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下皆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重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知过了多久,冷傲慢慢恢复了知觉,耳边传来的是一片金铁交鸣之声,伴随着的是噪杂的怒斥、喝骂和惨叫声不绝于耳。Ω『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_ G

    “这是什么地方?”

    冷傲暗自嘀咕着,胸口传处阵阵**辣的疼痛,令他忍不住眉头紧蹙,慢慢地张开双眼,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紧紧抱着自己,稚嫩的脸庞透满着焦急与不安。

    “少爷,您醒了?”小男孩见冷傲睁开双眼,欣喜地叫道。

    “少爷?是在叫我吗?”

    冷傲有些迷糊地呢喃着,目光一触到男孩的衣着和发型,心中不禁‘咯噔’一下,人也变得清醒起来,作为最优秀的军人,在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必须弄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这是第一要则。

    可是当他四下一看之下,不由到吸一口凉气。

    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置身于一片平原之上,在他身前不远,足有数百人正拿着刀剑、棍棒疯狂地砍杀着,草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十具尸体。

    还有一些被人砍断手脚,一时未能死去,不停在地上翻滚、惨叫着残肢断臂,鲜血横流,整个是一个活脱脱的人间炼狱。

    两帮人都身着古式衣衫一灰一白,头发齐腰,用布带束在脑后,虽然灰色衣衫的一方人数处于劣势,但个个彪悍勇猛,打得人数较多的白衣一方节节后退,不时有人命丧当场。

    草地上的尸体也大多是身穿白衣的,灰衣的不过数十人。

    看样子要不了多久,白衣人就会被灰衣人斩杀殆尽。

    顿时,冷傲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是什么鬼地方?”

    “拍戏现场”

    “还是我人品大爆发,穿越了?”

    冷傲心中疑问重重,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一阵血腥的气味,凭借他多年浴血沙场的经验,这种腥味只有人体的鲜血才能够散发得出,什么人造血、鸡血、鸭血都不是这种气味。

    立即明白了眼前的战斗场景乃是真正的活生生的搏杀,而绝非什么拍戏现场。

    瞬间,冷傲就明白了自己的现在的处境。

    穿越,

    该死的穿越。

    冷傲心中咆哮着,丝毫没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开心和觉悟。

    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上穿的也是白衣,只要没有奇迹,看样子要不了多久,自己怕是又要穿越一次了。

    奇迹?

    他娘的,

    自己好端端的驾驶着智能歼击机,居然被雷给劈了,劈死了也就算了,

    可偏偏没死绝,又借着别人的身体复活了,

    好吧,

    复活就复活,

    哥不介意用另外一种方式存活在另一个时空,至少还活着不是。

    可是,贼老天,你好歹把我复活在胜利的一方啊,看场中情况要不了一个小时,我又要归位了,

    难道让我再穿越,再复活一次?

    这也未免太快了吧?

    “咦,那小子命还真硬啊,中了老三的隔空拳,居然还没死,有意思”

    立在远处,好整以暇的一名灰衣老者见冷傲突然站了起来,阴沉沉地道。

    “长老放心,依属下看,不是那小子命硬,是阴长老逗他玩呢,那一拳根本没用多大的力度,所以那小子才能站起来,不然,借他十条命,也不够阴长老劈的”

    伺候在灰衣老者身边的一名三十上下、体型瘦长的汉子接口道。

    他就是这次负责阻杀的负责人金正一,也是猎影门外围三十六执事之一,负责平湖郡所有刺杀事务。

    猎影门,寓意为连影子都能捕杀的门派,一如他张狂的名字一样,

    从立派至今数百年,只要上了猎影门猎杀名单的,不论是名震一方的强者还是高高在上的贵族,

    最终都逃脱不了被斩杀的命运。

    没有例外。

    场中的厮杀越来越惨烈,白衣人至少有二十多人被斩杀在地,而灰衣人却只死了五、六个,三比一,甚至四比一的伤亡,白衣人的处境越来越不妙了,逐渐有崩溃的迹象。

    尤其是一名年约五十出头,身材偏瘦的灰衣老者厉害非凡,宛若狼入羊群,横冲直撞,被他打伤打死的占据一大半。

    灰衣老者便是中年大汉口中的阴长老,也正是他的一记隔空掌打死了冷傲现在身体的主人。

    “彪悍啊,彪悍啊”

