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命运编辑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这种时候媒婆就很重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胡周想到自己和姚艳的失败交往,觉得要吸取教训,掌握主动。┡Δ』ΩΩ┡ΔW#w W.Ke Wai Shu .O? R G

    自从与王乐颖在月湖山庄一别,自己又是跟拾荒者干架,又是张罗网课,确实忙了点,现在安顿得差不多了,没有理由继续干等下去。

    对她有好感,就努力更进一步呗!

    于是,放学回家之后,他果断发起了语音通话。

    不到两秒钟,对方果断接受。

    胡周:“……”

    等等,我该说些什么?

    “喂?”

    对面传来了柔和悦耳的声音。

    胡周连忙道:“最近还好吗?”

    王乐颖:“还好。你呢?”

    胡周:“挺好。”

    王乐颖:“哦?”还挺诚实啊!

    胡周听出了对面的不善之意,赶紧改口:“其实也不算太好啦!”

    王乐颖:“哦。”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胡周又问:“你的课题进展顺利吗?”

    王乐颖道:“亚美利加的大学讲究实验数据,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实验场所。”

    胡周连忙问:“有我能帮上忙的吗?”

    他所理解的实验场所,大抵就是学校里的物理实验室、化学实验室那种地方。

    王乐颖却说:“我需要找一家加工业的工厂合作……”

    胡周接不上话了。工厂?他一个高中生,上哪儿找工厂去?这忙帮不了。

    王乐颖没说两句,忽然戛然而止,说:“不好意思,我自己的事讲得太多了。”哼!我的课题,关你什么事!

    胡周小心翼翼地说:“我挺乐意听你讲讲的。我自己没啥新闻可说。”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王乐颖道:“我倒是觉得每个人都是心事浩茫连广宇的。”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这话说得隐晦,胡周没听明白。

    于是经过短暂的冷场之后,两人虚伪地打着哈哈结束了通话。

    胡周赶紧问艾维利提亚:“她这话啥意思?”

    艾维利提亚道:“朋友,这可不是我的专长。不过,如果她是想对诗的话,那你应该说出下一句——于无声处听惊雷。”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难道说,她觉得我向她隐瞒了重要的事?

    胡周隐隐觉得,自己最好赶紧把王乐颖的心思摸清楚,不然这段交情怕是要凉。

    艾维利提亚主动请缨:“朋友,我可以帮你调查她的手机和电脑,就像上次调查姚艳那样。”

    但胡周谢绝了。

    当一个人特别珍惜一段交情的时候,是不敢过早拉近距离的。

    ……

    ……

    星海别墅,王乐颖坐在梳妆台的镜子前所有所思。

    这是怎么了?

    她觉得在刚才的通话中,自己似乎动气了。

    这不合常理。她和那个男生只有一面之缘。对方的私生活如何,于她何干呢?

    但她是个善于思考的聪明人,能够排除情绪因素,清醒地直面自己的内心。

    胡周真的只是她生活中的匆匆过客吗?

    不。

    从价值观上看,在人工智能和人类劳工的博弈中,胡周似乎认同她向人类劳工倾斜的观点。两个少数派在一起,难免惺惺相惜。

    从人类本能看,胡周能够与身穿复合装甲的武装分子交手而不落下风,这体魄绝对是超乎常人的。拥有过人力量的男性,对女性而言怎么可能没有吸引力呢?

    从性格上看,胡周很温柔。也许有的女孩子认为这种性格是软弱的体现,但王乐颖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了自己父母十八年,她很清楚温柔和软弱完全是两码事,关键在于对原则问题是否足够坚定。

    最重要的是,她能够感觉到胡周的真诚,一种单纯的喜爱,而不是上下打量并进行性幻想之后的那种追求。这使得胡周在她眼里,变得跟其他纨绔子弟完全不同。

    然而,她终究还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潜意识中,她始终认为,胡周是某位国家级高官的亲属。

    换言之,胡周和她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如果说胡周只是一个普通平民,她还会为了那几张照片如此闹心吗?

    不,绝不会。她从来不敢想象自己会跟平民家庭的男生有任何的交集,不仅是因为她没有接触平民的机会,更是因为她母亲的存在。

    早在初潮来临的时候,母亲就宣布了她未来的命运——要么与云端之上的豪门联姻,要么就孤老残死。

    如果她胆敢和任何名不见经传的青年**,那么她相信,母亲为了某种尊严和节操,一定会亲手弄死她的。

    然而她并不认同母亲的思路。

    如果说被人高攀是吃亏,那么高攀别人,别人是否也会觉得吃亏呢?

    如果双方刚巧平起平坐,那又会将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置于何地?式微的男方能否接受势均力敌的女权?

    如果这个圈子里的每个母亲都是如此想法,那么她母亲对合格女婿的定义,根本就是个空集!

    更不要说名利场中有太多自命不凡的公子哥,以她的知识和眼界,根本无法与那些人相处。

    所以她才矢志不渝地为留洋海外努力,好远远逃离母亲的掌控。

    而现在,她遇到了一个转机。那就是胡周,一个似乎跟她有一些交集,又似乎有足够力量带着她离开的人。

    那么,这个机会是不应该被误会和赌气而挥霍的。

    又仔细思索了一下,她感到这件事需要朋友帮忙。

    从胡周周围的人进行侧面了解,会比较委婉,得到的消息也会比较真实。

    这跟古时婚嫁讲究明媒才能正娶是一样的道理。

    有些话,当事人之间不方便问,又很想知道对方的想法,这任务便交给媒婆了。

    于是,王乐颖立刻打开薇信,找到了两个媒婆——莫兰心和楚薇薇。

    “我的课题需要实验,最近我在物色合作对象。我很看重合作者的人品,所以想请你们帮忙从侧面打听一些事……”

    她发了一条长长的消息,最后写道:“我不是要打探他的私生活,我只是想知道他办事是不是可靠。”

    莫兰心比较体贴,并不问原因,只是回道:“我马上就去核实。”

    楚薇薇就比较耿直了,回道:“你就是想知道他有没有睡那个女人对吧?你看上他啦?”

    王乐颖觉得自己前面那么多字都白打了。

    ……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