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御妖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御妖途最新章节列表 第5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是夜,繁星满天。『Δ 课 外书  W$w W.『Ke Wai Shu .O< R G【全文字阅读】时不时的拂过一阵微风,带着夏夜特有的气息。林间的蛐蛐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树上的猫头鹰像是不甘示弱的咕咕咕咕的叫着。这种林间的热闹并不觉吵闹,反而更增添了一份宁静感。

    烟云坐在走廊上乘着凉,旁边放着一盏照明用的油灯,昏黄的光亮虽然微弱,不过也够用了。

    夏天的夜晚最是舒适凉爽,烟云很喜欢这样的夜,每到晚上,烟云都会在这里坐一坐,直到犯困了回去睡觉为止。

    烟云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眯着眼眺望着天上的星星,口中却道:“出来吧白泽,音和幽并不在这里。”话音刚落,就看到庭间左边的那颗梧桐树一阵晃动,接着就见穿着一身白袍羽织的白泽从树上跳了下来。

    白泽叉着腰,瞪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汝是怎么猜到吾还在这的?”

    烟云笑看着白泽道:“你身上的气息如此独特,我又怎么可能忘记?”

    “不可能啊,吾明明已经收起了气息。”白泽微微吃了一惊,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烟云微微笑了笑,没有开口解释。

    白泽嘟了嘟嘴然后就朝烟云走去,并四处张望着什么,“那两个讨厌的老太婆真的没有在这里?”

    烟云一听白泽称呼着明明还是二八年华的音和幽为老太婆时,烟云就不禁感到有些好笑,点着头说:“嗯,音和幽真的没有在这里。”

    白泽一听就松了口气,在这半个月里,白泽每次来找烟云的时候,那个叫做幽的女人就会笑眯眯的盯着她看,看得白泽心底直冒寒,不过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恶的是那个叫做音的女人,她每次过来,这个女人都会怒视着她,简直就是恨不得把她给撕成碎片啊。其实白泽不知道的是,要不是烟云吩咐音不准对她出手,怕是音真的就要上去和她拼命了,虽然音打不过白泽……

    “呼,那两个老太婆竟然没有跟着汝,这还真是让吾稍稍吃了一惊呢。”烟云一边说着,一边就自顾自的坐在了烟云的旁边,然后在木头地板上扭了扭小**,接着又一脸不满的说道:“这木板这么硬,坐着一点也不舒服,真不知道汝为什么喜欢一天到晚就坐在这里。”

    烟云望着星空,笑得依然温和,“等你年纪大了的时候也就会和我一样喜欢这样坐着了。”

    白泽撇撇嘴,说:“吾的年纪可是比汝大的。”

    烟云轻轻摇着头,望着星空的双眼看上去很迷离,“怎么能用你们的年龄来和人类比?在你们中,活了两三百年也不过是幼年期罢了。我们人类的寿命可是很短的,在你们眼中就如那走马观花一般,匆匆一辈子也就过完了。”

    白泽闻言,就眨着眼睛朝烟云问道:“那汝现在多大了?”

    烟云呵呵一笑,说:“快三十有七了吧,算来我已经活了过半了。”

    “还真是看不出。”白泽打量了烟云一眼后说道。

    烟云虽然看上去脸色苍白,但是岁月的痕迹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

    白泽沉默半晌,然后又说:“汝们人类的寿命确实挺短的,吾这类的神兽和妖怪可是有着近乎无穷的岁月,不像汝们人类,五六十年1就是汝们寿命的尽头了,能活到百岁就能算是老寿星了。”

    神兽和妖怪,他们的寿命确实很长,但这世间的万物没有哪一种会是十全十美的,神兽和妖怪的寿命虽长,但是他们繁殖力差,不像人类,人类虽生命短暂,但却繁殖力强,因此整个天下间遍地都能见到人类,人类也因此成为这天地间的霸主。这就是所谓的有得也有失吧。

    烟云笑而不语,他那乌黑的长发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散乱着的。

    白泽这时眼睛一亮,说道:“骗子烟云,和汝缔结契约吧,吾们去寻找那万化大道,只要进去了汝就能变成不老不死的了。”

