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葬鬼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投名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被撬出来的这两颗铁珠,在碰触到地面的瞬间就裂成了好几块,里面装着的是两颗类似玉石的东西。』   』 课 外 书Ww*W.┡Ke Wai Shu .^O R G

    小指甲盖大小,通体被黑白两色占据,上面隐约能看见一些花纹,是被人刻上去的。

    在这时,大徒弟的尸身已经没了力气。

    虽然它还能保持活动,没有直接倒下,但它手上的劲儿却明显小了许多。

    我跟陈秋雁的配合不用多说,默契到了极点。

    确定王海真动不了后,我们也暂时性的放过他,联起手来,先把这个大徒弟给解决了。

    背后三根,身前三根。

    一共六根五福棺材钉,就这么被我们钉入了尸身体内。

    心脏,丹田,天灵盖。

    这三个对于活人来说必死的地方,在尸体眼里都不算什么,这三个位置对它们而言,压根就不会造成影响。

    按照我以往的习惯,肯定是往尸身的九穴钉进去,可是这一次不知道怎么了,我总感觉有个声音在指引我。

    它的死穴不在九穴,就在这三个位置上。

    陈秋雁是跟着我的动作走的,我往哪儿扎,她就往哪儿扎。

    让我意外的是,我扎下去没事,陈秋雁一扎下去,大徒弟毫无预兆的就嚎了起来。

    一边嚎着,大徒弟一边就开始抽搐,跟瘾君子犯瘾了一样,身子不断的哆嗦着,扑通一声直接坐在地上,之后就瘫在地上跟烂泥似的动弹不得。

    看见它倒了,我跟陈秋雁也没敢松懈,小心翼翼的盯着,生怕这**再站起来。

    不过现实情况却很给我们面子,倒了之后,大概过了半分钟的样子,我就能清楚的感觉到这尸体“瘪”了。

    体内的死气在飞快的流失,并且皮肤也有了干瘪的现象,出现了许多无法掩盖的皱纹,肤色也不紧不慢的变成了灰白色

    “看样子旧教的东西也不好使啊。”我笑道,揉了揉肩上的伤口,感觉好受了许多。

    先前那个被铁筷子洞穿的伤口,此时也愈合得差不多了,边缘处出现的那些蛛网状的黑色经络,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肤色都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

    “刚才你用铁筷子打穿我的手,也是旧教先知赐给你的妙门吧?”我咧了咧嘴,笑得无比灿烂:“我就说呢,为什么它一咬我,最先控制不住的就是这只手”

    我说着,缓步走到王海真面前,一**坐在茶几上,点上烟兴致勃勃的问他:“这是什么原理啊?跟我解释解释呗?”

    王海真似乎是失去理智了,现在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他从未想象过的。

    或许在此之前,他对于做掉我,做掉沈家唯一的独苗,有十足的信心。

    不就是一个后生吗?

    旧教先知都说了,他没什么本事,像是我这样老一辈的降门高人,弄死他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不可能这不可能!!!”王海真自言自语似的说着,根本就不在乎我们,脸上除了惊慌失措之外,我看不见半点恐惧。

    见此情景,我没多说什么,随手捡起地上的棺材钉,照着王海真的左手掌就捅了进去。

    只在一瞬间,锋利的棺材钉就洞穿了他的手掌,连带着血肉一起钉死在了沙发上。

    这种冷不丁传来的剧痛,让王海真稍微清醒了一些。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王海真大吼道,红着眼睛,看了看陈秋雁,又看了看我,眼中终于出现了我梦寐以求的恐惧。

    是啊,你个老不死的,就是该怕我。

    你越狼狈,我心里就越高兴,我越高兴,对于老爷子他们的死就没那么难受了。

    “那根铁筷子是什么?”我问道:“也是旧教给你的东西?”

    “是他们说那根筷子打破肉身,能够泄走你身子里的气。”王海真颤颤巍巍的答道,也没有求饶,很直接的回答着我的问题,可以说是非常有眼力见了。

    “泄走之后呢?”我好奇的问道:“当时我怎么没感觉到?”

    “那是一个定时炸弹,要等我徒弟破开你的肉身才会引爆”王海真说着,脸上的恐惧更甚,低下头,看着我手里不断把玩的棺材钉,说话都在哆嗦。

    “你别说,这玩意儿还挺有效的。”我坦然道,颇有些感慨,要不是有沙身者的法印帮忙,在短时间内,我肯定是破不掉这个局的。

    倒不是说他徒弟的防御力有多高,问题是我动不了手啊,被他咬了那一口,从头到脚都是瘫软的,跟中毒了似的。

    “这里就你们几个人?”我又问:“旧教没派遣其他先生来帮忙?”

    “没有!”王海真忙不迭的说:“你是我的投名状,办这件事,不能让别人帮忙,否则我就进不了旧教。”

    “李家两兄弟呢?他们没帮忙?”我冷笑道。

    王海真摇摇头,说那不算,因为他们俩是跟自己一样,都等着拿投名状呢。

    “没看出来啊,我的命还挺金贵。”我笑了笑,又问:“你徒弟是你杀的?”

    听见这个问题,王海真稍微沉默了一秒,摇摇头,说不是。

    “我没杀他,只是引导他,让他早一步得到往生。”

    “你也够疯的,是让旧教洗脑了还是怎么了?还引导往生?”我笑着摇摇头,抽了口烟,问他:“跟你接触的旧教先知是谁?”

    “是后先知。”王海真说着,眼里毫无预兆的涌出了一抹崇拜,那种崇拜绝对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装出来的:“关于你的事也是他给我透露的,他说你一定会来找我,因为我是唯一一个在成都混的仇家,对,沈家的仇家!”

    “养九生?”我皱了皱眉:“那**还活着呢?”

    说实话,我跟养九生的恩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跟我的关系,差不多就是到了“恨不得一口气刨光对方祖坟”的地步。

    隐瞒事实真相,或是说,故意忽悠王海真他们,把我的实力往弱了说他又不是没跟我交过手,这么做没理由啊!

    “对了,世安,我差点忘了问”陈秋雁忽然凑过来,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王海真:“他跟爷爷的仇是怎么结下的?”

    “一次意外,他接了个脏活儿,把老爷子的三个朋友给做了。”

    我低声道,在回答陈秋雁的同时,我脑子里还在飞快的运转着,思考着养九生为什么会这么做。

    “做了之后还不算,靠着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灭了这三家人的满门”

    “三家人?”陈秋雁一愣:“那三家也是行里人?”

    我摇摇头,说,不是。

    “是我爷爷的朋友,他们一直都有交集,而且这三家都是书香门第,从老一辈到后生这一辈,全是斯斯文文的教书先生,老爷子到最后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这龟儿子要灭人满门。”

    “他没问过?”陈秋雁有些疑惑的看着王海真。

    “问过,但他没给老爷子答案,直接跑了。”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在外地躲了好几年,应该也是近些年才敢回”

    没等我把话说完,王海真忍不住插了一句,表情有些难看,说话的声音都在抖。

    “你爷爷没死我就不敢回,只是在这里提前买了房子,我一直都躲在山东那边”

    “这么说,你还挺怕我爷爷啊?”我好笑的问道。

    王海真点点头,说这话的语气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怕,怎么不怕,你爷爷要是遇见我,就他那脾气,哪怕他金盆洗手了,也得活生生的把我撕了不可”

    “那你跟我说说呗,我挺好奇的,你只要不骗我,我就不撕你。”

    我笑着,眼中好奇的意味更浓。

    “那三家人是怎么招惹你了?”*************************************************************************************************************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