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忍冬:命运游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九章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应声倒下的,便有一大半人。

    这,便是法师在战场上的恐怖之处。

    牛将军目眦尽裂,浑身斗气翻涌,伴随两柄板斧化作两条长龙飞出,气势惊人,一路上将火球冰锥打落无数。

    可他眼前的敌人,随便一个他都应付不来,更何况三个?只见领头的灰袍人宽大袖袍中的手抽出,火红的宝珠随着法力的大量灌输颜色更加浓郁,一只毛色亮丽的火凤从中钻出,毫不犹疑地朝那两条声势骇人的飞龙奔去。

    “轰!”

    待烟雾散去,地面一片狼藉,而本来人数众多的大商士兵,已有不少跑远了。

    “怎么,打不过就跑了?”猴子手上闲下来了,嘴上却闲不住,总要忍不住说上两句。

    而唯一没动的,便是牛将军,因为他知道,只有自己留下周旋,才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他就交给我了,对于逞英雄的行为,我可是很乐意把这些所谓的‘英雄’变成‘英灵’啊,嘿嘿。”猴子身影一个倏忽便来到牛将军面前,面对赤手空拳的牛将军,猴子并不着急动手,有心要戏耍一番。

    “别拖得太久,我们很快就回来。”

    “好咧,放心吧。”

    那两个天殿的法师对视一眼,迅速飞走了,方向赫然是那些逃离的大商士兵。

    牛将军虽有心阻拦,但面前就有一个随时能取他性命的强敌,实在不敢再惹祸端,只能祈祷能有福大命大的士兵找来援手。

    “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看着猴子那戏谑的目光,牛将军吼叫着就要冲过去,但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我不知道其他人如何,但你跑不掉的了。”

    猴子警惕心大警,接连几个常人难以想象的身体扭动,这才险险地避过这些黑黢黢的利刃。

    “空间之刃,七阶强者,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

    “这并不重要,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死或者说出你们的人分布情况——然后去死,这样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刘乾的出现让牛将军大喜,连忙行礼大声喊道:“城主。”

    “你是大商之主无名?”猴子回转过身,警惕地看着刘乾。

    “既然你不说,那我也不问了,牛将军,你来动手!”

    “是!”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出于服从命令的角度,他还是接过刘乾递给他的双板斧,和猴子战至一处。

    猴子此时被一个七阶高手盯着,本就难安,随时防备着;而牛将军则没了这方面的顾虑,一时竟打了个旗鼓相当。

    “没时间和你在这耗了啊”,一声叹息,刘乾似乎要出手了。猴子大惊赶忙想要躲进异空间,但却没有成功。在空间能力大大强于他的刘乾面前,这点实在难以实现。而猴子这一失误,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被牛将军一斧子砍掉了半个脑袋,绝对是活不成了。

    牛将军刚想走上去汇报,刘乾道:“你去找手下,随后传我命令,所有人在此集结。我去去就来。”随后,便在牛将军眼中消失不见。

    在牛将军激动的时候,刘乾已经追上了那两个法师。毫不犹豫地,出手便是下死手,空间之刃带着呼啸声,将两人打成个破布筛子。

    这是刘乾脱身后的第一次发现敌人,很快,他就又有了新的发现。

    是孔宁。

    作为他手下的第一大将,此刻孔宁的状况也不太好,虽然看上去孔宁这边人多势众,但根本不是对面几个人的对手。

    为首的那人身着灰袍,手中法杖镶嵌着一颗冰蓝色的宝石,颇为亮眼。他似乎根本不屑于出手,只是看着手下单方面的屠杀大商士兵。

    七阶强者,看这情况,应该就是所谓的穆尊了。

    所幸孔宁身边还有些玩家跟着,一时处境虽然危险但还不至于殒命。要想办法将他骗走,刘乾定了计划,便要实行。

    “咦?”穆尊的感知很强,刚一踏进他周围,便被发现了。七阶之后禁域的存在,无论是修习那种力量体系的强者都会具有的东西,只不过力量源泉不同罢了。

    “怎么,大家都不是什么无能之辈,还玩什么偷袭吗?”虽然知晓有人近了自己的身,但根本找不出究竟在哪,毕竟,刘乾可是藏在异空间里的,刚刚只是稍稍松了下空间节点,就被发现了。

    “阁下这态度,莫非是真的要和我天殿为敌?”