    烟云微微一笑,说道:“不是和你说过很多遍了吗?我不会与你缔结契约的。”

    白泽诱惑道:“为什么?难道汝就不想变成不老不死的存在吗?那可是不老不死啊,这简直就是成神了嘛。汝就不想成为这世间唯一的也是最强大的神吗?骗子烟云。”

    烟云十分干脆的回道:“不想。”

    “难道是因为汝以前的契约者?”白泽睁着大眼睛看着烟云,“吾一直没有看见汝的契约者,是违约了还是说完成契约了?”说着白泽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烟云一边,又撇嘴说道:“不过看汝这种弱不禁风的样子,肯定是违约了吧?喂喂,骗子烟云,汝告诉吾是谁违约的?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白泽不相信那传闻烟云进入过万化大道,因为烟云并没有成为不老不死的存在。

    缔结契约,在完成双方的契约愿望前,当一方非要解除契约时会有违约的代价,这也是当然的,如果契约没有了违约条款,那双方还能用契约束缚对方吗?只有有效的契约才能被称作是契约。在缔结契约时,双方还要定制违约所要付出的代价。所以白泽才会问烟云这个问题。

    烟云好笑道:“为什么你就不能认为是完成契约了呢?”

    白泽于是问:“那汝就告诉吾汝们的契约内容是什么?总不可能会是‘进入万化大道’吧?汝不是没进去过吗?”

    烟云轻轻一笑,然后喃喃道:“谁知道呢?”

    对于烟云的不想作答,白泽不满的哼了一声,“肯定是什么容易完成的契约。”

    烟云笑了笑,就见白泽抱着手道:“都是听那该死的传闻,说是大周朝的六大皇室御妖师之一的烟云进到了那个万化大道之中,哼,这些传闻果然不该信,骗子烟云。”

    白泽一遍又一遍的说他是“骗子烟云”,烟云他也不生气,毕竟他确实骗过白泽说他没有进过万化大道的嘛。

    烟云一脸风轻云淡的笑着道:“确实不该信。”

    “是吧。”

    “可既然如此,那为什么白泽阁下你还要纠缠着在下呢?”烟云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既然在下没有进入过万化大道,并不是白泽阁下你想要的‘独一无二’的御妖师,可为什么偏偏还要找在下呢?这天下的御妖师何其的多。”

    白泽一脸傲气的道:“汝以为吾想纠缠着汝吗?汝又是一副瘦骨如柴、弱不禁风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几天活头的病死鬼……”白泽说到这里就反应过来打住了,扭捏着又道:“不过汝作为御妖师确实有几分实力,能在没有契约妖怪的情况下,能挡住吾的攻击。”

    烟云笑而不语。一时间一人一神兽之间的气氛变得安静了起来。

    过了半晌,白泽就耐不住了,低着头小声的问道:“喂,骗子烟云你不会就生气了吧?”

    “嗯?”烟云扭过头看着白泽微笑道:“在下为什么要生气?”

    白泽嘀咕道:“既然没有生气,可为什么突然又对吾称起了‘阁下’,又称自己为‘在下’什么的了?”

    烟云问道:“不喜欢这样的称呼吗?”

    白泽点点头,“不喜欢。”

    “那我以后就不那样称呼你了,白泽。”

    白泽抱着手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

    “呐,白泽。”烟云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白泽道:“什么事?”

    烟云说道:“既然以后不那样称呼你了,那你名字是什么?总不能白泽白泽的喊吧?”

    白泽没有像烟云那样盘着腿坐着了,因为坐着难受,白泽就双手撑着地板,那两只小脚在走廊外一晃一晃的,“白泽就叫白泽啊,因为白泽每一代都只有一个,所以白泽就叫白泽,这就是吾的名字。”

    烟云轻笑着摇头道:“不管前几代的白泽是谁,可都不是你,‘白泽’代表的是你们所有白泽,这并不是你的名字。”

    白泽听烟云这话听得云里雾里的,脑袋都大了,于是烦闷道:“汝说话怎么老是喜欢绕来绕去的?就不能说得直白一点吗?再说名字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有那么重要没有啊?”

