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鱼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卧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晚点还有一章。()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不同于那独尊儒术的绕梁国,大蓟一向重道,更有敕封天师之位,天师有护国之责,同时也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只不过念奴儿对此了解甚少,只是单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那人站起身,打开房门,望着门外的两人,收敛笑意道:“夫人不必多礼,贫道方才得闻念奴儿姑娘的无双琴艺,惊为天人,正是乐在其中。”他又话音一转,“贫道听闻昔年北檀国还未灭亡之时,皇宫内歌舞升平,有一位小公主自幼习琴,而她所持的正是万金难求的名琴‘绿绮’,绿绮音色绝妙,是北檀君王亲自赐给那位掌上明珠的无上珍宝。”

    念奴儿听到此处,纤指不由自主轻微颤抖,又听那人好整以暇道:“当年贫道曾有幸听过绿绮之音,真算得上清冽绝伦,绕梁三日,贫道虽是修行中人,却至今难以忘怀。今日听闻念奴儿姑娘弹奏之物,似乎正是那天下闻名的绿绮琴?”

    念奴儿心中一紧,绿绮被她轻轻一抓,琴弦似有了痛觉,轻轻鸣动,呜咽不止。

    她翘首以盼,却看不清屏风外的情形,只听见玲珑夫人在门外轻轻笑了笑,柔声回应道:“道长好耳力,正是绿绮。”

    玲珑夫人声音恢复平淡:“念奴儿,快收拾好随我出来,不要打搅了贵客相叙。”

    阁内色艺双绝的花魁如蒙大赦,匆匆忙忙包好绿绮,站起身带过一阵幽香,低下头迈着莲步走到门口。玲珑夫人向二人施了个万福,仪态万千,“妾身这便告退,二位贵客若有吩咐,庭院里自有婢女服侍。”说完便转身率先离去。

    念奴儿跨过门槛的时候,轻轻斜瞥了一眼那个让她忐忑不安的道士,只是一张普通之极的年轻面庞,这让她心中略微有些失望。身穿一袭淡蓝道袍,自称“老不休”的年轻道士眼眸清亮,还偷偷对她挑了挑眉头,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

    念奴儿赶紧低下头,跟紧玲珑夫人的步伐,抱着绿绮快步离去。

    年轻道士看着她远去的袅娜倩影,不由自主放长了目光,良久才叹息一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惜啊可惜,我只是个小道士,而且囊中羞涩,所以才让你薛大人今日请客吃饭,想必这些年你也捞了不少好处,对不对,小薛?”

    一直站在门口的薛晋安一言不发,脸色平静如常。

    年轻道士开怀大笑,一边将薛晋安让进待客堂,一边说道:“你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方才跟李灵窍提起绿绮的陈年旧事,莫非你还觉得贫道是起了见财起意之心,想要索取那价值连城的绿绮不成?不过话说回来,李灵窍被人称为玲珑夫人,可不是浪得虚名,想必就算贫道真的如此要求,她也会让那位其实是亡国公主的念奴儿,心甘情愿交出绿绮。”

    薛晋安看着这位面相年轻,实际岁数早已年逾古稀的“年轻道士”,平静道:“叶道长,叶天师,您老人家要是想要绿绮这等俗物,只需张张金口,恐怕整座天下不知道多少人挖空心思提着宝物遍寻法门要来进献于你。”

    年轻道人像是没有听出来薛晋安话中的讥讽之意,笑得更开心了,“小薛啊,这许久没见,你有没有捞到好处我不知道,可这拍马屁的功夫倒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其实薛晋安的话没有说错,年轻道士出身伏蛩山青荫观,被大蓟周氏天子敕封一观三天师,青荫观水涨船高,声名甚至一路盖过邙山天师府,风头一时无二,要知道天师府只有一位大天师,而青荫观却有三位,而且还有个“小天师”。年轻道士正是师从三位大天师中的掌教道师,被视为未来扛鼎青荫观的不二之选,地位尊崇无比,别说只是一把资质尚可的绿绮,哪怕他想要搜罗齐全名满天下的十把名琴,也会有人想方设法为其办成。

    年轻道士拎起桌上酒壶,也不用杯子,仰起头灌了一大口,抹抹嘴满足道:“观里的三个老头子,一辈子念叨着修道修心,潜心修道不宜饮酒,说是酒喝得多了,容易乱了道心,可酒这东西,有愁解愁,无愁解忧,教人念头通达,算得上普天之下第一妙物。小薛啊,你师从左仆射季元礼,贫道去虎踞城时,见那季老头儿平日里不苟言笑,一板一眼,无趣之极,想必也是一身腐儒酸气,时常教导你不宜饮酒吧?”

