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御妖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御妖途最新章节列表 第4章 不管是谁,都是爱哭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神兽不同于妖怪,不同于妖魔,不同于在世间徘徊的死灵。ΔW?w*W.┡Ke Wai Shu .O R G?【风云小说阅读网】神兽是高傲的,它们从来不屑和御妖师缔结契约。

    御妖御妖,神兽又怎么可能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像妖怪一样的让人类统御?皇室御用御妖师的那五位之所以能和神兽缔结契约,其原因就是这五位就是这些神兽后裔的转世之躯,身上的人类血液里混杂着这些神兽的血液。

    而烟云则不同了,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御妖师,哪怕就算是进入了万化大道,也改变不了他这身份,神兽白泽虽然亲近人类,可它同样也有着身为神兽的高傲,这也是烟云所想不明白的地方,为什么神兽会来找他缔结契约?

    神兽虽然和妖怪们一样,都想要进入万化大道,可既强大又高傲的它们是绝不会找人类御妖师缔结契约的,要找都是找它们后裔的转世之躯进行缔结。

    神兽白泽和其他几位神兽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神兽白泽是天地灵气所化,没有繁衍后代的能力,白泽只有一个,当一代白泽死去后,其身的天地灵气就会重新凝结,凝结成下一代新的白泽,这样的一种神兽,可以说万化大道对它的吸引力几乎等于零。可为什么这位白泽却跑来要来找他缔结契约,说要进入那万化大道呢?

    烟云看这代白泽还是幼时期就明白这位白泽是新一代的白泽,是还没有度过多少岁月的白泽,可就算是这样,幼时期的白泽的智力已经能和成年人类相媲美。

    神兽,就算是幼时期的神兽,也不是那些妖怪所能比拟的。

    为什么她想要进入万化大道?烟云想不明白,摇了摇头微微笑了笑,也就没打算再去管,在他想来,白泽见他不愿意和她缔结自然就会自己离开的……

    “烟云大人,其实您一开始就知道那位神兽白泽大人的身份了的吧?可为什么您还要故意说她是白虎激怒她呢?”

    走在烟云庄的石子小道上,幽不禁疑问道。

    烟云呵呵笑道:“幽你不觉得逗弄一个坏脾气的小姑娘是件很有趣的事吗?”

    幽微笑着摇头道:“属下不觉得。”

    烟云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着叹息道:“你们两姐妹还真是一个样,无趣无趣。”

    幽掩嘴笑道:“烟云大人是想‘夫诸’了吗?”说完,幽才反应过来,连忙道:“烟云大人,属下不是故意的……”

    烟云摆摆手笑道:“没有关系。”顿了一顿,又笑道:“因为刚才我确实是在想她。”

    烟云虽然说没有关系,可幽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落后烟云一步,跟着烟云往庄子大院的方向走去。

    …………

    时间流转,转眼间就过去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烟云就和平常一样的教导着这些孩子们读书写字,照顾他们的生活,陪着他们玩耍。

    而音果然如烟云所说的那样,两天时间就返回来了,只是却变得更加的沉默冰冷,烟云见此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去问音去找“夫诸”的结果。除了这事之外,在这半个月里就还多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就是那个小小白泽并没有离开,而是每天都会跑到烟云庄来找烟云,非要烟云和她缔结契约,为此烟云感到头大不已。

    在这期间里,白泽还与烟云吵了一架,这也是烟云第一次露出了生气的表情。

    记得那一次,是白泽第一次偷偷跑进了烟云庄里,白泽来到庭院,看见里面十来个孩子们在玩耍的时候,白泽感到惊讶不已,这烟云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类小孩和妖怪小孩?哦对了,那时候白泽是躲在一颗大树后面。

    小兔妖宝儿眼睛尖,发现了白泽,宝儿一蹦一跳的来到大树后面,然后一脸好奇的看着白泽,白泽则是一脸呆呆的看着小兔妖宝儿,她不知道她是怎么被发现的,白泽可是自我感觉自己躲得挺好的,却不知道她头上那两只小小兽角早就露在大树外面出卖了她。

    宝儿咬着大拇指,看着白泽问道:“姐姐你是谁呀?”

    白泽回过神来,然后就抱着手,一脸高傲的回道:“吾可是昆仑山的神兽白泽。”

    宝儿歪着脑袋,一脸的迷茫,“神兽白泽是什么呀?昆仑山又在哪里呀?”才说完,宝儿就像是忘了才问的这些疑问一般,笑嘻嘻的牵过白泽的手,满是童真的道:“呐呐,姐姐来和我们一起玩吧。”

    白泽一怔,然后就神色大变,猛地将宝儿的手甩开,带着怒气的大声道:“汝这低贱的妖怪,谁允许汝碰吾的?!”