    烟云笑着说:“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白泽一听更来气了,明明都叫你说话明白点了,怎么还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啊。

    “吾说汝……”

    白泽话才说了个开头,就被烟云打断道:“烟火。”

    白泽一怔,就见烟云笑得一脸和煦的看着她,“以后就叫你‘烟火’,‘烟火’就是你的名字。”

    烟云不止老是会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思维有时跳跃的幅度更是让人跟不上节奏,明明这分钟还在说这事,下一分钟白泽就会说起另一个与前面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

    白泽为此感到很恼火,但是她为这个名字感到更加的恼火,“喂,汝没有经过吾的允许就敢给吾乱取名字吗?!汝这个人类真是大胆至极!”

    烟云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还在自顾自的说道:“烟火,烟火……”沉吟了几遍后,烟云眼睛就亮了起来,一副高兴的模样自我决定道:“以后我就叫你烟火了。”

    “不行!!!”白泽气得站了起来,叉着腰俯视着还坐在地板上的烟云,小脸变得通红,大概是被气的吧?“绝对不准这样叫吾!!!”

    烟云笑着道:“为什么?这不是个很不错的名字吗?”

    “才不要!因为,因为……”白泽语气一弱,说不出为什么,但过了一会儿,又一脸正色的道:“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土气了!”

    烟云眨着眼睛,看上去很无辜的模样,“有吗?”

    白泽气呼呼的道:“再说,吾为什么要和汝一个姓?”

    烟云揉着自己的头发,说:“这不是姓好吗?你见过有谁姓这个的吗?”

    白泽一愣,话说回来,她还真没有见过有这个姓的……

    “别想了。”烟云微笑着解释道:“因为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姓是什么,我的名字是自己给自己取的,很不错吧。”

    “这么说汝是……”

    “是的,我是孤儿。”

    看见烟云说起这个话题时,还是一副温和的笑容,白泽就不禁感到有些难受。“汝就不难受吗?”

    烟云望着星空淡笑说:“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要难受呢?人活在这世上又不是为了给自己找难受的,会觉得自己难受的人都是笨蛋。”

    白泽语气变轻,“汝还真是坚强呢。”

    “彼此不都一样吗?”烟云一脸温和的看着白泽,“烟火不是也很坚强吗?”

    白泽浑身一震,低下了头,因为不想让烟云看见她此时的表情。

    人们都只知道白泽是神兽,可谁又知道白泽她的孤独呢?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整个世界就只有自己一个,这种孤独,如果不坚强就会崩溃的啊……

    可为什么,这个笑脸看上去很讨厌的家伙竟然会明白……

    烟云不去看此刻的白泽,虽然他不算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可也不是个不解人意的傻瓜。

    这时又一次的一人一神兽之间变得安静了起来,可是此刻的安静却没有人愿意去破坏。烟云又坐在了地板上,双手撑着地板边缘,两只小脚此时静静的垂落着。

    大概是夜深了吧,蛐蛐和猫头鹰都没有发出声音了。也许是太寂静的原因,烟云轻轻哼起了旋律,旋律很轻,能让人在深夜中静下心来。

    “骗子烟云。”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泽才恢复了正常,抬起头看向烟云说道:“你的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烟云停下了旋律,和白泽对视着笑道:“含义吗?唔……大概是‘过眼烟云’的意思吧?”

    白泽一听就生气的大声道:“汝就不能好好说人话?”

    烟云眨了眨眼,“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白泽气结,哼了一声像是耍脾气一样的扭过头不看烟云。

    烟云苦笑,没有一会儿,白泽就转过头,一脸恶狠狠的看着烟云,露着小虎牙威胁道:“那汝给吾起的名字又是什么意思?汝要是再说些吾所听不懂的话,汝就等着瞧吧!”

    烟云闻言,想了想后就答道:“烟火很漂亮不是吗?觉得你和烟火很配,所以就叫你‘烟火’了。”

    白泽一听,先是小脸微微一红,然后就皱着眉道:“没有其他意思了吗?”

