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明第一祸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激怒皇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朱寿颤抖着小身板装出非常害怕的样子,向高凤吐露失忆的事情。课 外 书W!wΔW.んKe Wai Shu .O "R G“伴伴,除了爹爹和你等数人,许多人我都不记得。连母后都感觉陌生的紧。”

    朱寿小声抽泣,知道原主是朱厚照后,他对身边的宦官很信任。毕竟原主他爹是被这群人瞒着万贵妃偷偷养大的。当年看到电视剧播放这段的时候朱寿还不信,特意百度过。使他对明朝的宦官印象挺好,就算是刘瑾、魏忠贤之流也没害过皇帝。

    明朝的太监牛人辈出。有名的官员他只知道于谦、张居正、严嵩、袁崇焕等寥寥数位。但有名的太监可太多了。郑和、王振、汪直、尚铭、刘瑾、冯宝、魏忠贤、曹化淳……

    乍一听到皇太子失忆,高凤惊疑不定。李广为修建毓秀亭说了很多与大明国运相关的话。皇太子在毓秀亭前被突然出现的飞石砸伤。那块飞石通体乌黑、如墨如玉,铁锤砸不碎、高温烧不化,令人啧啧称奇。

    高凤最怕此太子非彼太子。宪宗时期,宫内供奉禅师、真人、西番法王、国师等千人,他听过许多教派的教义。真人有夺舍之法一说,西番法王信奉转世。

    高凤不动声色地安抚朱寿的情绪:“小爷被砸晕,皇爷一气之下发落随侍众人。如今照顾小爷的内侍都是新面孔,小爷自然不认得。小公主新丧,娘娘心情肯定不好,对小爷有所疏忽。”

    朱寿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乖巧地点头,双手紧拽着高凤的衣角不放。

    高凤让人传来典药局精通医理的太监把脉检查,太子的身体已然康复,可失魂症却很难辨别。高凤向司礼监掌印太监陈宽请假,陪伴在太子身边。同时,原主身边的内侍相继召回。

    宦官的选拔比官员更严苛,能被选入司礼监的都没蠢人。接下来几天,朱寿接受宦官对他的全方面考验。

    “小爷的学业被耽搁多日。让老奴给小爷讲解一二,省得在文华殿受师傅责罚。”高凤拿着《论语》恭敬地说。

    朱寿坐在书桌前起身拱手:“有劳伴伴了。”

    “今日老奴奖《论语》里仁篇。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高凤摇头晃脑地开始授课。

    朱寿头大如斗地翻来书本,现代人很难适应明朝的文字和阅读习惯,他瞄了一眼已经晕乎。

    “系统,认真听课!”朱寿随着高凤的声音有规律的摇头,心思已经飘到九天之外。

    如今的起点很高,反而让他有些不适应。除了赚取恶念值,他要给自己定个目标。是开疆扩土,还是灭了隔壁的岛国,或者收集天下美女?

    高凤讲解完之后让朱寿朗读。朱寿合上《论语》,系统说一句他跟一句,顿时令高凤惊喜连连。他从书架拿了本《史记》,随手指了一篇《高祖本纪》边读边讲解。等他讲完,朱寿再一次完美复述。

    “伴伴,我觉得被砸了之后头脑灵光不少,只消看一眼书本就能记住。”朱寿憨笑道。

    高凤喜上眉梢:“天佑大明!黄伟,小爷饿了,还不快上点心。”

    黄伟比原主大几岁,是专门陪他读书的小内侍。黄伟从典膳局内侍手中接过食盒摆放到朱寿面前。

    点心很简单,几个杂粮窝窝头、牛乳、酥糕。朱寿没多想,随手拿起窝窝头吃起来。“呸呸呸”,刚吃一口就吐了出来。端起牛乳喝,奇怪的味道在蓓蕾中扩散,他再次吐了出来。酥糕甜得倒牙,厨子到底在里面加了多少糖!

    “太难吃了!”朱寿不满地说。古人真可怜,吃得都是些是什么玩意。后世的**丝都比皇太子吃的好。

    朱寿拿起窝窝头的时候,高凤的心提到嗓子口。见他连连把食物吐出来,顿时乐开了花。小爷挑食,非常挑食。端上来的三样都是小爷不爱吃的食物。人的记忆会丧失,根深蒂固的习惯改不了。

    朱寿带着一肚子不满亲自考察东宫典膳局,挑挑拣拣吃了几个鹅掌垫肚。他总结出一点,不是厨子不行,是调料和眼界不行。他们竟然认为面粉有毒?后世13亿人口中起码一半人吃面食,照样活得健健康康。

    “伴伴,我们去坤宁宫。”今日皇后没来见他,朱寿准备自个儿送上门。

    朱寿学着电视里的动作朝皇后作辑:“母后安康。”

    “照儿免礼。”张皇后淡淡地回道。

    “恶念值1。”系统甜腻的女声响起。

    朱寿听得一阵恶寒:“系统,把你的声音换掉。”

    系统奇道:“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声音吗?我搜索你的记忆时,经常看到一男一女在打架。女的就是这种声音。”

    “……”朱寿脑羞成怒,“我让你换就换,哪那么多废话!”

    张皇后见朱寿保持作辑的姿势,微蹙眉头不悦地说,“照儿为何不起?”

    朱寿抬起头诚恳地说:“母后,孩儿让您操心了。见母后面色苍老,孩儿心酸难忍。”

    “恶念值1。”这次系统直接调成朱寿本人的声音。

    朱寿继续说:“孩儿会替弟弟和妹妹常伴母后左右。”

    “恶念值1。”

    “这几日孩儿反省,爹爹宠信李广只是为了习道家养生之道,给照儿多添几个弟妹。孩儿不该砸毓秀亭,逼得李广自杀。还望母后在爹爹面前为孩儿美言几句。”正德他爹只有一个老婆,绝对是皇帝中的奇葩。

    “恶念值1。”

    “因为李广案,何鼎之死再次被人翻出来。何鼎阻止舅舅们混乱宫中虽无大错,但他四处张扬,丝毫不给母后面子。”

    关于这事,似乎有人故意告诉他。他听了众多观点后,选取最能让皇后动怒的一个。一切向恶念值看齐。

    “恶念值1。”果然啊!

    皇后头顶的步摇晃动,她腾地站起指着朱寿怒喝,“何鼎以下犯上,你竟然帮他说话!”

    “母后,如果孩儿跑到舅舅府中胡闹,把舅舅的侍妾收入房中。只怕言官的奏章会堆满文华殿。”朱寿挺直身体直言不讳。

    “恶念值1。”

    皇后把手边的茶杯扔向朱寿,黄伟手疾眼快地挡在朱寿面前。通体鎏金的茶杯碎裂,不少茶叶挂在黄伟的三山帽上,茶水顺着他的额头滴落。

    朱寿赶紧查看黄伟的伤势。茶水滚烫,黄伟脸上皮肤通红。朱寿马上脱下他的帽子,指挥旁边的小内侍传太医,并让人用冷水冲伤口减轻烫伤程度。

    他火冒三丈冲着皇后高喊,“太祖定下选妃制度防止外戚干政,为了就是防止王莽篡汉、隋炀帝夺女婿江山之类的事情发生。舅舅们祸乱皇宫,表明他们骨子里藐视皇权。母后,难不成你不想当皇后,想当公主了?”

    “恶念值1,1,1……”

    张皇后暴怒:“你这逆子!”*************************************************************************************************************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