    依旧无人应答。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天殿不客气了!”法力犹若实质般喷涌而出,禁域展开,形成一颗巨大的水晶球,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忽的,又产生了裂纹,下一刻就崩碎开来!

    但就是如此全方位的一击,连刘乾一根毫毛都没伤到。

    穆尊也明白了,除非对方出手,不然根本无法逼他现身。朝这个思路一靠拢,便明白了暗中那人的意图。

    “阁下想必是不愿我出手吧,本应如此,我等出手这种小辈间的较量,岂不是自降身份。”见暗中的高手并没有进一步动作,表面上恢复了云淡风轻的高人风范,但暗地里法力翻涌,一有动静就能反手给对面一个教训。

    刘乾能察觉外界的动静,也知这是最好不过的情况,便不再出手,和他僵持在那。

    孔宁也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却由于陷入了苦战,根本无法做出反应。而且这时候分心,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带着一群玩家和天殿众人打的一团糟,而剩下的士兵面对天殿的喽喽则是一面倒的碾压。在对付天阶强者或许有些无力,但换了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其实力就体现出来了。

    江湖散人和军中兵将的差别在于,纪律和配合,而这两点,在打群架的时候,显然是极为强力的。

    不少天殿的喽喽已经无力再战,甚至还有几人被直接绞成了碎肉,已经有一半朝上的兵力空余出来。但在没有接到孔宁的命令之前,他们是无法违抗命令去帮忙的。

    “十人一组,上去帮忙。”刘乾出现时众人有些吃惊,但还是飞快地执行命令。而穆尊,则目光不善地看向了刘乾,道:“你是怎么出来的,就算你实力强大,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杀光了他们几个?”

    “出了点小意外,不过,相比较于和那些小辈动手,我还是比较期待和你过过招的”,刘乾含糊道,模仿着穆尊的语气:“毕竟,在七阶之后,我就再也没遇到过境界相当的对手了。”

    “狂妄!”穆尊手中法杖光芒一闪,烈焰风暴加冰天雪地的组合瞬间就涵盖了这天地。

    刘乾挥手就是一道巨大的空间之刃,将空间直接斩断,那庞大的法术还未显示出真容便消融了。“可别对小辈出手,那样实在是侮辱身份啊。”

    随着战斗经验的积累,刘乾已经能够熟练地利用空间之刃进行战斗了,而此刻,他再度施展了最强的一招。

    刃斩。

    巨大的空间之刃竖斩而去,刘乾紧随其后,禁域全力展开,三位一体,一瞬间的攻击强力,可以直接将对手送入时空乱流。

    但显然,如此威势巨大的一招,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难以击中。

    穆尊也感受到这招的威力,他也生出了正常人的想法,这招,不能硬接。连续几个瞬身术躲开了大片距离,这样的距离,已经足以应对一切情况,即便这招还有加速也不怕什么了。

    但,距离,是一种空间概念。在熟练掌握这空间之力的刘乾面前,长和短并没有多大的差距。

    下一刻,穆尊心中警兆大起。

    在他惊恐的眼神中,那声势骇人的一招消失了,整个儿消失在他的感知里。

    心知不可能再躲过的他,马上施展出禁域的力量。一个更加硕大凝实的法球就要浮现之时,杀招便至。

    首先便是禁域与禁域的对抗,刘乾毕竟要比穆尊进阶的晚,在绝对的力量对比之下还是弱了一筹。但巨大的空间之刃在一接触之下,便弥补了这差距,法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凭空消失。

    而最后龙牙直接穿过空间壁障,稳稳地搭在了穆尊喉前。

    “不错,你很强!”没有慌张,穆尊缓缓开口。

    刘乾笑道:“你觉得我会给你时间拖延吗?”龙牙划拉一下便割下了穆尊的头颅,那惊恐的眼神让刘乾嗤笑一声,转身便要离去。

    “你不该说那句话的,否则你可能真的直接杀了我。”穆尊面色铁青,能看出这招对他的损害颇大。

    没有回头,刘乾道:“这样的招数我可以使很多次,没有什么负担,但你,还能幸运地躲过几次呢?”