    烟云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有,不过怕说出来你听不懂。”

    白泽一听就哼道:“作为睿智的白泽怎么可能会有听不懂的话?主要是汝这**老是说一些根本没有依据的话来!就像明明是‘过眼云烟’,汝偏偏要说是‘过眼烟云’来生硬的往自己的名字上搬,说这是汝名字的意思。哼,像汝这样的无理取闹,吾又怎么可能能听懂汝说的话?”

    烟云笑了一笑,没有作答,因为他知道,他要是接话解释的话,白泽就会怒火冲天的对他大吼大闹了吧?

    白泽抱起手傲气道:“反正吾是不会用汝给吾取的名字的!”

    烟云这时又开始装听不见了,跳跃式讲话可是他的强项。

    于是烟云忽然说道:“对了,马上就要五月初五2了吧?”

    白泽一怔,下意识的问道:“五月初五怎么了?”

    烟云说道:“端阳节啊端阳节。”

    白泽一听就一脸无聊的说道:“这又怎么了?吾知道端阳节,不就是祭奠楚国大诗人屈原的节日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烟云问道:“你知道有什么活动的吧?”

    白泽闻言,想了一会儿后就说道:“吃粽子,划龙舟,做香袋,并且这天晚上会取消宵禁,晚上会很热闹。”

    烟云点点头,“不错。不过在离这个村落最近的杭城中,晚上还会放烟火。”

    白泽眉头一挑,“什么意思?”

    烟云哈哈笑道:“那天晚上可以带你去看烟火有多美丽。看过后你就不会拒绝‘烟火’这个名字了。”

    白泽不屑的撇嘴道:“当吾没有看过吗?吾虽然常年都在昆仑山上,可是有前代白泽遗留下的天书传承,吾可是从天书中早就知道了烟火是什么东西的。”

    白泽她已经活了二百一十二年,可是在昆仑山上她就度过了二百一是一年,要不是昆仑山发生了某种意外,这意外需要进入万化大道才能解决的话,否则白泽还不会下山呢,她的大多数知识都是从上代白泽遗留下来的天书传承中学来的。

    烟云说道:“从书中传承知道的和自己亲眼所见到的,还是会有很多不同的。”

    白泽撇嘴道:“吾不去。”

    “真的?”

    白泽的眼中露出一丝皎洁,眼珠子一转就说:“汝要是和吾缔结契约的话,吾就去。”

    烟云扶额,“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事?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是不会和你缔结契约的。”

    白泽这时突然想到了什么,气呼呼的对烟云说道:“不是‘还在纠结这事’,而是吾们原本讨论的就是这事,只是被汝岔开了话题!”

    白泽这时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被烟云这个可恶的**把话题带离了十万八千里远。

    烟云干笑了两声。

    白泽气呼呼的,看上去有些委屈,撅着嘴道:“明明吾问汝为什么不愿与吾缔结契约,是不是因为汝的契约者?汝不仅不回答,还故意扯话题!”

    看着白泽委屈的模样,烟云突然生出一种自己做了某种十恶不赦的事情的罪恶感来,烟云无奈,谁叫他最见不得小孩子哭或者是委屈呢?

    “好吧,你说的是对的,是因为我的契约者所以才不愿与你缔结契约的。”

    白泽一听,就收起了委屈,皱眉道:“可是汝们之间的契约不是已经完成了吗?汝现在是可以和其他妖怪或神兽重新缔结契约的。”

    其实御妖师是能和多个妖怪缔结契约的,只要能完成契约上的内容就行,只是因为白泽是神兽,和神兽缔结,就不能再和其他妖怪缔结了。

    烟云轻叹一声,然后就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在我认为,御妖师一生只能与一个妖怪缔结契约。”

    白泽不放弃道:“可是……”

    白泽刚说出口,烟云就打断道:“不说我的原因了,说说烟火你吧,我记得你们白泽一脉并不对万化大道渴望,你们只有在圣人治世,才奉天书之令下山辅佐圣人的。”

    当听见烟云又叫她“烟火”时,白泽就要发怒的,可是当听到后面的时候,她的神色就变得黯然起来,“原因……对不起,吾不能告诉汝。”

    烟云一听就笑道:“不愿说就算了。”顿了一顿,又好奇道:“不过能告诉我你们白泽的天书到底是什么吗?关于你们天书的记载,我只是在……唔,某个地方见到过,上面对天书的描述是,你们白泽的天书不仅记载着世代白泽的传承,更是能看见未来的神器,如果看见的未来里会有圣人治世,那么白泽就会下山辅佐,是这样的吗?”

