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忍冬:命运游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八章 隐世力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能这么耗下去了。

    刘乾愤怒地大吼,手中空间之力幻化成一柄巨大的刀刃,正是之前对付疯子所用的招数,禁域也展开到极限范围,一副要死拼的模样。

    人数虽多,但毕竟来路复杂,而这些人都是人精,岂会将自身的安危赌在他人身上。于是统一的,齐齐退开。

    待烟雾散尽,刘乾的身影便消失了。

    “怎么回事,那小子人呢?”

    塔都的声音再度出现:“他恐怕利用空间乱流遁走了,先不管他,先把那些杂兵料理了。”

    “切”,看着其他人迅速离开,之前与刘乾有过冲突的中年人把目光看向了方嫣:“分开行动?”

    虽然宏兴派来的这三人,并非上下属关系,而方嫣的行事作风,显然让另外两人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你们随意,我可要好好休息一会,咯咯,那小冤家下手可真重啊。”

    不离眼看又要发骚的方嫣,两人对视一眼,分两个方向离去了,只留下了方嫣一人。

    而方嫣,却笑吟吟捂着脸,嘴里却道:“别人不知道你,我可知道你根本就没有走。”

    但方嫣的话,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仿佛就是在跟空气说话一般。

    “你再不出来,那些手下可就要死绝咯。”

    “对了,还有那个模样挺俊俏的小姑娘,落到这些人的手上,下场,啧啧……”

    还没等她说完,龙牙就抵住了她的喉咙。

    “呵呵”,一如之前,方嫣挺了挺她傲人的胸脯,道:“要是你再不出来,我可就真的要走了。”

    “你不怕我直接杀了你?”

    面对刘乾冰冷的语气,方嫣依旧是笑吟吟的,毫不在意一般,甚至还像刘乾抛了个媚眼,这才道:“要是杀我的话,你早就动手了。”

    说着,她自顾自靠在了刘乾的怀里,甚至还抓着他的右手将其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现在,我可就成了你的奴隶了,任君施为哦!”

    这么露骨的挑逗话语,刘乾根本吃不消,只好将方嫣放开,道:“你好好说话,咱们还有的聊。把你知道的信息都告诉我,出去之后,我自然会有厚报。”看着她挑逗的眼神,便又加了一句:“除了那方面的,其他东西都可以,即便我没有也会想办法给你弄到的。”

    “哎呦呦,你可是位大城主,大商的领头人,哪像我这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手下可是有着百万黎民呢。”

    “说吧,到底什么条件,如果对我没有所求,绝对不会这个态度的。”

    “娶我这个条件怎么样?”说着,她笑道:“无论是纯情还是**荡,我可都是手到擒来的哦。”

    “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瞎扯了,如果不能从你这知道些什么,那我只能找其他人去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方嫣见刘乾抬腿就要走,这才不急不忙地继续道:“要是我都不跟你说,恐怕你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别以为你七阶就天下无敌了,在俗世你可能在别人眼中就是仙神般的存在,但并不能做到长生不死不是吗,而这样的老神仙可是确实存在的。”

    “什么意思?”刘乾回过头来。

    方嫣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直接就原地坐了下来。

    刘乾无奈,只好走了回来,然而这个视角正好能看见她胸前的白花花一片,为了避免尴尬,只能跟着坐下。

    “这就对了吗!”拉过刘乾的手,搭在自己手上,方嫣这才继续道:“世界接三大派系的力量修炼,已是不易,斗气、空间之力、法力,哪一个不是极难成就一番伟业的。”

    “但是,总有些天才,比方说你,年纪轻轻,便修行到了高深境界。但这些,并不是顶端,因为,三大力量的源头,传说中的神之境,据说便是长生不老的存在。”

    刘乾有些吃惊,没想到还有这等的存在:“那你见过这些人马?”

    方嫣苦笑道:“若是能够得见神仙中人,我还犯的着讨好你个小鬼吗?”

