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命运编辑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6章 机械之心被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飞驰的跑车上,胡周扛着吹成喇叭的雨伞,矮着身子躲在挡风玻璃后,大声和辛再义通着话。

    他在为恢复补习做最后的努力。

    “辛老师,你的水平摆在那里,何必理会那些小人?如不跳槽单干,放开手脚收费补课。”他大声劝道。

    辛再义道:“他们冻结了我在亚美利加的账户。我儿子现在没有生活来源。我必须马上去照顾他的生活。”

    “不会那么夸张吧?这点事儿就要冻结账户?”胡周道。

    辛再义道:“他们有那个权力。这事比较复杂。你不在这个圈子里,不会理解。”

    “我可以马上给你儿子打款。”胡周道。

    辛再义道:“账户冻结是无法收款的。”

    “我可以雇人解决他的困难。”胡周依然坚持。

    辛再义道:“你没有做过父亲,不能理解这种感受,这种时候不亲自去是不行的。”

    “那我可以陪你去一趟。”

    “就算你一起去,我也没有时间帮你补课。我要处理的问题太多,补课实在顾不上了。”

    胡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末了,辛再义安慰道:“别担心。按照我的方法,坚持好的学习习惯,你考上985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再说,正如我一直说的,决定人生的不是高考考几分,而是你有一颗怎样的心。”

    我有一颗怎样的心?一颗拔凉拔凉的心。不知道是不是被雨给淋的。

    ……

    ……

    胡周家中,父亲不在家,不知去哪儿了,母亲坐在马桶上刷着手机。

    风声雨声爆笑声,声声入耳。

    男星女星八卦事,事事关心。

    最近元晨夕又上综艺节目了。这姑娘真可爱,一定要看一下。

    女主播樊歌苓出席的养生节目也是不容错过的,年纪大了,浑身是病,得听听专家怎么说。

    不过,养生节目还是得先给综艺节目让路。

    笑一笑,十年少嘛!

    突然,她似乎听到客厅里有动静。

    这套老旧的二室一厅布局局促,卫生间很小,她稍稍探头就能看到客厅的状况。

    那里并没有人,房门也没有打开过的迹象。

    仔细分辨的话,似乎隐约有电流的滋滋声,是家里那个老旧冰箱里压缩机的声音,还是路由器的电流声?耳鸣幻听也不是没可能,谁知道呢?

    雨声那么大,什么都听不清。

    年纪大了,对自己的感官越来越不自信了,不仅听觉有问题,视力也严重老化。

    耳不聪、目不明的,与其疑神疑鬼,不如都随它去。

    于是,她没能发现客厅地板上那一串延伸到卧室里的水渍。

    她继续看综艺节目。

    元晨夕这小姑娘实在是太可爱了。

    她身上集聚了所有讨人喜欢的特点:青春、靓丽、健康、活泼、可爱、讨人喜欢、嘴甜、卖萌、没什么心机的样子,老阿姨们幻想要这样的儿媳,少女们拿她当偶像,少年们拿她当女神,男女老少通吃,感觉这个女孩就像是为观众们量身定制的一样。

    元晨夕的一颦一笑让母亲看得如痴如醉,然而,一个不知好歹的来电打断了她的享受。

    电话里传来父亲的声音:“午饭吃了吗?”

    “吃了。”她急促道。

    父亲顿了顿,说道:“不要一直坐在马桶上,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她不耐烦道,但行动上无动于衷。

    “我再过一小时就回来。”

    “买个菜怎么要那么久。”她习惯性地抱怨道,却没有注意电话那头的广播声:办理长期劳工签证请走专用通道。

    忽然,客厅里似乎又有动静。

    她不自信地听了一会儿,确定外面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才小心翼翼地探头张望。

    不会是……贼吧?

    好在,那声音在次卧里响了一阵,便回到了客厅,是胡周,儿子回来了。

    母亲心中欣喜,但她的抱怨已经成为习惯,开口便道:“搬出去那么久,总算知道回来看看了?”

    可是儿子看起来有点着急,像是有什么东西找不着了。

    “方块呢?”胡周着急道。

    “啥方块?”母亲茫然道。

    “一个黑色的立方体,跟魔方差不多大,我放在床底下的纸盒里的!”

    “有这件东西吗?”

    对于家里固定资产的增减,母亲极少关心。贫瘠的生活已经断绝了她所有的生活情趣。现实世界离她已经比较远了。

    幸好,艾维利提亚及时提醒:“朋友,在阳台外!”

    胡周朝阳台之外望去,看到一架杂牌无人机正在缓缓驶远,下面吊着一件干瘪的黄雨衣,里头裹着一个黑色的立方体,正是机械之心!

    “快抓住他。”

    胡周一扬手,闪起一道蓝色弧光,在密集的雨丝中散射成一道电网。

    在他头顶盘旋的黑色飞蝇也射出一道炫目的白色强光,剑一般刺过去。

    无人机遭到了双重攻击,冒着青烟坠了下去。

    黄雨衣裹着黑色的立方体,做了个自由落体运动。

    刚巧不巧,胡周来时坐的那辆银色四环敞篷跑车,居然鬼使神差地停在了阳台下的绿化带里。

    “他不会是控制了这辆车吧。”胡周道。

    话音刚落,那跑车引擎轰鸣,兀自开走了。

    嚓!

