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杨家洼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巧姨和宝来勾搭上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骨子里,其实巧姨是个骚性挺重的娘们儿。打和巧儿爹成了亲,那事儿就一天没落下。

    最开始两个人对这事儿还生疏得很,手忙脚乱的弄,到没觉得咋地。慢慢地巧姨便咂摸出了其中的滋味儿,敢情这玩意儿竟能让人销了魂儿,从骨头缝里透着股舒坦。

    从此巧儿爹便倒了霉,每天天一擦黑儿,只要没个闲事儿,早早的就被巧姨拽着上了炕,胡天黑地的折腾。巧姨也无师自通,每天都琢磨着新花样,就是为了让两人都痛快。开始巧儿爹还真的挺痛快,但架不住巧姨没了命的索要,铁打的汉子也被抽得没了筋骨,大半年功夫就有了厌烦,于是就找了各种借口躲着。

    巧姨却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早就知道巧儿爹揣着明白装糊涂,便越发不依了他,每天就是琢磨着那点事儿,缠得男人像躲蝗虫似的绕着她。

    过了些日子,巧姨看巧儿爹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也明白了细水长流的道理,这才懈怠了些,但隔上一日还是要弄上一会,直到大巧儿二巧儿落了地,活计多了便少了些心思。

    几年的工夫,大巧儿二巧儿刷刷的长成了闺女样,巧姨也近了三十,那骚浪的心思就又冒了头。找了个由头把两个丫头轰到了东厢房里睡,从此又开始缠上了巧儿爹。将养了几年,巧儿爹也有些饥荒,两人便又开始胡天黑地,亲热的劲儿倒像是回了刚成亲那会儿。

    就在小俩口重整齐鼓旧瓶儿装了新酒的当儿,咔嚓- 下天就塌了下来。转眼的功夫,巧儿爹竟那么没了,把个巧姨闪了个够呛。

    家里少了个顶梁的柱,屋里地里连轴得忙活着巧姨。活多倒不算个啥,就是累些身子,再说大巧也能搭把手了,长贵和大脚也没少帮忙,日子虽然紧巴了很多,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可最难过的还是每晚上了炕,冰冷的被窝咋睡也热乎不起来。

    整铺的大炕空旷的让巧姨心悸,烙饼似的翻过来倒过去的,就是睡不着。

    那股邪火从心里慢慢地漾出来,呼啦啦地一会儿功夫就燎遍了全身,烧得奶子鼓涨着要蹦出来,烧得大腿根湿漉漉得粘成了一片。

    把个巧姨煎熬得没了个人形,两手胡乱得在身子上揉搓,在下面掏沟似地捅咕,解得了- 时却解不了一世。

    那股火刚给撒出去,可眼瞅着又漫出来,只好再揉搓- 遍,翻来覆去地一夜就这么折腾了过去,好不客易迷迷糊糊地将睡未睡,院里天杀的鸡便鸣了起来。

    这样儿的日子对巧姨来说真是在熬- 样,本来挺俏丽的- 个小媳妇愣是成了形销骨立的模样。周围的人见了,还都以为是想巧儿爹想得。

    直到有- 回,也是个大地回春的日子,巧姨的春意也愈发的荡漾,大白天的闲下来也没来由的胡思乱想。在地里干着活,汗水和下身淌出的骚水儿混在- 起,裤裆里总是潮乎乎的,垫上的几层草纸,- 会儿功夫也浸得精湿。

    也合该有事,就在巧姨找着背人地儿换草纸的时候,就让宝来撞了个正着,两人也一拍既合急火燎着了干柴,匆匆地做成了好事。

    当天晚上,宝来就又翻墙进了巧姨家的院,巧姨也猜着了这出,早早地就脱光了身子在炕上候着,这- 回可着实地给巧姨解了渴,从此便更离不开了。这一晃两人就这么地暗地里好了好些年,除了中间让大脚撞上那- 回,竟再没人知道。

    巧姨也是想开了,于其这么干靠着,还不如扯开了脸。- 个寡妇偷人不砢碜。

    " 我也是没法子,阎王爷操小鬼儿,舒坦一会儿是一会儿呗。" 事后,巧姨找上了大脚解说了一番。大脚懒得听她那些,倒也没再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好姐妹,又没了男人。只是叮嘱她做得隐蔽些,别上人撞上。

    从此巧姨还真就加了小心,孩子们在的时候,再不敢往家里招宝来耍了。都是乘孩子们上学了,抽儿个空,俩人大门闩二门栓的凑在屋里鼓捣,要不就是乘黑找个人狗不到的地儿,铺个单子在地上打滚,到也有另- 番光景。

    时候长了,巧姨竟喜欢上了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了。怪不得那么多老娘们都偷人养汉,原来更有一股滋味,比跟白已老爷们弄还过瘾几分哩。

    后来大脚她们再劝她改嫁,她索性不理了。这么着到挺好,宝来的家伙什好使地很,又像供奶奶似地供着她,再嫁个老爷们没准还不如他呢。

    唯一不好的是不能招之既来,隔几天才能得个空儿。

    " 这样也好,劲更足实。" 巧姨常常这么给自已宽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