    一直被称作“小薛”,却从未有过怒容的薛晋安头一次皱起眉头,缓缓道:“恩师从未如此教诲,事实上恩师偶尔也会饮酒,说酒之一物,可抒胸臆,更有至圣三师中的文魁老爷所言,‘曰既醉止,威仪怭怭;是曰既醉,不知其秩’,正是提倡饮酒有德,点到即止……”

    年轻道士忙不迭捂住耳朵,佯作痛苦道:“贫道是修道之人,你跟我说这些圣贤道理有啥用?难道我还能跟着你做学问不成,赶明儿观里三个老头子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薛晋安叹了口气,默不作声。

    这位虽然没有被敕封天师之名,却有天师之责的叶姓道士性子出了名的惫懒,这些年自己一共见过他三次,第一次见是在自己赴任臬台的第一年,虎踞城有密旨传来,那位生性多疑的皇帝留有多道后手,除去在城中留下四万精锐军士,以备不时之需,还让青荫观派遣一位天师,起代天巡狩、监察之意,这等于是多放了一双眼睛,甚至可以称为法眼,前去明城偶尔坐镇几天,那么自然要与明城最大的官儿进行接洽。

    薛晋安一开始毕恭毕敬,却不料派遣过来这位有“小天师”之称的道长,浑然没有德高望重的天师之相,性子随和,见面就称他为“小薛”,弄得他哭笑不得。这个称呼目前也就只有恩师,以及眼前人喊出来能让他受之若饴,换做其他人敢如此无礼,早给他薛大人喊人拖下去狠狠鞭笞了。

    那时见他,便是这般年轻模样,包括后来的第二次相见,以及今日的赴会,十二年来,他的容貌几乎没有一丝改变,而薛晋安自己却已两鬓微霜。身为**凡胎的薛晋安不知道的是,区区十二载,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修行中人而言,当真是弹指一挥间,比十二天久不了多少。

    年轻道士喝完那一壶酒,似乎有些意犹未尽,打了个酒嗝道:“贫道这次在明月阁住了几日,见多了胭脂美人,看来看去还是这毓秀苑最为清净,闲来无事还能听听琴曲。前来寻欢作乐的那些个膏粱子弟,倒是有一大半是当初亡了国的那批勋贵后代,明月阁有的是当年同国的金枝玉叶,在此地受尽亵玩屈辱后,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有脸来风花雪月,这些不知国耻的小兔崽子,要我说就该一并杀了才落个干净爽快。”

    年轻道士眯起双眼,浑身上下猛地气息一变,爆发出无穷杀意,薛晋安听此诛心之语,坐在一边心惊肉跳,不敢作声。

    明月阁外孤单停留在雪地中的那辆双辔马车上,环抱双臂正在闭目养神的黑衣宋蠹眉头一紧,随即又缓缓放松,眼睛始终没有睁开。

    待客堂内气氛有些僵闷,年轻道士摇晃着空荡荡的酒壶,重新恢复笑意盎然,“小薛啊,贫道也就是这么一说,要是真杀的话我早就动手了,还用等到现在?修道修心嘛,再者说了,贫道可是正儿八经的小天师,可不能乱造杀孽,否则会折损气运的。”

    “说正事吧。”年轻道士正了正神色,“贫道这次前来,是因为推算出明城很快会有大动静,届时风起云涌,想必你薛大人很难独善其身,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们这些凡人,还有许多修行之人,动辄吸风饮露长生不朽,神通广大,嗯……比如贫道这类人,已经算是半个神仙;还有一些修行路上学艺不精的,就暂且不提了,至于什么山魈精怪、阴鬼秽物,那都是下作之物,不值一哂。”

    叶姓小天师清淡一席话,直接将天下修士划分出了几个等级,撇去凡人不谈,再除了他们这些“半个神仙”之外,其他的要么是学艺不精的,要么就是山魈野怪之流。倘若被天下修士听见这话,只怕十个有九个要气得吐血,还有一个得跑过来找他拼命。你青荫观一门三天师,论天资论气运,哪个不是独占鳌头,我们这些没资质没好运的,怎么就成了学艺不精了?

