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命运编辑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章 又是那个王八蛋干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胡周匆匆交了卷,找个僻静之所跟艾维利提亚通话:“谁举报他的?有什么证据?怎样才能让他复职?”

    三分钟后,艾维利提亚发来了一堆消息。

    从辛再义的通讯信息开始,到通知他接受调查的来电人,再到教育厅收到的举报材料,直到那份最关键的证据材料:月湖山庄,接受宴请,收受钱财,举报人——顾彬。

    又是这个王八蛋!

    胡周掌心电光一闪,几乎想马上去八班教室把那家伙揪出来。但是他忍住了:“看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于是,艾维利提亚发来了一段通话录音。

    只听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说道:“郑厅长要上调省政务府了。高副厅长应该会扶正。那么,越西省的教务由谁来分管呢?”

    “当然是陈叔叔您了!”顾彬诚惶诚恐地说道。

    “是啊!大家都认为会是我。可是,我得到消息,首长考虑让辛再义上,说他经过这些年的打磨,政治上已经比较成熟了。”

    顾彬连忙道:“他只是一个副高职称的老师。哪有副高直接当副厅的?!”

    “他在当老师之前,倒是在行省教育厅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好了。这不是重点。我找你,是因为听你父亲说起过,你曾经请他上过课?”

    “是的。陈叔叔您消息真灵通。”顾彬谄媚道。

    “他这么做是违反纪律的。”

    顾彬疑惑道:“老师不能补课的吗?”

    “教育厅有文件规定的,老师要严于律己,廉洁自律,确保所有知识点在课堂上讲,不允许课外加课,更不允许收费。”

    “我太孤陋寡闻了。很多老师都在课外时间给学生补课。原来都是违反纪律的。”顾彬附和道。

    “寻常老师,我们管不过来。但是对于要走上领导岗位的人,就不能姑息了。这是廉洁问题,是作风问题,是思想政治问题!绝不是小事。”

    “是是,您说得是!”顾彬连声附和,等待着对方的指示。

    那声音阴测测地说:“我说过会帮你弄一张清丰的门票。但如果我的处境不顺,首都那边对我的评价必然会有所变化,原来的诺言能否兑现,就很难说了。”

    顾彬急道:“陈叔叔,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吩咐!我就是拼了这条小命,也要帮您解决麻烦!”

    “我不通过你父亲,而是直接联系你。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该怎么做。”

    这次通话结束后不到一个小时,顾彬就从邮局寄出了一份材料。

    从行省教育厅的办公网服务器中可以查到那份材料的扫描件。那是一份实名举报信,并附上了付款凭证信息。

    在成百上千的举报信中,这封信本不起眼。

    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却最终放在了行省高级人事部纪律监察室的会议桌上。

    于是,辛再义平静的人生陷入了疾风骤雨之中。

    看完这些材料,胡周大致明白了整件事的过程。

    一个有瑕疵的教育工作者被卷入了一场政治斗争。

    一个心术不正的学生为了确保进入顶级名校不惜充当咬人的恶犬。

    胡周可以把顾彬电成烤鸡,但是他更想知道怎样才能帮辛再义翻案。

    这件事,艾维利提亚帮不了他。

    “朋友,虽然我收集到了不少信息,但我还是无法理解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他补课收费高,是不是刚好证明他书教得好?难道挑选分管教务的官员时,不考虑教学水平的高低的吗?”艾维利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提亚问道。

    “品德应该比才华更重要吧?”胡周道。但这话用在这个场合,他自己也觉得不对路。

    如果说德比才重要,那么那个唆使顾彬的人,品德会比辛再义更高尚吗?

    这种事,平民阶层无法理解。

    幸好,他可以问问比较有见识的朋友——又可以跟王乐颖打电话啦!

    “我也听说了。”王乐颖忧心忡忡道,“据我了解,辛老师原本并没有办补习班的打算。是有很多人一再要求,他驳不过面子才勉为其难。那些人有些影响力,为了请他补习,还说服了管理层不再安排辛老师参加高考出题。所以,他因为这事被举报,其实挺冤的。”

    胡周问:“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他吗?”

    王乐颖道:“高级人事部已经确认了事实,很难再做什么改变。除非举报人翻供,承认自己举报的事都是虚假的。”

    “哦?”胡周的掌心里闪过一丝电光。

    “但是你也知道,这些事并非空穴来风。”王乐颖又说。

    胡周道:“他从头到尾就收了我五千。还是我强塞过去的。这算什么事!”

    王乐颖道:“我也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但是,在集体组织里,纪律就是纪律,再小的污点也是污点。一旦被查到,就是严格执行。我想,辛老师如果能趁此机会远离这个生态圈,也是不错的。我打算过几天去找他一次,看看他是不是愿意往学术界发展。”

    胡周心道:不管怎么弄,我只想他尽快恢复补课啊!

    等他调整好将来的人生规划,我高考都结束了啊!

    看来,还是得用最直接的办法——翻供!

