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鱼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子不语,父儒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玲珑夫人李灵窍带着念奴儿离去后,就吩咐她自行去房内休息,不用管其他的事。┡课 外书『『W?w%W.ΩKe Wai Shu .O !R G

    生怕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的花魁惴惴不安,仔细察言观色后,发现夫人的脸色平静如常,只好抱着绿绮琴回到自己房内。

    刚才听那貌不惊人的年轻道人随口道来,好像对北檀的宫廷秘莘了如指掌。没错,她是北檀的亡国公主不假,可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啊,那时她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荣华富贵什么的没享受多少,眨眼间就国破家亡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山河破碎的逃难当头,宫里的一位老嬷嬷为她挡了疾驰而至的致命一箭,从胸口溅射出的鲜血喷洒得她满身都是,老嬷嬷在她面前颓然倒地,映入眼帘的殷红色从此也成了年幼的她一生梦魇。

    如今的她只是贱民身份,只是委身于明月阁的一个普通抚琴清伶罢了,什么金枝玉叶,什么公主,那与她何干?只是念及那位几可算作至亲之人的惨死老嬷嬷,念奴儿又泫然欲泣。

    李灵窍懒得安抚这位当家清伶花魁,离开毓秀苑后,就让大掌班备好马车,她则披了一件雪白狐裘,出了明月阁,独身走进漫天风雪中。

    厚重狐裘也难以掩盖她的曼妙身姿,这位在明月阁内一言九鼎的大当家伸手接了几片雪花,在她莹白掌心中,晶莹剔透的雪花就像是一片片纤薄的小玉笏,李灵窍闭上眼睛喃喃道:“柔顺利贞,君子攸行。”

    大掌班办事利落,很快就备好一架豪华四辔马车,比起薛晋安那辆普通马车确实豪奢太多,包括车轱辘在内,马车整体用金丝楠木打造而成,车厢内铺满绒毯,布置如女子香闺,还有一个低眉顺眼的俏丽丫鬟跪坐其中服侍。

    李灵窍进车厢之前,看了一眼一直停在明月阁前那辆载着臬台薛晋安前来的马车,马车上的黑衣汉子让她觉得略有眼熟,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玲珑夫人不是那种容易被小念头困住的人,很快释然,上车后便吩咐车夫去往一处她熟悉的地方。两辆马车就此擦肩而过。

    ——

    城东有条僻静巷弄叫做裕安巷,裕安巷中有间小店,名为“清风斋”。

    这店跟明月阁可完全不一样,名字风雅,实际更加文雅,因为这是间书斋,其实清风斋里平时也会售卖一些笔墨纸砚,只是因为巷子实在太过僻静幽深,所以颇有些门可罗雀的意味,今日又忽逢小雪寒风凛冽,书斋里便愈发显得冷清了。

    书斋的柜台前站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约摸十五六岁,正在打扫摆满砚台的架子,这些或名贵或普通质地的砚台摆着可有好些时候了,上边儿积了一层薄薄灰尘,少年的双手冻得通红,却仍在一丝不苟擦灰祛尘,双目明亮,显得极为认真。

    柜台后坐着个儒生模样的老者,须发皆白,老态龙钟,双目微闭,似乎正在打盹。

    老人双眼半开半阖,微微睁开些许,眼眸中便流泻出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睿智意味。老人交叉枯瘦双手,看着少年认真做事的背影,温声道:“诫之,你爹没有将你带去学塾,亲自教导,反而把你交到我的手上,你心里是否有些芥蒂,想不明白?”

    少年停下手上动作,没有转身,“先生言重了,父亲行事,向来有他的道理。更何况父亲在没有去学塾之前,沈先生您便是学塾里的唯一先生,学问可大着呢。”

    老人闻言,脸上皱纹舒展开来,开怀大笑道:“诫之啊诫之,你这小子,倒会咬文嚼字了,你说我是‘唯一’先生,却不是‘第一’先生,想必心里头还是觉得你爹的学问比老夫要大。”

    少年转过身,笑意真诚,缓缓道:“自古以来文无第一,父亲说就算是文魁、礼魁老爷也只是作为读书人的榜样,而不是那天底下学问最大之人,所以我认为沈先生和父亲,各有各的学问,无论跟谁学习,都是诫之的福气。”

    老人伸出一只手点了点少年,笑意不减,“现在学塾里那帮顽劣蒙童哪个不是被你爹收拾地服服帖帖,老夫当年可没少吃苦头,更何况那帮顽童的爹娘只要提起袁先生,哪个不是大拇指竖得高高的?你爹这个袁先生当的,就连束脩也要比老夫多收不少。只可惜你爹的身体……”

    说到这里,老人顿了顿,看见少年眼神霎时黯淡下去,悄悄叹了口气,停嘴不说了。

    一老一少顿时相顾缄默。

    这时清风斋门口停了一辆奢华马车,一位身披狐裘的柔媚女子下车入内,瞧见一老一少都在保持沉默,打趣道:“沈先生,你这是在教习闭口禅这门高深学问么?”

    老人抬头看见女子巧笑嫣然,哼了一声,一板一眼道:“夫人说笑啦,闭口禅是佛门参练的大神通,老夫一介腐儒,可学不会这门学问。不知夫人这次来有何贵干?”

    女子脱下雪白狐裘,轻轻拍去粘在上面的一些雪花,温顺道:“沈先生,您称呼我灵窍就好。”老人见她低眉顺眼,语气也随之柔和几分:“好了,李姑娘,你是这清风斋背后档头,想来便随时可以来,老夫无权过问。不过我知道你过来可不是看我这糟老头的,是来看诫之的吧?”

