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忍冬:命运游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七章 局势陡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一晃就是两天过去,剑阁和宏兴帮的援兵都来了,但令刘乾比较失望的是,一共就五人。

    剑阁派来的是一个老头加上一个年轻人,装扮都是都是一身翠色武者服,背背长剑。老头看上去就不是好惹的角色,其一举一动,都看不出任何斗气的存在,但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强劲。

    而年轻人看起来三十岁的模样,静静地立在老头身后,是个沉默寡言的主。但周身发散的浓郁斗气,已然跨入了六阶的范畴,距离七阶想来也不离多远了。

    两人并没有做什么介绍,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们师徒两人便是剑阁来助各位一臂之力的。”

    也不提何如称呼,就这样赖在了刘乾的大营。

    而宏兴帮这边,这是由一位身材火爆的美女领头,带着另外两个中年男性。

    在使者团的介绍下,两帮人很快就熟络了,与剑阁那种冷淡的性子恰恰相反,这位美女头领是个热情奔放的主,从她的衣着便可看出几分。

    身材**不说,手下舞动的鞭子,犹若灵蛇,就好像它主人那妖娆的身姿。但众人清楚,虽然外表看起来年轻,可真要问起实际年纪,怕是有着不小的岁数。

    当然,没有人会不识相地出口想问。

    因为,这位可是六阶的高手。

    而她身后的两位,也是两个六阶的助力。

    如此算来,刘乾这边相当于多出来四个六阶,一个七阶。但其战力,还有待考量。

    第三天,三千精锐终于休整完毕,浩浩荡荡地朝着天殿出发了。

    很少有人注意到,在大军离开之后,有着一小队人马却分了开来,走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无名小弟弟,你这飞剑可真不错呢。”在飞剑的异空间之内,七人在内,首先说话的便是这些天表现得极为热切的“大姐姐”方嫣。

    苏芸儿哼道:“这飞剑可是我的。”

    刘乾笑了笑,道:“此物我也是才见识过,不像诸位见多识广,我可是对一切都好奇得紧啊,这世上没见过的东西可太多了。”

    方嫣抚了抚肩头的头发,用手指拨弄着走近刘乾,笑道:“小小年纪便能达到姐姐都不能触及的高度,姐姐可宁愿少一些见地,多涨几份资质啊。”说这话,整个人都快贴到刘乾身上,身边虽然还有他人,却视之如无物,神态十分自然。

    刘乾不动神色,将手从桌子上抽了回来,站起身来,道:“这些不过是好运罢了,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可是铲除天殿。”

    “天殿从来不是那么好铲除的,要不然他早就不存在了。”宏兴帮一名武者回道,似乎为刘乾的狂妄感到好笑。

    “事在人为罢了,若是能成也好,不成权当吸取个教训。”看两大势力嘴上说着相帮,一个个却只派几个人过来,显然也不是很重视。这不禁让之前还打算一次性剿灭天殿的刘乾,心下失望。

    方嫣却也再起身,始终不离刘乾左右,道:“赵队长可不要小看了自己啊,便是我们这些人,全力以赴之下,天殿也是有可能的哦!”说着,还对刘乾做出一个眨眼的动作,生怕刘乾看不出她的态度一般。

    “切”,那人轻嘘了一声,却不再接话了。

    接下来的时间,方嫣还在各种找话题,刘乾只能应付着。其他人默然无声,盘坐着等待。而苏芸儿则趴在桌子上,看着向刘乾百般讨好的方嫣,看在眼里,心里却不知在想着什么。

    几个时辰之后,在不知是多少次“无意”中将自己完美的曲线暴露给刘乾,方嫣咯咯笑着,胸前一阵乱颤。

    “城主,到了。”

    听着外面的提醒,刘乾礼貌性地收回目光,道:“诸位出去吧,接下来就看各位的了。”

    苏芸儿第一个离得飞剑,而方嫣,自然是陪着刘乾最后出现。

    再次来到外界,周围环境已经大变模样,四周是无尽的山脉,根本看不出所谓的天殿山门在何处。

    “怎么回事,塔都?”

