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命运编辑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艾维利提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晚春风醉暖,而胡周正面临人生的寒冬。』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十八岁的少年郎业已成人,四十平米的老公房已显拥挤。

    卧室的廉价门板已经老旧变形,门缝大得能塞进语数外三门课的模拟卷。

    正如在隔壁房间咆哮的母亲,牙缝已不足以阻挡积年累月的满腹怨念,论及内容,无非是抱怨自己在家打理家务有多辛苦,而父亲回家倒头就睡,一点家务事都不做。

    胡周本想向父母报告此次模考的情况,甚至本来还打算请父亲引荐一个可以实习的工作岗位,可现在看来,这两件事他都毫无把握,前一个可能被母亲骂死,后一个肯定让父亲为难。

    于是,他把模考试卷对折起来,塞回了皱巴巴的牛津布书包里,然后掏出山寨手机,塞上地摊货耳机,打开了云阅读应用“奇点”。

    听音乐、看网文有助于放松紧张的心情。然而手机存储空间有限,蹭商场宽带下载的歌已经听腻,考虑到流量宝贵,那就只能看看网文了。

    ……

    ……

    频频按下的拇指给山寨手机输入了一条又一条指令,经过处理器的编译,转化为无线信号发射出去。

    脉冲波通过小区中心居民楼屋顶编号yxxy-nmf26f的基站进入光纤,经过区域接入层、城域汇聚层、城域核心层,汇入到长途骨干层的数据洪流之中。

    传输以光速进行,几千公里的距离转瞬即达,脉冲波准确地从长途数据流中分流出来,又经过城域核心层、城域汇聚层、区域接入层,通过层层安全检查,最后进去到一处数据池中,并被调制解调为计算机可读的指令。

    这里,便是“奇点”网站储存网文的服务器了。

    指令很快得到服务器的响应,网文数据立刻转化为脉冲波信号,透过区域接入层、城域汇聚层、城域核心层,汇入长途骨干层,然后再原路返回,层层分派,进入编号yxxy-nmf26f的基站,最终通过基站发出无线信号,根据手机号码信息准确地发送到胡周的山寨手机上。

    他怎会知道,自己随意地翻几页网文,天文数字的光子已经在几千公里的距离上往返了亿万次。

    他更不会知道,所有进入长途骨干层的信息,都会在半途被一个名为oracle的滤网协议截获,并产生一个完全相同的副本。而他的信息被滤网单独挑出,进行了全面解析,然后分派给了一个gps标识与他最为接近的无名地址。

    随着这段信息的到来,无名地址的数据池翻滚起来,像是被溅入的火星引燃的汽油。

    一条最高优先级的指令由此生成,通过显示解码硬件的转译,最终出现在一块一百英寸的巨型液晶屏上,一共是五个字——“算力满负荷。”

    ……

    ……

    没翻两页,qq的新消息提醒弹了出来。

    “艾维利提亚:朋友,求助!怎样让美女理我“

    这个名字很长的家伙是前年的圣诞夜主动加胡周好友的。

    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刚好大周数据中心在那天成立,新阳市敲锣打鼓一整天,学校广播还在午间当作重要新闻播报了两遍。

    当时艾维利提亚说自己是搞网络技术的,可能会来新阳市工作,所以想交个当地的网友。

    他的头像是个金色头发、戴着彩色宝石项链、笑得很灿烂的卡通少年,像是某部著名动漫的无敌大反派。胡周看着挺顺眼,就通过了好友申请。

    之后此人多次发来消息,比如“女生回答‘呵呵是什么意思’“、“女生对我说‘你好可爱’,但是又拒绝和我见面,她到底是喜欢我还是有一点喜欢我“

    诸如此类,幼稚可笑,一点都不像个已经工作的人。

    不过出手倒不小气,虽然胡周每次都敷衍着简单回答两句,但对方总会发个六块六或八块八的小红包,让拿人手短的胡周不得不心生些许愧疚。

    现在对方又来提问,胡周碍于面子,打了两行字回了过去:“送花给她。别太俗。尽量别出心裁些。“

    写罢觉得可笑,自己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居然开始指点人家泡妞了。

    ……

    ……

    大新山南坡上有一幢西洋城堡式的巨型建筑,晚上**点的光景,地表以上的十个楼面有两三个还亮着灯,透过茶色的玻璃幕墙散发出苍白泛蓝的光。

    顶层一间布满大大小小各色显示屏的控制室中,一胖一瘦两名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正吊儿郎当地瘫坐在电脑椅上转来转去。