    明月阁,清风斋,原来都是李灵窍在背后当家做主,“清风明月”,名字都是好名字,只是拆开后实际性质可就有点南辕北辙了。

    少年看向李灵窍,眸子又重新添了些光彩,弯腰恭谨道:“李姨好,诫之给你行礼了。”

    李灵窍看着彬彬有礼的少年,眼神有些朦胧,脑海中好像一下子闪过了另外一个身影,也是这般清秀儒雅,温醇如玉。那身影从来都是温文尔雅,让人心生亲近;又恪理守礼,偶尔有些执念,让人有时候觉得遥不可及,她李灵窍何等灵犀女子,一生不知见过多少优秀男子,也不知多少俊朗君子对她一见倾心,却只有这一位,能让她始终萦绕心头,终究是念念不忘。

    世上女子,无论如何玲珑灵犀,心思通透,总归还是有些人是难以盖棺定论的,就连她们也捉摸不透,而这也往往容易导致当局者迷。

    大抵是爱屋及乌的缘故,李灵窍看向少年的目光变得越发柔和,笑道:“诫之好像又长高了些,来,站起来让李姨好好瞧瞧。”

    少年果然站直了身体,如同一杆标枪,笔直伫立。

    李灵窍走过来轻轻摸了摸少年的脑袋,柔声道:“越来越俊秀了,都快和我一般高啦。”少年清秀脸颊微微一红,低着头默不作声。

    坐在一旁的老人瞧了这亲昵举动,好像有点看不下去,但是又不好说些什么,只好站起来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径自去了书斋里屋。

    李灵窍看着沈先生背影,心中充满了感激,其实她知道,当初这位老人肯带袁诫之来此书斋,除了念她心诚苦苦祈求的缘故,也未必不是没有念着玉成其事的一丝美意。否则以老人对风月之地深恶痛绝的脾性,又怎么会对她这所谓的明月阁当家有好脸色看?

    老人进屋前不知道身后的女子心思正百转千折,他读了一辈子书,却不是食古不化的腐儒,因为他当时只是觉得,君子可成人之美。

    至于最后成事与否,在天。

    ——

    明城的城东和城西是截然不同的两番光景,城东建筑结构紧凑,布局错落有致,整体格局比之瑶苏城正中央也不遑多让;城西则零零散散,房屋零落,好在如此一来,倒给人一种地域宽阔的感觉,不似城东略微显得有些逼仄的格局。

    城西邻近郊外的地方有一处学塾馆舍,虽然规模不大,但只要走得近了,就能听见一阵整齐清脆的稚嫩声音在诵读文章。

    学塾内唯一的先生正在教授课程。

    先生蓄着一绺青须,容颜俊朗,衣着朴素洁净,温文尔雅,他背脊挺得笔直,站得如同一尊旷世美玉。如果不是因为脸色太过苍白的缘故,这位先生哪怕已至中年,也仍然当得丰神玉朗四个字。

    略有病容的先生左手握住一卷青书,右手负在身后,正在聚精会神地听着蒙童们一句一句朗诵圣贤诗书。他握着书的那只手骨节修长,手掌宽厚,极为好看,美中不足的是,五指的小拇指那里齐根消失,显得十分突兀。那只好看的左手也因此变得有些意味阑珊。

    这位教书育人的儒雅先生,竟是缺了一根手指。

    待到那帮稚嫩蒙童读完一篇文章,先生笑意温醇,左手也负到身后,温声道:“善。你们今天都非常有精神气,我便不布置多余学业了。”

    学童们一阵欢呼,一个扎着朝天辫的小女童细声细气问道:“先生,你曾说如果我们朗声读书,整齐有致,让你满意,你便回答我们两个问题的,不知道这个诺言还作不作数?”

    先生点头笑道:“自然算数。”

    小女童俨然如同一个小大人,狡黠地笑了笑,“第一个问题,先生之名为长煜,何解?有何寓意?”

    “羔裘如膏,日出有曜。”先生的嗓音也温醇无比,“等到那日出之后,长煜即是,长日当空,煜煜生辉。至于有何寓意,先生只能告诉你们一句话,长煜不如诫之。”

    众蒙童听得神采奕奕,女童又问:“先生为何只有九根手指?”

    虽是童言无忌,先生却丝毫没有神色黯然的迹象,他微微一笑,“这就是个挺长的故事了,不过我可以长话短说,先生失去的那根手指,其实是为了兑现一个承诺,这个承诺很大,也很小。因为想要守住本心,所以先生只有九根手指。”

    先生伸出那只缺了小拇指的左手,指了指自己心口道:“等你们长大了,遇事不决,就可以多一点点扪心自问,问问自己内心最初的想法。”

    众蒙童似懂非懂,先生看着一张张纯真稚嫩的脸庞,泛起笑意。

    他忽然伸手捂嘴,轻轻咳嗽起来,等到放下手去,润白的掌心已经沾满了触目惊心的猩红血丝。笑意温醇的先生浑然不顾,轻轻将那摊血渍捏在手里,转头望向院舍外的一丛茂盛芭蕉。

    昔年他曾想过将芭蕉换成媳妇最爱的海棠。

    但这幢学塾都是那位柔媚女子帮忙重新修缮了一番,芭蕉想必也是她所喜爱的。

    沈先生是君子,有成人之美之心。

    他也是君子,从不夺人所好。*************************************************************************************************************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