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国高层经济智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中国高层经济智囊 第一部分 第十二章 陈元:做一个真正的银行家(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陈元:做一个真正的银行家(4)

    国家开发银行利用世界银行的援助,聘请了包括毕马威、普华永道等在内的国际著名咨询管理和会计事务所进行管理、会计等方面的咨询和改进,逐步完善了内部管理体制,改进了治理结构和信息披露等方面的机制,迅速成长。近年来,国家开发银行还参考世界银行的信贷手册,向国际上著名的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进行咨询,编制了《信贷管理手册》,在市场业绩和风险控制等方面确立了目标。

    陈元表示:“开发性金融的典型代表是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这些机构和当前开行所使用的方法基本是一样的,但我们的目标更清晰、明确和完整。然而,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我还要强调,不要盲目照搬国外经验。现在国内很多人喜欢请国际名人来讲课,让他们谈应该采取什么办法解决中国问题。西方银行的原理要与中国国情相结合,最后的实际操作还得靠我们自己。”

    陈元的国际视野可以说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早年能够阅读到《参考消息》的经历给陈元上了一堂特殊的国际教育启蒙课。也许那个时候陈元并没有深刻地理解报纸上的很多观点,但是这段经历无疑为陈元日后的国际化眼光增添了几分潜在的锐意。

    有些人认为现在世界上的发展金融机构走向商业银行的趋势日益明显,陈元对此却持保留态度。他认为虽然在全球背景下有一种趋势就是发展性的金融机构逐渐走向商业银行,从长远角度来看中国的开发性金融也有着这样的发展态势,但是目前还不行。因为在我国金融服务部门本身欠发达,有大量的低效行为,所以这种机制的建设还不能实现。目前,发展融资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因为发展融资是由国家信贷支持的,它仍然会在市场上发挥作用。在过渡阶段,随着中国国内商业银行的改革和发展,发展性的金融机制也会发挥一个基础性的作用。也就是说,在一些市场不灵的情况下,让其发挥重要的作用。在市场充分发育之前,发展性的金融机构仍然是大有可为的。

    陈元的观点无疑是一种站在国内发展实际情况之上的一种现代金融理论的阐释,这种观点在金融领域对我们的改革与发展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随着市场化进程的加速,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也进入了攻坚阶段,这个时候出现了一系列我们以前未曾预料的问题。在金融领域,由于种种金融管制,弊端频现,开放金融市场的呼声很高,有些专家和学者提出了允许私人开办银行,将金融业完全市场化等方面的主张,让一切与政府有关的力量让位于市场,实行完全自由主义,让所有的资源配置由市场完成。

    陈元在开发性金融这样一个重要金融成分在我国发展趋势问题上的“保守”,表现出了一个高层金融决策者的谨慎和沉着。

    5.富国强民的力行者

    1998年以来,陈元领导下的国家开发银行扎根国内,做出了一系列符合国家发展的有效行动。

    西部大开发是我国的一项重要战略决策,只有全面发展西部地区经济,才能为我国“共同富裕”的社会目标提供强大的物质支持。对于西部发展的融资问题,陈元提出了中央财政与金融协调配合建设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地方财政与金融协调支持加快城市化建设;经济优势产业以商业贷款融资为主,辅以开发性金融机构贷款,为石油天然气自然资源开发提供长期贷款以及利用资本市场融资等几个层面上的操作方案,并强调只要有一个强大高效的金融体制支撑,西部大开发就可以持续推进。

    在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振兴方面,国家开发银行与地方政府及企业联手,培育比较优势和核心竞争力,通过融资重组和改制了一大批效率比较低的企业,使其能够进一步发展。陈元还提出,在企业的重组过程中,国家开发银行可以协助制订方案,对搬迁改造、资本运作、再就业与安排多余职工等方面进行融资支持。

    不仅仅是这些特定的国家开发项目,国家开发银行还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这种对农民切身利益有着密切关系的遍及中华大地的项目进行积极的支持。此外,国家开发银行还提供了贫困大学生的国家级助学贷款等一系列支持国家长远发展的战略性金融支持,践行着“立足基本国情,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把金融发展和科学发展观相结合,就全局论金融”的开发性金融理念。

    对于这样一系列具有政策导向性的融资行为,有人对陈元的理念提出了质疑,那就是国家开发银行是不是可以做赔本的买卖?

    实现国富民强的社会目标,国家发展银行自有一番属于自己的理念,陈元有机地将政策性的支援跟商业化结合起来,他认为开行从大的原则上来说是不能做赔本买卖的,因为我们拿的是公众的钱,要对公众负责。从这点来说,跟商业银行、股市的基本原理是一样的,你用了公众的钱,你就要负责。整体业绩下降、亏损的话,我们就面临市场信誉的下降,我们的筹资成本就会上升。现在绝大部分业绩和运行不是建立在纯政府信用上,而是建立在市场业绩上。

    有关国家开发银行能不能做赔本的买卖之类的问题,从根本上讲,是源于对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和国家财政拨款的混淆。陈元进一步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澄清:“假如什么项目都贷款,不管还款前景好坏都贷,那开行就不是银行,而是拨款的‘机器’,这样必然会形成一大堆不良资产,是‘垃圾’银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