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敌拍摄系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站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许彬拿起了手机,打开m团商家app,打算看看有没有新的订单,不管有没有系统,日子都得继续,还是拿到实实在在的软妹币,能填饱五脏庙比较实在。『 文Ω『Δ Ww』W.Ke Wai Shu .O? R G

    m团商家页面,新订单2。

    许彬惊讶得挑了挑眉毛,两个订单?难得,通常十半个月都不一定有一个的,现在竟然一下子来了两个。

    许彬划开订单页面仔细查看,两个都是商品拍摄,期望许彬上门的那种,也就是俗称的外卖。

    这两个需要上门拍摄的一家是西点,希望明早上八点许彬可以到店,另外一个则是一家冷饮店需要许彬后下午三点到店。

    许彬一一给两个客人做了回复,表示可以在对方希望的时间和地点完成拍摄。

    处理完订单,把手机往桌上一放,不免感叹道:“这些订单还是太少了些,一个月下来,店里的流量加上上的业务,付了老爹的医药费、店里的水电卫生费以后,连我的生活都成问题,看来我还得晚上拿着相机去站街啊……。”

    许彬在m团的店铺里开设了五个团购,一个韩式证件照,一个结婚登记照,一个商务形象照,一个穿越特色**,还有一个是商品拍摄(食物、饮品、首饰、家具、宠物、器具、店内形象等)此项接受预约**。

    别看业务项目开得多,实在是薄利也不多销。

    就拿那个商务形象照来,针对的是求职人群,团购价:68元,一个月最多才四五单。

    还有那个穿越特色**,团购价399元,明明现在ip这么火,经典照相馆还提供:花千骨、青丘白浅、白凤九、梅长苏、甄嬛、陈长生六套服装中任选三套(或支持客人自带服装),还有假睫毛服务和隐形内衣服务、提供总共不少于100张总数,可用u盘拷走,精修入册20张,还赠送7寸摆台一个日历一本。

    结果自从去年10月上架以来,总共才卖出去两套,许彬捏着硅胶做的隐形内衣把牙齿咬得咯吱作响,特么的连本也没赚回来。

    别误会许彬有什么变态的癖好,实在是花了888元在觅贝上买的影楼戏服套餐,赠送的三个内衣用去两套被客人带走,剩下这一套只好在这里长灰。

    昨晚上拆主机擦内存条时,许彬一时没找着橡皮,就拿这个来替代了,结果擦完内存条这个忘了拿开,现在一不心就拿在手里捏了捏。

    一下午都没有生意上门,许彬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二十,得,看样子再等下去也是白搭了,还不如早点去站街。

    清北市这座三线城有一道大城市已经见不到的风景,lc区市中心的安定桥旁,沿着清水河边有一块大约两公里左右的狭长绿化地,这里本来没有名字,却被当地人叫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快活林’。

    一些退休的大爷大妈们每都从早到晚不知疲倦的聚集在这里打牌下棋跳舞聊,连带着吸引了许多商贩,算命的,卖唱的,卖艺的,打气球的,修耳朵的,修脚的,五花八门,并且营业时间相当长,差不多从早上五点就有陆陆续续有人了,早锻炼的和出早餐摊的,到了晚上十点也还有意犹未尽的,在中心城区闪亮的霓虹下继续相谈甚欢……

    按道理来,这里并没有什么生意可以给许彬做,但是架不住这些大爷大妈们高涨的老年交友热情,今儿你带你的老伙计来,明儿他带他的老同事来,一年到头,这快活林里竟能凑出不少对儿的夕阳红。

    再加上这些退休收入并不高的大爷大妈们也没几个会用智能手机,大多数都还是带着键盘的、没有照相功能或者像素低下的老年机。

    于是帮自己老伙计相亲的,偶遇某老伙计带来的新朋友,一时相见恨晚的,某团体遇到啥事需要纪念的,总不免需要拍摄一些单人照和集体照。

    而在这种时候,许彬手上的那台拍立得就成了大爷大妈们的香饽饽。

    本来许彬是拿着单反来练摊的,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局面很难打开,很多老人家都怕许彬是骗子,照了像给了钱却不能立时拿到照片。

    于是许彬回去把高中时许父送他的拍立得翻了出来,没想到换了个低端的机器倒还被接受了,三年来,许彬在‘快活林’也有了自己的地盘,绿化带中间一个花坛台阶旁,写着‘照相’二字,过了塑的大纸片往地上一放,有需求的大爷大妈们自然就会找来。

    许彬嘴里嚼着个馒头,刚把招牌放到地上,腰还弯着没直起来,过塑纸片上就多了一个大脚印。

    一个皮肤蜡黄的男青年眼神四处飘逸,啪叽一下从许彬的招牌上踩了过去。

    “嘿,你站住!”许彬抬眼就看见了这个走路不长眼睛的。

    皮肤蜡黄的男子听见叫唤,回头瞟了一眼地上的招牌,又给了许彬一个轻蔑的眼神:“站**,老子忙着呢,没工夫搭理你。”

    许彬也不话,往前一步一下子就拽住了对方的胳膊,指着地上道:“擦干净!”