    穆尊无视了刘乾威胁的话,道:“你既然已经击败了他们,就应该明白,即使你今天真的灭了天殿,法天殿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种套路见得多了,刘乾笑了:“那你更应该活着,看着我倒霉的那一天!”

    “趁我改变主意之前,滚得越远越好!”

    穆尊神色一变,几个瞬身术连放,便消失了身影。

    而孔宁那边的局势也为之一变,见回来的仅有刘乾一人,天殿众人纷纷逃遁,除了几个倒霉和实力不济被活捉的,一下子就散光了。

    “要追吗?”和其他人不同,孔宁一直对刘乾没有什么表示,同为虬儿手下的李宁已经奉刘乾为主,而孔宁却连句城主的称呼也没有。

    “不用了,各为其主罢了,不要做无所谓的杀戮了。”

    吩咐孔宁带着手下兵士去集结地点集合,刘乾继续探寻着苏芸儿的踪迹。

    照理说,苏芸儿离刘乾并不远,但在幻阵之中,一点点的误差可能就是万水千山的距离。就连你往回走一步,可能都不是你来的地方了。

    闲话不多说,刘乾一路上救了不少部下,令其回去集合的同时也带回去最新的命令。

    终于,在不知多少次之后,刘乾找到了苏芸儿。

    “加油,打他的头!”

    “小心!”

    “快,踢他的**!”

    ……

    刘乾有些无语地看着活蹦乱跳的苏芸儿,而陪着她一起胡闹的,便是疯子和和尚。而另一位临时演员,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从塔都传回的信息中,苏芸儿显然是比较重要的一员,哪怕抓不到刘乾,拿苏芸儿来做人质想来也会令其有所制肘。故而,分开刘乾和苏芸儿的任务,就交给了方嫣。

    而伏击刘乾的任务,则交给了几位临时工,只要拖住他,等其他人援手,早晚能弄死。而不直接执行斩首计划的原因,是因为怕刘乾逃走。毕竟是俗世中的一股大势力,如果自此交恶显然对天殿的处境不利。故而原计划便是将其留在这里,永远。

    云尊和穆尊,这两位最高战力,则一个围剿军中首脑,另一个则去抓捕苏芸儿。之前穆尊,已经在刘乾手下吃了不小的亏,而云尊,则更惨,在经过最初的虐菜环节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被虐环节。

    不知这小丫头哪找来的两个帮手,明明都只是五阶的修为,却有着远超过同境界的战斗力。那个瘦子,一动手就抽出了自己的椎骨,斗气融合了血气精神,云尊根本不敢硬接。毕竟,这是很伤神的一件事。

    而另一位,则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直接从身后召唤出来一尊金身巨佛。每一次这位爷出手,身后的巨佛便跟着出手,而气人的是,明明隔着老远,甚至自己的法术都难以打到,巨佛却轻易跨越了空间,打在自己颤颤巍巍随时可能垮掉的法术盾上。

    当然,那小丫头的精神攻击也实在让人受不了,指挥着两者专门朝着自己的要害招呼。而最重要的是,这两人还忠实地照做了!

    这是何等操蛋至极的遭遇啊。

    就在刚刚,又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气息。

    刚以为是队友来了,结果求援的声音还没喊出,云尊看那张熟悉的脸,惊叫直接破了音:“无名,你怎么会在这?”

    显然,接下来面对他的,可能是三人的围攻了。

    为何我的命这么苦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