    翻供之前,先要逼供。

    要让顾彬改口,就必须给他施加足够大的压力。

    那么,他有什么弱点呢?

    超速违章是一个,但不足以断绝他就读清丰的路。

    还有什么弱点呢?上次兴师动众组织月湖山庄的派对,又是想做什么呢?

    和王乐颖结束通话后,他对艾维利提亚说道:“小艾,查查顾彬这个人。他这些天在关注什么?”

    不一会儿,艾维利提亚发来了一堆消息,有文字,有图片,还有少量视频。

    因为内容过于琐碎,艾维利提亚贴心地总结为一个关键词:王乐颖。

    “哎?”

    胡周翻了翻顾彬在薇信朋友圈转发的推送,看到那个命名为“乐颖”的分组,再让艾维利提亚查了查王乐颖最近这些日子的行程路线和网上操作痕迹。

    两条若即若离的信息大龙暧昧地缠绕在了一起。

    很容易看出,顾彬一直在凑近王乐颖,但每次接触都是一触即散,还有好几次落空。

    比如,当他们一起出现在月湖山庄的时候,似乎并没有见面的机会啊!想必那一次,顾彬一定很郁闷吧?

    好了,顾彬的死穴已经找到了。

    现在,胡周来到八班教室。

    测试刚刚结束,学生们正在准备回家。

    一群人围在顾彬周围,谄媚地恭维着。

    顾彬心情极好,笑得十分爽朗,脸要仰到天上去。

    然后,他的脖子被胡周卡住,整个人缓缓升到了半空中。

    “顾彬,我们谈谈。”

    胡周单手提着他,从目瞪口呆的学生们面前走过,消失在走廊拐角处。

    ……

    ……

    教学楼天台是个把人海扁一顿的好地方。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顾彬的脸贴在**辣的水泥地面上,嘴像鱼一样一开一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装蒜的样子跟杨林那家伙如出一辙。难道他们受的家教都一样吗?

    可惜,这种戏弄人的把戏,在自己身处弱势的时候,只会招来更多苦头。

    胡周一着急了,就发了狠,踩住他的脸碾了碾,道:“我不管你那个什么狗屁陈叔叔是谁,也无所谓你上不上清丰。我就是要你把泼出去的脏水收回来。”

    顾彬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他最后是去了你的饭局!你应该清楚!”

    胡周道:“话要说完整,说一半瞒一半,不算实话。我问你,月湖山庄那堂课,是你求他补课,还是他求你?”

    顾彬无话可说。

    胡周又问:“那个姓陈的自己**干净吗?你怎么不连他一起举报?”

    顾彬道:“你果然是个小老百姓。告诉你吧!不希望辛再义上台的人,绝不是一个两个。他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是因为站在了当权派的对立面。在那个圈子里混,不拜山头抱大腿,怎么混得下去呢?”

    胡周捏了捏拳头,道:“说说那些当权派。”

    顾彬断然拒绝:“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那么我会把你所做的一切都告诉王乐颖。”

    顾彬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眼看就要开口。突然,红点亮了。

    红色圆点闪烁,红色圆点闪烁,红色圆点闪烁。

    “为什么打断我的审讯!”胡周恼道。

    命运编辑者道:“不要追问。把一切交给我。我让你跳跃到下一个情节点。”

    “为什么不能追问?”胡周道。

    “因为有影射现实之嫌。弄不好这书会被封。”

    胡周道:“你不会用了真实地名和人名吧?”

    “那倒没有。甚至没有原形人物和相关的真实事件。是纯虚构的。”命运编辑者道,“但是,这一段给人一种写实的感觉,容易让人与一些现实事件联系起来,引发一些不好的猜想。所以应该避免。”

    胡周叫道:“你明知道这些不能深挖,那还写它干什么?”

    命运编辑者叫道:“我也没想到你有这么大能耐,居然能查出这么多事来。原本辛再义停止补课的情节是不需要理由的。”

    胡周道:“艾维利提亚这个金手指有多逆天,你心里没点数吗?”

    “艾维利提亚是谁?”命运编辑者道。

    胡周心头一动:难道他不知道小艾的存在?那自己岂不是可以把小艾作为对抗这个命运编辑者的倚仗?

    他赶紧岔话题道:“喂,这件事就是你所说的暴风雨吧?”

    命运编辑者道:“这算什么暴风雨,顶多是毛毛雨。”

    红色圆点消失了。

    一切又恢复了运行。情节果然向前推进了一大段。

    顾彬结束了一段陈述,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些。你告诉我,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择?选所谓的正义,然后牺牲自己的前途;还是明哲保身,顺便获取一点好处?”

    “我选这个。”胡周对着顾彬的鼻子一拳轰去。

    哼!反正刚才我什么都没听见。

    “一小时以内,你要完成两件事。第一,翻供,第二,举报唆使你的人。只要晚一秒钟,这些事就由我来做了。而且我会把所有举报材料抄送给王乐颖。你自己看着办吧!”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