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存亡曙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月蚀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早在一个月前,失踪事件就开始在世界各地陆续发生,所有的失踪事件无一例外发生在人迹罕至的丛林或山地,起初并没有引起社会的关注,直到第一具失踪者的遗体被发现,这些失踪事件才进入公众的视野。课 外 书W!wΔW.んKe Wai Shu .O "R G随着被发现的失踪者遗体逐渐增多,人们发现受害者的死因惊人的一致,都是因为内脏被搅碎而瞬间死亡,这时,恐慌情绪开始在社会上蔓延开来,一位名叫秦琻的生物学家公开表示,受害者是遭到了一种名为“抱脸虫”的生物寄生,并被因其幼生体“破胸者”破胸出世而死亡。秦琻警告说,破胸者的成熟体就是异形,一种恐怖的神秘生物。

    但人们并没有理会秦琻的警告,因为异形本身就是荧幕上的科幻生物,直到不久前,人们才惊恐地发现异形真的存在,就在我们的身边,一直都在……

    人们与异形交锋的第一天,在历史上被称为“月蚀日”。这一天,异形对人类发起了疯狂的进攻;这一天,人类奋起反抗;这一天,是新时代的开端。

    “哒哒哒······”“嗒嗒嗒······”密集的枪声在市区内如暴雨般响起,狠狠地敲打着人们恐惧的心弦,原本晚上灯火辉煌的市区暗淡无光,只有装甲车的灯光与枪口焰点亮了街道,整个城市宛如在襁褓中战栗的婴孩,在黑暗的淫威下哭泣。一名士兵闪进一家店铺,瘫倒在角落里,身体不断颤抖着,瞳孔中满是惊恐。士兵一边大口喘息着,一边把枪口对准了店门。

    “a-6,你在哪儿!我带人去救你!”士兵头盔上的无线电中传出了一声焦急而愤怒的吼叫。

    “连长······连长,别······别······别过来,快撤······撤!”士兵强忍着恐惧,抓起话筒嘶吼着,“我······我掩护······快走!快走!”

    一阵电流声划过,士兵摘下了头盔,恶狠狠地摔在地上,自言自语道,“什么鬼东西,追地老子这么狼狈,看我不弄死你!”说完,士兵挣扎着站起来,平举起手中的步枪,脸颊紧贴着枪托,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瞄准镜,开始向店门口挪动。突然士兵感觉到脸上一阵潮湿,于是伸手拂了一把,这时又有什么东西滴到了他的手背上。士兵抬头一看,只见一道银丝从天花板延伸到他的手背,士兵拧亮了战术手电,照向天花板,睁大眼搜寻着。灯光照到排气扇时,一个圆弧形的头颅反射回了光芒,散射的光芒下,是一只身形紧凑,骨骼暴突,浑身都是粘液的神秘生物,背后是四根骨刺和一条狰狞的尾巴。这就是异形!

    士兵连忙抬起枪口,异形却迅速跳下,下落时尾巴狠狠扫向士兵的手腕,一声惨叫后,士兵的手腕竟被齐齐斩断!士兵痛苦地跪倒在地,异形却冲上来,两只纤细的爪子死死控制住士兵的头盔,巨大的头颅凑向士兵惨白的脸庞,张开嘴低吼着,突然闪电般弹出内巢齿,贯穿了凯夫拉头盔,鲜红的血混着雪白的脑浆喷涌而出。

    惨叫声戛然而止,士兵的身体瘫软下来,异形抬头吼叫了几声后又重新隐入黑暗之中,开始下一轮猎杀。

    “该死!”连长听着耳机里的忙音,气急败坏地喊着,“收拢队形,全都躲到装甲车后面,打开所有照明工具,放慢速度,谁也不准掉队!”

    “连长,平民都不敢在夜晚撤离,恐怕我们得坚持到白天。”几名士兵冲过来说,“我们还是放弃那几个街区吧,全力守住现在的阵线!”

    连长转过头来,阴冷地说道,“你还是个兵吗?那里有我们的人民,有我们的兄弟!我放弃他们就是把他们推向死亡!全体注意,继续推进!”

    “可······”士兵还想说什么,可一抬头看见连长正拿枪指着自己,只好闭上了嘴。

    “服从命令!”连长喊道,“我们要战斗到最后一人,战斗到······”

    “啊······”一声瘆人的惨叫从队伍前面传来,打断了连长的吼声让所有人瞬间端起枪,指向前方的黑暗。探照灯转过来,雪亮的光柱驱散了黑暗,光柱的中央是一只浑身鲜血的异形,正俯身啃食着一名年轻女子的尸体,感觉到光芒,异形并没有回头,而是抬头冲着天空持续地嘶吼。

    连长看了看天空,发现月亮正逐渐被黑暗吞噬,月食了。

    “连长······”一名年轻的士兵捅了捅连长的胳膊。

    “怕什么怕!不就是月食吗!别净信封建迷信!”连长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正在颤抖。

    “不是,两边的楼······”

    连长看向旁边的楼房,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只见二楼的窗户里探出了密密麻麻的异形头颅,盯着街道上的军队,就像盯着一群待宰的羔羊。

    “开火!”“嘶!”连长与异形同时吼出,一瞬间枪声大作,子弹倾泻在街道两旁的楼房上,而异形顶着子弹跳出窗户,蝗虫一样扑向街道。有的异形在空中被打成筛子,酸血瓢泼而下,淋在外围的装甲车上,装甲车顿时冒出白烟,嗞嗞作响,个别部位甚至被直接烧穿。没被打中的异形落地后迅速朝街道中央冲来,很多异形被127毫米的车载机枪打成两截,但又有更多异形冲来。当第一只异形冲进防御圈并劈开一名士兵的脑壳时,军队的阵型彻底乱作一团,为了抵挡自己面前的敌人,所有人各自为战,四处开火。有人被异形杀死,有人被流弹击中,也有人被装甲车撞到并活活碾死,整个街道宛如地狱一般,鲜血染透了路面,残肢与尸体混杂在血泊中,一幅凄美的抽象画呈现在大地上,刺痛着天空。

    “连长······其他街区······全完了!”那名年轻士兵的满脸血水掩饰不住被酸血灼伤的痕迹,“撤吧!”

    “平民呢?怎么样了?”连长紧靠着墙角,不停朝着异形开火,掩护自己的手下。

    “已经开始撤离了!”

    “等!我们能多争取一点时间!”连长大喊道。

    “是!”年轻士兵早已泪流满面。

    连长看着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一个接一个倒在血泊中,带着恐惧与不甘死去,忽然想对年轻士兵说点什么。

    “轰——”一声巨响后,连长发现自己的胸膛被一条从墙里刺出的尾巴刺穿,连长一张嘴,只喷出了一口血沫。

    月亮消失了,不忍心看这屠杀的盛宴。

    许久,夜色的大幕落下,天际泛起鱼肚白,异形陆续退去。片刻,一辆摩托车驶过,方刚停下车,默默驻足了一会,捡起一支95式步枪和一个子弹包,朝战场深深鞠了一躬,又重新上路。

    待太阳完全升起,在枪声与惨叫中惊惧了一夜的市民纷纷涌出城去,从高空望去,人潮就像受尽折磨的灵魂逃离地狱一样,不止是这座城市,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相同的一幕都在上演。

    人们会永远铭记这一天,月蚀日。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la)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l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