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面瘫孟爷,结个婚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88章 孟二少你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下一轮是什么鬼,冷若叶没有看到它,她只是往李其葵怀里蹭了蹭,直接睡死了过去。『Δ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 G

    就算有什么想说,还是等明天再详谈吧。

    凌晨五点,透进房的是霓虹的光,床上有个包,房间里静静的。

    二十分钟后,好像有从客厅方向传来了猫叫声。

    床上侧躺着的人儿突然睁开眼,只不过两秒,眼神就已经清明。

    几秒钟后刚刚锐利的眼神,直接变成了色。心里叹了口气,轻轻地坐了起来,就是这么一个动作,让她痛得五官挤动了一下。

    全身酸痛!

    这样的酸痛小时候特训时有过,那啥啥的不包括!

    缓了一下,决定继续起身。客厅传来的声音是机器发出来的,听起来像铃声。

    “娘子,天还没亮……”起身的动作被拉住,一声有点模糊的嘟囔在凌晨的夜里显得格外……迷人?

    看着抱着自己的腰直接将头蹭上来的李其葵,冷若叶无语的笑了。

    “外面好像有什么铃声。”是自己太警觉了,还是这个家伙太不警觉了?冷若叶语气中透着点无奈。

    这要是有杀手上门,还……

    哈,好吧。是自己过份警觉了。冷若叶想着就自嘲的笑了,李其葵又不用提防杀手,他要那么警觉干什么?

    她现在也不用防杀手,这种警觉好像也是没用的过头了。不过她习惯了,怕是一时半会儿改不了。

    “啊?……,是闹钟。早上约了韩老大他们一起去寺里拜拜。”李其葵眯着眼想了一会手,终于想起是他调了手机闹钟不过他不想动怎么办?

    别急,容他想一想,是继续搂着他家冷姑娘睡觉呢,还是起床跟着韩老大孟老五他们凑热闹去呢?

    “娘子,我们还是再睡一会吧,你今天不适合爬山。”

    突然想起来,他没必要想那么多,他家冷姑娘今天哪都不适合去。李其葵手上用力,将冷若叶往被窝里拽。

    “第一,别叫我娘子。第二,别用看一般女人的眼光看我,我的过去你是知道的。”冷若叶非但没有顺势躺下,反而拍开李其葵的手掀开被子下了床。

    她倒不是因为想去拜拜,只不过醒来了就起床,这是她的习惯。既然起床了,那就顺便去凑个热闹嘛。她发现,她其实不是爱发呆,以前只是没得选择而已。

    套了件睡袍,冷若叶决定回房泡个澡,“约的几点,别迟到了。”

    和柳零她们去爬山又不是强行军,她泡个澡放松一下就行了。

    李其葵翻身侧躺支着头看着冷若叶往外走,突然咧嘴笑了。“我们六点准时出发,老大老四老五都想求去女儿,咱们也一起求一求,争取明年能生个女儿。”

    冷若叶回头,盯着就床上模糊的人影看,这家伙倒真是敢想呢。他们这才到哪啊?就想着要生女儿了。她能呸他一脸么?嘁!

    算了,看了半天也不可能将人看出个窟窿来,她又没太大的勇气开灯,还是先回房泡澡吧!

    李其葵见冷若叶只是盯着他看了半天,啥也没说就出去了,哼哼笑着打了两个滚,然后抱着被子翻身坐了起来。

    他倒不急着泡澡,他有重要的事要先做。

    搬东西!

    嗯,他家冷姑娘的东西很少,他先去搬过来,然后将他这里整理好下午回来后再去给他家冷姑娘买东西回来。她以后就得在这里定下来了,所穿所用可不能像以前那么随便凑合着了。

    李大少爷这种行为,等一下要是冷若叶讲给柳零她们听的话,估计会掀起一波热聊。

    果然他们兄弟其实是学的同一本教科书么?

    同样是被搬过东西的柳零,可能因为东西早就已经被搬过了,现在正抱着被子在和她家孟二少做斗争。

    “为什么要这么早?”她可以不去么?她舍不得离开她的床和被子,是真的舍不得啊。

    “早上比较灵?”孟观源肯定不能说是韩猛不想李老三他们肯去,故意说得这么早的。

    “心诚则灵,与早晚无关!”

    “可是人家和尚都是一大早起来诵经的。”

    “那只是人家爱学习。”柳零抱着被子就是不是撒手,掩了个哈欠,头昏昏沉沉的,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早课嘛,不是学习?

    “老婆,想想我们的女儿。”孟观源只好用女儿来当诱饵。

    “孟二少你变了,以前我睡着了,你都是等我睡到自然醒的。”柳零完全不愿听孟观源说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好委屈。

    让李老三他们等到十一的事还在眼前,就像是昨天呢。可是现在,她家孟二少已经在逼她起床了。莫名心酸有没有?

    “老婆,事情不同。”孟观源一阵无语,为着自己心里那涌起的罪恶感,被他老婆一说,怎么好像还真是变了一样。

    “难怪人家都说,结婚以后男人都会变。”

    咦,不对啊。他们只有结婚以后,并没有结婚以前啊。柳零甩头,唉呀,不管!她就是委屈又心酸。

    “老婆,我只道我变了,没办法啊,就是止不住地越来越爱你啊。”孟观源干脆顺势躺下了,他就干脆和他家女人好好聊聊吧。

    “……,这话说出来好像很委屈?”柳零心里叹了口气,脑子已经清醒了,完全睡不着觉了。不过,乱聊天什么的她可在行了。

    孟观源拿起柳零的手轻咬了一下,“我不委屈,甘之如饴!”

    嘁!

    柳零对于孟观源越来越会耍滑舌表示不爽,沉默是金的人变了。这么会说好听的,这万一对着哪个女人漏一点点……

    真有那一天,她,能分得一个儿子么?

    不行!得起床,争取明年怀上,她要生女儿。现有的好基因啊,不能浪费了。万一这男人要是哪天,咳,不管是思想还是行为出轨了,她好争个一儿一女带走啊。

    给他留一个儿子,这就算按当时谈的条件来说,她也算没有坑他吧。

    因为王家上门,柳零想着以后的人生打怪会是她躲不掉的日常,心里那个跑路的想法一冒出来过后,就只能压制而不能抹除了。

    “走吧,别迟到了。”柳零推开孟观源,起身直奔盥洗室。

    孟观源被推开,顺势躺下,看着柳零去洗漱。什么情况?刚刚发生了什么,让她家女人心里又有了什么想法了?*************************************************************************************************************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