    宝儿这时一脸的小委屈,下一秒宝儿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接着就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迈着小腿往正躺在走廊上睡午觉的烟云跑去。

    宝儿哭得稀里哗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宝儿在这群孩子中年龄最大,是这群孩子的孩子王,所以只要孩子们看到宝儿哭了,就也会跟着哭,一样哭得稀里哗啦。

    这时,在烟云的身后,两道空间流转,随后就见音和幽出现在了烟云的身后,音见到这一幕,眉头就紧紧的锁了起来,正要过去呵斥宝儿和一干哭泣的孩子们的时候,幽就把她拉住了,然后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音不要这样做。

    音没能理解,正要甩开幽的时候,烟云就醒转了过来,从地上坐起,烟云揉着他那头从来都是散披着的长发,看着宝儿,微笑着问道:“宝儿怎么又哭鼻子了?你一哭鼻子,弟弟妹妹们就要跟着你学,宝儿是姐姐,是给弟弟妹妹们做榜样的,所以宝儿不能哭鼻子的哦,明白吗?宝儿。”

    宝儿不停揉着眼睛,抽泣道:“可是……可是那个姐姐说宝儿是低贱的妖怪,哇!!!……”说着说着,宝儿又感到十分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烟云一愣,然后抬起头来就看见了那个在庭院树下显得十分显眼的白泽,只见白泽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慌张,手足无措。

    烟云眉头一皱,摸了摸宝儿的头顶,然后轻吟:“。”说完,烟云就化作一道青烟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是在白泽的近前。

    烟云看着身前的白泽,脸上的笑容这时已经消失不见,语气带着些怒意,“白泽,你刚才对我的学生说了什么?”烟云没有再称白泽为“阁下”,也没有称自己为“在下”,可见烟云这时是被气到了什么地步。

    白泽强作镇定,仰起头看向烟云,脸上不知道是高傲还是倔犟,“那个低贱的妖怪竟然敢碰吾!”

    “低贱?”烟云怒极反笑,“那你告诉我什么才是不低贱?”

    “吾,吾……”白泽支吾了半天也答不上来,眼神不敢再直视烟云,变得躲闪起来,不过没一会儿,白泽就跺了跺脚,然后大声道:“反正只要是妖怪就都是低贱的!”

    “给我住嘴!”烟云大喝。

    白泽怔了一怔,是被吓住了。

    烟云用手颤抖抖的指着白泽,“没想到你白泽如此不通晓情理!有谁能决定自己的出生?难道就因为他们出生是妖怪你就能鄙夷他们?难道就因为出生是凡人你就能看不起?出生差并不能代表什么!对,你身为神兽,是有资格高傲,可是你的高傲不能建立在伤害他人的情况下!”

    白泽的头垂得低低的。

    “之前你脾气坏,我可以当做是你不懂事,想着你也要离开,我也就没有管你,可是,我万万不能忍的是你竟然伤害到了我的学生!在这里的孩子们,都是孤儿你明白吗?!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句‘低贱’,就是在践踏他们那原本就为数不多的尊严!就是在伤害他们的心灵!”白泽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激动。

    白泽低着头,双拳紧紧的握着,“够了。”说着白泽就抬起了头,看着烟云的双眼里已经泛红起来,“是啊!吾身为神兽白泽却不通晓情理,汝满足了吗?!这些妖怪在开启灵智之前至少还有父母!这些孤儿在被抛弃前至少也是有着父母!至少……他们还有汝!可是……吾却什么也没有啊!!”说完,白泽就往烟云庄外飞奔而去。

    烟云一顿,然后就捂着胸口猛烈的咳嗽了起来,面色又变成了那病态般的潮红。孩子们见状,就连忙围了过来,全都一脸害怕紧张的看着烟云。

    “那个家伙!”音咬着牙狠狠道,接着就要朝白泽追去。

    “音,别去。”烟云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阻止道。

    音听到烟云的命令后,也只好忍了下来,只是谁都可以看出,音已经恨透了那个惹得烟云病发的白泽。

    幽这时连忙从瓷瓶中倒出两粒药丸,然后来到烟云的身边将药丸递给他,烟云接过药丸服下后,就慢慢恢复了过来,脸上的潮红退去,没有再咳嗽,烟云对围在他身边的孩子们微笑着安慰道:“不用担心,老师没有事的。”

    孩子们见烟云好转过来,皆松了口气,而就在这时,雨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

    于是烟云连忙带着孩子们回到了屋里。

    雨越下越大,夏天的雨,最是捉摸不透。

    孩子们都进了屋,而烟云则盘坐在走廊的屋檐下,看着越来越大的雨,不禁叹气道:“幽,我刚才是不是说得有些过分了?”

    在烟云身后两边盘坐着的音和幽两姐妹,幽闻言,却笑而不语。

    烟云又问:“音,你说呢?”

