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第一祸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首次上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朱寿靠在新做的布艺沙发上翻阅《中华通史》。┡Ww*W.んKe Wai Shu .O R G他把沙发的大致要求告诉近侍,东宫六局自有人想办法造出他想要的款式。罗汉床填满棉花,配上厚实的棉布,马上变身为后世的沙发。

    大明朝不缺能工巧匠,缺的是创新精神。严苛的社会等级制度,让人们的思想固步自封。按照历史进程,几十年之后资本主义的萌芽将会冒头,而冒头的前提是大量的农民失去土地。

    系统读取完《中华通史》后收回,书中的内容出现在朱寿脑海里。他随时可以使用搜索功能查询想要的内容。在系统的帮助下,他有了过目不忘的美名。有八岁当官的中书舍人刘鈗在,八岁的皇太子过目不忘不算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不过真正想要把知识变成自己的东西,还需要消化理解。

    “张皇后恶念值10,寿宁侯张鹤龄恶念值10,建昌伯恶念值10,昌国太夫人金氏恶念值10。”在他被罚禁足期间,每天稳收40点恶念值。

    《中华通史》中提到弘治十七年的郑旺妖言案,根据这些天收到的恶念值,朱寿可以判断他不是张皇后亲生。

    便宜老爹只有他一个儿子,是不是嫡长子对他并不重要。反倒是皇后无法承担无子的罪名。他决定把皇后一家弄成恶念值的稳定客源。

    他随口说的那句‘不想当皇后,想当公主’从内廷传到外朝。张氏兄弟收到猛烈的弹劾,这几天吓得闭门不出。连他名义上的外婆金夫人都不敢踏进皇宫。

    张皇后到便宜老爹面前一顿哭诉,使他被罚禁足一个月。紧接着,太皇太后以祈福的名义,让皇后抄写佛经。

    太皇太后的举动给朱寿出了一口恶气,这位老人家是后宫最大的**,以后一定要多多巴结。

    最惨的绝对是便宜老爹,上朝被官员们喷,下朝见不到爱妻也看不到爱子。又发现宠信的李广瞒着他收受贿赂,金额巨大足够支撑皇宫三年的开销。

    即便这样,朱寿依旧没收到老爹的恶念值。

    “老爹脾气真好啊~”后世那些动不动就犯心脏病的虎爸虎妈该跟着学学。

    有趣的是坤宁宫内侍们的反应。皇后追着他打时,内侍们明里暗里偏帮他。坤宁宫的内侍和皇后竟然不是同一条心。

    “小爷,戴公公来了。”黄伟在外高喊。

    朱寿懒洋洋地回道:“进来吧。”

    戴义进门后躬身行礼作辑,丝毫没有司礼监大太监的架子。“千岁爷,皇爷请您上朝。”

    “上朝?”朱寿愣了愣,“现在?”

    “都是何鼎一案闹得,千岁爷的话流传出去,各位大臣很想听听您的意见。”戴义笑眯眯地说。

    朱寿眼睛一亮,这可是赚恶念值的好机会。

    戴义睨到朱寿的表情,苦口婆心地劝道,“千岁爷说话前得为娘娘着想一二,若是何鼎一案被推翻,势必会追究寿宁侯和建昌伯两位国舅爷的麻烦。”

    朱寿故作为难,他背着手踌躇地来回踱步。时不时偷瞄一眼戴义。

    《中华通史》中没对这位多加描述,但能记入史料中的太监哪有简单的。何况他是萧敬的老师,萧敬一直活到嘉靖朝,是入职司礼监时间最长的太监。他和萧敬、李荣、陈宽四人把持司礼监,是便宜老爹最倚重的四位大太监。

    当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戴义兼任东厂掌印太监。东厂厂督啊,牛叉的大人物!

    “千岁爷有话想问老奴?”戴义笑呵呵地问。

    “戴公公,”朱寿面露困惑,“母后好似不喜欢我。每次见到母后,她看我的眼神让我后背发凉。”

    笑容凝固在戴义脸上,半晌之后他才用平和的语气劝慰,“千岁爷别多心,您是娘娘所生,娘娘怎么会不喜欢你。皇后连丧小皇子和公主,定是见到千岁爷想起了他们,难免有些情绪。”

    “哦,我上朝后会帮着两位舅舅说话的。毕竟家丑不可外扬。”朱寿将信将疑地说。

    走出暖阁时,小内侍们颤抖着身体在外面站着。朱寿皱皱眉:“本宫让你们去偏殿待着,你们守在外头做什么。穿的这么单薄,生病了怎么办?”

    黄伟领着小内侍们齐齐跪下请罪。

    朱寿不耐烦地挥挥手:“黄伟,你下去休息。脸上的伤没痊愈想要留疤吗?其他人都去偏殿待着,高伴伴让人多加几个火盆。”

    说完随着戴义前往奉天殿。

    “千岁爷对小子们真好。”戴义拱手说。

    朱寿轻笑:“最近无聊翻看孟子的著作,其中一句‘君之视人如草芥,则臣之视君如寇仇’让我感触颇多。”

    戴义停顿脚步,面容严肃地提醒他,“千岁爷可别再说这话了。太祖爷时期就不让人提孟子。”

    朱寿拱手回礼:“谢戴公公提醒。”

    戴义受他一礼后避到一旁,然后严厉警告四周的内侍不得把太子的话传出去。

    朱寿想试探戴义对他的态度。《中华通史》记录朱元璋因为这话把孟子像搬出孔庙的事情。现在看来戴义是向着他的。

    来到奉天门,只见便宜老爹的坐在廊内正中的御座上。文武百官站在奉天殿的丹墀前,分左右两边站立。朱寿当场傻眼,电视剧都是骗人的!原来上朝不在大殿。

    “大朝和朔望朝才会在奉天殿进行,常朝在奉天门举行。”系统冒出声刷存在感。

    朱寿在脑海里吼道:“空了就帮我汇总所有能搜集到的明朝资料。现在我手头有123点恶念值,都去换成史料!”

    这系统估计停留在dos版,打一步走一步。他不下命令,系统就偷懒睡觉或者四处窥探。

    “照儿,到父皇身边来。”弘治帝一脸慈祥的朝他招招手。

    朱寿刚站到皇帝左手边,马上有一老头出列提问,“敢问太子爷,故太监何鼎爱君忧国,因忤太监李广而殛死,此事如何处置?”

    老头头发发白身体硬朗,声音中气十足。以朱寿阅人无数的经验判断,他一定是位爆脾气。

    身后有人轻声提醒他:“此人乃内阁首辅刘公。”

    朱寿眨眨眼,用稚嫩的童声反问,“在回答此问之前,本宫想请教刘公一事。汉武帝生母还是美人时,使何计令汉景帝废太子刘荣,疏远宠妃栗姬?”

    “恶念值1。”

    朱寿呵呵直笑。*************************************************************************************************************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