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敌拍摄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章 清水河,北畔(求收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许彬当然没有消失不见,一路急着往家赶,但真正回到经典照相馆,许彬又沉默了。『课 外书┡Ww? W.ΔKe Wai Shu .O #R G

    顾甜甜还不知道顾父被接到了那个封闭宾馆,却也知道顾父的电话这几天是关机状态,看见许彬回来,一副欲言又止的忧愁模样。

    一来,顾父那张嘴可是不饶人,当初怼得许彬嘴都还不起,二来,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彬,顾父的手机才关机了,没准充电器坏了,老人家一时不知道去哪买呢……

    顾甜甜心不在焉的拿了包面粉放在搅拌盆里,大家都说她昨天自制的那款手撕面包味道很好,让她今天还接着做。

    曾无鱼进厨房来拿东西,看见流理台上的面粉包装问道:“甜甜你今天是做蛋糕?”

    “啊?不是啊,你们不是要吃手撕面包吗?”顾甜甜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奇怪的问了一句。

    曾无鱼不再说话,只是指了指面粉包装上的低筋字样,然后拿了他需要的东西走出厨房去。

    顾甜甜顺着曾无鱼的手指,看着面粉包装袋,再看着搅拌盆里已经快要成型的面粉,用手拍了拍脸颊,对自己说道:“还是去问问许馆长和大家,不然在这里乱想也不是个办法。”

    顾甜甜洗了手,就出了厨房。

    许彬坐在吧台上,杨青薇坐在对面,看出来了许彬有心事,也没去搭话,只是偶尔会往许彬的杯子里斟酒。

    杨青薇坐在吧椅上踢着脚尖,她能感觉到这几天的不正常,先是曾羽渊带着尹月匆匆忙忙的离开。

    再然后那个叫嚷这要照顾许老爷子的舒芙小丫头也不来了,再就是顾甜甜这几天也怪怪的,不爱说话,还老发呆。

    石火整天都跟着曾无鱼,一会打听桑土大@陆,一会打听地球,感觉不过是来了告示上说的这个照相馆,怎么忽然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会了。

    一切都是崭新的,甚至还是崭新的两个世界,又忙碌又惊喜,要说整天跟个没事人的好像就只有杨青薇自己。

    一切的办公都可以用网络和视频会议解决,每天还像在杨氏大厦一样,处理她该处理的问题。

    剩下的时间就是在这座崭新美貌的新经典照相馆里瞎逛,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整个人在这里都好像很轻松似的,不仅是心理,还有身体上的放松和惬意,好像每一天都元气满满精力充沛睡眠充足。

    更邪门的是,杨青薇发现好像这一个多礼拜以来,顾甜甜那丫头的腿……好像走起路来都没那么瘸了。

    “去把曾无鱼和石火喊来。”闷了半天,许彬终于说话了,杨青薇看着许彬纠结的眉头也只有使唤丫头附体,乖乖的去把两人叫来。

    正好顾甜甜也到吧台来找许彬。

    许彬站起来,走到顾甜甜身边,拍了拍她的肩头,轻声的说道:“没事的,去忙你的吧。”

    也不知为何,顾甜甜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虽然许彬没说‘你父亲没事的’这句话,但顾甜甜就是知道许彬就是这个意思。

    好像一下子就心安了。

    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的楷干了眼泪,使劲的朝许彬点了点头,又对大家说道:“手撕面包配摩卡,一会就好。”

    然后就像雨过天晴一般回到厨房忙活去了。

    许彬看着顾甜甜的背影扯出一抹笑来,这个姑娘是坚强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当时在向她说清了利害,还要执意使用照的时候,许彬就明白,这个笑起来和她名字一样的姑娘绝对有着自己的坚持和倔强。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召集曾无鱼和石火,杨青薇当司机,开着她在清北那辆白色总裁,载着曾无鱼和石火,许彬自己另开一辆刚租来军绿色的陆巡,就往清北当地的那个封闭宾馆奔去。

    许彬回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不是如何救出封闭宾馆里的各人,这个是小菜一碟,根本不用多想。

    许彬想的是,如何和当局官员相处的问题,这尼玛都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竟然敢抓自己身边的人做人质来逼他出来。

    虽说许彬在这个世上也没有太多的羁绊,但也总不能因为别人认识自己,就遭了这么一场无妄之灾。

    比如李瞎子,好好的在快活林算命的一老头,不过是摆摊的时候和许彬是邻居,根本就对许彬一无所知,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再说舒芙和张医生,一个不过是在工作时格外照顾许父和许彬稍微相熟一点的小护士,还有一个是许彬都没能把关系处得很好的许父主治医生,就因为这个,就成了罪过?

    还有吴大叔和吴大婶,更是没地儿诉苦,那叫一个冤枉,因为许彬这么一个一年也去不了一两次本味农家乐的一个客人,活生生成了没半毛钱说法的被审人士,给扣在封闭宾馆里出不来了。

    至于顾甜甜的父亲……

    想起这个人许彬就生气,倒不是因为他曾经口无遮拦的怼过许彬。

    而是因为上一次让曾无鱼把杨青薇从魔都接过来,也知道了顾甜甜被人看管的窘境,看在她们俩都没受到实质上的伤害,许彬等于已经大度的不计较一次。

    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甚至还放了那个叫牛轲廉的平安回去。

    可是……世事并不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么美好,而是你退一步,人家并不会也跟着海阔天空,反而会得寸进尺步步紧逼!

    天刚刚擦黑,清北市清水hb畔一座环境清幽的宾馆依水而建。

    要说森严,这里还不至于,就连四周也只是用铁艺黑栅栏把宾馆附近的地面圈了起来,只能起到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作用。

    然而偌大的院子里都是黑魆魆的,只有直通铁艺大门的水泥路旁亮着清冷的路灯,根本不像一副云来客往,下午饭点,宾馆客人都要么出去吃饭,要么吃完饭回来的热闹模样。

    反而更像一座私宅,只有大厅里亮着昏黄的灯光。

    站在宾馆大门口值岗的周宏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对一起站岗的张明说道:“诶,你说,忽然把咋们调到这值岗都是为了什么?这几天也没看见什么人出入啊?”

    他们两都隶属请北市@局特@警支队,整个支队人员忽然接到临时命令,没有缘由的到这座宾馆驻防。

    张明听见周宏的话眼睛朝四周观望了一圈:“有事没事啊?没事就闭嘴,这也不是咋们能问的,不然等你混上去了,我再遇见这种事就来问你,那时候指定咋们都有答案。”*************************************************************************************************************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