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榆树湾的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榆树湾的故事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style>

    u{ font-size:1px; width:1px; display:none; -webkit-text-size-adjust:none;}

    </style>

    刘玉梅被儿子抠得咯咯直笑,一伸手,握住儿子那根又粗又长的大肉<u>梆</u>棒,笑道:「你要把娘抠死呀,还不快点进来!」

    李小柱也早就按耐不住了,忙骑到刘玉梅身上,那根大肉<u>梆</u>棒像杆杀气腾腾的槍一般准备入城冲杀了。刘玉梅忙张开双腿,抬高屁<u>十</u>股,就等那东西顶进来。李小柱用大龟<u>十</u>頭在她那湿湿的陰<u>陰</u>蒂上磨了磨,磨得她都快要叫天了这才插了进去,刘玉梅长呼了一口气,忙抱住儿子,咯咯笑道:「进来了&hellip;就别想出去了&hellip;&hellip;」

    李小柱一边开始抽送,一边把玩着她那对雪白硕大的乳<u>防</u>房,笑道:「要我在里面呆一辈子吗?等会我还要去挑水呢。」

    刘玉梅喘着粗气,道:「挑你娘X的水&hellip;&hellip;今天你的任务就是&hellip;&hellip;把娘弄舒服了&hellip;&hellip;等会娘给你做好吃的呢&hellip;&hellip;快点&hellip;&hellip;使劲&hellip;&hellip;」

    李小柱就不再言语了,加快了动作,象钻井一样地工作,无比认真,直钻得刘玉梅闭上眼睛幸福地喘息。

    此时天已大亮,村子里鸡飞狗跳,变得很热闹,勤劳的妇女已经开始烧火做早饭了,小村笼罩在一片炊烟之中,远处的树林里牧童牵着牛慢慢行走,几只乌鸦被牛叫声惊醒,飞出树林,投入天空。

    李小柱还在抱着刘玉梅那对大屁<u>十</u>股使劲工作,那种润滑、温柔的感觉让他觉得无比美妙。刘玉梅则用腿勾住儿子的屁<u>十</u>股,怕他中途撤军。

    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母子俩一惊,同时停止了动作,李小柱刚拨出肉<u>梆</u>棒,还没来得及跳下床去,有人敲门了。

    「小柱他妈,起来了吗?」好像是隔壁的金凤婶。

    刘玉梅先放下心来,换了一口气,道:「还没呢,是他金凤婶吧?这么早就起来了?」

    「是呀,今天赶集呀,昨在不是说好了一起去吗?咋还睡呢?」金凤婶在外面讲,「等会就晚了,太陽一出来就毒了。」

    刘玉梅看了眼儿子,见他那紧张的样子可笑,偷偷笑了笑,伸手捏住他那**的大肉<u>梆</u>棒揉着,一边提高嗓子对金凤婶道:「他婶,今天我头痛呢!怕是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刚吃了药要捂会汗呢!」

    「病了?厉害不?要不要上卫生院去?」金凤在外面显得很关心。

    李小柱见娘一点也不害怕,自己也放下心来,低头去舔她的乳<u>十</u>头,脸上一脸坏笑,刘玉梅握着儿子的大肉<u>梆</u>棒,分开两腿,示意他轻轻地再**去,然后轻轻地抽送。

    刘玉梅忍住笑说:「不厉害,他婶,我捂会汗就好了,你还不快去做饭吃,等会太陽就出来了。」

    「那好,那你睡吧,可别搞严重了,你们家新民去学校了,你自己当心一点儿。」金凤婶在外面说着,脚步渐远。

    李小柱长出了一口气,头伸到窗子边,揭开帘子一角向外看了看,太陽已经出来了,金灿灿地照着院子里那棵枣树,几只鸡在下面觅食,一切都很安静,一如往常。

    「走了?」刘玉梅问儿子。

    「走了,」李小柱笑了笑,「可吓着我了。」

    「瞧你那点胆!」刘玉梅咯咯笑道:「那玩意都快吓缩回去了。」

    说着拍了拍了儿子的屁<u>十</u>股:「抓紧时间,再做一会儿,娘还要做饭去。」

    「你还说我呢?刚才你还不是被吓到了!」李小柱笑道,看了看刘玉梅那对雪白溜圆的大屁<u>十</u>股,突然说,「咱们换个样子做吧?」

    刘玉梅也来了性趣:「换啥样子呢?」

    李小柱一脸坏笑,说:「你见过狗做这事没有?咱们家小花和二魁家的狗那次在院子里&hellip;&hellip;」

    刘玉梅脸有些红了,倒有些少女的娇羞,显得很好看,瞪了儿子一眼,然后笑着说:「就你花样多,一点都不像你爹,敢把你娘当成小花呢?看我不打你屁<u>十</u>股!」

    说着,假意在儿子屁<u>十</u>股上拍了两巴掌,然后笑嘻嘻地趴在床上,把个雪一样白的大屁<u>十</u>股对着儿子高高翘起,问道:「是这样吗?能弄进去吗?还要不要再高一点?」

    「差不多了,够了。」李小柱说着,把手放在她屁<u>十</u>股上,分开那两片湿润的陰<u>陰</u>唇,比划了一下,觉得高矮差不多,就从后面插了进去。

    刘玉梅使劲地翘起屁<u>十</u>股,轻轻摇晃着腰肢,迎和着儿子的每次冲撞,巨大的快<u>十</u>感很快又一次笼罩了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