    冷傲摸着下巴感叹着道。没想到这么大的年纪了,打起架来居然这么猛,这就是传说的武功吧。

    但,貌似不咋地啊。

    冷傲心中嘀咕着,作为一代兵王,所修习、擅长的就是格斗、杀戮之术,讲究的是一击毙命,一招克敌。

    否则,面对人多势众的敌人,别说杀进杀出,就是累也累死你不可,毕竟人的气力是有限的,

    是以,用最少的力气,最简洁的方式击杀、击败对手,冷傲认为才是战场厮杀的最终奥义。

    只用一分力就能解决对手的,绝不用两分力,能一招结束战斗的绝不用一招半。

    冷傲正是借此才能从敌方一个集团军内杀进杀出,奠定兵王不世之威名。

    可看这老头出手时,不是力度过大就是角度不对,简直就是浪费体力,称之花拳绣腿也不为过。

    这水准和冷傲前世比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若是单纯比拼攻击技巧,冷傲觉得不需一分钟的时间,就可以送他去见如来佛祖。

    嗯,一分钟应该还能打打折

    又看了一会,冷傲很是臭屁的下了一个结论。

    “少爷,别靠近那个人,就是那个人大老远的劈了您一掌,害您昏迷的”

    小男孩惊声道,见识了那灰衣老者虚空一掌就将少爷打飞的厉害,他那一双小眼睛满是恐惧。虽然心中害怕,但他还是上前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挡在冷傲前面。

    冷傲哑然一笑,不禁被这个小家伙的忠心所感动,脑海里传出一些身体主人生前记忆的片断,知道眼前的小男孩就是从小伺候自己的小叶子,对自己可是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

    记忆宛如潮水般涌来,冷傲只觉一阵头疼欲裂,片刻之后融合完脑海之中的陌生记忆。

    从记忆里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生前也叫冷傲,

    此时,自己已经穿越到了雷龙大陆,一个名叫大明帝国的地方。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武者为尊的世界。

    奉行着最彻底的丛林法则。

    武者,修天地之元气,习飞天遁地之法,力可碎石崩山,可以翻江倒海

    武者等级分为,武者学徒,一级武者、二级武者、三级武者,直到十级武者,

    共十一级,

    学徒最低,十级最高,每阶又分为初阶、中阶、高阶和巅峰四重。

    大明帝国人口无数,但能够感悟到天地元气,成为一名武者的,也只是一小部分,更大多数则是无法感悟元气的平民。

    是以武者在雷龙大陆地位崇高,拥有很多特权,财富、权势皆可轻易获得。

    平民除了为生存艰难的奔波、劳作之外,还要随时面临武者的随意欺凌和打杀,终日活得胆颤心惊,过着朝不保夕的凄惨生活。

    而这具身体的主人就是一个不能感悟元气的平民。

    现年十五岁,在其很小的时候,便跟随娘亲来到庆阳城,投奔娘亲的远房表哥,绝仙阁阁主林绝仙。

    其母在绝仙阁的帮助下,在庆阳城开了一座酒楼,含辛茹苦的将他抚养长大。

    虽然他不能感悟元气成为一名武者,但其母依旧对他宠溺无比,是以造成这货极度的骄横跋扈、恣意妄为。

    从小到大,可谓好事不做,坏事做尽,乃是庆阳城臭名远扬的纨绔、恶少。

    自从半个月前知道自己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之后,立马带着二十万两白银,屁颠屁颠地来提亲了。

    绝仙阁主担心冷傲一行路上安全,所以派亲生儿子林如风带领一干弟子护送,没想到一进入平湖草原,就遭到追杀。

    而与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正是呼啸军团慕容烈日的亲孙女,慕容家族当代家主慕容滔天的掌上明珠。

    十二岁便达到二级武者的修炼天才,并被当今圣上加封凤骑将军,官拜五品骁骑将,享千户职,并特旨恩准开设卫所,成为大明帝国唯一的一位女将军,慕容新月。

    而这么一个天之娇女,居然是自己的未婚妻?

