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面瘫孟爷,结个婚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9章 叫你老公了,听着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路上,孟观源一直在暗暗地关注柳零,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课 外书『『W?w%W.ΩKe Wai Shu .O !R G

    这种感觉好奇怪,他和她之间不应该再出这种情况了才对。这是他们还不熟,还没有表明心迹时有过的。

    柳零像没事人一样,一上车就闭目养神。

    不过没事人一样,只是她自己的自认为。最起码,她没有像平时一样倒进孟观源怀里窝着,这就很不正常。

    “老婆,我做错了什么吗?”孟观源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将柳零搂了过去,也不管前面的司机直接将自己问题问了出来。

    因为没有让她睡到自在醒,硬拉着她起床,所以生气了?

    可是生气了为什么不发脾气,而是将自己给关了起来?

    “没有。”你什么都没有做错,总有不要脸的人想要打你的主意,不是你的错。柳零的理智并没有离家出走,不会将错硬推到孟观源身上。

    “可是我好像惹你……难过了?”孟观源不太懂情绪的表达,不过他对柳零用了心,所以能知道她的情绪。

    “没有。”

    孟观源听着柳零的没有,心里抽痛了一下。这样说没有,那就是有了。

    “老婆,我硬拖你起床……”

    “我没怪你,你别多想。”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难过。”这事不说清,孟观源根本安不下心来啊。

    他不会说他刚刚在听到柳零的第一个没有时,突然觉得好缥缈,好像风一吹,她就会消失一样。

    想着有一天要离开你啊。柳零差一点**隹诹耍昧σё〈剿湃套〉摹

    啊……,她好像病了。

    “女人突然有个情绪低落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对!就是那么回事。

    柳零不光是解释给孟观源听,更是在解释给自己听。她自己也需要开导一下才行,莫名其妙的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嘛。

    庸人自扰有没有?

    以后打怪,以后再说呗。

    孟观源很想说,你大姨妈不是才走没几天么?出口的却是,“刚刚那一刻,我真怕你会离我而去了。”

    “……,好端端的**嘛离你而去啊。”要是惹到我了,那我肯定会离开的。

    “老婆,我们早点搬新家吧?”孟观源想起昨天的事,心里也有点不爽。

    他爷爷那边他已经说过了,话说得有点重,吵过后看老头那样子也已经有点后悔了。不过,他觉得还是离他们远一点比较好。

    “再早点不也要过完年去么。”这么一点时间争来有什么用呢?柳零懒得麻烦,更不想看孟先坤他们的脸色。

    “我们在年前挑个日子搬了吧,过年这段时间还在家里住着就是了。”孟观源不仅是不想和柳零沉默以对,也是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年前搬了,等过了初五,随便哪一天他们就能回他们的小家了。

    “那你去找爷爷他们说吧。”早点搬出来,柳零现在也不会觉得不太好了。昨天孟先坤的行为,她这回是记了心了。

    “迟早要搬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孟观源倒是突然觉得孟先坤之前说让他们在后面建房挺好的,“哪天我找大哥商量一下,开年就准备建房的事,以后就算逢年过节要住家里,也比现在好些。”

    “你们家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

    “额,我是说,这种事,你们男人看着办吧。”

    “老婆,别让我回到不认识你之前的样子。”孟观源不管自己是不是敏感了,他是真的心慌了。

    其实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连认识之前的样子都会回不去了吧?

    这回柳零真的只是嘴误,“老公,你能不这么敏感多疑么?”

    叫你老公了,听着没?

    柳零觉得自己怂了,之前想的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想了有什么用?离开?她不想。光看着他家男人这样她就心痛了,离开得开才怪呢!

    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这个孟二少怕是能将她吃得死死的了。

    “我……怕!”

    “……”柳零无语,她的眼睛有点胀。扯了个笑,不敢抬头只好干脆将头闷着说,“放心,有了孩子的夫妻,要离婚没那么简单的。”

    柳零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突然就搭错了,她的嘴完全不受脑子支配。

    “唉哟,孟二少,你别说怕啊。你没看你的司机已经脸色惨白了么?他才要怕自己可能会被灭口呢。”

    好吧,这种情况她就是不会正常说话,柳零表示她自己也很无奈。

    孟观源才不管他的司机怎么想呢,他只要搂着柳零就行了、他只要柳零不离开他就行了。

    “我什么都没听见。”司机好想哭有没有?

    “你也是雷剧看多了吧?这种时候你装聋做哑不是更好吗?”柳零窝在孟观源怀里,心里好笑。

    孟二少的司机不都是身兼保镖的吗?眼前这一个,作为保镖是不是不太合格啊?

    “……”你说得对,可是我先是被我们家给雷到毁了三观,又被你吓到了,所以才会失了专业水准的。

    司机有口难言。

    他这一趟真是悲了个大催啊,就算不被灭口,估计也会被远派了。呜呜……

    孟观源看着柳零的神态,心悄悄地落回了肚子里。

    突然就心安了有没有?他老婆就是这么有魔力。

    柳零在起床时怪过孟观源变了,但是在看着几辆车已经在那里等着时,还是小小地心虚了一下。

    “哟,孟太太,时隔一年,倒是没让我们等三四个小时了,真是万幸啊。”柳零刚下车,陈婷按下车窗伸出头表达她的不满。

    大冬天的,她还带着孩子呢。呃,虽然在车里也不会冷着孩子,但是一大早出来等人玩,她不爽啊。

    “哟,赵太太,时隔一年,你等我们的时候都在奶孩子了,真是恭喜啊。”心虚归心虚,斗起嘴来也不能输啊。

    “哟,哟,哟,时隔一年,当年等我们的单身狗都已经跳进火坑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那啥,可能因为太心虚了,柳零干脆将所有人都给怼了。

    反正他们除了恨得牙痒痒也不能对她怎么样嘛,嘿嘿。

    “哟,孟太太,才结婚一年,大家就由等三四个小时变了半个小时,你该有多心酸啊。来,姐的肩膀借给你,哭吧。”要说斗嘴谁能和柳零并驾齐驱,那必须是肖若芸啊。*************************************************************************************************************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