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帝的内阁首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二十二章 奸贼柳川欺人太甚!(求订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章依旧万字左右,相当于2000字一章的5章,3000字一章的3章多一点,求订阅支持!)

    然而这个时候柳川又好死不死出现了,拦住姜宏:“世子,我说过工业基地乃是重中之重。『Δ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 G“

    “重要个屁!”姜宏冷笑:“还在撒谎!我知道你搞出来的所谓工业基地就是个虚幌子,用来骗百姓银子的而已!嘿嘿,柳川,你骗了那么多百姓的银子,难道想独吞吗?!”

    姜宏两眼放光,得意非凡。

    “要是真的在建造工业基地呢?”柳川一本正经道:“要不咱们赌一把?”

    许兴运翻了翻白脸,又来了!

    每次他都是先激将,把对方搞得自认为胜券在握,然后掉进了他挖的坑里面。

    眼看姜宏又要倒霉了,不忍直视啊。

    许兴运用同情的目光,看向姜宏好心好意道:“世子,我劝你千万别上当。柳川这是骗你呢。”

    姜宏冷笑不已:“许兴运,你明明与柳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想装好人骗我?这次柳川输定了!赌就赌!”

    他为了尽早看到工业基地,不惜答应柳川的赌约。在姜宏看来,柳川的工业基地肯定是假的,真实的目的是用来骗百姓们的银子!

    姜宏想到这里,更加叫嚣道:“你敢赌什么?”

    “神经病!”自己好心好意提醒他,这世子姜宏反而好心当驴肝肺,反咬自己一口,许兴运干脆懒得搭理他了。

    柳川咳嗽一声:“如果本首辅的工业基地是假的,自然会被整个大夏所有的百姓讨伐,可若是真的,还请两位世子以后老老实实听我的,不许惹是生非,否则别怪本首辅依照女帝的旨意办事了。”

    他的意思就一句话。

    我要是赌输了,任由你处置,要是赌赢了,你俩马上像条狗一样老老实实的,不然对你不客气!

    柳川知道,姜宏这种无法无天的家伙,就算是看到工业基地正在建造,也不会轻易放过机会,一定会到处捣乱,还是利用这次机会,将其彻底打压才好。

    姜宏想也不想,就一口答应下来。

    他觉得自己赢定了,柳川和许兴运之所以千方百计阻拦,反而说明他们心虚,那工业基地根本就不存在。

    “这一次,你死定了!”姜宏冷笑练练。

    柳川一脸不情愿,带着姜宏和姜黄,来到了半山腰处正在轰轰烈烈伐木搬石的地方。

    “既然两位世子不信,那你们自己过去看看吧!”

    姜宏带着姜黄,兴冲冲一头朝着半山腰处冲去!

    “哈哈,柳川你死定了,就知道你是骗子了!我看你就是想骗……”

    姜宏正在兴奋大叫,声音却戛然而止,如同被人捏住了脖子。

    他看着眼前的清理现场,眼珠都瞪出来了。

    眼前的清理现场,跟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

    五千名草原突厥的勇士们,汗流浃背,在未来的工业基地进行提前的清理!

    这幅热火朝天的场面,让姜宏一脸懵逼。

    这是咋回事?

    莫非是我搞错了?

    姜宏双目呆滞,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劳动场面。

    柳川在一旁,悠然叹息道:“本首辅都说不让你看了,你偏偏不信,现在看到了吧,死心了吧?哈哈!”

    姜宏听着柳川的话,看着眼前的场面,恨得牙根痒痒,只想打人。

    柳川悠然道:“世子,你现在认输了吧?既然看到了工业基地之前的准备动作,你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待着,不许惹事生非,知道了吗?”

    姜宏哪里会在意柳川的话?

    他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柳川这是在故意坑他呢!

    姜宏冷笑道:“这场面,谁知道是不是你为了担心朝廷派过来人,用来骗人的吧??”