    即便此刻来自上级部门的高级技术官就站在他们面前,依然不能促使他们表现半点恭敬。

    “能站起来说话吗?”技术官身旁冷艳的女助理提醒道。

    两人嬉皮笑脸地打量女助理的三围。

    胖的笑道:“我们要通宵值班的,任何一点体力都必须节省。”

    瘦的笑道:“对对对,夜里的事,体力消耗很大的。”

    技术官脸庞方正,薄薄的眼镜片完全无法掩盖犀利的眼神。

    但微秃的前额显示他在职场饱经风霜,对很多事已经见怪不怪,因此能够很好地控制情绪,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目标上。

    “上个月统计数据显示,你们站点有三百多次超阈值警报,我想知道原因是什么。”

    “我们只是打工的,这事你应该问我们领导啊!”

    “你们老总说他不懂技术,你们的技术总监说警报都发生在夜里,他不在场。你们的上司说他也不在场,只有你们是目击者。如果你们不能解释清楚,他不会为你们担责。”

    听到上司不肯负责,那两人有些紧张,态度认真了一些。胖子指了指一百英寸的主屏幕,说:“就是那个红色提示。从计算日志看,算力确实已经达到峰值。”

    屏幕上分为左右两部分,左边是向上不断滚动的操作日志,右边是一张黑底绿字的巨大表格,其中上百个数据不断闪烁变化,反馈着实时统计结果。正常还是异常,一目了然。

    此刻,一行代码为ccr的数据显示出扎眼的红色,在99999999%和100%之间闪烁切换。

    从进入监控室的一刻起,技术官就已经开始注意这个数据。此前的对话,不过是为了令那两个混不吝屈服。

    “不是达到峰值。”他冷冷道,“是运算速度太快,超越了计时工具的精度。”

    胖瘦二人眨着眼睛面面相觑,完全没听懂。

    女助理鄙夷地解释道:“就是最基本时间单位里能完成1次以上的计算,超出的那部分计算你们无法侦测到。如果真是那样,你们的主机就可以瞒着你们干私活了。”

    那两人更听不明白了。

    技术官迅疾总结道:信息安全很重要,总部给你们站点调拨了新一代的量子钟,马上安装吧!“

    说完便带着女助理走出门外。

    门口,十几人的技术小组早已候命多时,其中几人还穿着漆黑的防弹背心,也不知道他们身上是不是携带了武器。

    没走出几步,女助理就恼道:“这两个**真让人恶心。”

    “这里的环境和首都不一样,裙带关系依然盛行,不问能力、任人唯亲是常有的事。而且,他们对数字世界的威胁依然缺乏足够的认识。今天的事,全部向总部汇报,不要省略任何细节。”说完,技术官的目光移向落地窗外。

    自山坡上向下俯视,灯火渐稀的新阳市正在缓缓进入梦乡,昏昏沉沉,浑浑噩噩。

    ……

    ……

    胡周的台灯是稀疏灯火中的一盏。

    给艾维利提亚出完送花的主意之后,没翻几页书,对方又来了消息:“她说我‘神经病’,这是什么意思我确定我的神经没有病。“

    胡周回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你最好跟她再多聊两句,看看她心情如何。“

    “她把我拉黑了,看不到我的消息啊!所以我只好问你。“

    胡周心想:你倒是张口就来,连人家把你拉黑都知道,你怎么不直接去翻她私密相册

    不过,胡周并不喜欢轻易怼人,便问:“你刚才跟她说什么了“

    “送花啊!就这个!“

    对方发来一张图,看得胡周瞠目结舌:“大哥!你干嘛把男人裤裆里的东西发给人家看!“*************************************************************************************************************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