    年轻道士可不管这些,轻轻捏了捏自己光洁的下颌,“贫道先给你提个醒儿,有些事情,季老头儿当时给皇帝提议将你送到明城当官时,应该有过提点,皇帝还特地给留了几万精兵,对吧?不过呢,太多事情,只要扯到修行裨益上,就跟凡人气数搭不上边了。青荫观几个上了岁数的老头子虽然贵为大天师,却可能放手不管,可我是个好管闲事的性子,就必须要管上一管了。”

    薛晋安听得一头雾水,迟疑问道:“大动静指的莫非是……”

    年轻道士摆摆手,嗤笑道:“可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当初敕封的几个小虾米,能翻起什么风浪?如果真是这样,恐怕虎踞城里那位九五之尊都放心得很。”

    薛晋安心中默然,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他便起身告辞。

    待客堂内恢复宁静,只剩年轻道士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宽袍大袖内,他轻轻捏了一下手指,自言自语道:“小薛啊小薛,贫道扶乩推数的本事可是连我师父都略逊一筹的,这次的事情是真的有些不简单啊,不过呢只要有贫道在,你这条小命就能高枕无忧。”

    年轻道士又想了想,右手凌空捏了个手诀,整个人便似人间蒸发,忽然消失不见,待客堂瞬间空空荡荡。

    ——

    雪好像稍微下得大了一点,有一些调皮的雪花在空中纷扬飞舞,如翩翩蝴蝶飞到宋蠹身旁,不过还不等接近这位身穿黑衣的木讷汉子,就像撞上了一只灼热火炉,在宋蠹衣服的一寸之外纷纷消融。

    天性沉默寡言的宋蠹忽然睁开眼睛,眼中精光爆射,周边雪花飞扬之势似乎为之一滞,他皱眉沉声道:“你出来做什么?”

    车厢内很快传出一个惫懒声音,“姓宋的,别这么紧张,贫道来打个招呼而已,可不是来找你打架的。”说话之人赫然是刚才消失的年轻道士。

    温暖如春的车厢内,他正懒散地斜靠在堆放整齐的两摞书籍上,满足地伸了个懒腰,心不在焉道:“连你都来明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想必不久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大人物过来,就是不知道天师府那一位会不会也来凑个热闹?贫道这次说不得要保住两个人,第一个就是你现在的事主薛晋安,第二个嘛,来头就比较大了……话说回来,这如今的明城,可要比大蓟虎踞城更加藏龙卧虎啊。”

    宋蠹平静道:“话说完了?说完了就赶紧滚吧,否则我不介意在薛晋安过来之前和你打上一架。最近手痒得紧,正想顺便请教一下青荫观小天师的手段高招,你也不用手下留情,尽管往死里下手,不留神把姓宋的打死了,那也是我学艺不精,怨不得别人。”

    黑衣汉子破天荒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

    “你看看你这人,真是粗鄙武夫,粗俗至极,三句话不离打架,为何就不能心平气和聊聊天,赏赏花呢?”年轻道士在车厢内叹息摇头,拢起袖子,伸手在角落里的双螭首铜鼎炉上一探,那袅袅燃起的白烟竟被他仿佛实物一般探囊取物,捏在手中,瞬间幻化出了一朵鲜花形状。

    他把这朵用幽香烟雾制成的花拈到眼前,轻轻嗅了嗅,似乎陶醉其中。

    下一瞬间,他再度消失不见,那朵名副其实的“烟花”重新化开,缭绕在空中,久久未散。*************************************************************************************************************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