    这借口之蹩脚,连他的弟弟姜黄都听不下去了啊。

    用来骗人的?

    这五千劳工的场面,是柳川用来骗人的?

    大哥,这话也太没脑子了!

    姜宏强词夺理:“哼!本世子身为皇室宗亲,当然要考虑到大夏百姓们的储蓄情况,如今大夏百姓的银子都在你设立的大夏商业银行里面,本世子自然要盯着你!”

    听到这话,柳川慢条斯理的说道:“世子,身为皇室宗亲,说话不算话,岂不是丢了皇室的脸面呢?”

    姜宏脸色滚烫至极,咬了咬牙,就算丢了皇室脸面,我也要将你柳川的犯罪证据找出来!

    他坚信柳川搞工业基地就是用来骗人的,而眼前的一幕,绝对是柳川为了防止朝廷派人过来揭穿真面目,所以故意找来的百姓,营造出一种他是真的要大干的准备。

    姜宏越想越是是这样,走了下去,跟一位草原突厥的勇士,热情攀谈起来。

    当然,他不知道那是草原突厥的勇士,只以为是大夏的百姓。

    “敢问你什么时候来的?这些树木都是你们砍下来的?”

    这位草原突厥的勇士正是当日高喊我们是大大的好人,来深山是因为听使者胥美的指挥来帮助大夏建造工业基地的!

    如今,这位草原突厥的勇士正在热火朝天的干着活,冷不丁一个当官的猛然露出脑袋,问他这事,吓了草原突厥的勇士一跳,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早就来了好几天了啊。”

    姜宏与姜黄对视一眼,不死心问道:“你们是不是柳川找来用来骗人的?”

    那草原突厥的勇士生气了,扯着大嗓门喊:“骗人?骗什么人?我们是来干活的,来建造工业基地的,你还有事没有,没事别耽误**活!”

    姜宏脸色越来越难看,对姜黄冷哼一声:“这个壮汉,一定是柳川雇来蒙骗我们的,柳川这个大**贼,鬼主意多得很!”

    姜黄也点点头:“是啊,不得不提防,我们再继续问下去,肯定有露馅的!”

    两个皇室世子,抱着鸡蛋里挑骨头的精神,开始在人群中寻找柳川贪贿的蛛丝马迹。

    许兴运看着两位世子没事找事到处盘问,额头上浮现出道道黑线,无语至极!

    这两位世子也太无聊了吧!

    许兴运几次都想上去,阻拦姜宏和姜黄的盘问,却被柳川拦住了,柳川轻描淡写的说道:“让他们随便问,问的越多,反而会让越多的百姓知道我们是在干实事。”

    许兴运怒道:“可是他们简直就是欺负人,怎么可能会让其他的百姓知道?”

    柳川悠然道:“他们找不到任何的问题,自然会心中不忿,到时候会引来更多的人。”

    许兴运眼睛一亮,说的没错啊!

    姜宏和姜黄,问来问去,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所有的人都说自己是来建造工业基地的,可把两位皇室世子气得够呛。

    “假的!全都是假的!”姜宏气得两眼发红:“以柳川的**贼性子,怎么可能做实事呢?他肯定是找来了一些容易上当受骗的百姓,肯定是这样!”

    可惜,就连姜黄都无奈苦笑了。

    大哥,你简直就是个傻子啊!

    上当受骗?

    别看那些百姓平时不计较,但是他们是最精明的人!

    想要骗百姓,哪有那么容易?!

    不过姜宏的坚持,最终终于有了收获

    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趁着大部分人在热火朝天的时候,将一个消息告诉了他。

    “**贼柳川的工业基地只是个幌子,真实的内情,请去两公里外的另一座山,那里有人告诉你真相!”

    姜宏立即心神激动!

    果然不出本世子之所料!

    柳川的工业基地果然是假的,而且眼前这群干的热火朝天的百姓们,全部都是柳川找来故意演给他看的!