    冷傲想想,嘴里就满是苦涩,无语到了极点。

    一个是毫无是处的平民,一个是名动天下的红粉将军,

    天壤之别的身份差距,

    他就弄不明白,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主人,哪来的动力能够自我完美的来提亲。

    这个闹剧别说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大明帝国,除了惹人笑柄之外,不带任何一丝可能的。

    要是搁在地球,那也是东方的梁山泊与祝英台,西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啊

    这货不光是体残不能修炼,而且还是一个脑残啊

    冷傲仰天长叹着。

    “侯三,你带人保护表少爷离开此地,我来断后快”正在打斗的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大声喝道。

    少年面目清秀,身材修长,一袭白衣上面血迹斑斑,不知道是染上了敌人的鲜血还是自己的

    “少爷,你带表少爷走,由属下断后”

    侯三大声回答道。手中钢刀斩杀掉一名对手,快步跑到少年身边,急急地道,“少爷,再不走,我们都走不了了”

    “混账,叫你走,就给我走罗嗦什么?”

    少年大声骂道,一脚将侯三踢到冷傲的面前,深深地看了冷傲一眼,笑道,“表弟,你放心,表哥一定会保护你的,你先走,表哥等下去找你”

    “不,我不走要走我们一起走”

    虽然刚刚穿越过来,一时之间让冷傲很不适应,但让他做个临阵逃脱的懦夫,打死冷傲也不能接受。

    少年笑了摇摇头道:“你快走,不要管我”

    说完少年转过身,对身边的白衣下属喝道,“绝仙阁的弟子们,生死一战,我,绝仙阁的少主林如风向你们起誓,今日不死,你们就是我的兄弟,是兄弟,就生死与共,福祸相依”

    “愿为少主效死”

    一众白衣弟子大声应道。一时之间,士气如虹。

    在场的白衣人大多是绝仙阁的外门弟子,地位地下,和绝仙阁少主比起来绝对是天壤之别,要是能和少主成为兄弟,在绝仙阁绝对可以横着走,并且得到的修炼资源也会凭空多出很多,到时上升个一级两级的,还不是手到擒来。

    是以个个象打了鸡血一样,双眼发红地冲向灰衣人。

    “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

    白衣少年大笑道,手中长枪一摆,杀入战团。

    这时,只听“轰隆轰隆”之声,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响起,在草原尽头,一道火红的波浪风驰电掣般滚滚而来。

    “少爷,你看一定是少奶奶带人来救少爷了”

    小叶子兴奋地大叫起来,抓着冷傲的手臂用力摇晃着,小脸上尽是开心的笑容。

    这么大的动静,冷傲当然也看到了,听了小叶子这么一喊,脸上不禁露出苦涩的笑容,

    堂堂一代兵王,居然沦落到要未曾谋面的未婚妻带兵来搭救自己,

    冷傲只觉得面前放着一张超大、超大的茶几,

    上面摆满了杯具。

    火红的浪潮越来越近,在宽阔的草原上逐渐一字排开,绵延千米,赫然是一支不下千人的女子骑兵队伍。

    只见她们尽皆二十上下,面容清秀,身材窈窕,身着火红的盔甲,肩披火红的披风,背弓挎箭,手执长枪,腰系宝剑,每人皆骑乘着火红的战马,远远望去,宛若移动的火海,气势逼人,撼人心魂。

    一马当先的乃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少女美丽脱俗,倾国倾城。

    此时,少女柳眉紧锁,玉面含霜,一双凤眸顾盼生辉之中,不时偶露出慑人的寒光,显示出佳人心中的怒火。

    慕容新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