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4章 昨晚,干嘛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到底是怎的忍心,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自己的呢?

    明明以前的她,也是一个温柔善良的母亲啊。Ω『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_ G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似乎是父皇开始冷落她的时候吧?

    思及此,他苦涩一笑,尔后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

    他想通了,他终于想通了!

    这个世界上,哪有多么狠心的母亲啊?所有的女人又怎可能全是坏的?

    最残忍的不是女人,更不是母亲,而是站在最高处的那个男人啊!

    明明就没有那么大的心,却非要找三千佳丽,让多少个单纯的女子进入后宫,为了他一个人,争的没日没夜,明里暗里死伤无数。

    最恶心的,一直都是他的父皇啊!

    若不是他,又怎的会如此多的血腥之事?

    思及此,他苦涩一笑。

    “直到死,母妃都在想着您呢,我亲爱的父皇。”

    凉风习习,地上的鲜血渐渐凝固,天边的太阳悄悄冒出了一个脑袋,天地之间也渐渐明亮。

    他的四肢有些发麻,起来得时候,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

    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正殿外的院子,外头的两个丫鬟一见他出来便颤颤巍巍的跪了下去。

    他蹙了蹙眉,“继续守着,谁也不让进,谁也不要见,否则……”

    两名丫鬟连忙便将脑袋磕到了地上!

    “殿下放心!奴婢哪儿也不会去的!”

    “是的是的!奴婢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不知道!”

    他疲惫的叹了叹,倒也没有理会她们,只是摇摇晃晃的往外头走了出去。

    渐渐的,阳光竟在不知不觉中洒到了他的身上,小道的两旁鲜花也艳,只是枫树泛黄,枫叶落的到处都是。

    他望了望天,心中涩的发苦。

    原来,不管发生多么糟糕的事,天空也不会因此而暗沉啊。

    风好凉。

    他有点冷。

    天色越来越亮,约莫是昨日累了一天的缘故,直到阳光都照进屋里了,凉音才缓缓清醒了过来。

    习惯性的将手放到了洛潇然的身上,后而又懵了懵。

    洛潇然?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想着,她猛地睁眼,果然看见洛潇然正一脸平静的睡在自己身旁,瞧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她不由又悄悄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怎么回来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昨天那么晚也没回来,还想与他一起处理辳一的事情呢,结果等着等着,睡着也没等到他。

    不过他很少现在还在睡吧?

    看来昨日真是累到了。

    想着,她也没有将他叫醒,而是蹑手蹑脚的爬了起来,忽然摸到一抹湿润,她蹙了蹙眉,伸手一看,鲜血淋漓!

    她猛地一惊,她来大姨妈了?

    不对,她都怀孕快两个月了,哪来的大姨妈?

    那么,这血是……

    她面色阴沉,伸手便将被子给掀了开,果然瞧见床单之上流满了鲜血!

    借着窗外的阳光,凉音才终于瞧见洛潇然的脸色十分苍白,他的腰上鲜红一片,来不及多想,她伸手便扯开了他的衣裳。

    腰上的白纱通红一片,似乎是他草草的处理了一下伤口,除了腰上的,他的肩上,胳膊上,都有一些小小的伤。

    最大的口子就是腰上的,好像被人砍了一刀,尽管他有处理,但是还是裂开了。

    一边想着,她已将他的上身扒了个精光,尔后取出药房的药物与一些小工具,仔仔细细的处理起了他的伤口。

    片刻之后,她冷汗如雨,重新包好伤口之后,才有些凝重的盯向了洛潇然的俊脸。

    他昨晚到底去哪里了?

    弄出这样的伤,不可能是去找小画时伤的,那些江湖之人,碰都碰不到他,更不可能这么狠的砍他一刀了。

    虽说伤口不深,但是血却流了不少,睡觉的时候伤口裂开也没察觉到,看来她的消失,让他好几日没好好休息了。

    正惆怅着,他的眉头已经微蹙了蹙,片刻之后,缓缓睁开双眸。

    约莫是衣裳被扒了,于是刚一睁眼,他便有些觉得冷了,又见一个身影静静的坐在他的身旁,他眯了眯眸子,却是忽然伸手拉过了凉音。

    凉音一时不察,忽然被拉过去,还没来得及反应,她便已经躺回了床上,紧接着,洛潇然翻身压上。

    “媳妇,一早便这么看着为夫作甚?”

    凉音一脸严肃,却是轻轻别过了头,“你昨晚干嘛去了?”

    洛潇然眸光一暗,这才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腰上的伤口也被重新处理了一遍,再瞧瞧床上的血,他怔了怔,忽地又躺回了原位。

    “真是失败,连个伤口都藏不好。”

    说着,他缓缓坐起,“今日还有要事忙呢,咱们先起来吧。”

    凉音垂了垂眸,却是忽然起身从后抱住了他。

    “他是去找洛文正了吧?”

    洛潇然的身子微僵了僵,半响才温婉的点了点头,“老是瞒不过你,为夫确实找他去了,他敢对你抱有心思,为夫便必须教训他一顿。”

    “你**,我都说了不必找他了,我自己早就教训过他了!”

    他宠溺一笑,却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那不一样,为夫是你夫君。”

    凉音一脸心疼,“怎么就不一样了?你看你都伤成什么样了?流了那么多血……”

    却见洛潇然十分幸福的笑了一笑,“只是流了一点血而已,不碍事的,洛文正还流了更多呢,为夫砍了他好几刀,他才砍了为夫一刀,为夫赚了。”

    “**!”

    她不开心的翻了个白眼,这才下床拿了件衣裳扔给他。

    “接下来的七八日都不要与人动手,这两三日少走少动,也不要练武了,若是伤到了骨头,留下毛病可有你好受的!”

    洛潇然宠溺一笑,却是十分听话的点了点头。

    “遵命!”

    见如此,凉音便是想生气都气不起来了,这个洛潇然,不仅嘴上会撩,一举一动还更会撩啊,原本还想凶他几句呢,结果见他这样,完全就凶不起来了。

    倒是门外忽然传来了小画的叫声。

    “小姐,您醒来了吗?”

    屋内的凉音蹙了蹙眉,见到洛潇然穿好衣裳了,才缓缓地开门走了出去。还未开口,又见小画忽然冲到了自己跟前,“小姐,辳一公子现在还没有醒,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啦?我想找莫老,可是木九公子就是不让,连普通郎中也不肯给我请,还非要等殿下与您醒来之后,开口同意才行,您快同意吧,我怕他会撑不住了……”*************************************************************************************************************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