    哈哈哈哈!

    本世子实在太聪明了,一下子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两公里外的另一座山?

    为什么要将地点放在哪里呢?

    不过这不重要!

    对柳川不满之人,躲在另一座山,将真相告知本世子,是很有可能的!

    此时沉浸在自我催眠中的的姜宏,早已对这个消息深信不疑,所以马上就确定了。

    姜宏咳嗽一声,叫来姜黄,交代他两句:“你继续留在这里,吸引减资额柳川的注意力,我现在去一趟两公里外的另一座山,去查明真正的真相,咱俩只要配合好,一定能从柳川的身上扒一层皮下来!”

    姜黄信以为真,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两人当即唱起了双簧

    姜宏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没好气对柳川道:“本世子实在是筋疲力尽,今日也懒得查了,还是赶紧给我找个主持,让本世子好生歇息歇息吧。”

    “兄长,这怎么可以!”姜黄直接反驳道道:“兄长,别忘了我们此次来的目的!要不然这样,你要是累了就好好休息休息吧,我留在这里继续调查,一定找出破绽!”

    姜宏装出一副感动的模样:“好!那兄长就先去休息了,你盯着所有人!要是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马上过来告诉我!身为皇室宗亲,一定要为天下的百姓负责!”

    如此虚假的双簧,直接被柳川和许兴运识破,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姜宏大摇大摆的朝着山脚下走去,那里有最新修建的一排房屋。

    柳川眨了眨眼,狄亚杰立即跟了过去:“世子,这房屋刚刚修建完成,尚未来得及打扫,下官这就去帮你打扫,好让你好生歇息歇息。”

    看到狄亚杰跟了上来,姜宏心中冷笑。

    果然!

    **贼柳川,果然做贼心虚!

    他肯定是担心本世子找出来破绽,连我回去休息,都要让人盯着!

    姜黄在工业基地上,牢记着姜宏的交代,便开始人模狗样,到处寻找问题,要吸引严贼注意力,无理也要搅三分,到处一通瞎指挥,弄得现场混乱不堪。

    许兴运恨得牙根痒痒:“这什么世子啊,也太恶心了!”

    柳川悠然道:“这姜黄,说白了就是依仗着皇室的身份,无法无天,而普通的官员哪里能招惹的起?”

    许兴运闻言,一下子呆立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姜黄自以为自己是皇室的世子,没有人敢招惹冷笑着负手而立,指点江山。

    “这里的石头搬运的速度太慢了,这里的树木砍得太深了,什么……咦?这是什么?用火药用来炸碎石头?这火药是什么?”

    他终于找到了**贼柳川糊弄人的证据,一脸激动,兴师问罪道:“柳川,你给本世子解释世界,这火药是什么?刚才那一声巨响,差点把本世子吓疯了,你这是想干什么?”

    他越说越是激动:“你肯定是为了不让本世子听清楚劳工们在说些什么,所以才故意弄出巨响的,对不对?”

    柳川用力翻了个白眼。

    许兴运直接想要骂人了,这也太丢人了吧!!!

    之前他也曾经这么无知,质问过柳川,但是在前两天火药的威力出现后后,他已经被铁一般事实折服,转化成了火药坚定不移支持者。

    “世子,这火药是用来炸山的,能将效率提升很多倍,而且最重要的是能够用在军事上,提高我大夏军营将士们的作战水平!!等下我让人给你演练一遍!!!”许兴运连忙解释道,免得姜黄继续丢尽了皇室的脸面。

    可许兴运不管怎么说,姜黄总是冷笑,他已经认定这是柳川瞎搞出来的东西,而且是故意蒙蔽他的,以此用来骗大夏百姓们的钱。

    “呵呵……”看着这自负的姜黄,连许兴运都无奈了,冷笑练练。

    柳川看着心中偷笑:“你许兴运也有有理说不清的时候,让你也体会一下,我说服你的感觉吧。”

