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小孩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子文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无辜相的小家伙心里就想笑,不过最后还是憋住了。Δ 课 外书ΩW?wㄟW.『Ke Wai Shu .?O R G

    “你跟我爷爷不一样。”子文看着小家伙说道。

    “你爷爷是什么东西?”小家伙疑惑的说道。

    “我去,没法跟你沟通。”说完子文又要睡觉。

    “你确定不告诉我?”子文听到这句话后就睁开了眼睛,不过为时已晚,他已经看不到那个小家伙了,然后他就看到何滢从床上蹦了下来,然后一边哭一边往外跑,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孩,不过这时候他已经恢复了正常大小,跟何滢差不多一般高,他扭头看着子文,脸上阴险的笑着脚下可没停,一直追着何滢去了。

    “你给我回来,快点。”子文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大概想到了孩子们为什么会跑了,因为他们身体中弱小的灵魂受到了惊吓。

    小孩根本不听子文的话,继续追着何滢,俩人都快跑到教室门口了,徐老师早就等在那里,看到何滢跑过来,一把抓住她,何滢行动受阻哭闹的更厉害了,徐老师也怕啊,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发生在他们班,经过何滢这么一闹孩子们都醒过来了,一个个呆呆的看着。

    “你再不回来,就别指望我跟你说一句话。”子文继续跟那个小孩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爷爷是什么东西?”那个小孩看着子文说道。

    “你回来我告诉你。”子文无奈的怂了。

    小孩飘着离开了何滢,同时何滢也渐渐的止住了哭闹,她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眼神略带惊慌的徐老师说道:“老师,我睡着了,我没闹。”

    徐老师放开何滢,用右手轻轻的从上到下挠着她的后背,左手捏着她的耳朵,这是自古流传下来的偏方,专治孩子受到的惊吓。

    “滢滢乖,老师知道,滢滢表现最好了。”徐老师嘴上安慰着孩子。

    “喂,你该告诉我了吧,不然,哼。”小家伙飘到子文身边,恐吓道。

    “你让我怎么跟你解释呢,我的天。”子文真是拿这小家伙没办法了。

    “其实你不告诉我也行,陪我聊天就放过你。”

    “好吧,你想怎么聊?”

    “你说了算。”

    “你该走了。”

    “这个不行。”

    “你叫什么啊,家住哪里啊,还有没有亲人啊?”子文翻着白眼问道。

    “我不告诉你,哈哈。”小孩笑道。

    “你去死。”

    “我已经死了啊。”

    “没死透,继续。”

    “你是坏人,哼!”

    “那你呢?”

    “反正比你强,最少我不会害人。”

    子文睁着老大的眼睛看着小孩说道:“求放过。”

    “你跟他们不一样,你不是人,不算。”

    “说实话,我真想知道你是什么,为什么你在我身边时,我不会生病,你是靠什么一直存在下去的。”子文严肃的说道,他爷爷当时的情况他记得很清楚,在离开了亲人的血脉后很快便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这个小孩不同,从他的口中可以听出来,他已经存在很多年了,而且他并没有吸取身边人的能量,也就是说这个小家伙跟他爷爷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小家伙听到子文说的话犹豫了一会儿,但是最后什么都没说,对他挥了挥手后消失了。

    “真是奇怪的家伙,居然说走就走了。”子文看着那家伙消失的地方发呆。

    “子文哥哥。”何滢已经回到了床上,看到子文看着自己发呆,于是喊了子文一句。

    “哦,没事没事,想事情呢。”小家伙消失的位置正好在何滢的床头,所以子文正好在看着何滢发呆,他憨憨的回了两句就躺下了,何滢微微一笑也躺下继续睡觉。

    “大家继续睡觉,午休时间还没有结束,都躺下。”徐老师喊过后,同学们陆续的躺了下去,不过经过这么一闹孩子们都精神了,睡意全无,不时的闹出一些动静,徐老师也没有办法,这些孩子们还小,能听她的话躺下不说话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那个小家伙一下午都没有再找过子文,学校也没有再发生过孩子发疯哭闹的事件,可能正是这个原因,子文觉得有些无聊,老师教的儿歌子文听一遍就记住了,他曾经想过这可能是自己的另外一个能力,不过最后被他自己否定了,过目不忘这种事也只是出现在传说中,如果真有这种能力,那用不了几年他便会成为一个百科全书,最后他总结了一下,那就是这个能力“太可怕”了,所以他认为自己不可能这么好运。

    下午放学的时候老何没有来,来的是他的司机,据说是晚上老何有个饭局,需要提前过去安排接待,在这个小县城能让老何这种级别的任务认真对待的也不会太多,想必客人很重要吧。

    子文家的门上了锁,他的父亲不在家,没办法他只能跟着俩小姑娘去了老何的家里,这还是子文的第一次。

    “小宝贝儿们,你们放学啦,快告诉在妈妈学校里过的咋样啊,学了点什么东西啊。”老何的妻子还没出门,声音便远远的传了出来。

    老何家的房子可以说是很低调的那种,可能跟老何的脾气性子有关系,毕竟太过高调的也看不上子文父亲那种身份的普通人,不会走的那么近,那么热乎,何夫人推开屋门看到子文也在,脸色稍微变化了一丝,不过还是笑着跟司机打了声招呼。

    “小李,晚上看着点老何,别有让他喝多了,那个死酒鬼。”

    小李就是老何的司机,平时来他们家多了,跟何夫人自然很熟络,所以他们说话也很随便。

    “刘姐,今天来的可是主管企业的袁副县长,我那里插得上话啊,可能连饭桌都上不去呢。”小李挠着脑袋说道。

    “又是那个老袁,每次跟他坐一块儿了老何都得喝多,那家伙也是号称‘15t’,自己喝一斤半白的还得替别人喝,老何就败在那家伙的替上面,那憨性子又哪里舍得让别人替了,还不都是自己喝,今晚儿八成我又得照顾他半宿了,唉,小李你赶紧过去吧,现在正忙呢。”

    “好的,刘姐,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司机转身出去了,还没忘了把门给带上。*************************************************************************************************************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