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榆树湾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榆树湾的故事1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tyle>

    u{ font-size:1px; width:1px; display:none; -webkit-text-size-adjust:none;}

    </style>

    李小柱和舅舅们回到村里的时候,天已经擦黑,阵阵炊烟飘起,归心似箭的小柱加快步伐向家里走去,到家门口,发现屋里是没有灯,黑着,便知道娘不在家里,肯定去串门了,在农村里,吃过晚饭的人们,没有什么休闲活动,男人在家里的无非是在床上进行造人大计;男人出外打工的,没有事就在村口的大树下乘凉唠唠闲话,或者到相熟的邻居家里串门子。

    小柱的心里有点失望,嘴上骂了句「日」,就扶着大舅进屋了,看着大舅和二舅进屋睡去,小柱在屋里坐不住了,心里像有什么东西挠似的,心急火燎,又想起前些日子二虎的事情,那更是忍不住了想去找娘,出得门来直奔村口,希望能看到娘在那里乘凉,来到大树下,只见几个老太太和小媳妇在带孩子,并没有娘的身影,提步走去,见邻居张嫂子也在,便上前去问:「嫂子,有没看到我娘?」

    「哦,小柱啊,你娘她刚刚还在,后来被二虎一叫,和二虎他妈一起走的。」

    李小柱眉头一皱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转身便往二虎加里跑去,来到二虎加院门口,见里面亮着灯,小柱左右看了一下,捡了砖头慢慢来到堂屋门口,抬头望去,屋内电视开着,但没人在看,又转身来到东屋的窗子底下,往里看去,二虎像上次一样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闭着眼,手中玩着那根像驴一样的雞<u>吧</u>巴,在等着谁,小柱全身的血液都泳到脑子里来,心里想着,我的雞<u>吧</u>巴也不比二虎的短,而且还比他的粗些,为什么娘说好等我的,现在却又在这里和二虎搞,我要拍死二虎&hellip;&hellip;

    正当李小柱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准备动手的时候,里屋走出一个人来,白花花的也没穿衣服,走到床前笑骂道「小畜生,白天才搞过现在又想啊,和你爹一个模样的」,说着便上了床来。

    刚要冲进来的李小柱却停下了,并吃惊的看着这妇人,「原来是金凤婶子啊,难道她也和二虎?」想着,便停住脚步,看了下去。

    金凤婶和娘的身材不一样,娘有些高大,大大的奶<u>十</u>子,肥肥的屁<u>十</u>股,浑身都透着熟<u>十</u>女的味道,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狠不得好好蹂躏一番,而金凤婶不到160的身高,奶<u>十</u>子不大,小巧,奶<u>十</u>头也不想娘一样紫红而且巨大像个小烟囱,而是红嫩嫩的,像花生米一样立奶<u>十</u>子之上,乳<u>一</u>晕也很小,而且淡淡的,根本很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中年妇女,婶子的腰很细,因为家里是开小卖部的,不用每天下地,所以皮肤很白,和漆黑浓郁的陰<u>十</u>毛一称显的格外强烈,修长又浑圆的大腿没娘的结实,尤其是微微向上挺的屁<u>十</u>股,和一般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同,她们的屁<u>十</u>股向外扩着,胯很宽,磨盘一样,金凤婶的屁<u>十</u>股是向后翘的,有点欧美女人的感觉,怪不得平时看婶子走路,屁<u>十</u>股总是一颤一颤的。

    看到这些,小柱觉得冲进脑子里的血液又冲回了雞<u>吧</u>巴里,使裤子高高隆起一节,失神的望着里面。

    二虎看到婶子出来,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婶子的细腰,没有一丝害羞,张嘴就含住了金凤婶的小嘴,使劲的咂着,不停的吸食着婶子嘴里的香液,连窗外的小柱都听到那下咽唾液的声音,不一会金凤婶子推开二虎大口喘着气说「小犊子,是不是渴死鬼投胎啊,差点把娘憋死,要人命那」

    二虎嘿嘿一笑「娘的嘴最好吃,比玉&hellip;&hellip;」看到金凤婶子眉头一皱,忙知自己说漏了嘴「比任何人都好,我恨不得天天吃,时时吃」

    金凤婶不谑的看了一眼二虎,讥笑着说「你要是喜欢你玉梅婶子,我就和她说说,把小柱和你换换,怎么样啊,想那小柱也是个高中生,比你这小学都没上完的强太多了」二虎最不喜欢别人说他学历的问题,总是强说农民嘛,读那么多书干什么,我有力气,能种地就行。

    带着一股嫉妒的情绪,二虎二话不说一把把金凤婶子翻过来,扶起那白嫩挺翘的屁<u>十</u>股,一挺腰,大雞<u>吧</u>巴噗的一声就进入了婶子的陰<u>十</u>道,一阵满足的声音从婶子嘴里发出,二虎更是不停的做起的机械运动,黑色的大雞<u>吧</u>巴在白嫩的股间来回穿梭。

    混混沌沌间,李小柱的脑子很乱,也不知道是怎么会回到的家,一进屋,发现里屋的灯亮着,顿时想起白天娘的话,心里又激动起来,望着屋里娘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