    他看了一眼两公里外的那座大山方向:“姜宏,接下来就让你尝尝痛苦的滋味。”

    柳川的眼中闪过一抹狡诈的神色。

    ……

    姜宏果然厉害。

    他到了新修建的房屋,以更衣为名,甩开了柳川派来“监视他”的狄亚杰,然后悄悄溜了出去。

    “呵呵,还想监视本世子?”姜宏走在朝着约定的那座山走去,满脸的得意:“**贼柳川,你以为能够斗得过本世子?笑话!本世子何等聪明,又岂会被你轻而易举的蒙骗呢?啊呀!”

    他笑得太得意了,一个没注意,掉进了一个虚掩着的陷阱,摔进陷阱之后,身上满是杂草和泥土。。

    姜宏灰头土脸,好不容易从大坑内爬出来。

    “该死的!”

    “这里怎么会突然有个陷阱呢!”

    “太可恶了!”

    他口中骂骂咧咧。

    姜宏脸红脖子粗,心中发誓要抓住这个挖陷阱的人人,又怕狄亚杰追过来,急忙狼狈而逃。

    “哼!等本世子知道工业基地的真相,铲除**贼柳川之后,绝对要将这个挖陷阱的人炒出来,让他好好吃一通鞭子,知道知道坑害本世子的下场!”姜宏暗恨不已。

    虽然狼狈,但他还是坚持朝着两公里外的深山而去。

    时间很快流逝,天色渐黑,夜幕即将降临,深山中寂静无比。

    “该死的,当时只顾着找破绽,忘记问那个人,接头地点在哪里了,这么大的山可怎么找?”姜宏有点懵逼。

    好在山林的树杆上,有向左向右向前的标志。

    “咦,竟然有标志在,看来是那个接头人准备的,倒是天助我也!”姜宏的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色。

    他一路顺着标志而去,竟然还真看到了看到那个接头的人。

    姜宏大喜,足不点地,直奔接头的人而去。

    谁知,那接头的人凑近姜宏,却一脸肃然,压低声音道:“您是皇室世子姜宏?为了解工业基地的真相而来?”

    姜宏恍然大悟,心中一喜。

    我去,原来这是来接头的线人啊。

    他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

    不容易啊,不枉了我掉进别人挖的大坑啊,现在终于找到了!

    那翠花低声道:“世子,**贼柳川的眼线早已遍布整个深山!所以为了避免引人耳目,故意挖了个大坑,装作是不了解深山的人,才能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估计那个**贼柳川很快就会赶来这里,我们还是直奔主题吧!”

    世子姜宏恍然大悟。

    难怪那里有个虚掩着的大坑,原来是为了替我打掩护。

    那接头人恭敬敬道:“皇室世子为了天下苍生,为了黎民百姓,为了铲除**贼柳川,不惜万金之躯,历经艰险,才来到此地,听我的证据,不愧是我大夏皇室啊!!世子,请受我代替大夏百姓一拜!!”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

    何况姜宏最是爱名之人,一听到这话,顿时有些飘飘然了。

    姜宏痛痛快快,接受对方的行礼,这才询问起来。

    “**贼柳川的证据在哪??”

    那位接头人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这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从**贼柳川房间里偷出来的书信,上面讲述着柳川弄虚作假证据!还望世子为天下的黎民百姓做主啊!”

    姜宏热血沸腾,真想大吼一声!

    柳川,终于有铁证落在我手中了!

    这下,我看你怎么翻身?

    他毅然决然,接过书信,拍着胸膛道:“你只管放心。天下黎民百姓被蒙骗,由本世子来揭穿!有本世子在,定要将那**贼柳川,绳置于法!”

    只要将这证据,交给皇姐,一切就赢定了!

    姜宏仿佛看到,女帝的器重、百官的敬畏,百姓的呼声,一起向他而来。

    姜宏,皇室世子,必将以搬倒大**臣柳川之名,受到天下无数百姓们的尊敬!

