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鱼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且饶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年游侠儿吐出嘴里稗草,轻轻一跃,跳下墙头,靠在泥墙上,还是一副懒洋洋的语气,像是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你这白脸小子,有本事和你踩着的少年郎正大光明地一对一单挑啊,这才是真男人所为,只会仗势欺人,又算得哪门子好汉?”

    谢岂一张俊脸由白转红,最后涨成猪肝色,难看至极,恼羞成怒道:“你这乞丐算哪根葱?难不成和这小杂种是一伙的?行啊,本世子今天就当着你的面捅死这小杂种,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仗势欺人!”

    小侯爷目露凶光,手中腰刀寒光凛冽,眼看就要一刀戳入少年胸膛。┡Ww*W.んKe Wai Shu .O R G

    青年游侠儿蓦然一敛懒散神态,拎着手中漆黑长刀,脚步疾动,整个人如同一支离弦快箭,眨眼就到了谢岂面前,势如惊雷,身若矫龙。

    淳于寓大吃一惊,他能当上果毅都尉,其实有大半缘故在于自身已经苦修多年,实际已有修行之人中的伫体上层境界,伫体三重小境,由低到高分别为根枝叶,便是把人体当做一株不断汲取天地灵气的参天大树,根枝叶同气连枝,如此昼夜苦修,打磨淬炼出强健体魄,方为伫体。

    淳于寓如今是货真价实的伫体叶境,战力惊人,凭着一手卓绝快刀在军中积累出赫赫威名,若是对上他手下的那批精锐甲士,是当之无愧的能够以一当十,轻轻松松不在话下,在基本都是**凡胎的精锐队伍中,淳于寓的战力已经是属于极其出彩的那一小撮人,谁料以他这等卓绝武夫的目光来看,依然跟不上那青年游侠儿的行动轨迹。

    淳于寓心中电光火石之间闪过百种念头,今日若是小侯爷被此人毙命当场,他淳于寓有何颜面去面对王爷?恐怕百死也难辞其咎!

    这位刚猛无铸的果毅都尉虽然惊惶,但霎时就稳下心神,正要抽出宽阔大刀,上去舍命抵挡,拼着一死也要护住小侯爷。

    还未等他有所行动,只见青年游侠儿手腕一转,挥出手中黑刀,在空中打了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旋儿,刀身猛烈绽放出绚烂华光,游侠儿遽然一转身,那道华光先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截住谢岂手中的腰刀,将其一分为二。然后那道华光在空中转了个弯,又顺势狠狠抽在小侯爷俊美的脸颊上。

    只听得“当啷”“啪”两声巨响,那把腰刀断为两截,半截刀尖掉在地上,另外半截则直接从谢岂的手中飞了出去,而小侯爷谢岂则半边脸颊高高肿起,呆若木鸡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青年游侠儿重新将压胜刀搭在肩头,退回泥墙下,恢复懒洋洋姿态,好整以暇看着淳于寓一个兔起鹘落,挡在小侯爷面前。此时被谢岂一直踩在胸口的袁诫之猛然发力,站起身来,捂着剧痛的脊背,慢腾腾退回那株垂丝海棠树下。

    淳于寓如临大敌,哪有空去管那少年,左手握紧刀鞘,右手则还紧紧抵在刀柄上。他知道这懒散游侠儿实际上是手下留情了,劈出的那一刀原本就是要阻截小侯爷将要刺下的腰刀,在半空蓦然转动刀身,以刀背狠狠打了小侯爷一巴掌,是顺势为之,不然若是直截了当地横劈过去,小侯爷现在必定已经身首异处,而自己偏偏无能为力,不是他淳于寓怕死,是真的来不及救援啊。登上伫体叶境之后,淳于寓才深刻体会到修行对于自己攀升武道的无上妙处,也让这位忠心不二的果毅都尉更有信心,觉得若是再上一层楼,登上涸形境,对于王爷的兴复大计肯定是更具裨益。

    不料今日碰到这个明显境界远高过他的青年游侠儿,淳于寓瞬间觉得自己对于那些处于山巅的大修士而言,无异于底层蝼蚁,这么一想,饶是心性坚定如他,也不由有些心灰意冷。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他淳于寓很显然不是那种能领衔**的“才人”。但是眼前的青年游侠儿,说不定却能一骑绝尘,成为独领**的一员。

    如果被他知道,其实这位颇有些不修边幅的青年游侠儿,是和他一样的伫体叶境,恐怕真的要让这位膂力惊人的果毅都尉羞愤欲死了,同等境界之下,为何他却完全跟不上游侠儿的动作?真的是有些不合常理啊!

