寓,却没再说什么蠢话,捂着脸加快脚步。

    院子里,海棠树下的少年和蹲在墙头上的青年游侠儿,大眼瞪小眼,气氛好像忽然变得很尴尬。

    袁诫之忽然抱起拳头,有样学样,学淳于寓那般施了一礼,颇有些草莽味,而不是相对儒雅的拱手礼。袁诫之轻声道:“多谢大侠今日救命之恩,袁观海铭记于心。”他一般很少在外人面前提及自己的表字,只有老头子、沈先生、李姨、王婆婆等寥寥数人知道,不过老头子会一直以表字称呼他,其他人则多半喊他名字“诫之”。

    这次愿意以表字自称,除了一方面感激青年游侠儿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少年确实对这刀法无双的游侠儿心生亲近。

    青年游侠儿微黑的脸颊好像有些赧颜,咧嘴一笑,才刚刚叼回嘴里的那根稗草,顿时飘下墙头,“使不得使不得,说起来还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小兄弟,我……”

    一句话没说完,游侠儿忽然如遭雷击,因为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喊他,那是这十年来日思夜想的苍老呼唤,如梦如幻,“文乐……是文乐吗?”

    青年游侠儿蓦然泪如雨下。

    王婆婆颤颤巍巍站在自家院子里,看着蹲在墙头上的那道背影,老泪纵横。老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可以看见东西了,自今日醒来,分明应该是漆黑一片的眼前,忽然多了一些朦胧景象,像是有一些熹微光芒,在眼前不断浮动,片刻后竟重现光明。王婆婆正惊讶莫名,耳力甚好的老人又听到院子外面的嘈杂声,好像有人在高声喧哗,老太太出去一看,却正好看到蹲在墙上,衣衫褴褛的那道熟悉身影。

    真的是他吗?多年目不视物的老人迟疑不定,这才喊了一声,全然不知背对着她的游侠儿,早已泪流满面。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他虽然衣衫褴褛不修边幅,但是那一身破烂衣裳,正是出行前娘亲给他亲手缝制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未曾换过。

    青年游侠儿抹了一把泪水,转过身去,跳下墙头,重重跪在地上,五体投地,声音嘶哑无比,“娘!孩儿不孝,十年来漂泊在外,未曾归家一次,未曾留在娘身边恪尽孝道,孩儿罪该万死。不孝子刘文乐,给娘磕头了!”

    游侠儿刘文乐重重磕在地上的头颅始终未抬,脸上又泪如泉涌,泪水滴滴渗入泥土中,有些又倒流回眼眸里。刘文乐眼中刺痛,心中更痛。男儿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十年来他昼夜苦修,终有小成,只盼着早日赶回明城,给娘亲尽孝,偏偏身后有一位魔头纠缠不休,追杀了他整整两旬时光,好不容易逃脱开来,趁着夜色回到明城,却发现娘亲被一个陌生少年背着,昏迷不醒。

    刘文乐暗中追踪,将那少年如何遇到俊雅道士,道士又是如何治好娘亲,一一看在眼中。

    两位对他都有大恩的人,那道士神秘莫测,刘文乐看不出来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现又来了一个身穿淡蓝道袍的道士,两个道士接下去说了些什么话,以刘文乐如今修为,竟然连一丁点儿都听不见。

    随后两位道士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也丝毫寻不到蛛丝马迹,这才知道是碰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只好以后另寻机会再报恩。

    而被他视作另一位大恩人的少年郎,则在他娘亲床边守候了一整夜,这般心地纯善之人,实属生平罕见。

    刘文乐在外漂泊许久,见多了江湖上蝇营狗苟的腌臜事,有一言不合便杀人夺宝的同宗师兄弟,有表面上温文尔雅背地里却男盗女娼的读书人,有那口蜜腹剑的儒雅剑客,也有那互相借刀杀人的“恩爱”夫妻,有神仙打架,也有百姓互骂,世间百态尽收眼底,唯独没见过如此心善之人。

    当时刘文乐还暗自感慨,似少年这般温醇善良的性子,一旦出去闯荡江湖,那可是要被歹人给吃的连骨头都剩不下啊。

    今日出手相救,不是他刘文乐多么侠义心肠,多么与人为善,事实上只要入了江湖,闯荡个几年,见多了人心险恶,初入江湖时那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思,早就淡了许多。

    但他终究是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不愿受人恩惠,更何况若不是这古道热肠的少年相助,娘亲恐怕也等不到那道士出手相救,万一娘因此出了什么意外,他刘文乐实在百死难辞其咎。

    王婆婆颤巍巍走上前去,把刘文乐从地上搀起来,枯瘦的手摸着儿子脑袋,老泪纵横,“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娘一会儿做一桌子你爱吃的菜,给你接风洗尘。”

    神态动作语气,一如儿子起初离家时,满是慈爱不舍之意。

    不明就里赶到隔壁院子门口的袁诫之,看到这温馨一幕,不觉有些动容,这样的情景也不知道在梦里出现过多少次了,从未见过娘亲一面的少年,是真的很想有个人,也这般温柔慈祥地看着他,摸着他脑袋啊。如果能见到自己的娘亲,哪怕一面也好,最懂知足的少年也会心满意足的。

    袁诫之正想偷偷退回去,好给这对母子留下独处时间,不料被眼尖的刘文乐看见,青年游侠儿一抹脸上剩余的泪水,喊了一声请留步,然后猛地双手抱拳,深深弯下腰去,大声说道:“观海小兄弟,多谢你昨晚救了我娘,我刘文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最懂知恩图报,从今以后,小兄弟有什么吩咐,刘文乐必定万死莫辞!”

    王婆婆这才知道,自己的眼睛能够重见光明,多半就跟这心地善良的好孩子诫之有关。老妪也是第一次看清楚袁诫之的长相,见他眉清目秀,眼眸清亮,彬彬有礼,老人心中便愈发喜爱了。

    袁诫之有些赧颜,连忙抱拳道:“其实昨天救了王婆婆的是一位穿着黄袍的道长,我……我实在是没什么功劳的。”抱着拳的袁诫之忽然发现,自己愈发喜欢这种礼仪了,与老头子教授的拱手礼,实在是各有各的韵味。

    上善若水,谦逊不争,大抵如此。

    倘若不是袁诫之毅然决然背着老太太出去求医,恐怕也难求善缘,今天也未必就能得到刘文乐相助,安然无恙躲过一劫,当真是善恶有报,天理循环。

    王婆婆看着脸色微红的少年,笑眯眯道:“诫之啊,你今晚从书斋回来时,记得请沈先生,还有你爹袁先生,一起来婆婆家吃饭啊,婆婆做几道拿手菜给你们吃。”

    袁诫之诧异看向王婆婆,疑问道:“王婆婆,您的眼睛可以看见东西了吗?”

    老人点头道:“这还是托了你的福啊,好孩子,婆婆隐约记得,沈先生和你爹袁先生都曾经说过,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读书人说的道理还真是没错呐,想必是你们家的余庆,让我这个老婆子都跟着一起享福喽。”

    善言善语,必暖人心。

    于是袁诫之离开王婆婆家时,走起路来都有些少年心性的欢欣雀跃,眉梢眼角都带着温暖的笑意。*************************************************************************************************************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