    他立即原路返回,准备回到深山,然后将书信交给三皇姐姜丽,让她亲自派人将这封关于**贼柳川弄虚作假的书信,送入皇宫,交给皇姐!

    “事不宜迟,马上就回去!”

    姜宏心中激动不已,原路返回,这一次他特意绕过了那个大坑,急匆匆的朝着山下而去。

    这下柳川可难逃他的手心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眼前一黑,随即什么都看不到了,四周响起凌乱的脚步声。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有几位穿着黑衣的人,看着麻袋中的姜宏,淡淡的说道:“给我狠狠的打!

    就这样,姜宏很快失去了意识。

    ……

    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京城的大街上!

    除了贴身的内衣之外,什么都没了!

    哦,还剩下那封藏在贴身内衣里面的书信!

    姜维尚未来得及感到庆幸,四周百姓们指指点点的声音响起来了!

    “好好地年轻人,怎么就疯了呢!”

    “唉,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穿着,真是有伤风俗啊!”

    “听说有打更的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睡觉,嘴里还说着这次你逃不掉了之类的话?”

    “我去,难不成这家伙是个强抢民间闺女的人?”

    “我呸!恶心!”

    随着人们的讥讽怒骂声,围观之人越来越多,从几百人,发展到几千人,男女老少,都来围观了。

    姜宏听着周围这几千人,千夫所指,指指点点,气得肺都要炸了。

    他奋力大骂道:“你们干什么呢!我的衣服去哪里了?本世子,乃是皇室宗亲,怎么会强抢民女?我呸!就你们这些人家里的女娃子,即便倒贴,本世子都看不上!”

    京城的老百姓们,听到这话脸色大变,纷纷声讨姜宏。

    臭鸡蛋、白菜叶,统统飞向姜宏。

    还有顽童,拿出鞭炮,扔到姜宏的贴身内衣里,炸的姜宏鬼哭狼嚎。

    姜宏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此时,一声断喝:“你们在干什么?聚众闹事?”

    京城衙门的府尹,带着捕快衙役,铁面而来。

    百姓们看到当官的来了,吓得一哄而散,就连放鞭炮的顽童,也不知去向。

    府尹走到了满脸泥土吐沫臭鸡蛋,如同乞丐一般凄惨的姜宏面前,突然惊讶道:“咦?这不是姜宏世子嘛,您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穿着,这可有辱皇室脸面啊!”

    “我……”姜宏直想钻地缝里。

    深山的捕快衙役们,看着这“尿遁连夜溜、嫖娼不给钱”的皇室世子大人,捂着嘴,偷着乐,指指点点。

    “这就是传闻中那位最擅长吃喝嫖赌的世子姜宏?”

    “这家伙,不是去五十里外的工业基地了吗?怎么偷偷跑回来了?”

    “这还不明白?世子啊,这是想受不了深山的辛苦,毕竟细皮嫩肉的,哪能经受得起啊!”

    “我去,身为皇室宗亲,竟然畏畏缩缩的不愿意承担责任,这也太恶心了吧!”

    “唉,我刚才可是听百姓们说,这位姜宏世子强抢民女啊!”

    姜宏听着京城衙役各种阴阳怪气,真是要气炸了。

    周围的老百姓,也纷纷聚拢回来,听得津津有味。

    “原来,这姜宏世子之前在工业基地啊!”

    “工业基地?那可是柳首辅亲自操办的啊,多好的差事,这家伙怎么逃出来了呢?”

    “这年头,皇室越来越差劲了!”

    “唉,身为皇室世子,居然偷偷溜回来,丢尽皇室的脸面啊!”