    刘乾尴尬地笑笑。

    方嫣继续道:“三大力量自成一系,由于力量体系迥然不同,故而久而久之,就出现了三大派——正一道,法天殿以及破剑门,分别对应着斗气、法力和空间之力。”

    “而你所知道的天殿、玄素派、剑阁,正是他们在俗世的代言,替隐世修行的他们,攫取资源才存在的。”

    “那你们宏兴帮呢?”刘乾好奇地问道。

    “宏兴帮?跟三派相比,不过是一群杂鱼罢了。没有隐世大派的暗中扶持,宏兴帮内一个七阶的人物都没有,而且,帮内的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各种原因和俗世不合这才加入到宏兴寻求庇护的。”

    “这样吗?那战争学院和法师学院,是否是这三派的衍生呢?”

    “是,但不全是,最早的一批的确是这些人全力推广才实现的,目的是为了帮助隐世高人找寻合适的衣钵传人又或是什么其他资源。但后来因为国家势力的崛起,战争学院便直接换了个性质,变成了为皇室效力。”说着,方嫣似乎嘲弄般地笑笑。

    “你很不看好他们?”

    “至少这一年的动荡,不就是你们这些人弄起来的吗?他们自诩强大的国家,不也瞬间就分崩离析了吗?”

    “咳咳”,刘乾有些尴尬,道:“还是说回现在的情况吧。”

    “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三派是隐世大派在俗世的代表,故而这些人在受到隐世大派支持的同时,也要定时上缴资源。玄素和剑阁还好,但天殿,就不那么好受了。”

    说着,她笑了出来:“你虽然不是法师,但想必见过不少吧?”见刘乾点头,她继续道:“法师修行,所需要的物资可不是少数,这点,从天殿的劫掠程度就可以看出来,而就是这样疯狂的劫掠,也只是勉强完成上面的任务。”

    “这”,刘乾竟然无话可说,正常的办法赚不到,的确没有什么比抢来的更快了。

    “所以,三大派之间的关系,从来没有什么正邪,有的,只有纯粹的利益。”

    刘乾点头,问道:“那为什么剑阁还要派那队师徒过来呢?”

    “因为我们是被雇佣来的啊。”方嫣一脸理所当然,不顾刘乾铁青的面色,继续道:“说来你那大将孔宁也是搞笑,在他的眼皮子地下,塔都就这么冠冕堂皇地把佣金都给付了,用的还是你们的钱。”

    “……”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有天分的人了,我是一定要冲击神境的,所以少不了你的帮助。”

    刘乾点点头,明白了方嫣所求,就好办了。

    “没问题的,有什么需求直接开口就好,不过你以后别这么,咳咳,奔放就好。”

    方嫣笑了,却死活也不放开刘乾挣扎的手,调笑道:“但是,小弟弟你这么可爱,老娘可是有些把持不住了呢。”

    最终,刘乾并没有得知多少此刻战局的消息,却对这场“歼灭”战没有信心。

    但他却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从一开始,带着他们走进天殿山门的塔都,其实是带着他们一脚走进了幻阵。

    “神仙手段吗?”看着眼前逼真的画面,刘乾有些不敢置信,但现在,却不是推敲这些的时候。

    …………

    “伍长,前面有人战斗。”

    “知道是谁吗?”,伍长是一个中年汉子,一手双剑耍的颇有造诣,在原来的部队中有着不小的名望,但在这三千人的精锐之中,也仅仅只是个伍长罢了。但他也并不气馁,毕竟他的上级,哪一个不是比他牛的角色?