    音面无表情的答道:“一点也不过分,烟云大人。”

    烟云呵呵一笑,沉默半晌,然后开口道:“幽,从我房里拿两把油纸伞1来。”

    “是,烟云大人。”幽于是就起身往屋内走去,没有一会儿,幽就拿着两把用纯白色油布制成的伞走了过来。

    烟云这时,结果幽手中的伞,然后就叹息道:“果然还是不能放着不管啊。”

    音这时连忙道:“烟云大人,您这是要?……”

    烟云笑道:“我去去就回,音和幽不用跟着我去。”

    音欲言又止,幽则是点头道:“属下谨遵其命。”

    音见幽已经表态,也只好咬咬牙说道:“属下明白了。”

    烟云笑了笑,然后就见他空出一只右手来,食指与中指并拢,然后就在空中不断比划着什么,只见一道道光亮随着烟云的比划而移动着。

    “。”

    ,只要能记住要寻找的妖怪的气息,那么御妖师就能凭借此术寻找到这名妖怪的位置,御妖师的法力越强,所能确定的位置就越具体,白泽虽然不是妖怪,可是她身上的气息也因此十分独特,所以就算烟云想忘也忘不掉。

    找到白泽的所在的具**置后,烟云就打着伞往烟云庄外面走去。

    烟云的法力,已经没有哪个御妖师能比拟的了,就算是那五大皇室御用御妖师也比不过现在的烟云!所以烟云使用此术,那么必然就能知道白泽在哪。

    幽望着烟云的背影,笑着叹息道:“烟云大人就是心太软了啊。”

    音沉默,显然是认同了幽的这话。

    幽这时又道:“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会选择追随他。”

    …………

    白泽没有跑远,就在烟云庄外面的泥土路上,就连树林都没有进去,白泽淋着雨,低着头,雨水肆无忌惮的打在她的身上。

    “淋雨好玩吗?”

    一把伞出现在白泽的头顶上,同时落在白泽耳中的是她最讨厌的人的声音,明明声音很温和,可是她就是讨厌!

    白泽浑身一震,没有抬头,用怎么也掩饰不了的哽咽声音说道:“汝来做什么?!”

    烟云微笑道:“怕某个不可爱的神兽变成落汤鸡,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不可爱的神兽已经变成了落汤鸡。”

    “汝说谁不可爱?!”白泽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刚才是哭了,“汝是来嘲笑吾的吗?”

    烟云笑着回道:“我还没有那么闲。”

    “那汝是来可怜吾的?”

    “高傲的神兽需要我可怜吗?”

    “那,那汝过来做什么?”

    烟云好笑道:“不是和你说了吗?怕某个不可爱的神兽变成落汤鸡。”说着就把手中另一把伞递在白泽的面前,“虽然神兽不会生病,可淋湿了还是会不好受吧?”

    白泽哼道:“都已经淋湿了,现在才拿伞给吾还有什么用?”

    “难道淋湿了就可以继续淋雨了吗?”

    白泽犹豫半天才接过伞,然后又赶忙说道:“不要以为一把伞吾就会原谅汝。”

    “对不起。”

    白泽一怔,她没有想到烟云会对她道歉。

    烟云说道:“对不起,刚才是我话说得太重了。”

    白泽这时眼睛又红了,是因为委屈,不过还在嘴硬着说道:“哼,汝明白就好。”顿了一顿,白泽抿了抿嘴,深吸一口气,然后又道:“那个……刚才吾也有不对的地方。”

    烟云闻言,于是就微微一笑,正要说话时,却见白泽忽然转过身来,脸上还挂着泪痕,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白泽一巴掌打在烟云那撑着伞的手上,将烟云手中的伞给打落,接着白泽就抱着烟云给她的那把伞往树林里跑去。

    “因为汝的来晚,所以导致吾成了落汤鸡,那么汝就要陪吾一道成为落汤鸡!哼!还有不要以为这样就算了,吾还会来找汝的!想要得到吾的原谅,就选择和吾缔结契约!不然吾就天天来烦汝!并且记恨汝一辈子!”

    烟云微微一愣,然后就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躬下身去把伞捡了起来,不过这时他身上已经被淋湿了不少。

    刚转身正要往回走去,就听见白泽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还有,吾刚才可没有哭呢!是被雨水打湿的!嗯,就是这样,汝给吾记好了!”

    烟云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打着伞回去了。

    …………

    这就是整件事的经过。在这半个月里除了音的回来以及白泽的这事外,就没有发生其他什么特殊的事情了,只是在这半个月的日常里多出了一只白泽而已。这只白泽每天上午就会准时来到烟云庄,然后对着烟云叫嚷着要缔结契约,一到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就又会准时离开。为此烟云感到头痛不已,烟云怎么也想不到这只白泽是个死脑筋,就一根筋认准了他,不管多少次的无功而返,第二天她都会准时来“打扰”他。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半个月后的第二个夜晚……

    …………

    ps:1油纸伞:古时早期的伞是用树叶或草编织成的,后来出现了用油纸和竹片做的伞,用丝绸做的伞。20o0年前,又出现了有完整骨架、能开能合的伞。

    (本章完)</p>

    *************************************************************************************************************本书籍由课外书阅读网(www.kewaishu.info)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kewaishu.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