    说什么的都有。

    姜宏催胸顿足,只想一死了之啊。

    一生英名,随着这次光天化日之下,穿着有伤风素,付之东流啊。

    其实,皇室宗亲们逛青楼,赋诗长歌,并没什么,但也要分情况。

    人家去青楼,都是几十个名士一起去,都是作诗作词喝酒去了。比如姜宏这情况,就属于那种很丢人很没品格的“嫖娼”。

    更严重的是,他还是身为皇室世子,偷偷从工业基地逃出来,还穿着有伤风素,这就让人难以接受了!

    这场景,无数京城的老百姓可以作证。

    更让姜宏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是,昨夜他被人莫名其妙的套进麻袋里面,狠狠的毒打了一顿,等到自己醒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

    他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名声算是完了。

    很快姜黄闻讯而来。

    他昨晚也没睡好,一直等着姜宏的消息,但等到的却是姜宏出现在京城大街上,有伤风素的坏消息。

    姜黄站在人群中,听着老百姓们指指点点,真是不敢直视。

    怎么搞成这样?

    姜宏看到了姜黄,一把鼻涕一把泪哭了起来。

    “大哥,你这是怎么回事?”姜黄被周围民众的眼光,看得刺芒在背,尴尬无比道。

    姜宏咬牙切齿:“这从头到尾,就是柳川挖的一个坑啊。昨晚我被**贼柳川的人逃进麻袋,狠狠毒打了一顿!幸好!幸好!幸好那封书信被我藏进了贴身衣服里,没有被他们发现!”

    姜宏猛然想起,昨夜自己从接头人那里得到的柳川的罪证,还在自己身上!

    万幸啊!

    若是被**贼柳川发现,那自己如今受到的羞辱,全都白瞎了啊!

    他急吼吼,对闻讯而来,羞愧难当的姜黄道:“走,我们快进宫!”

    结果,他的这句话又引起了四周百姓们的指指点点。

    “看啊,现在嫌丢人了,要去找女帝帮忙了!。”

    “身为皇室宗亲,没有一点担当,遇到问题就去找女帝……你们说女帝得多累啊!”

    “这姜宏,我呸!真是垃圾!”

    姜宏被百姓唾骂,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姜黄急忙让人抬起姜宏,直奔皇宫而去。

    在街道角落处的地方,蒙着棉纱胥美笑得直打跌,指着昏倒的姜宏对柳川道:“柳首辅你实在太狠了,为了让姜宏两兄弟老老实实的听话,竟然如此坑对方,还让我胥美一起出手,这手段实在太狠了啊!”

    柳川淡淡道:“你要是觉得狠的话,可以献身安慰他。”

    胥美轻啐一口:“这种身为皇室宗亲,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谁稀罕啊?”

    她美眸巧笑睐兮,轻轻坐在柳川身边,做出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靠在柳川肩膀上:“虽然整个大夏都在骂你是个**贼,但是我胥美知道你没表面上那么简单,果然这坑人的本事是越来越厉害了,比之前还要厉害啊!”

    胥美表面上说着,心中却在暗暗吃惊。

    柳川整治姜宏,简单粗暴。

    姜宏这笨蛋,几乎没有反抗之力,就一个接一个,掉进了柳川挖的坑,根本爬不出来。

    可这坏蛋能如此血坑姜宏,自己又何尝没有被他坑得有苦难言?

    胥美幽怨地娇嗔瞪了一眼柳川。

    柳川一脸无辜:“看**什么,我这次又没坑你。”

    “我辛辛苦苦一场,总得给点辛苦费吧!”胥美没好气地说道:“我帮你坑姜宏,让来捣乱的皇室世子名声都没了,这还不辛苦吗?”

    柳川笑了笑,取出一两银子,酬谢血坑姜宏的胥美,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本首辅家里也没有余粮啊!”

    胥美翻了翻白眼,却依旧把那一两银子收起来,这才说道:“虽然银子少了点,但是玩着还是很开心的,以后有需要胥美帮忙的,尽管说。”

    柳川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两银子,买姜宏灰溜溜滚蛋回去,这买卖怎么算都划算啊!