    白泽闻言,不禁就吃了一惊,虽然人世间流传着它们白泽的传说,可是像烟云口中的这种十分详细的记载……

    “汝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白泽皱眉道,同时对烟云多了些戒备。

    烟云耸了耸肩,“不是和你说了吗?是在某处的记载上。”

    白泽的眉头更是紧锁,“这样的记载,世间绝不可能会有!只有那万化……”白泽恍然,“汝真的有进去过?”

    烟云笑而不语。

    白泽又感到疑惑道:“可为什么汝没有变成不老不死的呢?”

    烟云笑眯眯的道:“谁知道呢?”

    又是这种听不懂的话!白泽挑着眉,“汝果然进去过吧?不然……以汝的法力也不会强到能在单身一人的情况下就能挡住吾的攻击。”

    烟云没有说话,脸上依旧挂着白泽所觉得讨厌的笑容。

    “和吾缔结契约吧!烟云!”白泽站了起来,一脸严肃的对烟云说道。

    烟云叹气道:“为什么你就对那万化大道这么渴望呢?”

    白泽不语,过了半晌才说:“能告诉吾那万化大道在哪?又是什么模样的吗?”

    烟云摇头道:“那个地方……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位置,而是万化大道的所在位置是个用语言所描述不出来的地方,只有通过……”烟云一顿,没有再说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他全身爆发出了一股强烈至极的杀意!平时那温和的笑脸这时也消失不见,有的只有那让人觉得陌生的杀意与怒火,“万化大道的模样,是一个让人觉得很讨厌的模样!”

    白泽不禁被烟云身上那股浓烈的杀气与愤怒给吓退了几步,而当白泽回过神时,烟云又变回了那个温和的人,感觉之前所看见的烟云只是所看见的幻觉一样。

    “抱歉,烟火。”烟云微笑道:“去找其他的御妖师吧,因为不管你再怎么执着要和我缔结契约,我都是不会答应的。”说着就叹了口气,然后又道:“说来我俩还真的很像,同样的坚强,同样的固执……”

    白泽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烟云认为白泽会就此离开放弃时,却见白泽紧紧的握着两个小拳头,一脸的坚定,“去找其他御妖师,其他的御妖师也不一定就能带着吾找到万化大道,所以虽然汝很讨厌,可是吾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吾会让汝与吾缔结契约,让汝带吾去那万化大道的!”

    烟云闻言,于是叹息道:“怎么就说不明白呢?”

    白泽咬牙,“吾也有吾的坚持!”

    烟云又叹了口气,而此时烟云旁边放着的油灯燃尽熄灭了,整个走廊变得黑漆漆的。

    “”烟云轻吐道,随后就见在庭间的四处一朵朵蓝色的宛若蓝玫的火焰冒了起来。

    白泽一惊,然后用手触碰了一下这火焰,发现感觉不到烫,似乎就只有照明的作用。

    烟云笑道:“这个术厉害吧。”

    白泽这时也似乎忘记了刚才的不快,撇嘴说:“这种术有什么厉害的?不过就是个照明作用罢了。不过,既然汝会这种术,为什么一开始不拿出来照明?”

    烟云微笑道:“因为这个术是从万化大道里学来的。”

    白泽一愣,然后就听烟云接着道:“我不是很喜欢用那里学来的术,说来我从那里学到的东西只用过两次,一次是给烟云庄结结界,第二次就是现在了。”

    白泽沉默,这时她忽然感到这个男人很神秘,甚至比那个原本就很神秘的万化大道还要神秘……

    为什么进入了万化大道却没有成为不死身?为什么他会说万化大道是个很讨厌的地方?为什么他不喜欢用从万化大道里学来的术?