    塔都还是那一身灰袍,急急忙忙来到刘乾身边解释道:“天殿的山门便在这后边,我们现在看到的山脉处在虚实之间,真真假假,便是我也不能都了解。”

    “带路。”

    塔都在前,刘乾等人在中间,最后交给孔宁。

    一脚踏下去,场景瞬间变幻,周围从无尽的山脉变成了一道幽静的小路。

    刘乾看着苏芸儿那紧张的神色,道:“没事的,有我在。”

    “嗯嗯”,露出一个让人放心的微笑,但眉间的担忧还是没有消散。

    而刘乾也显然不会像表面看上去这般镇定,毕竟,塔都背叛的事,天殿便是消息再落后,也该做出应对了啊,总不可能让他们这样轻易地进入山门。

    还是说,其自大得根本不屑于理会刘乾这样的宵小吗?

    “塔都,你还有脸回来?”

    突然,前方路上,一位九尺壮汉拦住了去路,手上狰狞的狼牙棒一看就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家伙。

    “我怎么不能回来,我还带了朋友来为几位尊者引荐呢。”

    对面显然不是这么容易被骗的家伙,只见他狼牙棒一举,便冲了过来:“叛徒,受死!”

    面对如此威势的一棒,塔都的第一反应就是要躲,但想到身后大老板亲自盯着,还是决定硬撼一次。

    但他绝对不是最先出手的,毕竟要等到那九尺壮汉冲到近前,也是要一段时间的。

    而就是这时候,小白却忍不住先出手了,手中握着刘乾给他新换上的装备,小白二话不说便施展出自己最强的一招,三支飞箭分不同方向飞出,其后跟着一支威力巨大的爆裂箭。

    带烟雾散尽,那冲锋而来的九尺大汉却仿佛一点都没收到影响,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威势不减,直直地冲向塔都、

    狂妄。身后站着不少高手,塔都的底气可想而知,虽然有些就惊异于此人的反应,但他此刻却是不得不出手了。

    三道冰墙一瞬间出现,挡在他身前,而塔都手中同时吟唱着两个**术:冰天雪地,以及烈焰风暴。

    第一道冰墙,那九尺大汉竟直接穿过,就好像一点阻力都没有似的。但他经过之后,那冰墙完好无损。

    第二道依旧是如此。

    刘乾心里有了想法:这只是一道虚影罢了。

    然而蓄能已久的两个法术还是同时爆发了,巨大的元素之力肆虐着,将战场的可见度压了下去,让人根本无法看清内在的状况。

    而正如刘乾所料,那虚影毫无影响地便来到塔都面前,一棒子就扫了过来,甚至带着呼呼的风声。

    “怎么可能!”塔都吃惊了,之前的几道箭虽然看上去威力巨大,但也仅仅只是个刚入天阶的菜鸟打出的攻击,大汉能轻易破解这并不算什么,但就连自己的攻击……

    不好……

    自己过于自信,连护盾都没来得及开,这一击要是落实了,不死也残。只好寄希望于身后的大老板这些人了,毕竟自己还是有用的,相信他不会这么早就放弃自己。

    然而并没有任何支援,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棒朝着自己挥舞过来,而后,穿过去……

    穿过去……

    那铁青的脸色,塔都的面上阴沉地要滴下墨汁来。

    而恰到好处的,远处操纵这幻影的人大笑传来:“这次就饶了你,要是再敢往前踏进半步,死!”

    “我倒要看看今天是你死还是我亡!”自知被戏耍的塔都羞愧难当,被这么一激,直接往前踏了一步,丝毫不弱了声势。

    “不要跑,让我逮到你就死定了。”说着,便拔腿追了过去。

    刘乾面色古怪地看了一眼身边又凑过来的方嫣,只见她笑道:“小弟弟,似乎你这线人不太靠谱啊。”

    “谁说不是呢?”刘乾有些无奈。

    “那我们还继续走吗?”苏芸儿绷着小脸,紧张地问道。

    “走。”刘乾的答案很确切:“来都来了,不去看看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方嫣咯咯笑道:“这么看小弟弟还挺有男人味的嘛,看的姐姐都把持不住了。”

    忽视方嫣的媚眼,刘乾下令道:“江湖侠客,三人一小组;士兵一伍一小组,以小组为单位探索前进,不得分开。”

    “好弟弟,捎上姐姐一个如何?”