    可惜柳川也知道,姜宏与灰太狼是一种人,不管怎么被踢飞,都会下一秒原地满血复活又杀回来。

    不过,能算计到这个地步,已经让柳川很满意了。

    接下来,就看姜宏和姜黄两个蠢货,该如何面对女帝的凤颜震怒了。

    ……

    两位世子来到皇宫,一把鼻涕一把泪,将昨夜在那座山上得到的书信,交给了女帝。

    女帝看了,却沉吟起来。

    两位世子以为女帝是不舍得处置柳川,在一旁添油加醋道:“皇姐,这可是我们两个冒着生命危险,从柳川迫害的知情人处,取得的证据!希望皇姐秉公执法,将柳川抓回京城,革职查办啊!”

    女帝又细细看了一遍那封书信,嘴角微微扬起,扬起一抹冰冷之色。

    “你们两个觉得这是柳爱卿弄虚作假的证据?”

    两位世子连忙点头:“是啊。”

    “你们两个认真看过这书信没有?”

    “我们看过了,触目惊心啊。”

    “他怎么弄虚作假的?”

    “柳川为了防止朝廷知道真相,雇佣百姓装出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而且还搞出来什么火药,把我吓得,当即耳朵都懵了。”

    女帝眼睛微微眯起,看了两位世子半天,看得两位世子发毛了,才叹了口气:“瑶歌,你去那些东西拿出来吧。”

    瑶歌带着一堆书信,走了进来。

    女帝一指两位世子:“我这两位堂弟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封书信,说是掌握了柳爱卿对工业基地弄虚作假的证据。你把手里的那些书信给他们看看!”

    瑶歌将书信交给两位世子,笑眯眯道:“两位世子,这是柳首辅每天派人从工业基地送来的书信,上面讲述了每日都在做些什么,进度如何,都一清二楚。”

    两位世子头脑一片空白。

    柳川?每天从工业基地送书信过来?

    一清二楚?

    女帝冷冷道:“工业基地,牵扯到大夏无数子民们的储蓄,朕怎么可能不关心?就算严爱卿是朕最信得过的大臣,朕依旧让许兴运每日将工业基地做了什么,进度如何,清清楚楚的告诉朕,为的就是担心柳爱卿懈怠!这些书信全部都在这里,你们自己看吧。”

    两位世子将这些书信,全部拆开,越看越是汗如雨下。

    柳川的那些书信,一看就是真的,每天做了什么事情,工业基地的进度,事无巨细。

    自己昨夜拿到的那封书信,乍一看很真实,但经不起推敲,几个事实一碰,就对不上了,压根就是假的!

    两位世子头脑一下子炸了起来。

    妈的,肯定是**贼柳川在害我!

    女帝冷冷道:“两位堂弟,朕知道你们讨厌柳爱卿,处心积虑要对付他。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柳爱卿迟早会嫁给朕的,所以朕不允许你们恶意诬陷他,这不仅关乎到他的名声,更关乎到朕的脸面!说,这封书信,你们是如何伪造出来的?”

    姜宏叫起撞天屈:“皇姐!我们真的没有伪造证据啊!这封书信是我找到知情人,从柳川的房间里偷出来的!”

    女帝面色一冷:“从柳爱卿的房间里偷出来的?你是想说柳爱卿除了每日给朕写信之外,还要处心积虑的伪造虚假证据,他图的是什么?还是说柳爱卿在朕让你们去深山之前,就知道你们要去了?!撒谎!你们竟然还敢撒谎!恶意陷害柳爱卿,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两位世子满脸懵逼。

    妈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瑶歌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口说道:“启禀女帝,京城衙门郡尹刚才来了御书房,因为你在与两位世子谈话,我没让他进来,他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姜宏世子大清早的出现在京城街道上,衣衫不整,有伤风俗,恳请女帝管一管皇室宗亲,姜宏世子的举动,完全是有辱皇室脸面……”

    “光天化日之下,衣衫不整的出现在街道上?”女帝脸上更加阴沉:“有辱皇室脸面!”

