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萌娃的文艺生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我是条淡水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前的女孩应该是不少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吧!

    她穿着一件咖啡色的短袖t恤,条纹阔腿短裤显露出修长的大腿,腰带系了一朵蝴蝶结,让整个人显得既青春活力,又时尚成熟。()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夏日炎热的阳光洒在唐霜身上,一股燥热升起。眼前的女孩是唐霜的女朋友,确切说是前女友了。

    就在一分钟之前,她提出了分手。

    这是唐霜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见她,他一直在躲着她,而她呢,也在重新思考这段感情。

    他们是粤州同济大学大三中文系的学生,明天就是暑假的第一天。过完这个暑假就是大四,实际上课程已经结束,实习的,工作的,大学生活基本已经告别。

    分手就分手吧,虽然是被甩的一方,有点丢脸,但唐霜没什么可惜的。

    然而心还是隐隐作痛,唐霜叹气,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真的爱她!

    前女友听到他叹气,但还是摇摇头转身走了。这个男朋友很爱她,但是太不上进了,换句话说就是太懒了,小富即安的性子——很显然,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你好好保重……”唐霜说道。

    心里有很多话,但说出口的只有这一句。

    ……

    唐三剑,粤州大学中文系教授,此刻脸色阴沉地坐在客厅,唐霜一进门,酝酿了许久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出口,对着他一阵大骂!

    唐霜懵逼中~

    怎么回事?天气太热,三剑兄自燃了?

    “爸,先别骂了~冷静~冷静点!”

    怒火太旺,水浇上去反而助涨。

    唐霜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唐三剑更怒,这小子整天嬉皮笑脸没个正行,于是骂的更凶了。

    唐糖抱着粉红的hellokity,趴在二楼的栏杆处,兴致勃勃地欣赏小霜挨骂,这是她的日常趣事。

    但是今天的情形有些严峻,唐糖童鞋很少见到爸爸这么凶过,不禁忧心忡忡,小声嘀咕:“小霜子不会有事吧~我要不要去救他。”

    唐霜被骂了半晌,才闹明白怎么回事。

    他的辅导员,那个胖胖的镜片有鞋底厚的毕业才两年的女老师,刚在学校批了一顿唐霜,随即打电话给唐三剑告状:唐霜这学期的考试成绩垫底,十二门课挂了六门,妥妥的垫底。

    唐三剑是极好面子的人,一直望子成龙,奈何小子不争气,让他丢尽脸。

    “想我唐家文武世家,我唐三剑才华横溢,声名远播,怎么就教出了你这么一个逆子……”

    哎哟喂~这种自夸的话也说得出口,唐霜心想。

    “暑假你哪里也不准去,老老实实在家里看书,把书房那些书全部看完!”

    唐霜一惊,哎呀!三剑兄的书房硕大一间,里面的书少说有上千本,而且都是些《语音学教程》《广韵校本》《商周古文字读本》《汉语史稿》《文心雕龙》《说文解字》……随便拎出一本就够唐霜看一年。

    “爸啊!做人呢最重要的是开心,在知识的浩瀚海洋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条渺小的鱼,爱学习是没错的,但如果妄想游遍大海的每个角落,那是自取烦恼对不对?何况,你和妈把我生下来时是一条淡水鱼啊!”

    唐三剑大怒:“逆子!我今天就把你晒成鱼干!”

    他终于意识到儿子长大了,嘴上动已经起不到警示作用,非得动手动脚才行。

    唐霜正在心底数数,3、2、1……正要撒腿就跑。

    这时候,善良的化身、温柔的代名词、美与月亮的结合体——黄湘宁终于走出房间,犹如一束光照进来。

    “好啦好啦~骂够了就行,你是读书人,动口不动手的,小霜下个学期加倍努力就是了,对吧,小霜?”

    唐霜听着这句话有点别扭啊,三剑兄是读书人,那另一层意思是唐霜不是读书人,是文盲,是野蛮人?

    随即觉得自己想多了,有点受迫害妄想症,如果老唐家还有谁是疼他的,那肯定是温柔的湘宁姐。

    “对!对!妈您说的很对,经我爸这一顿骂,我开窍了,作为一名大学生,在学校里的本职就应该是努力学习,为将来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事业贡献最大力量,我可耻,立场不坚定,态度不端正,我一定深刻反省,尽快改正,请组织相信我,请家长给我机会。”

    作为家长的唐三剑偷偷翻了个白眼,他太了解这小子的秉性了:“扶不上墙的烂泥!慈母多败儿!”

    唐霜觉得“烂泥”这个词太配不上他了,说道:“是泥不错,但是水泥,能屈能伸,可柔可刚。”

    唐三剑直接无视,“滚!看着你就烦。”

    唐霜识时务地立马就滚,心里暗呼好险,今天真是倒霉透顶,刚刚被女友甩了,回到家又被老爸骂的狗血喷头,期末考试成绩垫底,搞不好明年毕业都成问题。

    唐霜心想,兄弟你怎么搞的,在学校混成这样。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要美人不要江山,全部心思都谈恋爱去了,现如今美人也随他而去。他却不知道,没有江山哪个美人会爱他!

    高考填自愿时,唐三剑强烈要求唐霜报考粤州大学,好监视他茁壮成长。

    但唐霜坚决扛住了霸权主义,好不容易有摆脱他的机会,怎么可能自投罗网,偷偷报了粤州同济大学。

    为这事,唐三剑和唐霜打了一个暑假的仗。

    过程是不忍回忆的,但换来了四年自由,值了!

    “哎呀!糖果儿,过来~”唐霜和蔼可亲地对瞧热闹的唐糖招呼。

    五岁的唐糖小姑娘长得像个瓷娃娃,是家里的开心果和小祖宗。

    在唐霜15岁时,爸妈把还只有三个月大的唐糖从孤儿院抱回家。

    “干嘛呀~爸爸说让我离你远点,会学坏。”

    糖果儿磨磨蹭蹭地抱着布娃娃走过来,看到小霜从爸爸手底下再一次安全逃脱,有点觉得小霜子很厉害,但更觉得小霜子可怜。

    面对这样的小霜子,她,糖果儿,唐家最小的人儿,一点也不怕他了,要是他再惹她,一定揍扁他。

    “胡说!要变坏你早就坏了,你小小的时候我就天天抱着。”

    唐霜捏捏糖果儿精致的小脸蛋,笑道:“哎呀,糖果儿你又胖了!”

    唐糖气嘟嘟地打掉唐霜的手,叉腰反驳:“逆子你才胖了!”

    唐霜一口血堵在喉咙里,“别学爸说话好伐?那样不可爱。”

    “哼!”*************************************************************************************************************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