    无人驾驶!

    太可恨了!

    “他要机械之心干什么?”胡周道,“没有能源,抢了也没有用。”

    艾维利提亚叫道:“那么他下一步必然就是要抢夺能源了!”

    胡周心中暗感不妙,说道:“那么,他最可能的去处应该是……”

    “效率最高的是聚合物高能电池,就在你的住处。”

    “!”

    顾不上母亲的唠叨和埋怨,胡周赶紧跑下楼去:“小艾,再给我弄辆车!”

    “最近可用车辆,800米。”艾维利提亚道。

    “这么远?!”

    “朋友!这是在新阳,无人驾驶的车并不多!你先跑起来,我让车跟你会合。”

    于是,胡周以接近百米赛跑世界记录的速度向自己的住处飞奔而去,在路面的积水上留下了长长一串涟漪。

    ……

    ……

    阳泉豪景华庭。

    黄雨衣一瘸一拐地从电梯里走出来,每一步都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似乎身上背着一堆废铜烂铁。

    他在1302室门口驻足,门的那一边静悄悄。

    “新组件磨合完毕。”

    “确认高密度能源位置。”

    “发现蛋白质聚合体,疑似主要目标。”

    本想寻找高能电池,没想到刚好撞见刺杀目标。如果黄雨衣有情感体验,是会狂喜的。

    可惜,他没有情感。

    “整合任务。调查疑似主要目标并获取高密度能源。”

    “发现物理隔离物,使用支撑部件撞击。”

    黄雨衣的衣摆掀起,一根不知从哪个破烂上面拆下来的传动轴翘了起来,绵软无力地敲在了房门上。

    “咚。”听起来像是在敲门。

    “撞击无效。”

    “接入邻近无线信号。”

    “发现可控设备,尝试获取控制权……”

    于是,门的那一边有动静了。

    ……

    ……

    从黄雨衣乘坐银色跑车闯入小区的那一刻起,周清影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个异乎寻常的入侵者。

    那充满攻击性的无线信号无时不在尝试控制周围的电子设备。

    而她的手中刚好掌握着一支纳米军团,此刻就在餐桌上的玻璃杯里。

    前不久,这支纳米军团刚刚令这栋楼里的无赖人间蒸发,物理意义上的攻击性毋庸置疑。

    但是,面对来自网络上的攻击,架构简单的防火墙是脆弱的。

    入侵者虽然连一道普通的防盗门都无法攻破,但他的意志在无线网络中横行无阻。

    周清影手边的玻璃杯里,清水一般的物质沸腾似的翻滚了起来。

    纳米军团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一旦被入侵者夺取控制权,后果不堪设想。

    而作为军团指挥中枢的白色飞蝇也在半空中摇摆不定,随时可能倒戈。

    周清影眼前出现了技术官的回复:“增援正在途中,坚持10分钟。”

    10分钟?不,坚持不了那么久,只有主动出击。

    周清影将水果刀藏在身后,打开了房门。

    在相距不到一米的距离上,她终于见到了这个始终不肯放过自己的杀手。

    这绝对不是人类,他没有心跳,没有温度。

    黄雨衣呆立在门口看着她:外形轮廓吻合,缺少面部特征,获取dna进一步确认身份。采样手段:获取血液。

    衣摆再度掀起,那根满是油污的传动轴再次翘起,朝周清影刺去。

    于是,周清影一扬手,沸水一般的物质从黄雨衣被阴影遮盖的空洞面部泼了进去。

    “发现可控设备。判定为多功能纳米工作集群。评级:高价值。尝试获取中……”

    白色飞蝇一头撞进黄雨衣空洞的面部。火花一闪,黄色雨衣燃烧了起来。

    既然无法抵挡,那就抢先自爆吧!

    “受到物理层面打击!”

    “分离受损部位。”

    黄雨衣脱去了燃烧着的黄雨衣,露出了一堆七拼八凑的金属部件。

    三条尺寸不一的传动轴,两根掉了漆机械抓手,一个无线电收音机,还有一个长条状的蓄电池,看起来是电**车的电**。

    这些东西胡乱地接驳在一个形似魔方的黑色立方体上。

    这是……机械之心?!

    能够自主组合各种电子设备的智能核心。

    幸好现在只是蓄电池供电,不足以吸引大型器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这样的威胁,是必须及早压制的。

    周清影双眼一闪,手上的力量重了几十倍,以一个弓步突刺的动作,将水果刀狠狠切入黑色立方体与蓄电池的交接处。

    “受到物理层面打击!”

    “尝试接入攻击者控制系统!”

    半透明的物质从无线电收音机扬声器那蜂窝状的孔洞中延伸出来,像是从培养皿中快速生长的邪恶植物。

    这些物质很快凝聚成人形,将周清影包裹了起来。

    双方的无线信号剧烈相碰。

    “数字交火,需要支援!”

    黄雨衣的意志在互联网中快速扩散,散布在全球的无数处理器立刻飞速地运算起来。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