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第一祸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7章 朱家仇人如过江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度搜索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太祖开创了华夏皇朝从长江以南发起进攻、打败北方立国的先河。在这期间,大明水师的前身,元末太祖的主力部队之一巢湖水师战功赫赫。尤其是鄱阳湖水战,一举击败陈友谅。

    除了水师,下海远洋的郑和船队,绝对是当时世界的海上霸主。但自从海禁开始,‘片帆不得下海’使得宝船船厂废止。可用出海的船只寥寥无几。大明水师部队实力大损。

    后世到了嘉靖年间沿海倭寇泛滥,才开始大规模造船。然而那时,两京官员找不到郑和宝船的全套资料。船队使用的战舰是福船,郑和宝船成为华夏史书上的绝响。

    朱寿通过刘大夏的手得到了郑和宝船的资料,重新在南京城西北角的龙江船厂旧址建船厂。集结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让郑和宝船重新现世。

    最大的一艘宝船长148米、宽60,共有四层,重几千斤,使用风帆、动用两三百人才能启航。虽然麻烦,但每次航行可携带大量的物品。

    西厂常用的是两千石的宝船。五十艘宝船每月可从占城国运大几万的粮食。西厂在这五十艘船上装备火炮、燧发枪等火器。在远洋贸易遭遇海盗时从没有吃过亏。

    这次一些人处心积虑利用万寿节大做文章。西厂的五十艘宝船被征用。礼部裹挟军机处,替换了一批旧火器,安上在云中城打下威名的大将军炮。

    把新仇旧恨积累在一起,用太子的东西对付太子的人,是他们的大反击。

    宝船停靠在日本博多港,这里是日本对明朝贸易的一个重要港口。远征军宪兵将军赵虎,曾在这里为内行厂赚取过上百万的银子。朝廷夺回和日本的贸易权后,户部又从这里换取了三十多万两的金银。

    户部尚书侣钟多次对两国贸易的规模产生怀疑,换了好几批负责官员,依旧没能找出贸易金额下降的原因。

    侣钟没好意思问太子,如果他来问,朱寿一定会科普成化年间日本发生的‘应仁之乱’。应仁之乱开启了日本的战国时代。幕府失去了对日本的控制。

    和后世的报关单类似,明朝与外国的贸易需要证明文书,这种文书就是勘合。原本明朝和日本的勘合十年发放一次。内行厂从日本岛弄到大量的银子后,双方各取所需,从弘治十二年起,把十年一次的勘合改成一年一次。

    明朝的勘合掌握在户部手里。日本的勘合掌握在各守护大名之间。去年户部和日本进行了三次勘合,一次持的是景泰年间的勘合,一次持的是成化年间的勘合,还有一次才是弘治十三年的勘合。

    明朝和幕府的官方贸易确实是三十多万两银子,其他两次是江南豪族、户部官员和细川氏和大内氏的私下贸易。

    江南豪族培养后代科举,不少户部官员是自家族人。这不是官商合作,只是官员给族人行方便而已。当然,这些官员会收到族中的馈赠。

    族人给的钱财能算贪污吗?

    侣钟当然查不出来。

    这一次不是普通的贸易,带队的是南京礼部尚书王宗彝。王宗彝曾在户部任职多年,长时间处理辽东兵饷,对兵事多有了解。

    “王大人,大内氏的一万武士以全部上船,可以起锚了。还请王大人下船。”不起眼的户部太仓银库大使俞阳道。

    王宗彝摇摇头:“我和你们一起去。太子足智多谋,吕宋是他最大的白银来源,一定会在四周布置杀招。就像对付达延汗一样,本官怕你们无从招架。”

    “王大人忘了我和俞兄的先祖是谁了吗?”户部浙江清吏司主事廖洪自傲地说。

    王宗彝眉心隆起,忧虑重重,“我知道你们两位祖上是开国功臣俞通海和廖永忠。两位先祖建立巢湖水师,为大明建国立下汗马功劳。可是,太子邪乎的很。你们的敌人不是船队,而是内行厂。李举人被抓前透露内行厂秘密造船。毕竟打败达延汗的是远征军的火器和陶瓷护甲。我怕内行厂有什么秘密武器。”

    “王大人多虑了。海上和陆地不同。郑和宝船是帆船中的王者,不可能还有船只能比郑和宝船更大、更快、更经受得住风浪。”廖洪心里闪过一抹怨恨。

    如果先祖知道子孙的遭遇,一定会后悔投靠朱元璋。俞家受到胡惟庸案牵连被除爵。他们廖家几乎被永乐帝害的绝嗣。只因为廖家先祖拜方孝孺为师,廖家的汗马功劳被抹除,全家难逃一死。

    他恨朱家皇家!他、俞阳、王宗彝还有许多被迫害的官员后代团结在一起搞事,就是想要夺回他们先祖的功劳。

    王宗彝苦笑:“你们没经历过不懂。我父因屡次不同意迎回英宗,在夺门之变后和于少保一同被杀。我们全家充军戍边,生不如死。即便宪宗为我父平凡,脱离军籍送还家产,充军岁月加诸在身上的耻辱永不消磨。死不是最可怕的。”

    王宗彝的父亲王华,历任都察院左都御史、吏部尚书、是景泰帝的内阁阁臣。英宗没有证据证明王华参与夺门之变,却蛮横地下旨处死王华。谁都知道王华蒙冤,可谁让他太固执,屡次不同意迎立英宗。

    俞阳看了眼太阳,提醒两人,“我们要在下一个台风来临前赶回太仓。快走吧。”

    上了船,大内氏武士们正在热切地抚摸船上的每一处。

    “王大人,事成之后除了此次贸易的十分之一财物,我们还要三艘,不,五艘宝船。”负责武士的大内广智贪婪地提出要求。

    王宗彝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可以,但是你们大内家的武士必须听从我方的指挥。我们的对手不是普通的海盗。”

    大内广智很干脆的答应。“在这片海域,没有我们战胜不了的敌人。”

    四周的武士叉着腰哈哈大笑,爱不释手地摆弄从没见过的燧发枪。有这么好的火器,即便面对大明水师,他们都能拿下!

    俞阳轻轻啐了一口:“井底之蛙。只要巢湖水师派几艘战舰,你们的老家将成为大明的领土。”

    “如今已经没有巢湖水师了。”廖洪语气冰冷。

    大明门前高台上,弘治帝威严地向士兵们回礼,时不时翘起的嘴角泄露了他的好心情。尤其是看到右手边的使臣脸色,高兴得整个人轻飘飘。

    相反,皇太子和左手边的朝臣脸上的笑容非常假。尤其是皇太子露出紧咬的门牙,凑近听能听到磨牙声。

    “除了这些人还有吗?”朱寿硬挤出笑容说。

    身后的戴义清咳一声:“听说松江府华亭藏着方孝孺的后人。此事也有方家人的参与。”

    朱寿嘴角抽了抽:“戴公公,还是说几个和老朱家没仇的人。”

    “朝廷在江南收重税长达百年。没仇没怨的真没几人。”戴义无奈地耸了耸肩。

    朱寿转了个身,揉揉笑僵的脸,“没事,打一顿全都会听话的。”百度搜索(.)</div>

    </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