    刘乾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方嫣拉着朝一个方向去了,小丫头大惊,赶忙跟了上去。

    天殿的山门前的小路看上去不大,但三千人分散开,一下子就看不见前后的人了。

    刘乾被方嫣拉着,急匆匆地走了一段路,刘乾感觉一阵莫名地心惊,道:“你这是带我去哪?”急忙拨开方嫣的手,停下来质问道。

    而方嫣见身后刘乾停下来,道:“好弟弟,这就生气了吗?姐姐我可是有好东西想要跟你分享哦。”说着抖了抖胸前的物什,笑吟吟地继续道:“怎么,难道说姐姐的话都不可信吗?”

    刘乾正欲回答,身后传来苏芸儿的惊呼,他忙回头就要走,一道鞭影却追了上来。

    “无名城主只顾小情人却不关心我这备受冷落的好姐姐了吗?我这可是空虚寂寞的很啊!”鞭子的主人语气一变,攻势都凌厉了几分。

    “你究竟是谁?”听着周围的喊杀声,刘乾有些愤怒了。

    感受到刘乾的愤怒,方嫣一愣,竟停下了攻势,任刘乾的匕首顶住了她的咽喉。“好弟弟,怎么,不忍心对姐姐下手吗?”说着,她还故意将胸一挺,正抵在刘乾的手臂上。

    一脚将其踢飞,刘乾道:“我劝你早点告诉我真相,否则,你下场会很惨。”

    感受着刘乾的愤怒,方嫣趴在地上,捂着小肚子再度露出了笑容,但还不等她开口,刘乾的脚又一次踢中了她的胸口。

    “咳咳”,方嫣吐了口血,方才好受些,嘴里却不讨饶:“好弟弟……”

    这一次,刘乾的脚直接踩在了方嫣的脸上,愤怒让这张本来俊秀的脸变得阴暗,阴暗得令人恐惧。

    方嫣慌了,所幸她还有救兵。

    “对付这么一个美人,你可真下得去手啊。”

    “谁说不是呢。”

    “方美人,我来救你了。”

    “哈哈,方嫣,这下吃到苦头了吧?”

    一下子,从刘乾周围跳出了七人,将其团团围住。

    其中四道身影便是剑阁的两师徒和方嫣带来的两个手下,而还有三人,观其服饰,那或灰或白遮住全身的袍子,便能知晓其身份了。

    “你们,狼狈为**?”

    说话间,几人就围攻了上来,刘乾赶忙退让,他并没有选择将脚下的方嫣作为人质,因为他知道,这没用。

    “哎呦呦,别说这么难听嘛,我们这叫各为其主。”

    “哈哈,不错,好个各为其中。”

    ……

    就在他们废话的时候,突然一道较为熟悉的声音传周围传出,却分不清声音的来源:“别废话了,赶快杀人了事。”

    “塔都,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我们的大城主可算是明白过来了,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他没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哎,对姐姐这么粗鲁,姐姐可白疼你个坏家伙了。”

    “嘿嘿嘿,方小娘子,不如我来疼你?”

    “去死。”

    插科打诨不停,但手中动作却没有一个停下的,斗气、法力、空间之力三种力量不断地在空气中凝聚,破碎。

    “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不然,你们都得死!”

    “笑话,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啧啧,吓唬我?当老子吓大的吗!”

    “哎呦,小弟弟你虽然对姐姐态度不好,但只要你叫一声好姐姐,姐姐就告诉你到底怎么回事哦。”

    “方嫣,你个**,想男人想疯了吧,今晚让哥哥来满足你,如何?”

    ……

    拖得越久,越是没有胜算,刘乾怒火越是剧烈,内心就越是平静,所幸便不再开口说话了,开始分析起现在的形势,思考该如何化险为夷。

    黑黢黢的空间之力一遍又一遍地凝聚,化作一道道锋利的空间之刃飞离手中,又消失在高强度的能量碰撞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