    大敌当前,淳于寓也实在不能去想更多的心思,他只能专心致志,凝神屏气,身后五名重甲军士悄悄将谢岂围在中央,院子外的剩余二十多位骁勇军士也纷纷涌入,顿时把小院子围得水泄不通。双方剑拔弩张,似乎一场大战将要一触即发。

    木然站在原地的小侯爷似乎终于回过神,捂在半边剧痛难消的脸颊上,眼神中惊诧愤怒恐惧皆有之,方才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死定了,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身锦缎袍子尽数被汗水浸透,谁料只是被刀背狠狠抽了一巴掌,小命无恙,谢岂像是在鬼门关打了个转儿,重回阳间后,再也不敢口出狂言,只是狠狠盯着那名青年游侠儿,眼神凶恶。

    面色微黑甚至称不上眉清目秀的游侠儿从腰间又神奇般摸出一根稗草,轻轻叼在嘴里,看着如临大敌的一群人,面露鄙夷,“白脸小子,你应该觉得庆幸,若依着我十年前的性子,老早就一刀将你头颅砍飞,还由得你聒噪不休?如今脾气倒是收敛许多,没有那般暴躁,现在老子的这把刀,只诛妖魔,不杀人。”

    游侠儿冷笑道:“你喜欢仗势欺人?我可告诉你,这势是应该自己给自己的,假借外力,实际上不是欺人,是自己在欺侮自己,如果你还没吃到苦头,行,大可以让你这批扈从一起上,老子就用手里这把刀教教你,什么叫做真正的仗势欺人!”

    谢岂捂着脸颊半天说不出话,果毅都尉淳于寓却在心中叹了口气,小侯爷今日受此天大屈辱,虽然是有些自讨苦吃,但他身为王爷手下忠心拥趸,小侯爷就是少主子,主辱臣死,此刻若不能帮小侯爷出了这口恶气,他还有什么脸面自诩忠心不二?

    一念及此,他深呼一口气,抬手做了个果决手势,身后三十多名重甲军士顿时齐齐怒吼一声,握紧长枪,奔袭而出!

    这群堪称百战之师的重甲军士虽然如挟风雷,声势浩荡,却并不是杂乱无章地一拥而上,而是以五人一轮冲刺,极具章法,异常整齐,一轮冲刺过后,立刻换上另一批人。尽管没有骑马,却偏偏打出了如重骑那般的杀伐气焰,兵士悍不畏死,大蓟倾举国之力**出的精锐军伍之威势,可见一斑。可那青年游侠儿只是左手握刀,逐一挡开那些呼啸而至的锐利长枪,右手还有空闲时间拿下嘴中稗草,悠然放在掌中转了几个小圈,又重新塞回嘴中。

    淳于寓神色凛然,他自负一手卓绝快刀,驰名军中,却绝对难以像眼前游侠儿一般如此圆转如意,仿佛心不在焉便能将手下的悍卒攻势一一化解,因为以他现在的境界,假如和游侠儿处境对调,也必须要专心致志,凝神对敌不可。

    大概是觉得有些不耐烦了,含着稗草的游侠儿除了格挡长枪的冲刺攻势,突然多了额外动作,顺手用刀背一一敲打在那些甲士的头上,每次敲击,都必定会倒下一人,不出一时半刻,三十多名持枪甲士就横七竖八尽数倒在地上,捂着脑袋滚来滚去,再也没有一人能够重新站起来。

    院子里还站着的,就只剩下靠在泥墙上的青年游侠儿,站在海棠树下一言不发的袁诫之,满脸惊恐之色的小侯爷,以及还未抽刀出鞘的淳于寓。

    眼神坚定的淳于寓猛然抿紧嘴唇,身子微躬,右手终于悍然出刀,一道始终蕴养在鞘中的无匹刀意遽然炸出!宛如一道耀眼银练,从天而降,劈向好整以暇的青年游侠儿。他想要毕其功于一役,以这凝练了自身神意的一刀,立刻分出胜负。

    游侠儿眼神一凛,压胜刀瞬间横在胸前,凝神屏气,懒散姿态一扫而空。他不退反进,左手握刀,漆黑刀身蓦然爆出冷冽刀罡,光芒如一条黑色蛟龙,咆哮着迎向那道银练,银练则仿佛化为一条白色巨蟒,昂头而上。

    蛟蟒相争,孰胜孰负?

    答案很快便水落石出。

    那道银练般的刀茫甫一触到黑色刀罡,便如雪曝日,被摧枯拉朽般消磨掉刚猛的刀意,寸寸迸裂,正如蛟吞蟒,必定要吞尽其周身气数,最后整条银练如同被烈日烘干的水洼般消失不见,而黑色刀罡仍然气势如虹,一鼓作气冲向后招尽失的淳于寓。高手过招,从来不需要动辄就斗个几百回合。更何况淳于寓这一刀,本来就已经蕴养多时,威猛无铸,只是一旦失手,被迅猛破去刀意,则后继乏力,根本没办法重新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黑色刀罡劈向自己。

    淳于寓长叹一声,我命休矣。虽然心有不甘,也只能闭目等死。

    谁料青年游侠儿只是猛然缩回左手,那道凶猛如蛟的黑色刀罡马上悬崖勒马,便如乖巧稚童听闻家人呼唤,施施然重归于刀身,就此销声匿迹。

    一直默不作声的袁诫之看着眼前一幕,只觉得青年游侠儿使的这一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实在是真正的大豪杰所为啊。*************************************************************************************************************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