    “擦**,放地上就是给人踩的,**在这练摊就是给我踩的,松开!”皮肤蜡黄的男子用力挣了一下,谁知道没挣脱。

    许彬冷笑了一下,心:叫你丫知道单身摄影师的手劲有多大,除非我乐意松开,否则你丫就是坠到地上,爷我也能单手给你拎起来。

    这下子就尴尬了,两人对峙着,许彬并不松手,对面儿也完全没有想要擦招牌的意思。

    许彬抬起脚来,正要一脚踹到对方的腿肚子上,旁边算命的李瞎子一手拦下了许彬的腿,一手挡住了皮肤蜡黄男子的胳膊肘,出来打了圆场:“哎呦,这怎么的,你们俩想把我老瞎子打死不成?松开,都松开,都是自己人。”

    皮肤蜡黄的男子闻言整了整衣领,人五人六的朝许彬看了一眼,意思是:怎么地,现在可以松开了吧。

    “松**,谁他妈跟这种不人话的是自己人,老瞎子,你老糊涂了?”

    李瞎子眼睛一瞪,眼白里全是棉絮一样的东西,看着怪渗人:“叫你松你就松。”

    又转头换了一种语气道:“炳哥,这子前两没出摊,还不知道您的事,您大人别记人过啊,老瞎子看您满面红光,印堂发亮,这两必定有大好事,何必在这里和我们这些人物置气?吉运可胆不禁吓,万一……”

    许彬不明所以,但听见老瞎子这些话也好似回过一点味来。

    炳哥先对许彬哼了一声,又对老瞎子道:“真的假的,要是假的,你以后在这就别想好……”

    老瞎子陪着笑:“看您的,我还想不想在这快活林做生意了,骗谁也不敢骗您呐……”

    炳哥满意的走了,临走前狠狠瞪了许彬一眼。

    “怎么回事?”许彬抄着手,等着李瞎子给个法。

    这人哪,虽做的是生意,和气生财,但该为自己袋盐的时候绝不能含糊,不然任谁都能欺负了去,这也是许彬三年来在这里练摊炼练出来的心得。

    城管,躲得,地痞,让得,客人得让他舒坦着,若是和陌生人发生了摩擦,对面话好听,也没有什么恶意,彼此就是个误会,好好的解开了,那两头都好,可若是找茬打脸的,就必须得把脸打回去,不然还怎么混?

    李瞎子胡子一吹:“鼻子都赶上牛鼻孔了,白瞎这么一副好看的皮,年轻人,火气不要瞎大,你又不是我,不能占了我瞎子的名号。”

    “你前两没出摊,以前在这里收米子儿的那个张鹏得罪了一个新来的退休老头,也不知那老头是哪路神仙,总之,这里换人啦,这个黄炳昨来跟大家伙打了照面,刚才眼角瞟着四处找人,估计就是想找那老头儿拜码头呢,你你要是得罪了他,以后米子儿给你收得高高的,那你还在不在这练摊啦?”

    许彬听了李瞎子的话,摸了摸鼻子,又吐了口唾沫,满脸的不服气,可人物确也有人物的悲哀,穿皮子的不能得罪,穿褂子的也不能得罪,整活得缩头缩尾,哪里还有一点二十郎当岁血气方刚的样子。

    不过稍稍冷静下来,许彬就摸出烟盒子,给自己点了一根,又递了一根给李瞎子:“来来来,你再给我新来那老头儿……”

    快活林里既然有这么多做生意的,那就少不了来收保护费的,摊贩们年纪不一样,性别不一样,来历更是不一样,完全没办法拧成一股绳,就抵抗不了地痞成帮成派的人多势众,交点钱能平安做个生意,已经成了这里的潜规则。

    不然就算城管不来,这里也没有丝毫立足之地,不定还得罪了地痞帮派,给你下一张黑通缉令,整个清北市,去哪做生意都躲不过挨赶挨揍的份。

    许彬一张照片本来只收个十块八块就可以,可架不住这些十半个月就来打秋风的隐形成本,一张拍立得照片得收老头儿老太太们十五块,不然这站街就完全没有了意义,屁钱不赚,纯属活雷锋。

    许彬听李瞎子了一阵,但那老头是新来的,也没什么可的,只详细把那张鹏被抓听了一遍,抬头朝快活林的西北角望了望,把相机往随身背的大黑包里一放,又摸出半包烟摸来往李瞎子怀里一塞,指了指地下的过塑招牌:“要有人找我照相,你就打我电话。”

    许彬决定亲自去看看。*************************************************************************************************************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