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榆树湾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榆树湾的故事1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tyle>

    u{ font-size:1px; width:1px; display:none; -webkit-text-size-adjust:none;}

    </style>

    鸡叫的时候,李小柱醒了过来,看了看窗外,天还很黑,院子里晨风吹得很响,远处有杀猪的叫声传来,小柱想起今天又是赶集的日子,就笑了一下,一回头,就看见母亲躺在身边,正在安睡。

    天还没有亮,屋子里的光线很暗,小柱看到母亲的头发垂在额头上,圆净的脸庞上罩着一层绒光,显得很柔软,小柱就回忆起昨晚上的事来,心一下就跳得厉害,眼睛就痴了。

    刘玉梅静静地侧躺着,面朝着儿子,薄被下是她那健美成熟的身体,身子随着呼吸在起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少年李小柱在努力回忆着昨晚的每一幕,心里激动起来,下面那玩意也跟着就激动了,有些不安,小柱咪着耳朵听了听外面,没有什么声音,远处的杀猪声也静了下来,猪已经被干掉了,可能正在烧开水,有几只狗在围着地上的猪血争斗。

    小柱就笑了笑,慢慢地伸出手去,放在母亲的身子上,刘玉梅没有动,依然在熟睡,小柱就慢慢掀开母亲身上的褂子,雪白柔软的腹部闪着柔光,显得很圣洁,在往上掀,小柱就看到了那对雪白硕大的乳<u>防</u>房,小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闻到了一阵乳香,那一圈褐色的乳<u>一</u>晕很大,充满了成熟妇人的婬糜气息。

    小柱开始揉搓那对乳<u>防</u>房,他摸得很放肆、很兴奋,那种柔软光滑的感觉使他觉得自己会终身难忘。刘玉梅还是没有动静,乳<u>防</u>房上的乳<u>十</u>头渐渐地突了起来,变得很硬。

    少年的欲火完全燃烧起来了,他轻轻地趴了起来,去脱母亲的内<u>十</u>裤,刘玉梅仍就闭着眼睛,但是很明显地把屁<u>十</u>股一抬,让他把内<u>十</u>裤脱了下去。

    小柱就笑了,有些诡异,然后就分开母亲的双腿,刘玉梅微微用了点力,想要夹住,但还是让他分开了,在晨曦中,小柱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刘玉梅双腿间那杂毛葺葺的体毛,一如黑色的草原,小柱兴奋地拨开「草丛」,狂热地抚摸着母亲那柔软的洞穴,那褐红色的肉唇像婴儿的嘴唇一样微微张开着,里面已经是流水孱孱了,很温暖。

    整个过程,刘玉梅没有吭一声,双目紧闭,身体微微颤抖着,面色绯红,呼吸声却明显地变粗了。这是个晴朗的秋日清晨,空气里还有些寒气,村子里勤劳的人家已经起床了,鸡在叫,狗在跳,村子里弥漫着一股烧火的味道。

    少年在一阵冲动中,爬到了母亲的身体上,刘玉梅咬紧了嘴唇,身体抖得厉害,双腿却微微张开了些,脸红得像经冬的苹果,小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挺着下面那硬梆梆的玩意,在寻找那神秘的入口。

    敲门的声音传来:「大姐,还没起来?快点起来做饭,我和哥吃了好去集上看看,今天赶集呢!」

    二舅的声音在外面吼,末了,还加了一句:「快点,太陽都出来了!」

    刘玉梅突然张开眼睛,一伸手就捂住了下面,小柱的那根东西正要进去,却被母亲捂住洞口,怔了一下,接着就被推了下来,拿眼一看,刘玉梅羞红了脸,正急忙找衣服呢,小柱正在兴头上,就不甘心,又向母亲身上爬,刘玉梅忙又推开他,把掀开的褂子拉了下去,忍不住恨了儿子一眼,拿眼去看外面,低声说:「没见你舅在外面吗?小杂种!不想活了呀!」

    「怕啥?舅又进不来!」小柱说着,拿手去揭她的褂子。

    刘玉梅又好气又好笑,拍了他一巴掌:「急啥?等晚上……再……说!」

    说完,脸更红了,四十多岁的人了竟显得越发妩媚。

    看得小柱也呆了,说:「娘,你美呢!」

    刘玉梅也有些高兴,拿手指戮了儿子的头一下,忍住笑说:「死鬼!不要脸!」

    等刘玉梅急冲冲穿好衣服出去,小柱在一阵甜蜜中又倒头睡去。

    等小柱醒来时,太陽已经出来了,小柱看到窗子外的陽兴灿烂,心里就莫名地高兴起来,他也说不清这种高兴来源于何处,反正那种巨大的喜悦是前所未有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歌唱,才发现以前在城里读书时学会的那些歌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于是就哼起了小调。

    小柱出去的时候,大舅和二舅已经坐下来吃饭了,刘玉梅若无其事地坐在一边,和平常一个样。

    见他起来了,二舅说:「小杂种真睡得,这么晚了才起来!」

    大舅说:「快点过来吃饭,吃了饭随舅到镇上赶集去!」

    小柱忙说:「我不去,镇上有什么赶的呀?还不如在家里睡觉!」

    大舅正想骂他,刘玉梅忙白了儿子一眼,说:「你就和舅去吧!随便给你爹带点东西去,他也有两个月没回来过了!」

    小柱这才不敢言语了,坐下来吃饭。

    吃过饭,小柱就和两个舅收拾了一下,背上东西,准备要去镇上了。

    出了村,太陽照在身上挺暖和的,路边山坡上的鸟儿在歌唱,在小柱的记忆中,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灿烂的日子了,禁不住又哼起了小调。

    到了渡口,老杜正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吃饭,金凤婶给他送饭来,正在河边给他洗衣服,老杜看到小柱,就笑了:「咋?你也要去赶集呀?倒是希奇了!」

    小柱笑笑,说:「咋了?我就不能去赶集了?」

    上了船,大舅摸出烟来,递给二舅和小柱,随便甩了支给老杜,老杜看了一眼烟,说:「是好烟呢!你俩不是玉梅的娘家哥哥吗?从广东回来了?」

    大舅觉得挺有面子,很严肃地点点头,说:「刚回来,广东可是个好地方呀!」

    正想和老杜吹一吹在广东时的见闻,金凤婶就上了船,替老杜撑船,说:「玉梅她哥,站好了,船可要开了!」

    大舅怕水,忙老实地蹲了下来,不敢在说广东的事了。

    过了河,就开始爬山,几头牛在山上慢悠悠的吃草,小柱在山顶上喘着气,回头望去,河水正静静地流淌,老杜正靠在岸边开始拉他的胡琴,金凤婶收拾好碗筷,扭着屁<u>十</u>股,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