    这个名叫烟云,唯一的进入过万化大道的人类御妖师……

    就在白泽沉思的时候,烟云却突然牵过她的手。

    白泽一惊,“汝做什么?!”

    烟云微笑道:“带你去个地方。”说着就见烟云施术道:“”说完,两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当烟云和白泽再次出现时,是在树林里面。

    “汝带吾来这里做什么?!”白泽只顾着对烟云叱问,却忘了看树林的风景。

    “嘘。”烟云把食指放在唇处,示意白泽不要说话。

    白泽静下来注意到这周围的景象后,就被惊呆了。只见在他们面前有着一条小溪,溪水哗啦啦的流着。在树间,在石头上,在小溪上,满是闪烁着黄绿色光芒的萤火虫,无数的萤火虫成群的飞翔着,宛若那天上的银河。

    “很漂亮吧?这个地方还是有一次我偶然在这林间发现的。”烟云轻声笑道。

    白泽已经沉醉在这片如画般美丽的景色中了,就连烟云的说话声也没有听见。

    烟云这时松开了牵着白泽的手,像是无意般的说道:“与其寻找那虚无缥缈的万化大道,不如去踏遍大陆,去寻找这诸般美景。”

    白泽挣扎了一下就从这美景中清醒了过来,然后看向烟云说道:“汝是在劝吾放弃那万化大道吧?”

    烟云笑了笑,伸出食指,就见一只萤火虫停留在了上面,烟云看着萤火虫,“是啊,你又不放弃我,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白泽脸微微一红,翻了个白眼道:“什么叫做‘吾不放弃汝’,真是不会说话。”顿了一顿,眼神又变得迷离的看着那四处飞舞着的萤火虫,不过没一会儿就又变得清醒了起来,“就算景色再美,吾也不会停留,因为吾必须去那万化大道,这是吾的使命,不然……”

    白泽咬了咬牙,“所以吾是不会放弃的!”

    烟云微微摇了摇头,食指轻轻一动,那只萤火虫就从他手指上飞走了,“呐,烟火,你天天跑我烟云庄不觉累吗?要不干脆你就在我烟云庄住下好了。”

    白泽一怔,就听烟云继续道:“反正庄内的孩子多也不多你一个少也不少你一个。”

    白泽嗔道:“吾可不是小孩!”

    烟云笑着回道:“是是是,再过个几十年差不多也是少女了。”

    白泽皱眉,“汝在取笑吾?”

    烟云否认道:“没有。”

    白泽跺着脚道:“明明就有!”

    烟云笑了笑,然后就看着在他和白泽身旁飞舞的萤火虫们,“在这里虽然不会达到你的愿望,不过在这里至少你会感到快乐,至少……不会再一个人。”

    白泽沉默。

    烟云这时把目光放在了白泽身上,温和的笑着,“等你哪天觉得休息够了,就继续你的使命,等你哪天觉得累了,就又再回来休息。”

    白泽开口道:“真不和吾签订契约?带吾去那万化大道?”

    烟云没有说话。

    白泽猛地抬起头看向烟云,“汝决定了!吾要霸占汝的烟云庄!直到哪一天汝答应了吾,和吾缔结契约,吾再把汝的庄子还给汝!”

    烟云摸了摸鼻。还真是一点也不坦率……

    这话烟云没有敢说,只笑道:“那么我们就回去吧。”说着就牵起了白泽的手,随后就消失在了林间,回到了烟云庄里……

    这个时候,白泽才反应起来,她的手被这个男人牵了两次了……但是她却并不觉得讨厌。

    白泽,可是最讨厌别人触碰她了,头一次的,没有去抗拒,只对烟云而已……

    ………………

    ps:1五六十岁:古代人平均寿命为四十岁左右,这里的五六十岁已经是能算是长寿了的。

    2五月初五:这里用的是中国传统历法之一的农历,五月初五。另古代是没有公历的。公历是我国在1949年才采用的公历纪年,也许有人会问黑白为什么不用国历,黑白只想说这是本幻想类小说,并不是古代争霸……

    (本章完)</p>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