    世子姜宏额头上浮现出颗颗冷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柳川,你好狠!

    这一下,皇姐肯定会生气的!

    女帝都气笑了:“姜宏,你做的可真是好啊!朕让你去工业基地,学习学习柳爱卿身上的优点,结果你倒好,又是恶意陷害柳爱卿,又是衣衫不整的出现在京城街道上,你的胆子挺大的啊!”

    女帝这么爱面子,平常要是姜宏要是做了错事,碍于皇室的面子,她虽然生气,但不会多作责骂,但是这一次不同了,姜宏是她亲自下旨送到工业基地,希望柳川能够好好教育的,结果出了这档子事,被京城的百姓们知道的一清二楚,就很让女帝生气了。

    “皇姐息怒!”姜黄跪在地上,替姜宏分辩:“虽然下浦东听着也很生气,大哥做的确实不对,但是毕竟乃是皇室宗亲,希望皇姐能够饶恕他一次……”

    “闭嘴!”女帝气得发抖道:“他把朕的脸面,皇室的脸面都丢光了,再让他继续如此下去,朕的江山岂不是要让他掀个底朝天!也是丢人现眼!念在皇姑姑的份上,罚他闭门思过两年!好好给朕反思!”

    女帝话一出,两位世子心中苦笑连连。

    女帝冷冷瞪了两位世子一眼,训斥道:“两个没脑子的东西,以后再敢陷害柳爱卿,朕决不轻饶!滚出去!”

    两位世子被女帝一通臭骂,灰头土脸,滚了出去。

    瑶歌在一旁冷笑,两位世子的能力,还是差太多了。

    不过女帝是个明眼人,绝顶聪明,已经看出两位世子是被柳川耍了。

    他沉吟一下:“姜宏回来,姜黄不用了,还是让他待在柳爱卿的身边,好好磨砺一番吧,皇姑姑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毕竟两个不成器的孩子,总得出个将来能够担起一个家的人。”

    两位世子兴冲冲进宫去,灰头土脸回到府中。

    女帝的皇姑姑看到两位世子出现,满脸的惊讶:“我不是让岚儿将你们送到工业基地磨砺磨砺了吗?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别提了!”两位世子被骂的狗血淋头,一肚子气没处发,愤怒道:“我们两个被柳川耍了!皇姐把我一顿好骂!”

    女帝的皇姑姑听了姜宏的解释之后,直接无语了。

    “柳川,本世子跟你势不两立!”姜宏嚎叫声响彻府邸。

    ……

    女帝派出传旨的宫女,当天晚上就到了府内。

    姜宏以已经睡觉为理由,谁也不见。

    他也没脸见人。

    这次痛定思痛,姜宏思前想后,终于明白自己上了柳川的当,还连累了自己弟弟姜黄。

    他羞愧难当,对姜黄有气无力道:“大哥这次算是完蛋了,以后估计也没脸出去了,以后就只能靠你,继续发现**贼柳川的破绽了。”

    姜黄奇怪道:“大哥,既然我们闹出来的事太大了,皇姐怎么会让我继续去深山?”

    姜宏恨恨道:“柳川虽然欺负我太过耿直,将我耍了一通,但是别忘了,皇姐答应了母亲,会让我们两个进行磨砺,既然我没办法去了,皇姐自然会念在母亲的面子上让你去,以后这个家的重任就担在你身上了。”

    姜黄点点头。

    两人正在说话在说话,宫中传旨宫女到了。

    果然如同姜宏所料,女帝措辞严厉,怒骂了姜宏一通,罚他闭门思过两年,但同时让姜黄继续留在深山,辅佐首辅柳川做事,但同时必须接受柳川的管教。*************************************************************************************************************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