    那侦查回来的汉子摇摇头,道:“动静挺大的,我没敢靠近。”

    “稳妥起见,联系周围的部队,多找些人,一起上去瞧瞧。大家现在出发,半个时辰之后,在此处集结。”

    一个小时之后。

    五人小队变成了三十九人,其中更是有一位偏将的存在。而在刘乾的手下,能成为将的,都是四阶往上走的存在。

    “牛将军,人都齐了。”先前的伍长恭敬地汇报道。

    “既然如此,我们出发吧。”牛将军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背后的双板斧可不是闹着玩的。

    由之前发现动静的侦查兵带着,近四十人跟着往之前发生战斗的地方潜行。

    树林里血腥味浓厚,只见四具尸体躺在地上,已然没了声息。

    而伍长突然惊叫了一声,原来在众人的头顶,还挂着一具奄奄一息的身影。

    “小心,有埋伏。”微弱的声音戛然而止,一道诡异的大笑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众人的神经紧绷了起来。

    “嘎嘎嘎,瞧瞧,又有肥羊送上门来了,队长,我说的没错吧,守株待兔可不见得比费尽心思地找人来的效率高,这不,一下子就多了这么多人。”

    “解决了这些人,怕是有不少好东西,尤其是领头的那个,都入了天阶了,可别让我失望啊。”

    无需牛将军下令,众人就已经摆好了阵势,面对未知的敌人,圆桶阵是不二选择。牛将军的双板斧握在手中,心下底气有就有了,他开口道:“天殿的小鬼,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有本事出来跟爷爷打上个三百回合。”

    “就凭你!”一道瘦小如灵猴般的身影陡然出现,卜一出现,便往牛将军的怀里撞去。

    尽管惊讶于天殿之人出现的方式,但身经百战的牛将军从来不是一个单打独斗的狂人:“给我拦住他!”

    “是!”深陷圆桶阵,随时就有人策应,一下子七八杆长枪刺向天殿来人,其上流转的力量来看,都颇为不弱。

    但还是轻易地被那瘦小的身影躲过了,直奔牛将军而去。

    “狂妄”,双板斧平举在身侧,牛将军一个旋风斩便迎了上去。看那人的手中的匕首,显然攻击距离要长得多的板斧大占优势,在较远距离的情况下,故而牛将军也出手了。

    然而这一记旋风斩落空了,那瘦小的身影再出现已是在牛将军身后。

    “牛将军小心!”

    感受着身后的劲风,牛将军索性加快了旋转速度,整个人恍若陀螺般转起来。

    天殿来人后跳一步,再度放弃了进攻,嘴上却嗤笑道:“你是演杂耍的吗,要不然给本大爷来表演个胸口碎大石啊。”

    牛将军却不上当,只是憋得脸通红,也不知是强行用力弄的还是被气的:“给我砍死他!”

    圆桶阵自然不止一层,外围的长枪是为了应付外层的威胁,而内层小一点的则是手持大刀的将士。

    几个人互相对了个眼神,从几个方向朝天殿来人发动了攻击,但还是被轻松躲过了。

    “有本事你别躲!”

    “这叫战略性撤退,嘿嘿。”

    而突然,在圆桶阵的外围,又出现了两道身影,让大商士兵士气一肃:又是两个天阶强敌。

    “猴子,别玩了,等会要是又来人了,我们可就赶不及了。”那为首的队长嗤笑一声,暗藏在宽大的灰袍中的手点了一下大商众人,无数的火球便飞了出来。而他身后的那人,则法杖一指,大量的冰锥也迎面飞来。

    那被称作猴子的瘦小身影把手中匕首反握了过来,舔舔嘴唇道:“好嘞,您瞧好吧!”

    他的身影瞬间就模糊了,再次出现的时候,伴随着的还有一名士兵的惊呼,但他的喉咙已经被割开,再也没了活下去的希望了。

    屠杀,开始。

    “收缩阵型,举盾!”牛将军亲自对上猴子,配合身边的士兵,终于将其赶出了圆桶阵,急忙开始收缩阵型。就这么一会儿,已经有五个人牺牲了。

    “没用的。”猴子站在圈外,拭去匕首上的血迹,在铺天盖地的火球和冰锥旁,缓缓道:“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人数,可占不了任何优势!”

    似乎是为了配合他,那抵挡冰锥和火球的巨大盾牌,开始龟裂成碎片,在大商士兵的惊恐目光下,化成了一坨碎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